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清原县夏家堡镇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的福音传到了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夏家堡镇,法轮大法教导人们“真善忍”,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使很多常年饱受病魔折磨民众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无病一身轻、家庭也和睦了,儿媳妇也孝顺公婆了。人们目睹了修炼者的身心巨大变化,知道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很多人因此而走入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夏家堡镇政府、派出所听从中共的指令参与迫害,派出所警察曾去法轮功学员家搜书,致使很多人失去了修炼机缘,有的人已经被病魔夺走了生命。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以下部份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刘青春,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全身各种疾病全无,一家三口人其乐融融。是当地老百姓公认的好人,被评为教育系统的优秀教师。刘青春夫妻俩义务修路,为乡亲们提供方便。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开始,刘青春去北京证实法,多次被非法拘留迫害,又被夏家堡学校开除。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开原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狱中遭酷刑折磨。冤狱期满回家后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刘青春依法去北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前后,清原县教育局前任主任宋显军(现已遭恶报,脑血栓多年)与邪党书记石宝砚亲自到全县各中小学,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教师逐个威逼、恐吓,与各地镇(乡)政府串通一气,通过各种手段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当时刘青春与妻子被非法关押到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迫害。

后来,刘青春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被劫持到抚顺市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三日十点多钟,大法弟子刘青春、王亚平去邻县开原县大三家子村发放真相资料,被开原县李台镇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零三年三月遭开原县检察院非法起诉,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本溪市监狱遭受迫害。同时被学校开除。

刘青春坚持自己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酷刑的折磨,长时间被关在小号里。本溪市监狱不许家属接见,与外面完全隔绝。监狱绞尽脑汁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使用电棍、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并胁迫、怂恿犯人用各种流氓手段实施迫害。 冤狱期满,家人把他接回家,他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遍体伤痕,回到家里什么也不说,也不愿意见人,不知在狱中被邪恶注射了什么药物。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刘青春在家中含冤离世。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物中发现用信纸包着两张白纸,上面反反复复写满了几个字:几号电棍打左眼,几号电棍打右眼,电棍、电棍、电棍,满张纸都是写的“电棍”。

他离世后,家里留下了妻子,还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女儿,她们的身心也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左邻右舍认识他的人都说:多好的人,死了太可惜了。

◇王亚富,男,五十九岁,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村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心脏病、肝炎、关节炎、痔疮等。无论到哪里都要先去药店买药,虽然天天吃药,病还是经常发作,来病时一年、半年什么活也干不了。修炼法轮大法半年后身体所有的疾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了。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发动迫害法轮功以后,王亚富曾九次被非法抄家,八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还曾被强行关入洗脑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王亚富被夏家堡派出所所长马应魁和副所长代锡权绑架,非法拘禁在夏家堡派出所五天后,所长马应魁和副所长代锡权将王亚富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被非法拘十一个月。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后,看守所所长张某和恶警赵立华指使犯人井元明(音)等三人,在寒冷的三九天用冷水往王亚富的身上浇,从头顶往下浇水,一连浇了十盆水;还指使刑事犯井圆明用鞋底打王亚富的脸。二零零零年的春季,在看守所每天都做奴工筛沙子、拉犁杖种地。二零零零年的夏天,为了逼迫王亚富放弃修炼,送王亚富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被迫害五十多天,强迫“转化”。在劳教所不止一次受到过“开飞机”和长时间面壁而站的酷刑。回到看守所清原二零零零年的九月才放回家。被勒索一千四百元钱(900元伙食费,500元没有收据)。

王亚富出狱回家后,一段时间放弃了修炼,结果王亚富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症,经常是昏迷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在沈阳医大住院治疗,才知道是患了脑结核,虽然医生全力医治,用了大量的药物,但是王亚富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几乎是整天处于昏迷状态,药物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最后医生告诉家属这病治不好了,嘱咐家属准备后事吧,回家吧。

不想这样死去的王亚富,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王亚富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法轮大法给了王亚富第二次生命。这样的情况下王亚富选择了继续修炼法轮大法,面对死里逃生的王亚富夏家堡派出所并没有停止对王亚富的迫害,一次次骚扰他,多次闯入他家抢劫、无理绑架他。

二零零三年六月,夏家堡派出所都副所长、警察李长安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闯入王亚富的家中抢劫,进屋翻箱倒柜,抢走了价值一千元多元的个人物品(书、录音带、真相光盘等材料)。时隔不久,是二零零三年六月,夏家堡派出所所长肖成伟骗王亚富说有事到派出所来一趟,结果到派出所后被几个警察绑架到警车上到县医院检查身体,想把死里逃生的王亚富送到劳教所迫害,因医院停电无法检查才罢休。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过小年那天)夏家堡派出所都副所长和警察井喜忠、潘振峰等四名警察到王亚富家,王亚富没给他们开门,一警察将门上的塑料布捅坏,钻进屋里后把门打开,四个警察闯进屋里把坐在炕上穿着衬衣衬裤的王亚富强行抬到警车上,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在劳教所的办公桌子上王亚富才看到被非法劳教三年的票单,后因身体不合格被拒收。回来后被非法关在派出所一天一夜,所长肖成伟恐吓王亚富的家属说:如果不拿钱就要送去劳教等等。吓唬家属,后来看到家属实在拿不出钱,才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八月,夏家堡派出所所长孙学民、警察李长安、井喜忠等五人,闯入王亚富家二话没说,进屋就翻箱倒柜把家里翻的一片狼藉,没有找到他们要得的东西,扬长而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天,夏家堡派出所警察井喜忠和镇政府综治办严尧,坐着轿车在袁庙村公路上拦截了骑着自行车的王亚富,抢走王亚富个人物品(《九评共产党》和真相材料),王亚富这样被绑架到派出所。所长杨建宇非法审问王亚富个人物品的来源,王亚富拒绝回答,被杨建宇打了几个耳光,后被三名警察送到县公安局二楼遭酷刑折磨,强迫王亚富坐铁椅子(老虎凳)整整被折磨一夜。参加迫害的有国保大队的王兴传,还有两个国保大队的警察,身高一点七米左右。王亚富被王兴传左右开弓打几十个嘴巴子,然后王兴传等三名恶警察给王亚富灌酒。他们是先用毛巾捂住王亚富的脸然后往毛巾上倒酒,酒顺着毛巾往嘴里、鼻孔里流;灌完酒后拿下毛巾,点燃两根烟插到鼻孔直到烟燃烧完了;再把毛巾蒙在脸上灌酒,再续两根烟……。往复连续的用这种酷刑折磨王亚富直到第二天早上,大约灌了三斤多酒、点燃了近四盒烟。坐铁椅子、灌酒、烟熏王亚富遭受丧失人性的迫害,整整被折磨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把被折磨奄奄一息的王亚富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后县公安局勒索三千三百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遭夏家堡派出所警察绑架,被诬定劳教二年,非法关在抚顺吴家堡劳教所五个多月回家,在劳教所犯人崔野(音)多次用“开飞机”酷刑折磨王亚富,逼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后被勒索三千三百元才放回家(其中伙食费1500元、家属给劳教所警察王立新购买人参1000多元、王亚富家属去劳教所路费600多元)。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个周五,王亚富给天桥村一男村民讲真相,被此人诬告,随后遭夏家堡派出所的吕学伟、杨建宇绑架。王亚富的四百三十多元钱被抢走,家属多次索要归还400元,三十多元真相币至今未还。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因镇里出现了真相标语,夏家堡派出所怀疑是王亚富做的,派出所的吕学伟、杨建宇等四名警察闯入家中绑架了王亚富,送清原大沙沟看守所被非法拘禁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因身体不合格马三家劳教所拒收,回当地后被县公安局勒索一千元、夏家堡派出所六百元,才放回家。

中共邪党以各种借口层层下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名额,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县政法委、610把一个名额分派给夏家堡镇。结果名额落给了王亚富,夏家堡派出所的警察吕学伟、潘学民绑架了王亚富,在警车上吕学伟把王亚富按倒并骑在身上一直到派出所,交给清原县“610”的王姓警察,直接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被迫害三十五天。

原夏家堡镇黄屯村书记张国礼,受邪党毒害参与迫害王亚富,九九年七月把本村的法轮功学员王亚富等五人非法拘禁在自己家里“办班”,特请时任夏家堡镇书记朴兴武到班上“讲话”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后来张国礼曾三次向派出所诬告王亚富,导致王亚富二次遭非法劳教二年、一次被勒索360元钱。

◇赵曰和(赵日和),男,一九四五年出生,今年六十九岁,家住夏家堡镇,是硫化铁矿职工。一九九六年八月喜得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自从江××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四年,赵曰和经常受到来自夏家堡镇和硫化铁矿的骚扰和迫害。

县经贸委杨万富参与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县经贸委的杨万富(已经去世)经常到硫化铁矿来,找到赵曰和逼迫他写不炼功、不学法、不集会、不进京的保证书,并责令硫化铁矿保卫科的董钦成安排下岗职工昼夜看着赵曰和,监视赵曰和的行动,怕他进京上访。每月给监视人员发150元工资。这些下岗职工昼夜轮班看着赵曰和。

九九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去县政府上访的头一天晚上,杨万富打电话告诉赵曰和夫妻明天哪也别去,可见邪警察早就对法轮功学员的行踪监控了。

夏家堡镇派出所经常骚扰

夏家堡镇派出所的警察也经常开车来赵曰和家,看看赵曰和在家没有?有时来看赵曰和家亮灯了就走了,有时车开到赵曰和家附近蹲坑,警察在车里看着,唯恐赵曰和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晚上,夏家堡镇派出所五名警察在所长肖成伟指使下来到大荒沟村,将赵曰和夫妻绑架到镇派出所,警察武爱军逼迫赵曰和签“发真相资料是违法的签字,赵曰和不签并告诉警察真相资料是救人的、不犯法。因此遭到武爱军的毒打,武爱军拿沙发坐垫左右开弓抽打赵曰和的头部,拽着头发左右晃头部、拽胡须,一直打了两个小时。后来被送到大沙沟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被公安局勒索二千元钱。其中一千元是保证金。

夏家堡镇政府综治办

夏家堡镇政府综治办的张庆玉等三人,多次到矿上找赵曰和谈话,逼迫赵曰和放弃修炼、不许进京上访……。还到家抢走大法书。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赵曰和去邻居李玉祥家商量去北京上访的事,遇到了夏家堡镇派出所警察代锡权,结果被代锡权诬陷到夏家堡镇派出所,县610也知道了赵曰和要去北京的事,安排全县各车站堵截。硫化铁矿保卫科安排很多人到处找赵曰和。找到赵曰和后在矿上给赵曰和办了七天死班,被关在屋里昼夜有人看守,办班期间夏家堡镇综治办来了三个人,由于赵曰和坚持修炼法轮功,综治办的人员把赵曰和打了一顿,扇嘴巴子。那时正是二零零零年元旦,天气很冷。他们把赵曰和关在一个没有暖气的空房里冻着,想以此折磨使其放弃修炼。夜里好心的工人打开门锁赵曰和才没冻着 。

◇孙绍香,女,六十五岁。修炼前身体气血两亏,手术后身体更是弱不禁风了,有什么流行病都能摊上。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不久疾病全无,身体无病一身轻,由此孙绍香对大法坚信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善良团体的迫害,夏家堡镇政府和派出所阻止进京上访经常骚扰、迫害孙绍香。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晚上七点多,夏家堡镇派出所的张庆玉等五人闯入孙绍香家抢走所有大法书,把孙绍香、赵曰和、李玉祥绑架到镇派出所,派出所所长肖成伟(现已神志不清、卧床几年)逼问在当地发放真相材料的事,李长安和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打孙绍香的耳光,晚上孙绍香、赵曰和、李玉祥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派出所一夜,并被戴上手铐、脚镣,把三个人的脚镣连在一起。第二天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只是因为孙绍香不放弃修炼、不签不进京、不炼功的“保证书”,遭非法劳教三年,被清原县公安局勒索二千元钱。二零零一年十月末,孙绍香被送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迫害。在抚顺吴家堡劳教所,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有苑淑珍等人都是干这事的)在大队长吴伟、陈姓(女)队长指使下,天天采取非人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大队长吴伟常常以假善的面孔出现。孙绍香十五岁的儿子来看妈妈,劳教所以不让见为要挟逼迫小孩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孙绍香的儿子没骂。二零零二年底孙绍香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底,孙绍香从抚顺吴家堡劳教所回家后,硫化铁矿的刘庆万和王俊富、夏家堡镇派出所警察时常来家骚扰;中共办“奥运”那年,硫化铁矿、夏家堡镇派出所人到孙绍香家恐吓不准去北京上访。

◇王亚平,男,五十五岁。修炼前曾患有鼻炎等疾病,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疾病全无。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受到夏家堡镇政府、镇派出所骚扰、迫害。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三日晚上,去邻县发真相材料被开原李家台派出所绑架,派出所副所长用一尺多长的方木打王亚平,从脸部往身下一直打到脚下,然后从身后再打一遍,脸被打肿、打的嘴唇肿很高都吃不了饭。被送到开原看守所非法关押,被开原法院诬判四年。劫持到本溪火连寨监狱被迫害,二零零四年,王亚平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保外就医送回家中。二零零五年三月,被夏家堡镇派出所所长孙学民、警察井喜忠、李长安绑架,第二天由镇派出所警察杨建宇、李长安送到清原被本溪溪湖监狱警察劫持,非法关在本溪溪湖监狱继续被迫害。直到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被放回家。

◇王亚明,男,四十九岁。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夏家堡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派出所警察代锡权写好的“供词”,让王亚明签字,因写的“供词”有诽谤法轮功的内容,王亚明不签字,警察代锡权打了王亚明十几个嘴巴子,脸被打的都淌血了。后被劫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亚明被夏家堡镇派出所所长马新魁、副所长代锡权等三人劫持到镇派出所,让王亚明承诺如果去北京上访告诉镇里一声,王亚明口头答应了,回家后王亚明觉得去不去北京市是人身自由,是自己的事,为什么还要告诉别人呢?还要别人允许呢!于是王亚明去镇派出所说明那个口头承诺不算数,结果被代锡权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八天。

◇孙国军,男,六十六岁。修炼前患有关节炎、胃病、肩周炎等疾病,修炼法轮大法二个月所有病都不翼而飞了。身心受益无穷,修炼后的孙国军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身体无病,什么活都能干了,因此家中经济收入在增加,经济条件在改善,一家人其乐融融。儿女们都感谢法轮功给他们家带来的美好。
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孙国军屡遭迫害,给他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给儿女带来极大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孙国军坚持依法去清原县政府上访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几次被前来驱散的警察推到。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晚上九点多夏家堡镇派出所都姓副所长和司机闯入家中,将孙国军绑架到派出所,当天晚上被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二天,放回家时被县政法委书记刘冠乐勒索四百元,钱交给清原县“610”人员王淑媛。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日十点左右,夏家堡镇司法所的井喜忠、派出所所长孙学民、警察杨剑宁闯入家中,抢走大法书和一箱子个人物品(大法真相资料),孙国军被绑架,当晚五点孙国军被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八天后被清原县公安局诬定劳教二年,劫持到武家堡劳教所被迫害,吴家堡劳教所为了逼迫“转化”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经常不让上厕所、有时一整天让“坐板”,被迫害十七个月,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回到家中。

在吴家堡被非法关押期间,儿女们耽误着工时,花着钱大老远的去看父亲,却有两次不让见面,东西也拿不进去。儿女们心灵受到极大伤害。还有一次,女儿去看父亲,刚一见面,一个狱警说:“这老头儿就胡说自己一身病炼法轮功炼好了……” 女儿回答说:“确实是这样的,父亲以前很多病,确实是炼法轮功好了。”那狱警一听,立即就带走了孙国军,不让见了,女儿都没能和父亲说上几句话。女儿找到大队长刘占,说明此事,并说:“父亲都瘦了!”刘占自知理亏,搭讪说:“你爸头发挺黑。”本来家中只靠孙国军种地收入生活,孙国军被非法关押,家中失去了经济支柱。孙国军家拿出二千八百多元钱用于请劳教所大队长吃饭、送礼品、送现金等;家人探视往返路费用去了五千元钱。五千元钱对孙国军真是难以承受的,孙国军被非法关押、妻子早年离世,儿子正在中学读书,家中田地无人耕种,田地荒芜等这些间接损失更是无法计算的。

被绑架前的孙国军,由于修炼法轮大法,六十岁的孙国军身强体健,眼睛炯炯有神,看上去还不到四十多岁,什么重活儿都能干;遭绑架后被在抚顺武家堡被迫害十七个月后回家时。他已经变得弯腰驼背、脸色苍白、消瘦、牙齿松动不敢吃东西,人也不那么精神了。在身体被迫害的情况下,为了维持生计、供孩子上大学,他每日在长满荒草的田地里辛苦劳作,零六年末孙国军身体出现了严重的脑血栓症状、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说话。孙国军修炼法轮功很快就恢复了健康,是法轮大法又一次挽救了他,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现在六十七岁的他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的生活着。

◇赵素洁,女,五十一岁,曾经患有心脏病、风湿病、产后风等病,被病魔折磨的很痛苦。一九九八年秋季喜得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三天后疾病全无,身体轻松、心情愉快。

二零零零年四月夏家堡镇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夏家堡镇派出所警察曾四次到家骚扰赵素洁。

二零零零年四月以后,夏家堡新村小学校长刘贵德受镇派出所指派监视赵素洁很长时间。

◇荆淑华,女,六十一岁,家住文屯村。修炼前经常胃痛、腿痛,身体被病痛折磨的很痛苦。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心情也变好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村书记李明株听从夏家堡镇派出所命令,到荆淑华家抢劫大法书,看见桌子上的一本大法书追问荆淑华家的大法书放在那里?最后抢走两本大法书,村书记李明株并向镇里做了汇报。第二天,夏家堡镇派出所的武延军等三名警察,把荆淑华绑架单镇派出所非法审问,当天晚上被劫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就是因为荆淑华家有两本大法书,荆淑华遭绑架,从中看出中共的邪恶。在看守所由于不“转化”遭迫害,体罚坐小板凳,荆淑华绝食反迫害被灌食一个月。正月初五被送抚顺武家堡劳教所遭洗脑迫害,劳教所所谓的“强改”,就是采取各种非人的迫害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为了达到目的劳教所整天用酷刑折磨学员,荆淑华被酷刑折磨让做“飞”的姿势,遭受这种非人的酷刑折磨身体痛苦不堪;吴伟用电棍电荆淑华的全身包括双手,身体前面电完后再电背面。放回家后被文屯村书记李明株勒索五千元现金。

◇葛维东,男,四十六岁。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修炼前曾患有十二指肠溃疡,静脉炎、腿痛等疾病。腿痛花了很多钱都没治好。修炼法轮功半年后疾病全都好了,通过学习《转法轮》懂得了很多人生的道理。不知不觉中戒掉了烟、酒等不良嗜好。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夏家堡派出所所长孙学民、警察井喜忠等六、七个人闯入葛维东家,把葛维东绑架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后,葛维东被清原县法院诬判四年,之后被送到盘锦监狱被迫害。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监狱为了达到“转化率”采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葛维东是遭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之一,由于葛维东坚持法轮大法信仰,拒绝“转化”,盘锦监狱派三名武警到四监区三分监区将他的肋骨打致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