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 永远在我心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的大法弟子,道不尽师父的佛恩浩荡,说不清宇宙大法的深不可测,那时,学法组一天一次在我家学法,整个生命都在大法的包容之中,每天都感觉无比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学法组没了,辅导站撤了,黑云压顶,整个宇宙充满着邪恶,坏人恶警遍地都是,嚎叫的警车鸣笛声,一声赶不到一声的嘶叫,传来的一个个信息都是同修被绑架、关押、劳教。一时不知道怎么做了,听不到大法学会的声音,看不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那个日子过的好苦啊!就这样熬到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这天晚上,大约十点钟左右,我们正在对着师父的法像叩拜,求师父点化我们怎么做?就听到有轻轻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喜出望外,原来是一九九九年前给我们送资料的老同修来了。

他居住在近千里之外,快满八十岁了,他双肩挂两个大提包,一手又提一个大提包,四个大提包足有一百五十斤重。大提包里装了好多好多的资料:资料中还有师父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在明慧网上发表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和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明慧网上发表的“心自明”经文。他喜笑颜开的一边讲那些新闻,一边打开提包拿出经文和师父的法像给我们看。他告诉我们:我们有个明慧网了,这些东西全是从明慧网那儿来的。

大家捧着师父的法像,拿着师父写的经文,边看边哭边说:“明慧这个人才好呀!把师父讲的经文传给我们,把师父的法像传给我们,把同修的期盼传给我们。”那位老同修说;“明慧不是人,是师父带领的一些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办的一个网站叫明慧网。”我们这才知道明慧是怎么一回事。

他还告诉我们:中共邪党坏得很,明慧网一出来,它就视明慧网为眼中钉肉中刺,又是谩骂又是封网,你们这些边远山区的同修能看到这些资料很不容易呀!邪党太邪了,坐飞机要检查,坐大巴车的风险也很大,到处设卡封锁,专门检查明慧网的东西。为了躲过车站的检查,得出站到很远的地方去拦车上车,一路上为了躲开中途检查站的检查,要上下四次车,避开四个检查站,碰上今天这样的下雨天气,就更麻烦了。不过我们是大法弟子,困难越大,做起事来越好,这位快满八十岁的老人,欢笑起来却象个小孩子一样。

从此,明慧网和我结下不解之缘,明慧资料一份不落的我要看,《明慧周刊》从第一期到二百四十期,一份不差的保存完好(以后期刊网上都查得到)。我感觉看到明慧网的资料就好象参加大陆法会或者象参加集体学法一样,可以从同修的心得体会交流中得到启发,了解到国内外同修的最新消息,还可以知道正法的進程。可以看到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壮举。明慧网,真是我们精進实修的加油站,也是世人洗去尘染的清洗剂,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从此,我不感到孤独了,觉的同修就在身边,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给我们的太多了,传播明慧资料的同修太辛苦了,我要接着做老同修做的事,直接上明慧网,把明慧网上的东西下载下来,传给同修。

电脑学科是一门很强的专业技术,一个人要学好多年才会有所成就。我是一个只读了三年学的人,要学电脑谈何容易。可是,上明慧网对于我一个大法弟子来说,显得何等重要?我要从明慧网上获得重要信息,要在明慧网上下载师父的经文、讲法、《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真相资料等。

就在这时,很奇妙的结识了一位同修,师父把一位懂得电脑技术的人引到我的身边,他教给我好多好多的电脑知识,当我移动鼠标点击宽带连接联网后,双击自由门软件小鸽子图标,启动了自由门软件。成功连接到服务器后,自由门就自动打开IE浏览器,显示出动态网的主页,接下来点击动态网主页上的蓝色的文字链接明慧网,就成功访问明慧网了,看到李洪志师父在山中静观世间像,我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说:“师父,我终于见到您了!我真的能上明慧网了!”

后来我学会了电脑打字,下载各种文件,打印资料,我们已离不开明慧网了,现在有很多人都在做那位老同修做的事情,这条路虽然走的很艰苦,但我们要一直走下去,明慧网永远都在我们的心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