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束缚 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有先天性的心脑血管病、头痛厉害、心绞痛、心悸……药都是批发着吃,还是反复发作。二零零六年,我在疾病缠身的极端痛苦中,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请了一本《转法轮》,从此,我脱胎换骨,修炼大法后,一身的病全好了!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最美好的人生。

一、佛恩浩荡 感恩师尊

我修炼前嗓子严重发炎,疼痛,连着耳朵也像针扎一样,每天这样,夜里痛醒,这样就经常引发感冒,而且是月经来时的习惯性感冒,引起了萎缩性鼻炎,得了难愈的肺门淋巴结核,一感冒咳得我快不行了一样,不知花了多少钱;还有我的肠胃炎,急性胃溃疡休克过,经常口腔溃疡滴水难進,成了个病秧子,修炼后我全好了!我知道师父给我拿掉了多少罪啊,这一切都是师尊替我承受了!写到这里我又一次泪流满面。

我有象我父亲一样的“疾病恐惧症”,老怀疑自己得了大病,被日夜的精神惶恐折磨,还有怕老去的“年华逝去症”,眼见岁月流逝,青春一去不返,精神上万念俱灰,经常做噩梦,梦见蛇、坟地,大火来了跑不动,从高空掉下来……每天我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坐不住,感觉自己好像要长吼一声,或是要疯了一样乱跑才能活下去,就是那种抓狂吧。

修炼后,我时刻想着:我是大法弟子,不可能发狂的,我有师父。此念一出,我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从此噩梦消失,好梦成真,神清气爽。

对名利苦苦追求的枷锁也压了我多年,得法后我放下求名利之心,过上了幸福生活。

还有颈椎肩周炎发作时,我感到有一股热流通过,一瞬间就好了。我还有腰椎间盘脱出、眩晕。一天中午,我刚学了一点法,在半睡半醒间看见一只大手拿着一根长长的金色的针,扎了我的脊椎骨眼一下,不痛,很温暖的热流,从此我再也不晕了。

得法前我有好几次“鬼压身”的经历,得法后只出现一次。那是一天午睡醒来,我眼睛使劲睁都睁不开,身体动弹不得。我很清醒,心想:我现在是大法弟子了,我有威力无比的师父赐给我的神通,你还敢来,你这阴东西真是不知死活,看我收拾你,我连念了三遍正法口诀,话音刚落,眼前“哗”一下子由阴天转为阳光灿烂。我看到一位头戴皇冠、身披袈裟的神佛的身影,是师父!我心里喊。只见师父有力的一挥手,我立即浑身轻松能动了。我又看见了美丽的仙女在挥动着很长很长的漂亮袖袂在飞翔起舞,她们在一个巨大的法轮中跳舞,轮中有五彩亮片在闪耀,美得无与伦比。

最让我震撼的是师尊给我清理附体。我于得法前的二零零三年,一次梦到有一条小蛇钻入我的身体,我惊醒了,吓了一身汗,不相信这是真的,认为只是个梦。可从那以后,我一直浑身无力,体弱多病,受尽折磨。三年后,我得了大法,一天晚上我刚学了会儿法,睡意朦胧中,清晰的看见自己的手被指挥着,找到了那条钻進我另外空间身体的小蛇,我用两个手指使劲一捏,猛的将它扯了出来,销毁掉了!我身体一震,睁开了眼。原来三年前的梦居然是真的,我居然被附体折磨了三年!师父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否则我的命悬乎一线。师父又分几次给我清理能量场里的蛇,我看到它们全都被找出来,师父用法力将它们销毁,化的一干二净了,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从此我无病一身轻!

师父说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千真万确。我女儿由原来经常发烧打针吃药,得法后健康,并且学习在全市名列前茅。丈夫更是深受师恩,身体肠胃病好了,事业蒸蒸日上。姐姐宫外孕不治而愈,我跟她讲真相她也认同大法好了。我父母身体健康,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嫂子妹妹侄子车祸仅仅擦破一点皮,幸运之极。我们在大法中受益太多太多了,无法说完。

真是佛恩浩荡啊!我经常想,作为一名主佛的大法弟子,最起码要知道清醒的感恩,没有一颗感恩师尊的心,不配当大法弟子!

二、修去怕心 助师正法

刚得法时,怕心特别重,在家学法,一身病全好了,也不敢声张,只把法传给了几个最亲的人,女儿、丈夫、母亲、妹妹夫妻俩,他们都修炼了。这样过了三年,也没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接着我的状态不对了,光学法也没有提高。

后来随着多学法,我得到了答案:“不是法不显了,是要求高了,是大法弟子必须三件事都做好才提高。”[2]

我经常梦中找厕所,有的时候找到的是很脏的厕所,有好几次我梦见自己進入了一间屋子,里面是又脏又破的衣衫,或者是我绕進了一个脏窝憋的慌。我就意识到可能师父点化我:该出去洪法救人兑现誓约了,你这样在家里躲着学,你光想得好处?这思想多脏啊,你这不是往死胡同里钻吗,你只有走出这个脏乱差的脏屋子,才能有好的去处。

“你证实法了吗?大法给你好处你来了,大法蒙难你却躲起来不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你连一个普通的人都不如,还谈什么在家学法?迫害中众生都被毒害着,你还躲的住?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去讲清真相、为什么要救度众生?因为这就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李洪志要的就是这样的生命,大法弟子就是这样的修炼人。”[2]

是啊,我告诉自己,该走出来了,否则师父就不要我了。

师父赐我神通除恶,走出护法第一步

有一次,邪恶在每个单位贴了诬蔑大法的传单,我单位也有。我难过极了,心里护师护法心切,不能让它诬蔑伟大的主佛师尊,毒害那么多众生,清除它!可是怕心使我好几次走过那传单旁边,却不敢把他扯下来,怕暴露自己。到处是监控,怎么办呢?晚上我回到家,愧对师父,我泪流不止,在师尊法像前我合十忏悔,求师尊赐予我智慧。然后我就发正念清除单位里另外空间的一切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令传单自动脱落。第二天我发现,那些东西还在,但好几个监控都坏了,包括传单附近的,我马上悟到是师父给我树立威德的机会。我不能再迟疑了,我要圆容师尊想要的,护师护法。

我坚定的走向传单,发着正念,果断的扯了下来,有两大张,我把它塞入方便袋,大方的走向卫生间,撕毁并揉成一团扔進粪池,邪恶去了它们该去的地方。后来我发现所有坏了监控的地方正是我走的路线!我眼里涌满了泪水,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我,手把手扶着我走出了正法第一步。

我晚上继续对单位发正念,清除里面所有的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我意念中对准了会议厅墙上挂的马列等几大魔头進行销毁清理,结果第二天传来消息,会议厅失火,墙上的魔头像被眨眼化为灰烬后,火又自动熄灭。被邪党的“无神论”全面洗了脑的常人对此火大为困惑的时候,他们怎会相信这是慈悲的神火呢。

闯过自己的束缚,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师尊在说:“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3]师尊还说:“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4]。

是啊,我一下醒悟了:刚得法的几年来我一直没有走出去,是谁在捆绑着我正法的脚步?是我自己在作茧自缚!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师父在指引我这种不争气的弟子走出去,兑现誓约,不要毁了自己。师父把苦海中的我整个捞出来洗净了,而我却享受着师父的洪恩,在救人洪法上却迟迟没有突破,怕心,惰心,多不像话呀。我强烈的告诉自己:你这条命都是师父给的,你还怕什么?你还藏得住?你助师正法的誓约什么时候才能兑现?你兑现了多少了?你惭不惭愧?有没有良心?你光想自己得救?你配当主佛的弟子吗?

“其实大法传给你们,就是让你们救度众生,就是要你们树立更大的威德、为众生负责。我不是讲了嘛,将来的生命是为他的、不是为私的。在这过程中就在这样造就着你们,所以你们不能够光考虑自己。”[2]

从此,我坚定的走了出去!我不能自己吓自己了,我就是要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亲戚朋友丈夫都警告我不要出去讲真相,我想到师父说过“无论以什么借口不叫学员讲真相都是在干扰,都是邪恶利用人在干扰”[5],是邪恶借了他们的嘴在干扰我,束缚我正法的脚步,给我施加压力,我不信这个邪!我就要出去讲真相救人。

我做到了,我闯过自己的束缚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走進一套楼房两个房间都既没有窗也没有门,我想:不行!无论怎样我都一定要走出去!此念一出,我发现自己立即就在楼梯走廊上了,前面是通向光明的楼道出口!我觉得自己很高大,把邪恶踩在脚下!是师父赐予了我这么大的神通和正念。

我每天想办法兑换小面额纸币(流通快)制作很多真相币使用,从小心不安到坦坦荡荡,开始真相标语叠在里面,现在故意露在外面让世人看见,我想正好购物时可以借此讲真相。

我的随身包里经常带着大法真相资料、护身符,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虽然刚劝退了数十个,师父也鼓励我了。我还买了礼物到亲朋好友家去,讲真相,并引导他们修炼,同修制作的《转法轮》只收本钱,我就多买几本赠给有缘得法的人,并告诉他们要特别珍惜这宝书。他们都三退了并且认真在学,我就抽时间去辅导他们,帮助他们找到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因为他们中有许多劫难躲过和疾病好了都不知道这神迹“功在师父”[6],还以为是他们自己运气好呢)增强他们的正念,鼓励他们精進。我注意给他们展示大法弟子的风采,做榜样,他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以得法为荣,为幸运。下一步我要鼓励他们出去洪法,兑现誓约。

晚上,我和同修出去贴真相标语送真相资料,丈夫虽不精進学法,但看到我洪法心切,就和我开车到很远的地方发真相资料,寒冷的冬天,忙碌的周末,我们一个发资料,一个发正念,做的坦坦荡荡。他说:“要看好有效邮箱,争取不浪费同修辛苦印刷的资料,让每一份资料都能救了有缘人,多救一个是一个。”

我坐公交车从不用卡,投真相币,在车上和人大声讲过真相,全车人都看我,我也不怕,一般最后一站下车,这样能安全发放一些真相资料;女儿平时在学校使用真相币,也在合适的地方发放真相小册子,跟同学讲真相,周末也加入发真相资料贴真相标语。

我第一次出去发真相小光盘,晚上路灯亮人又多,我转了一大圈也没发出去,后来眼看很晚了,我想:“我一定有办法的,我要救人,圆容师尊想要的,师父会赐给我智慧的。”最后,我从容的放在了很近的一户年轻人门上。我想是我发了那一神念,有了这么神奇的结果。以后正念足了,我开始面对面发放真相光盘了。

失败的教训:有一次,我给老同学讲真相劝三退,我没敢把自己修大法得救的事告诉她,只告诉他们有一个大姨修大法一身病全好了,结果她就说:“我不信,那还要医院干什么?劝你三思,可能被抓,还会影响孩子的前程。”我很难过,就背师父的法:“我们给人的都是美好”[2]“你在救度众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伟大的事!”[2]“我们要理直气壮的,我们不要胆胆突突的”[2] “无论你们身在异乡还是在直接被邪恶迫害的环境下,都应该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来,使邪恶胆寒。”[2] 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怕心,不敢自己亲自证实法,却把别人出卖了,这是多可耻的自私心呀,这根本不是大法弟子所为!我认识到一思一念有多重要,以后要在法上归正自己,才能成功的洪法救人。

还有一次,我约同学一起散步,目地是讲真相,劝三退,可是她给我带了礼物,出于礼貌,我便说了些高兴话,后来我跟她讲真相,她反应很激烈:“我不听不听,别说了,你还是想想怎么多赚钱吧,闲的你。”我马上向内找,我接受她的礼物,不是利益之心吗?而且,同学不孝顺,当过兵,业力大,我事先没有多发正念清理她空间场里的邪恶生命及因素。

现在,我和丈夫已经买好了电脑和打印机,我想不能光让同修花钱做资料,我也要开一朵小花,虽然她开的很晚,但是我们会用最大努力去呵护她,让她越开越艳。

三、修己内找 远离迫害

戒掉看常人的电视节目

我以前很迷恋常人的各种电视剧,比如《济公活佛》,我开始认为这电视不错呀,是神话,宣扬善恶有报的天理,启迪人的良知,我就以此为借口每天盯在电脑上看,一天能看十来集。后来发现情况不对了,因为集数太多,我一连几天都很少看书学法了,看到那“活佛”一念那咒就金光闪闪,来去神速,就想真好真好。

结果中午午睡时梦见了蛇,头痛的厉害,我马上“向内找”,悟到师父点化我电视中演的根本是假佛,本来就是编的,而且里面充满了色,情,欲望,争斗,虚荣,嫉妒,虚伪,打杀,还有低灵烂鬼,信息太坏;更糟糕的是我无法集中精力发正念,电视画面中的东西老跳出来干扰我,原来是我自己邪悟了,我立刻归正自己,回到法上。记住师父的法:“你说你发那正念干什么?起不到正面作用,把你所有的思想、想法、执着全告诉整个宇宙的神。你那一发念的时候全哄出来了,展览给整个宇宙看,看你这个人。大家想想,那个旧势力不迫害你才怪哪。它迫害你,师父都没有办法,因为它们抓住把柄:你看看这样的生命,这是你弟子吗?这么差,不应该修理他吗?你不要修理他可他还影响了我们、影响了别人,还不赶紧修理他!我就想: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7]

以“忍”来经营大家庭

我修炼前不让人说,几乎真的是一说就爆,特爱面子。我婆婆却偏偏爱训斥人,她说的话除了发号施令,再就是埋怨,怨恨,我很是不乐意;修炼后我意识到爱面子是虚荣心,师父说是“情”,我就尽最大努力好好表现,改掉它,不顶撞她。师父看我悟到了这一步,给我拿掉了这不好的东西。我婆婆比较满意我这个孝顺的儿媳了。

这里我要补充的是我如果在家没做到忍,和任何人吵起来,我出去讲真相就不成功,而且还受到威胁,危险;而当我做到忍,出去讲真相就顺利成功。我就悟到:做不到忍,就会失去师父和法的保护;忍在法上,师父就会护佑加持,远离迫害。

刚走出去,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把自修历程和点滴洪法体会写出来,赠与那些象我一样还没走出去的不精進的同修吧。最后让我们记住师尊的教诲:“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3]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