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教我真善忍 师父领我回家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天上的星星,有一种神秘感,心里总想,除了地球,天上还有没有人呢?人是从哪里来的?人为什么要死呢?我时常和小妹妹说:人为什么要变老、要死呢?人要是永远也不老、也不死那有多好啊,从现在开始就定在这儿,岁数大的想变年轻就年轻,自己说了算。小妹妹听了我的话就笑,那真是一种幻想啊。

得法了 幻想成真

小妹是九六年得大法的。她得大法后给我来电话,高兴的说:“大姐,你说的那些真的能实现了。”她告诉我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大法的师父能度人,使人修炼成佛、道、神,真的永远不死了。我听了真高兴,决定修炼法轮功。可是当时没有炼,没有悟到这么好,这么珍贵的功法要抓紧修炼,而是等到九八年退休后才走入大法修炼的。九八年退休后,我特意回老家去请妹妹给我准备好的宝书《转法轮》,就这样正式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让我幻想成真。

学法不长时间,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发高烧很严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给我消业,我一点也不害怕。可是丈夫受不了了,让我吃药。我说没事,会好的,果然高烧两天两夜说好就好了。从修炼到现在十五年,我一粒药没有吃过,而且身体多种疾病如严重的风湿病、胃病、脑动脉硬化、心脏病、妇科病、脚气等大小十多种病,在我修炼不长时间都不翼而飞了,解脱了我有病的痛苦,还省了我多少医药费呀。这是身体上的受益。更重要的是,心性的提高,大法解开了我的迷津,把宇宙的真理展现在我的面前,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心灵在大法中不断的升华。
没学法时总觉的自己是个好人,别人也都说我很善良是个好人。可是和大法的要求比起来,自己都觉的差的太远了。人都是为我为私的,无论做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我别受到伤害,而大法要求我们要修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做什么事,首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明白了法理,就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事事用法来对照,修心性,去执着。那时每天在家学法、背法,到学法组去学法。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到运动场去炼功,风雨不误。每天都很快乐,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去怕心 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宇宙中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中共邪党与人中败类江魔流氓集团迫不及待的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最邪恶、最残酷的迫害。动用警察、军队、电台、电视台、外交、特务等等一切宣传工具造谣、诬陷大法,诽谤师父,那种邪恶真象天塌下来一样。作为大法弟子怎么办,能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那真是严峻的考验啊。看着很多同修陆续走出来,進京上访,讲清真相,证实大法,觉得大法弟子就应该这样做,可是自己却迈不出这一步。家庭的束缚,丈夫就象一座山挡在我的面前,还有怕心,怕被迫害,怕進监狱。

一九九九年九月,小妹就進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关進当地的拘留所迫害,逼迫放弃修炼。妹妹以绝食来反迫害,我听说后,很害怕,心里想我一顿饭不吃都受不了,那么大的苦,我能受的了吗?那时悟不到,正念足,邪恶是迫害不了的。认为走出来证实法就得被抓,就得進监狱。那时走不出来证实大法心里非常苦。

二零零零年五月,母亲得了重病,肺癌。我回老家去看母亲。那时妹妹被关了八个月,在不放弃修炼的坚定正念下被放了出来。妹妹的坚定正念触动着我,就在这时师父的经文《心自明》发表了。师尊的法立刻唤醒了我,每个字都在激励着我,震撼着我,我马上把《心自明》这篇经文背会。当时我就想,作为大法弟子,只想从大法中获取,当大法遭受魔难时,师父遭到诽谤时,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卫护大法,为师父鸣冤,还配当大法弟子吗?当时心里就决定:我要進京证实大法、卫护大法,为师父喊冤。那一刻什么执著都放下了,怕心全无。

就在我打算進京之前,有一天我和妹妹在她家学法。突然那一片的警察闯到小妹家,因为妹妹刚被放出来,片警又来骚扰,看到床上的大法书就要拿走。我立刻制止他:不许你动,不许你拿走!他真的没敢拿。他让我和妹妹和他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和妹妹没有多想就去了。其实当时是不应该去的。去了之后,他把我和妹妹分别关在两个屋子里。派出所的教导员来到我的面前,眼睛里冒出邪恶的眼神,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说你看这是你师父的书吧,上去就撕了一条。我一看,太邪恶了,一边去保护大法书,一边高声大喊:“不许你撕我师父的书,不许你撕我师父的书。”把他吓的转身窜出了屋,再也不敢露面了。随后進来两个年轻的小警察阻挡我追他。后来他们拿出一张表,我想这正是我证实大法的好时候了,我让他们按照我说的写。可是那两个小警察写了半天也写不出来,好象不会写字了一样。我说我自己写。我拿过笔来,在上面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我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更高的境界。”

我能做到这一点,这是大法的威力,去掉了我的怕心。后来他们把我和妹妹送進了看守所。那时我母亲肺癌晚期,父亲胃癌,二弟有病住院。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竟把我们姐妹俩关起来,真是没有一点人性了。就连看守所的门卫老头都说,这不是在逼人命吗?关我的屋里还有两个大法弟子,当时我兜里正好有《心自明》经文,邪恶翻兜时没有翻出去。我想这是师父的保护吧。同修看了,更加坚定了。我们每天背法,晚上半夜起来炼功。那里的犯人由于大法弟子给她们讲真相,她们都认同大法好,都说大法弟子是好人。关了我半个月把我放出来了。吃了半个月发了霉的玉米粥也没觉的苦。

之后,我两次進京证实大法,卫护大法。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六月与另两个同修一同去的。在走的那一刻,我觉的什么也阻挡不了我证实大法的决心。可以舍尽人间的一切,只有大法不能舍。可是我们走后,丈夫下班回来知道急坏了,马上给家住秦皇岛的二妹妹家打电话到北京去拦我。我们到北京后,一出检票口,没有料到的事发生了。二妹夫、我的大女儿,站在那里等着我呢。另一同修家住北京的亲属也在检票口等她,当时就把她拽走了,我也被拦了回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我与妹妹再一次会合一同進京证实大法,卫护大法。在北京的那些天里,我们住在同修家里,我们每天出去贴真相胶帖,到楼区、到平房区发真相资料。决定二零零一年元旦去天安门扯横幅。小妹妹亲手精心绣了一条大横幅,有四、五米长,上面绣的是师父的经文《法正》。可是还没等到元旦,那天早上我们去五里屯在一个平房小区发真相资料时,被社区的人举报了。其实当时师父已经提醒我们了,因为我听到社区的人在那喊了,没有马上走掉,还继续往前走。结果我和另一同修被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了。让我们报姓名、地址,我们没说,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他们关了我们一天一夜后,把我们俩送到了石景山拘留所。那里关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报姓名、地址,他们给我起了个代号,叫大法四号。

在那里,他们提审我时,我再一次向他们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让他们无条件释放全国各地所有无罪被抓的大法弟子。那年冬天特别冷,每天晚上犯人睡在床上,盖着很厚的棉被,没有我们大法弟子睡的地方,让我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犯人头子还把房门打开冻我们,冷风吹進来打在身上、脸上,我穿的很少,没有穿棉衣棉裤,要不是学大法,有师父的保护一夜我就得倒下了,就这样在那里关了二十多天后,我想我已经证实了大法了,他们再一次让我报地址时我就说了。那时的心性也就在那了。之后被白城驻京办事处接去。有个姓刘的警察把我身上的几百元钱拿去归为己有。回到当地后,警察去车站押我,丈夫和大女儿、二女儿也去接我。那天正是我的生日,离新年还有五天。丈夫和警察说好安排在饭店吃饭。在饭桌上,丈夫说,这是第一次给你过生日,你说不炼了就能回家了。如果你还继续炼我们就离婚。这也是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了。警察也说,你说不炼了就放你回家。我听后一点都没动心,我心里早就想好了,我可以舍尽人间的一切,只有大法不能舍。我对他们说:我炼,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

警察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到看守所后,按着他们违法的做法是填什么表,我当然是不能配合他们。同样让他们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那个让我填表的警察问我,你是怎么看你师父的。我说我师父救度世人,大慈大悲,用多少个伟大都形容不了我师父的伟大。因为不放弃修炼,就继续被关在看守所里。那时《转法轮》我背到〈第四讲〉,《精進要旨》、《洪吟》、还有师父后期发表的经文《位置》、《走向圆满》、《排除干扰》《理性》《去掉最后的执著》我都背下来了。我每天就反复背师父的法。新年过后,又陆续关進来五个同修。我们在一起切磋,互相鼓励,每天坚持背法,白天炼动功,晚上炼静功。开始警察很凶,不让炼。一次把四个同修的一只手用手铐铐在了一起,那也没被吓住,照样用一只手抱轮。不知为什么他们没有铐我。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又给松开了。后来听说看守所的指导员说,让她们炼吧、炼吧,快点圆满走得了。后来就不干扰我们了。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判决书下来那天,把我们叫到一个屋子里。负责办我案子的那个警察把判决书拿到我面前,我一看上面有些话不是我说的,正好上面有一栏问本人同不同意判决的意见。我从他手里拿过笔来,写上“不同意,办案人员造假,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再一次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要坚修大法到底,直至圆满。”那个办案警察看后手在颤抖,字都写不出来了。那边那个女警察办完三个人的,他一个还没写完,嘴里还说:“法轮功这么好以后我也炼。”我说:“那你就得真正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

我的判决书上写的是進京证实法护法,另一同修写的是進京扰乱社会秩序,写不炼了。结果她被劳教两年,她被劳教后就背离大法不炼了。很可惜。我没有被非法劳教,关了我三个多月后,以病业的方式放我回家了。这是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啊。

讲真相 救度众生

七二零以后,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做,后来明白了要让世人明白真相,要救度众生。于是就走出来往电线杆上贴真相胶贴、发真相资料。因为晚上丈夫在家,出不去,我基本上都是白天出去做。第一次做的是公安局、法院的住宅楼。那时我想应该让他们先明白真相,用信封装上,插在门上或放在门旁。那时基本都是单张的真相资料。后来有了小册子,用红纸包上,再用密封袋装上,象送红包一样,几乎做遍了我住的城市。做的过程中没有怕心,心里想的就是救度众生,都比较顺利。

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后,掀起“三退”大潮,正法進入新的阶段。广传《九评》,更進一步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我先后送出去近千本《九评》。劝三退,首先做的是家人和亲属。我丈夫家兄弟姐妹很多,是个大家庭。因为受共产邪党无神论的宣传毒害,这家人非常固执,很不好劝。我就一个一个的突破。先把我公公做通。他是中共邪党的老党员了。第一次劝他我从共产党的腐败说起,他也承认,但就是不退,还说共产党对他有恩。第二次他来我家时,我给他讲,共产党斗地主、富农、资本家,把人家的东西抢来归为己有,还用来收买人心。一次一次搞运动,冤假错案,害死的人有八千万。这一次有了進展。第三次来我家我还接着劝。他又说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好多了,都是共产党领导的好。我说没有共产党生活会更好。人民的血汗钱都被共产党的干部揣進腰包了,哪个当官的不贪啊。你看香港、台湾没有共产党,人家的生活比咱们好几倍呢。我问他:你说共产党能长久吗?他说那是长不了。说着说着他终于同意了,很干脆的说:退就退吧,反正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没人知道。

之后我又一个一个的劝。终于劝退了一大家子五、六十人。有一次劝退的,有二次的,还有三次、四次才劝退的。有个侄子是团员三次才劝退,第一次劝时,他说好容易才入的,才不退呢。还有丈夫的四弟是邪党党员,更顽固,四次才劝退,历经六年的时间。记得二零零六年,我特意到农村他家里去,第一次劝时,他说,共产党有难,咱不能落井下石。给真相资料他也不看,也不要。第二次劝时,他说你给我多少钱,拿钱来。我去香港一下车就有人劝我,我说你给我多少钱,他们都说服不了我,你能说服我吗?我说:钱重要还是命重要,你要钱不要命啊。第三次他还是不退,我也不放弃。二零一一年新年,我再次劝他,我说:大嫂为你好,不会害你的。他说行,你说了算,你说咋办就咋办,终于同意退了。

其实我丈夫的转变才是最难的,他受中共邪党无神论毒害很深,一辈子从事的都是邪党的党务工作,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七二零以前还不反对我修炼。七二零之后,因邪恶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他怕我被抓起来,就开始不断的阻挡我修炼。特别是我在老家第一次被送進看守所时,他听说后简直受不了了,马上赶去了。我从看守所出来以后,他很凶狠的打了我。没修炼以前他从来没打过我。那次当着我病重母亲的面,用鞋底子往我身上拍。我没有动摇。之后我又去了北京,他更受不住了,又一次打了我,不让我学法炼功。这次我想,我一定要把他正过来,我不能偷偷摸摸的学法炼功,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炼。我就对他说,大法比我的命还重要,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一切,没有大法我就不能活。他看我这么坚定,以后就不再阻挡我学法炼功了。

但是他抵触大法,不相信大法是真的。那时给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他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傻子、精神病。我刚一开口,他就大喊起来,你再说,我骂你师父、骂大法。他的眼神都不正常了,很明显是背后的邪恶在操控他。后来通过学法向内找,觉的我对他的情很深,没把他当作一个常人中的众生,而是觉的他是我的亲人,怕他被淘汰,心里很着急。心想别人我都能救,为什么我的亲人我救不了呢。越急他越不听我讲。后来我不执著他了,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利用他在我修炼路上设的障碍,妄图利用他来阻挡我修炼,同时达到毁掉他的目地。我就对他发正念。我每次发正念时都请师父加持我发出最纯净、最强大的正念:“全面彻底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彻底解体清除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附在他身体内最微观中的共产邪灵、头脑里思想中的党文化,让他的主意识快快惊醒、快快清醒,让他先天善良的本性主导自己。相信大法,同化大法,退出邪党,得到救度。”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解体了他背后操控他的邪恶。

渐渐的他有了转变,有时能听几句真相,不那么魔性大发了。我就对他说,大法的神奇你都看见了。讲我身体的变化。他也亲眼看到我父亲的例子,我父亲病的人都快不行了,我劝他学大法,他同意了,我小妹就把他送到我家,丈夫看我父亲病的那么严重,就害怕了,说,你不怕担责任吗?我说:我不怕。只要他真心学,就一定会好。父亲来我家后,所有的药都不吃了,每天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红光满面。在我家呆了两个月,最后自己背着两个大包裹坐火车去秦皇岛我二妹妹家了。我说这些都是你亲眼所见,真理摆在你面前你还不相信。

还有我小外孙女,二零零三年出生后,不到一周岁来我家。她胎带来耳朵有点背、鼻子不通气,来我家后一粒药没吃全好了。师父多次给她净化身体,发高烧体温计都打到头了,多次吐出粘糊糊的东西,但都很神奇,晚上烧的怎么厉害早上就好,照样去幼儿园。还有扁桃体发炎,嗓子两个大疙瘩,烧的烫人,都知道扁桃体会引起多种疾病,那我也坚定的信师信法,体温都不给她试了。我发正念,对师父说:“如果是您的安排,什么都接受。如果是邪恶的干扰迫害,决不承认,彻底解体清除。每次都神奇的好了。有时我丈夫看不下去很害怕,就要送去医院,说你给耽误了怎么办。我说耽误不了,一定会好的。小外孙女自己说啥也不去医院,把握的很好。因每次都神奇的好了,以后他再也不让去医院了。我丈夫有乙肝、糖尿病,总打针吃药,小外孙女就对他说:“姥爷,你看我学大法,不用打针吃药多好。你也学大法吧,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好了,不用吃药打针了。”他听了也不发火了。

我继续找机会和他讲真相,我说:这些例子你都亲眼所见,你还不相信。我们身体好,不难受,还省了医药费,你说谁尖谁傻?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待你的都是好事没有一点坏处。后来他真的当着我的面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真是天大的奇闻,破天荒的头一次。我也看出来了他心里还是不太相信。他自己也说,不相信,能好吗?我说只要你念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等待你的都是好事。以前劝他三退,他说就不退,后来也同意退了。

师尊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刚开始劝三退的时候,做的面很小。主要是亲属、亲属的亲属,劝退也有几十人。还有我住的家属楼,她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给他们讲三退,都同意,劝退了几十家。还有退休前单位的同事,我想他们都是有缘的人,我碰到就讲,劝退有一百多人。后来只要我接触到的,如收电费的、收废品的、送煤气的、送快递邮包的、修下水道的、到我家装修的我都不错过。只要与我搭上话的,如问路的、发广告宣传单的,我都不放过救度他(她)们的机会。近几年利用买东西劝三退,市场里卖肉的、街上推车卖水果的,为了救他们,我今天买这个人的,明天买那个人的,几乎都认识我,劝退后见面都与我打招呼,很亲切。有时到超市里去讲,利用买东西和营业员讲,找机会与买东西的顾客搭话,然后再讲真相劝退。

夏季每天早上四点多起来,到菜市场利用买菜的机会救人,这个人买点,那个人买点,买完再劝退,好说话。每天早上一般能劝退三五个人,多时七八个人,少时一两个人,偶尔有超过十人的。有很多成为好朋友。现在我每天都寻找那些没有讲过的,如农村来的,买他们的东西,然后再讲真相劝退后送给他们神韵光碟、护身符、真相小册子,看后让他们传给亲朋好友,都很高兴的接受。同时我买东西,除一百元、五十元的外,用的都是真相币,偶尔真相币不够用时,用一张没有真相的我都感到太可惜了。

我每次出去讲真相,先发正念,都请师尊加持我,发出最纯净、最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清除妄图干扰迫害我讲真相救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妄图阻碍干扰我所要救的众生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做的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最正最伟大最神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迫害我,谁也别想动我。谁能动了我,他就能动了我师父,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之后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几年来,讲真相也是什么人都遇到过。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能接受,只有少数不接受的。有的说,我什么都不信,就信良心,说啥也不退。有的死抱着共产邪党大腿不放;还有的你一张口,他马上说,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不听,快走吧;还遇到过说我不要平安的;也有时遇到很邪恶的,说我就是党员,你跟我说这个。我说党员也得保命啊。然后她很不高兴,轰我走;有一次我和同修给一个老头讲真相,他很接受,同意退,给护身符也高兴的要了。可是他旁边的一个青年过来大骂了起来,象要打我们似的,去抢老头手中的护身符。老头没让他抢去,我当时没有怕心,没急着走开,因为还没问那个老头他叫什么名字呢。我马上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告诉他,然后走开。还有一次,我和一个蹬三轮车的讲真相,是个男的,四十岁左右,我给他讲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炼法轮功的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炼法轮功,各个国家领导都支持,只有中国不让炼,把好人抓起来送進监狱迫害。人不治天治,给他护身符他也要了,让他三退也同意了。突然他说,那我要举报你就得来抓你吧?我说是呀。他马上说,那我举报你,说着就从兜里把手机拿出来去按。我当时心里没有害怕,很稳,心里马上一念,你迫害不了我,你打不成。我一边用手去拦他,一边很严肃的说,你不能打,这对你没好处,我不能让你干坏事,你干坏事会遭报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他又把手放下来了,说我逗你玩呢,你走吧。我又進一步对他说,我是为你好,我想你也不能这么做,这对你没好处。又告诉他,让全家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灾难来时保平安。过后我回忆了一下,觉的他问我那我要举报你他们就会来抓你吧,我不应该答他,应该说谁也抓不了我,迫害好人干坏事是要遭报的。

很多次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平安无事。其实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都是师父在做,都是大法的威德,师父为了让我们提高,给我们创造机会,让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升华上来。每一步提高,都离不开师尊的良苦用心、慈悲苦度。我知道弟子做的还很不够,与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与修的好的同修比起来还差的很远。

师父啊!您为弟子操尽了心,您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每念师恩,泪如泉涌,师父的洪恩弟子无以报答,只有精進实修。师父发表的《二十年讲法》、《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更加使我明白身上责任的重大,更加激励我做好三件事、利用好这有限的时间多救人、完成史前洪愿、兑现自己的誓约,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要讲的故事太多,几天几夜也述不尽师尊的苦心救度。

最后弟子跪谢师恩

合十

初次投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