河北冀中监狱退休警察范珍琪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2013年中共 “两会”期间,河北冀中监狱受满城县610系统(政法委、国保大队、综治办等)的指使,对退休警察、法轮功学员范珍琪老人(72岁左右)进行严密监控,限制其人身自由,命令范珍琪在监狱工作的三个孩子全天候监控,并要求定期汇报。

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夕,范珍琪的三个孩子也曾被迫接受此任务,并且还造了表格,三人全天候监控老爸,轮流值班,还要填表上报。

范珍琪老人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十多年来遭受了中共邪党人员的种种骚扰、绑架、勒索等迫害。

2001年初的一天晚上,范珍琪老人回家时,见七、八个警察在他家住宅楼下,其中有刑警大队队长路中,范珍琪径直往前走,突然,满城县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叫住范珍琪说:老范,我们找你来了,满城县公安局局长让你去公安局问点事。老范平静的说:“找我有什么事,我不去!”赵玉霞强硬的说:你别为难我们。

国保这伙人强行将范珍琪弄上车,劫持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振岳准备好纸和笔就开始非法审讯范珍琪:“某某说你给他法轮功资料。资料是哪来的?谁给的?”由于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是让人明真相得福报,没有错,范珍琪说:你别问了,资料是我的。张振岳边非法审讯,边做所谓的笔录后,又强制他签字,按手印。赵玉霞他们把范珍琪说的话当作所谓犯罪的证据。

当晚,张振岳开车把范珍琪拉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中共邪党人员为逼迫他放弃修炼大法,威胁范珍琪家人说:如果不写“保证书”就批两年劳教。儿子怕年迈的父亲遭受迫害,就替他父亲写了一份“保证书”。儿子在邪党人员谎言迷惑下,对老父亲坚持信仰“真、善、忍”不理解。在高压下,范珍琪违心地抄了一份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赵玉霞、张振岳诡计得逞后,就把他从看守所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赵玉霞等人给范珍琪弄了个取保候审,赵玉霞还向他儿子勒索了3500元钱,才让回家。(一年多后,儿子找赵玉霞要钱,赵说:法轮功的钱没有退回的。在他儿子有理有据的情况下,赵玉霞才把钱拿出来。)

范珍琪回家后,狱长袁利铁,政委王建华派保卫科的人监视他,还要挟他出门必须到单位610办公室开条子,限制他人身自由。家中老伴和儿女们也被满城县公安局和集中监狱的邪党人员三番五次的威胁、恐吓,精神上造成极大压力。

2002年3月,居委会刘迎春找到范珍琪家说:“省劳教局来人了,说要转化你,叫你必须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转化不行。”范珍琪不配合他们的要求,更不想让他们犯罪,就离家出走,六十多岁的人流离失所五、六个月。

可袁利铁、王建利、王连华他们不死心,2002年9月邪党十六大,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副政委勾结监狱政委李华刚找范珍琪三个孩子,要挟追问:你父亲在哪儿?让他回来!儿女们为了老父亲人身安全,不愿说,赵玉霞李华刚就把三个孩子软禁起来,连恐吓带骗施加压力。范珍琪的儿子们才不情愿的领着监狱政治处主任杨志强把范珍琪用车拉回,也不让回家,让他在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杨志强就把范珍琪劫持到全国臭名昭著的“转化班”(洗脑班)。监狱狱长袁利铁、政委李华刚强迫范珍琪的儿子暂停工作跟着他父亲去涿州“转化班”,整整跟了一个月。儿子有苦说不出,被迫承受邪党人员的欺压。

涿州洗脑班头子李明、高学飞、杜永禄用各种方式妄图“转化”范珍琪,天天逼看邪党电视、诬陷大法与师父的录像,强制写“认识”、谈“体会”,吃饭、上厕所都要站队;有时强制坐在凳子上,一坐就是半天。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凳子与凳子之间得有一米的距离,有专人看守。2003年非典期间才让回家。回家后,每到邪党敏感日,就被邪党人员骚扰。他的工资至今还在他们掌控之中。

2009年12月20日晚,范珍琪老人冒着严寒去满城县南韩村镇段旺村传播法轮功真相,被两个受中共谎言蒙骗的村民构陷,叫来一辆警车,把他强行推进车里。老人告诉他们自己是来救人的,村长袁大庆的弟弟听后不分青红皂白上手打了他两嘴巴。老人义正辞严地说:“就是来救人,没干坏事!”刚说完,那俩构陷他的人其中一个就势也打了他两嘴巴。连续四个嘴巴,老人的脸都被打肿了。他们把他劫持到韩村镇派出所。刚进了一间屋里,袁大庆的弟弟也不管他年事已高,冲他脑袋又狠狠的打了一大巴掌,一下把他打倒在地,一个警察怕出危险才把他扶起来。当晚,县国保大队长刘桂栓、张宏宇和韩村镇政府一个他们称是县人大代表的人把他带到另一间屋里非法审讯,刘桂栓还逼老人写什么所谓的“保证”,被老人拒绝。警察非法审问大约三个小时,之后继续非法拘禁老人,直到后半夜二点左右,才让家人接回。

2010年8月12日,范珍琪老人出去办事后正准备回家,被满城县610(凌驾于宪法之上,由邪党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一个姓曹的女副主任、武永革(音)和国保大队长刘桂栓以及保定市国保大队的等十来个人拦住,武永革(音)强行对他非法搜身。之后未经任何法律手续,也没通知他家人,就把他劫持到保定市国保大队。

满城的李党指使手下十人监控范珍琪老人,去厕所也有人跟着,李党、武永革和保定市国保大队的二个人轮番单独非法审问,他拒绝回答。他们见没达到目的,吃过午饭又轮番非法审问,仍没有得到妄想迫害他的所谓证据。直到深夜一点多钟李党等人才走,派两个人看着他。当时屋里只有一张单人床,睡觉时还把一只手铐在床上。第二天早饭后,李党伙同范珍琪单位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把他拉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大概九点多钟,满城县六一零头子高岩来了,过了一会儿,范珍琪单位办公室的那个副主任又把他拉回单位,非法拘禁在本单位招待所四十天,有四个人看着,两个人一班,左右不离的盯着,不许和家人见面。

2010年11月份,满城县六一零通知范珍琪单位,要他去检察院,2010年12月份国保大队的一辆尾数是“876”的车跟踪他,以他经常出家门为由,胁迫他单位限制他人身自由。2011年邪党“两会”前,国保大队再次威胁他单位不准他自由出入。

一名退休的老人,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却受到共产人员如此的恐吓、干扰和迫害。邪党对他的迫害使他家人承受了精神和经济的双重损失。

冀中监狱位于满城县,在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以来,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对狱中干警及家属中修大法的人进行迫害。在2002年5月狱中警察、法轮功学员杨志刚身穿警服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当地警察绑架遭酷刑折磨,打得很严重,后来被非法判5年。在2002年9月干警家属张玉梅和监狱职工赵玲茹在保定被恶警绑架,关押于当地看守所受尽折磨,张玉梅被非法判4年,赵玲茹后来被非法判刑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