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读了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后,我回忆起这些事:

在二零一零年春的一天下午,同修给我来电话让我迅速去同修A住处,我说你先去看看情况。同修说,让你去,你就去。我以为同修A出现病业反映,我又叫了一个同修。赶到时已下午四点多了。我们一進屋使我大吃一惊,地上坐了一屋子人(大约三、四十人),一个男士坐在沙发上滔滔不绝的讲着。

我听了十分钟,他不围绕三件事交流,什么审判,是审旧势力。他把师父的讲法,当作他的话讲,听者悟不清哪个是他说的,哪个是师父讲的法。我当时就提示:我说这位同修你暂停一下,我们修炼应该越修越清透,我看到问题得给你指出来,你说的时候,你引用师父的讲法,你能背下来全文,你说,师父说,原文一字不错,如果你背不下来,你说,不是原话,因为师父讲过:“不允许你用我的原话当成你的话讲,否则,就是盗法行为。你只能用我的原话讲,加上老师是怎么讲的,书上是怎么写的,只能这样去谈。为什么呢,因为你这样一说,就带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1]他当时回答说:这么说太麻烦了。我说:你怕麻烦不能不计后果。然后我谈了点个人体会,如何静心学法,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否定旧势力,讲真相多救众生。

组织者A制止说:让外来的讲。就有一个同修说:应该这样交流,在法理上真正能得到提高。然后我们就走了。

我走时又跟出一个同修,下楼后我们三人简单交流一下。那位同修说:我听你讲的都在法上,这个交流已开了几场,一天三、四场,讲的这个人是河北秦皇岛大老李。明慧网已有两篇文章,沈阳同修写的,黑龙江伊春同修写的,大老李到这两处讲后,该地同修很多被迫害遭绑架,现在组织者制止也不听,干扰不少人,我哥哥就被带动,已经听几场了,还跟着听……

我回来后认真学法,又读了师父《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永远记住》、《猛击一掌》、《再论衡量标准》、《定论》、《惊醒》、《法定》等。第二天早我又去了,A见到我非常高兴,以为我赞同肯定她的做法。可这时屋子又坐满了人,比头一天更多,我就把A叫到阳台。我说:师父有关经文都讲了,这种大报告式的主讲,不符合法,不能再组织人听,赶快停止,谁听干扰谁,他讲的也不在法上,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救人急,你组织这几场,每个人讲真相救一个人,能救多少人,这不是干扰救众生吗?你再学学师父经文《猛击一掌》、《永远记住》。不在法上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干扰自己,干扰别人,破坏法罪业如山你怎么偿还?另外这么一场接一场的讲也带来不安全因素。

A不听劝阻,认为她做的对。我和A谈时,李某在后面听到了,李某就坐到沙发上开始魔性大发:有什么不能讲的?如何如何。根本不讲心性。这时在座的满屋子人没有一个人提出质疑。我说:我谈点个人看法。李某蛮横不让说,我转身就走了。

自二零一零年春至今长达三年之久,李某能在哈尔滨长期干扰,是因为某些人不能严格的以法为师,给其提供市场。如果都不再听,他这种做法就不会在哈尔滨存活。

师父说:“为什么在大法弟子中会有这样的人、会发生这种事情呢?他是不是针对某些人来的呢?针对某些人心来的呢?一定是的。修炼中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出现的不正确的状态和不好的人的行为的时候,那就是针对人心来的。”[2]被带动的这些人,多数是不实修、法理不清的;长期处在魔难中的;先是不修了又从新走回来的;从黑窝出来没走正想弥补的;怕心重不敢讲真相,向外求的;走捷径想圆满的。不严格以法为师,迷信崇拜的等等。演讲乱法者讲的观念符合了这些人心执着,把师尊的讲法完全抛在脑后,更谈不上严格以法为师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谁是师父了。更完全忘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我真心的希望这些演讲者、听讲者和组织者认认真真的读读《演讲乱法》这篇文章,向内找,在法上归正自己,才有挽回给大法造成损失的机会,才能消掉所造下的罪业,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能不负你所代表的穹体众生对你的期盼,因为你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

以上是个人所在层次的一点想法,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