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纽约英文大纪元工作:从摄影师成为推销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我于二零一零年在加利佛尼亚州得法。五个月之前来到纽约为英文大纪元工作。在此之前我在一个小镇生活了一年,在压低生活费用的同时建立我的网络艺术的生意。可是我在那里不认识任何大法弟子,所以渐渐的我感觉到我的修炼状况停滞不前。我觉得我必须去一个可以让我提高的地方。那位推荐我学大法的洛杉矶大法弟子建议我申请去纽约大纪元做一名摄影师。也正是因为得了法,才使我获得勇气辞去工作而走上一条艺术家和摄影师的道路。我当时觉得为纽约大纪元工作将是我下一个对事业和对大法信仰的飞跃。

电话面试时,纽约大纪元的主编问我为什么想来纽约发展。我回答说:“我开始觉得我的修炼停滞不前,在这里我一个大法弟子都不认识,所以我想去一个大法弟子多的地方。而且我有一个很强烈的必须要去纽约的感觉。”然后我问主编在纽约情况是怎样的,她回答我说:“如果你强烈的觉得此刻的正法时期你需要在纽约,就算现在有些事情还不算明朗,师父会有办法给你安排一切。” 当时我泪眼模糊,主编的话帮我放下了不确定所带来的那种感觉的担忧,而且她告诉我要相信师父。通过此事,我也透过外界看到了一丝机会,看到了在工作场合可以有灵性的可能;那会是一个特殊的,以修炼和交流法理为规范的环境。在一般的电话面试中,这些是根本不会发生的,我意识到这是多么的特殊。

后来我又跟大纪元的招聘主管谈话,问了一大堆关于我迁到纽约工作的问题。她告诉我:“在这里事情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重要的是你可以过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有一个起点。”我又意识到她的意思其实跟主编告诉我的是一样的,那就是要有成功的信念向前走。远观纽约大法弟子在修炼上的精進,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整体;两个不同的人给我的是相同的回答——放手和信任。

我订了一张单程机票,告诉亲朋好友我去纽约了。我想在英文大纪元做摄影师的同时,这也是一个扩大我的新的网络艺术生意到一个更大的市场的好机会。

永不言弃:观念背后的真相

就这样,在纽约最冷的季节,我来到了这个曾经最不想常住的城市。之前我没想过要来纽约生活是因为这里消费高、不安全、天气冷。我是在关岛长大的,一个位于西太平洋的岛屿,那里四季如夏。我一直都不喜欢冷,一想到下雪就不舒服。记得有一天在办公室里,编辑部的员工们都在拼命写文章,我却看到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好象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外边在下雪,于是就冲到外面开始拍照片。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下雪,雪花从天空中飘落下来。我忙于拍照片竟然没有意识到天气的寒冷。太难以置信了。来纽约之前我的一大顾虑就是能否忍受这里的寒冷,然而我却在冰天雪地之中忘却了寒冷,很开心的拍照片。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我明白了无论我们的观念有多固执、嫌恶有多强烈,总是有一个机会可以显露它们背后的真相。观念总是阻挡在你和更高的真相之间,所以我们可以利用其作为我们提高的指南针。

另外一件事情是,一直以来我觉得我是不会看报纸的,也不会做与报社有关的工作。从小,我就讨厌报纸,感觉里面的内容弊多利少。我还很讨厌报纸的油墨味,那让我很恶心。但在这里,我发现自己的工作就是在一家报社,大纪元报社,这与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是分不开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为大众办报纸是一件多么积极和意义深远的事。最近一位读者来信告诉编辑部,因为他读了大纪元关于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中国遭受迫害一事,他果断放弃了与中共政府的六千万美元的合同。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让人感动的,因为这表示我们的媒体已经在社会上有了相当的影响力。

第三件事情我觉得我从来都不会去从事的就是推销。谁想要做推销呢?压力大,收入又不稳定,而且你还必须主动的走出去。虽然我是在摄影部,但是不只一个人来跟我说我应该很适合做推销。几个主管也都来问过我是否可以做销售,当然我都婉言拒绝了。但是我又不得不问我自己:尽管我总是回绝,为什么别人总是来问我去做推销呢?

当同事们不再问我加入推销团队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我最初不加入推销团队的决定开始动摇了。我有一点点内疚,因为毕竟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推销团队才能把我们的目标实现。我刚加入英文大纪元时,正值管理重组,为的是纽约的总部作为一个模范,让世界其它地区的大纪元分社可以借鉴。报社缺不了摄影师,同时报社更不能缺的是推销员。

经过了那么多年的职业摄影师的磨练,做上了一个小生意,在社会上露了脸,也有了一些粉丝。然而我却面对一个新的挑战,那就是:是不是可以放手那一切,相信大法可以引导我。当时我觉得身边所有的事情都以一个很快的速度发生着,就象是一辆高速列车,我要么上车,要么错过。我开始钻牛角尖了:“也许我就根本不应该来英文大纪元。也没有人说大法弟子必须给英文大纪元工作,我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修炼,为什么偏偏在一个与自己的行业不匹配的位置呢?如果我自己都不如意所做的事情, 我可以称得上成功吗?”

又一件事情使本已杂乱无序的决定更加复杂化。就在来纽约的第一天,我去参加了一个商务往来的活动。当时我遇到一个商务顾问,她想要帮我把我的网络艺术生意的价值提高到六位数,而且她还表示将把这作为一个商业案例学习,所以是无偿的。然后她给我看了许多成功的网络艺术家的案例。这正是我对我的网络生意的下一个打算,就是打开市场,更严肃的把这个生意做好。其实每个艺术家都梦想可以能够赚全职的钱而做自己热爱的事。但是时间不等人,我必须尽快做决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且英文大纪元要求员工全职工作。

我也与很多其他同修交流过此事。他们也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除此之外,不同层次的同修们对法的不同的认识,让我也不知所措。

我就想先去问一下新的销售部主管作为一个推销员每天的事情都是怎么样的,也多学习一点推销的知识。没准跟他交流交流就能帮助我做出决定。这个对话从我的想象很快的就变成了一个驳倒观念的会议;放手摄影师的事业,放手可以有一天为国家地理杂志拍摄,放手扩大网络艺术生意带来的可观收入。所有的观念,异议或可以想到的都被三振出局。主管对英文大纪元的成功和我的能力抱有绝对的信念,使我所有的执着心都显得无比的渺小。他大胆的对我说,能够帮我做决定加入推销团队会是他为我做的最好的事情,也会是我生活中最好的事情。

我于是同意了加入推销团队,同时也知道了决定问题时,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才能向前迈進,因为当你准备的太好的时候,一切都为时晚矣。当你过于准备的时候,你会感觉无忧虑了,而此时机会已悄然离去。当你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时就向前迈進,就算难以采取行动,就算难以走出自己的安乐窝,这才是修炼啊。

加入推销团队,修炼突飞猛進: 放下人的思维

加入推销团队给我的修炼加速,并且帮我放下各种人心。有一天,销售主管告诉我们在未来几天要达到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目标,然后马上我就开始偏头痛。重击似的疼痛,不停的流眼泪让我痛苦难受。我告诉队友说这可能因为前几天工作太多没睡够而导致的。我开始觉得自己不能够平衡好要做的事情,对队友没有足够的耐心而感到惭愧。马上我的几个队友就发现我的观念又回到了我的思想中,然后帮助我破除这些观念,告诉我这个偏头痛不是因为没睡够导致的。其中一个队友说:“好事啊。师父在帮你消业呢。你来这里后学习曲线窜的很快,是我在英文大纪元见到的最高的。” 然后他接着说这是干扰,一定要排除。

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1],“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1]。

我想我真的要从最基本的不要用人心看问题做起,因为队友们正在使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如果没有队友的互相支持,我是不可能完全除去那个观念的。果然,回头我就完成了一个销售,而且还给当月带来了不少的销售。 那个月整个团队打破了最高纪录,我们创造了新的历史。

放下更多 获得更集中的注意力

在打破销售纪录后,主管宣布我们五月份的目标是四月份的两倍。虽然那时我已经完全在销售部工作了,却还是念念不忘的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经营我的网络生意,象是卖我的摄影作品,苹果手机外壳之类的。我当时接到了一个大订单,然后就花了很多时间在包装物品和与顾客交流上。我知道这样下去脚踩两只船,哪个也不会稳定。我把大箱子包好之后,约了大纪元的另一个朋友一起休息一会儿,顺便去邮局投递包裹。当我把箱子放到邮局之后,随着我放下的还有我的梦想,梦想着可以扩大我的生意,梦想着成为一个数字游民和旅行艺术家。我决定那是我发的最后一批货。

在回到办公室的路上,我跟我朋友讨论应不应该把我放弃那个商务顾问的邀请而到英文大纪元做全职推销的经历写到这次法会的心得交流里。然而就在那时,我看到了那个商务顾问。她正好从我们身边经过,与她的朋友谈笑风生。我不确定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我最后看一眼那个我没有选择的人生?朋友说这可能是一个迹象,让我还是把这一段写進心得交流里吧。我停下了脚步,仔细琢磨为什么事情发生的这么巧。自从加入销售部,我的修炼状态突飞猛進,事情发生的也快,执着心去的也快。在这最后的最后,我应该放下一切常人心,获得更集中的注意力,不仅仅要做好推销,而且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回到办公室后,我便把我的网络摄影店关闭了。

在希腊语中,摄影的意思是用光绘画。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一直都在寻找那一抹最好的光亮。早起去捕捉朝阳的身影,在黄昏去纪录夕阳西下的完美片刻。当我放下了做一个摄影师的执着,我意识到其实我不用再去到处寻找光了,因为我就是那抹光亮。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就是众生所要寻找的光。就当我转变了我的内心之后,外部环境也跟着发生了变化。地铁以前是我学法的地方,而现在那里成了我讲真相的场所。不管是一直盯着我看的小女孩,还是我一个星期碰到四次的一对夫妇,或者是一个需要鼓励的年轻摄影师。就算我想在地铁里学法,总是有人会来跟我搭话,要求跟我通过Facebook,LinkedIn,电子邮件或短信的方式保持联络。这类事情以前在我还是一个摄影师的时候从未发生过,这也是一个对世人讲清真相的好机会。

这个经历让我对师父的讲法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师父讲的:“救众生的事情就得你们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不是给师父做。说是救度众生,也不全是为他们做,是为你们自己而做。因为你救度的那些众生,包括你讲真相的那些人,很可能那些生命将来都是你巨大宇宙中的某一部份的众生。你在圆满你自己,你在成就你自己,你没有这些你也当不了那个王,你也完成不了你的使命,你也树立不了那么伟大的威德,就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你们必须得做好。”[2]

救度众生才能真正使我完整自己。当年作为一个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我能够使我的光变的黯淡,从而避开社会对我的高度期待。同时却又偶尔以一个摄影师的角色偷偷溜出去捕捉美丽、光亮和慰藉。但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认为我隐藏不了自己的光;它的穿透力,世人都能感觉得到。那些就该我救度的众生会看到我的光。就像师父讲的:“让你们修好的那部份放射着更加纯正的光焰。”[3]如果我们可以坚持下去,放下一切世间执着,那善良和光将会表现出来。众生则会感觉到,会更多的走向我们。

我真希望我能说在我来纽约之前我是一个精進的大法弟子,我很自然的独立的在提高着。但是我不能。只有加入了这个坚定的团体,这个修炼者的集体,才让我在修炼的道路上突飞猛進。这让我充份体会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能力是不可估量的;作为一个整体,那就更不可思议。

信师信法帮我去除杂念,向前迈進,让真我的那缕光更加闪亮。我很感激这条赐与我的道路。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三年纽约法会发言稿选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