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同修,我们怎么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今天在真相点,当食环署的人(也有警察共二十个人左右)来抢真相展板和大法横幅的时候,我跟他们讲了几句真相,再看看周围,场面一片糊涂。他们用袋子装着大法真相展板很快离开,只听到某先生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说要投诉他们。这时我感到自己好象变的有点麻木了。

香港四月十二日开始(撤走邪恶横幅后),十多个法轮功真相点被港府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环署)强行没收、抢掠大量的真相横幅及展板。而且每个真相点是不止一次强行抢掠了,真是损失严重。这次是我所在的真相点第三次被抢掠了。第一次我不在,第二次我拿着真相板向过往人讲真相有半个小时(因为有个新学员压着旗不给他们拿走,说要告他们,警察就把学员带走了,关了十个小时才放出来。)我叫他们在良知和正义面前不要选错方向,现在共产党每天都在杀人、每天都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们走后,我拿起剩下的最后四张真相板继续讲真相,除了开口而出的话之外,脑子空空的。直到朗豪坊那边的同修(那边真相点也被抢劫)过来忍不住掉眼泪哭,说她修不好才这样的。我叫她不要哭,说是我们香港整体上出现了问题。

同修走后,我突然很想、很想回家、好想离开这里。因为这时,我一点修炼人的正念都没有了,觉得自己连一个常人都不如了。回想起在大陆那段证实法的日子,自己开创的环境:在自己的店铺讲真相、劝三退和派资料,有时还放《九评共产党》,直到最后我被拘留十天、警察用钱买票把我送回香港的那一天,警察只在我手中拿走几张破网光盘(就当给他们破网看真相了),本来还拿了我一台电脑,我也要了回来。整个过程就是证实法、救度众生,体现出大法弟子风范的过程,还得到警察的尊重和保护(当然每一关都是考验过来的)。在香港,景点的真相点去年十月份被干扰,我都是带着大法弟子的风范和自信面对这场魔难的,那时见到我们的警察个个都是恭敬有加,我们跟警察讲真相时,他们都是静静的听,在我心目中香港警察个个都是好警察。

后来香港有些真相点跟邪恶妥协了,比如不挂“天灭中共”横幅,邪恶就不拿东西遮挡我们或者撤走之类。那时我的心里就开始出现指责,虽然我是间接的,但我觉得自己也在其中。

法理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向邪恶妥协。

四月初在巨大民愤和海外同修的加持下,大量邪恶横幅被撤走,但新的迫害加剧。除“青关会”用邪恶横幅遮挡真相点外,食环署也加進了迫害,像贼一样强行没收真相展板和横幅,行动突然而且快速。我们这个点的开档同修,就因为邪恶之徒利用横幅的高低、喇叭音乐的高低这些事制造事端,被干扰的已经无心救人了──因为被中共指使的“青关会”的人经常报警,警察差不多天天来,天天抄身份证。(警察态度还是好的)我叫同修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自己该做的稳住心多救人,同修说好,但没过一分钟就说:我先这样挂(横幅),等他们来遮我再升高。每天如此。

同修开始只看着“青关会”,现在又加一个“食环署”,同修已受到干扰,景点已经严重被干扰了。我有时发完正念睁眼一看,所有的展板收起来了,只剩下旗子;有时讲完真相回来一看,整个档口都收起来了(说食环署来了)。有时我很无奈啊!心里在喊:“这样下去怎么办啊?!”我不敢对同修产生不好的念头,也怪自己没能力加持同修有正念,也许因为有这样全心维护真相点的同修,我才能专心讲真相吧!但我知道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我们已经很被动了。

慢慢的觉得自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我好象没有以前那种成为修炼人的自豪和自信了。尤其有一次同修不知去哪里了(同修已经习惯于我行我素,独来独往,想做什么想到什么就去做了),“青关会”的人看我一个人在,先把我们喇叭关了,再把展板拿起来扔在地下,然后拿起“法轮大法好”小旗扔在地下。一看到她把“法轮大法好”的旗子扔在地,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当我把旗子拿上来的时候真想痛哭一顿,我对不起师父。也觉得是一种羞辱,自己在被迫害大法的小鬼欺负。

邪恶除了对景点的迫害加剧外,同修也随时面临着迫害、诬告、抓捕,同修有的在景点被抓、有的在走路中被抓、现在开始出现在家被拘捕带走(有拘捕令,说打“青关会”的人,而且是两、三个月前发生的事)。

我有一天自己睡在床上,眼泪不断的流,觉的自己很没用,觉的自己修的差,才不能把香港环境改变过来。

面对那么大的魔难,知道了香港同修之间有间隔,在交流中多次希望同修之间放下自我,珍惜同修缘。大家是同门弟子,师父的弟子比亲人还亲,希望大家形成整体,共度难关。我也对佛学会的同修寄予希望和信心,对其他同修我的心也是敞开和包容的。

以前在大陆做真相资料的时候,遇到事情“向内找”成了稳定修炼路的保证,自己非常珍惜自己所做的每一份真相资料,而且差不多是全部是面对面交给众生手中。众生如果说我给的光盘放不出图像来,我就想一定是自己做资料时心急了;有个人说还没看光盘丈夫就给扔了,我就找自己一定是有怕心;刻录出的光盘有时是粉红色,就想自己有色欲心。向内找,找到什么都立即发正念清除。如果大陆同修哪个真相资料点给邪恶钻了空子破坏了,大家第一时间一定是想自己、向内找,吸取教训,然后在法中归正自己。绝对不会,警察你今天破坏了我的真相点,我下午或第二天再在同一个地方开一个,只治表不治根。

大法资源有限,我们香港同修面对这件事情,大家向内找了没有?为什么我们魔难一关接一关的来?真相展板横幅一拿走,立即就有新的补上,好象取之不尽一样。记得有个同修说,她自己去做真相板,一百块钱一张,她才知道珍惜,而这段时间抢走的真相展板和横幅,损失是惨重的。江鬼之流要的不就是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吗?在香港,他们不能肆无忌惮的从肉体上消灭我们,无法做到截断我们的经济来源的程度,就给我们制造经济上的损失。中共邪党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目标很明确,我们大法弟子为什么在香港开真相点,也要非常清楚,才能达到救度众生、实现历史使命的目标。

不过大家好象还没重视,真的因为香港同修有钱吗?或者像同修所说:一、跟以前差不多一样挂横幅、展板,食环署人员来,若保护不了就让他们拆走;二、时刻留意环境,一见发现食环署人员来,就赶快清走横幅、展板,清不走的横幅、展板就让食环署人员拆走。我就说同修写的这两点(其它先不说),看完我也苦笑了,尤其是“时刻留意环境”这几个字,同修没说错呀,但是,同修们,知道吗?我们修炼的路已经走偏了。

香港有十几个真相点,我想开真相点讲真相救人是以大陆游客为主,同修之间谈的最多就是今天三退(退党团队)了多少人。好象只要是三退了才是救了人。现在有些景点每天被邪恶横幅遮挡,众生看不到真相还给邪恶横幅毒害,看着那些不能得救的众生,我的心情很沉重,不能劝退对我这种救人心急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伤害,我跟师父说:“师父,不给我救人了吗?”有一天,师父点悟我要救香港市民;接着又看到大陆同修的交流文章,说救香港同胞是香港大法弟子的责任;又跟海外同修交流,海外同修幽默的说我们同修看到大陆游客像见到宝,本区众生就随便打一声招呼。

师父在《谢谢众生的问候》中说:“告诉你们: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贺词〉中说:

“法轮大法香港法会负责人:
  师父祝法会圆满成功!同时感谢给予我们成功举办这次法会支持和提供条件的香港政府及人民。
  为了报答香港政界及人民的支持,我们一定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给香港人民。
  希望我们的法会越办越好。在被迫害中,要让世人认清真相叫更多的人得法,救度世人。”

当初我看到师父的法《贺词》时,我很感动,也为自己身为香港大法弟子感到自豪。

下面我提出两点建议,希望同修慈悲指正:第一,反迫害。所有学员出动,面对香港每个地区全面无漏的派发真相资料、曝光邪恶迫害法轮功弟子和法轮功真相点的罪行。目标是中共邪党,以及为中共在香港直接出头露面迫害法轮功的那些大小帮凶。就如同修所说:“邪恶一天不停止迫害,我们就天天都揭露它们,直到它们停止迫害为止!”第二,慈悲救度香港市民。我们可以起草一些针对香港市民讲真相的稿子,配合制止中共活摘器官一起征签。得到香港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一起制止这场迫害。到时大法弟子的真相点一定闪闪发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