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改名戒毒所 但罪行不会被湮没

黑龙江双城市退休女教师揭露前进劳教所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退休女教师方桂兰,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一年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她遭受电刑、冻刑、暴打、折磨性灌食等残酷折磨,九死一生。

中共的劳教制度在全世界早已臭名远扬,所以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现在改名“前进戒毒所”了。但是里面仍然非法关押着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所以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把戏,它不会改变前进劳教所的罪恶本质,它也绝不会湮没前进劳教所所犯下的罪行。

以下是退休女教师方桂兰揭露前进劳教所的暴行:

我叫方桂兰,是黑龙江省双城市职教中心的退休教师,今年六十岁。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去同事家时,被警察绑架,当晚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三十七天后,即十二月二十日,又被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

刑讯室不时传出惨叫声

我们先被关到一大队也叫集训队,十七人排成队,一个一个被单独刑讯,逼迫“转化”,刑讯室不时传出惨叫声。

第二天,大队长王敏强行把我带到狱警室,里面还有副队长刘畅、狱警丛志秀,王敏手持电棍迫使我抄写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所谓“三书”,我对他们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师父传出的是宇宙真、善、忍的法理,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王敏伸手就狠狠地扇我二十多个耳光,然后就用电棍朝我脖子、手、脸电击。这时丛志秀、刘畅把我按倒在地上,丛志秀拧我的手腕,刘畅拧我的脚腕,我听见自己的手脚被拧得吱吱响,丛志秀在拧我手腕时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我感觉自己快要被闷死了,使尽全身力气把她拱下去,我坐起在地上,这时王敏穿着大棉鞋用力的照我右侧肚子狠狠踢了一脚,顿时疼痛如肝肠断裂,她看到我呼吸困难,竟又一脚踢在我的右腿上,然后叫喊着指使丛志秀、刘畅扒我衣服,边拿出一根绳子叫嚣着要把我衣服扒光挂在走廊里。当时我无法再忍受那种疼痛和被扒光衣服挂起来的羞辱,在强制下抄写了他们所要的东西。

第二天一早,我对刘畅说:“你们迫使我写的东西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刘畅恶狠狠地说:你是不是跟我脦瑟呢?然后她把我说的话告诉了大队长王敏。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王敏又一次把我叫到狱警办公室,她叫来三个普教犯人——哈尔滨的赵宝香、呼兰的于海平和安徽的周成荣,三个人当时站在门旁等候着,王敏问我对刘畅说了些什么,我声明:在高压下迫使我抄写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东西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王敏气急败坏的扇了我近二十个嘴巴子,她抄起电棍往我脸上、眉毛上、脖子上电击,我用手去搪时,她故意说:你敢打我!其实这是一句暗语,这时站在门口的三个普教犯人一拥而上,用脚狠踢我的头部,踢的我顿觉天昏地暗,瞬时间嘴被踢肿了,头部嗡嗡作响。

王敏还不解气,命令她们扒掉我的衣服,就给我留一个裤头,把我从二楼狱警室拖过十多米长的牢房到洗漱间,把我扔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王敏指使三个普教犯人用脸盆接自来水浇我,她打开窗户说:冻死你。她们接了三、四盆凉水,从我的头部连续浇下来,王敏又接了一盆水,拿着扫帚边沾着水边往我身上洒,说:我还不浪费水了。那时东北的天气零下二十多度,而且还打开窗户,我身上湿淋淋的,王敏拿起一根长电棍,开始上下电我的后背,一边电一边和狱警许微对我辱骂,大约电了二十多分钟,三个普教犯人都实在看不下去了,王敏才让我把内裤穿上,回到狱警室穿棉衣裤时,我身体颤抖的已经站不住倒在地上,又坐起来,才把衣服穿好。回到牢房,同修们看到我左眼角充血,嘴唇外翻,脚被拧的一瘸一拐的,手被拧的青绿肿胀。

恶警叫嚣:让你活遭罪

一月十九日,我被从一队转到二队关押。二队大队长王小伟等逼我背认罪认错守则规范,因为我没有违反法律,是被绑架进去的,我不背。于是大队长王小伟、吴宝云把我叫到狱警室,逼我诬蔑师父和大法,我不说,他们就开始连踢带打,专门踢我被打坏的腿,还连续扇我数十个嘴巴子,边打边恐吓要把我带到三楼上刑,穿什么缩身衣。当时我被迫害的精神要崩裂了。我看到两个队的狱警一样黑,逼我背守则认罪认错,我是大法弟子,没违反法律,更无罪无错,我不背。

大约是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左右,狱警丛志丽把我带到楼上狱警室,王小伟、吴宝云、赵爽、李佩环、卢淑彬、王美英等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们逼问我到底背不背认罪规则,我说不背,她们六、七个人一下子把我扑倒,抬到靠床头的一把椅子上,把我的双手用绳子绑在一起,挂在上层床上,把椅子撤掉后,因为我个子高,两脚没悬起来站在地上,王小伟手持电棍,撩起我的衣服用电棍横电我的肚子,把我的裤子褪到膝盖,用电棍电我的大腿内侧,把我的鞋和袜子扒掉,转着圈电击我的脚,所电的部位都是电棍直接在肉上电,之后他们又用手铐将我铐在床上暖气管上,呈蹲姿,又用绳子绑,没完没了的折磨。

一到恶警丛志丽、吴宝云值班时,题目就经常不让我上厕所,于是我绝食抗议十一天。一天王小伟把卫生所副所长王忠良找来给我灌食,上午灌了二十多分钟,把食管从鼻子插到胃里,然后拔出来,再从另一个鼻孔里插进去,然后再拔出来,过程中经常把管插进我的气管折磨我,当插到气管时我喘不出来气,憋的极难受,他们再拔出来,最后才灌进一点玉米面粥。下午又灌我半小时,当时在场的还有卫生所的女护士。我停止绝食后,王小伟七、八宿不让我睡觉,绑在暖气管上,我时而蹲着时而坐着,王小伟还说:不让你死,让你活遭罪。

我被迫害到三月七日才下楼回到大牢房。王小伟被调到教育科当科长,霍书平任二队大队长。一次在食堂劳动,所长叶云、生活科科长、教育科科长等几个人去检查,问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背报告词,并把霍书平找来。后来霍书平把我叫到狱警室,抄起电棍电我后背,把我电倒后,让赵宝香把我拽起来,她又用电棍往我的胳膊上用力的打,直到把我两肩臂打的不能动才罢休。打那以后我的胳膊就不能动了。

大约在五月下旬,卫生所恶医刘建国、汪美琪到奴工车间说,谁不劳动给她量血压。他们强行把我拽着量,并说我血压二百二,心脏也有问题,从那以后强行给我灌不明药物,大约灌到九月中旬才结束。

在前进劳教所,我吃的是封闭饭,大多是馒头、菜汤。我被非法关押的一年半里,经历了近一年的酷刑迫害,致使我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头发花白。在整个酷刑迫害中,我本着修炼大法的原则,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说真话,这就是大忍之心的体现。

我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回到家中。我真心地希望所有的狱警分清善恶,从善弃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生命未来。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部份狱警名单:付丽红、杨燕、胡林林、崔宇佳、魏本芝、周木奇、居小明、沙玉锦、张微、张念荣、李小雨、吴金花、许春凤、张爱辉、张波、张桂英、隋雪梅、张传喜、李海娇、邹方亮、郝微、刘浩江、王彦琐、夏科长、侯亚丽、孙哲、杨国红、姜学周、刘仙宇


黑龙江省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前进戒毒所):
地址: 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农镇后胡家屯前进劳教所 邮编150078
电话:0451-84115086  卫生科:0451-86991418

路线:前进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与万家水田中间,与市司法局警校、司法局度假村相邻。从万家劳教所往机场方向走,经过一个小屯子,再过一个小桥就到了,在路左边,注意遇到岔道走左边 。在道里建国公园坐335车到后胡家屯,下车往北走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