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正法项目中多方面的突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好!

最近,澳洲的情况有了一些重要的突破,特别在媒体和政府方面。回想起来,每一步的安排和连接都很精确并且富有意义。那些安排之间的联系就如同身体里的脉络,每一个穴位都起着各自的作用,而又因为某个原因巧妙相交,那些事件与我们接触常人社会的努力都有着重要的关连。

两年前,悉尼在为神韵演出寻找剧院时陷入困境。大家都努力找出自己的有漏的地方,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缺乏与常人社会的接触。这反映在对政府和媒体讲真相的忽视。

九九年之后的几年当中,媒体对法轮功的报道还是比较多的,三级政府中都有同情我们的议员,他们在社会上起着重要作用,也摆放了自己的位置。有些学员辩解说,对政府和媒体讲真相的缺乏是由于大家工作量太大,议员的更换,金融危机,甚至科技的更新。然而,大家意识到,那些都是常人的借口,我们必须要面对现实,并向内找。

两年前,我们想揭露中共在澳洲的一些暗中所为,我们则选择了“孔子学院”作为重点。中共的魔爪已经伸到了我们的孩子教育方面。中共抓住了澳洲教育系统的兴趣和短视。教育资金的短缺以及近年来澳洲人的学汉语热使得中共有机会做一些交易。毛的红语录甚至可以在澳洲有名的大学里散发。这一反常现象被揭露后,澳洲人感到震惊。一些主要的报纸开始报道,这也引起了政府的注意。向主流社会讲真相又有了新的机缘。

对孔子学院的揭露引起了更多对于中共在教育,艺术,商业和澳洲社会许多方面的宣传招术的注意。针对孔子学院的问题,澳洲议会还進行了辩论。澳洲是首个这样做的西方国家。

讲真相与各项目之间的微妙关系

在揭露孔子学院的同时,我们还面对着找不到神韵演出剧场的挑战。情况非常紧急,我们几乎失去了主办2012神韵演出的机会。尽管多次联系剧场并讲真相,剧场仍然不给我们答复。

然而,当孔子学院的事情越来越广为人知,学员们不断向三级政府,媒体和社会讲真相时,神韵的演出剧场也有了突破。显然,佛道神在帮我们创造机会。当我们摆放好位置并主动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时,障碍被清除了。一切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

在很短时间内,奇迹发生了,悉尼拿到了剧场。

神韵终于能够回到悉尼,而且是澳洲最好的剧场之一。这是一个关键的突破,因为它为澳洲学员开启了新的起点。这两件事情的关联不是偶然的。

坚持不懈,并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

澳洲有三级政府,分为市,州和联邦政府。我们在努力向政府讲真相时,有成功,也有阻碍。熟悉澳洲文化的人都知道,澳洲人通常比较放松,生活的质量相对高一些。遇到太大困难时就难以继续。而取得一点成就时,也容易满足从而放松。

我们的讲真相努力常常不是很到位,与议员的联系看起来象是单行道的关系。师父不断提醒我们要先为别人考虑。然而,我们常常以轰炸式寄送资料,发邮件或要求他们为我们解决问题。讲真相没有固定模式,也不是按下自动驾驶按钮即可。仅仅寄送材料并不意味着能救了人。而带着有求之心约见议员也起不到作用。不适当的言谈举止不但会影响与议员的关系,还会让人觉得我们不了解大局。花时间心思记住他们或他们的秘书和助手的名字,跟他们保持联系,看起来也必要,但真正要救一个生命不是靠表面功夫就可以的。

如果与对方不能建立一个基础坚实的,适当的和相互尊重的关系,也就很难有机会约见到VIP。用自己的人心去判断对方,也懒得记对方的名字和社会地位,这些都会是我们救度众生的障碍。能否救得了众生,就看我们是用人心还是修炼人的心态。

例如,有一位议员,他是一个小党在联邦政府的唯一议员。从他的政治立场几乎可以肯定他会同情我们。一旦约好时间在首都堪培拉见面,我们就要安排时间并开车过去。当时,我们几个人都不太想去,想取消约见,因为有太多其它的事情要做,工作量很大。实际上,我们很容易便约到了见面时间,但正所谓来得容易也去的容易,感觉大家都没有很珍惜这个机会,把救度这位议员放在首位。幸运的是,我们最终还是决定去见他。结果,这次见面不但非常成功,这位议员还流泪了。这位中年议员是第一次听说活体摘取器官的事。他被这残酷的故事触动了。跟他见过两次面后,他在上议院提出一个关于活体摘取器官的动议案,并获得政府的支持。这标志着澳洲政府及公众第一次承认了强制活体摘取器官这一问题。从这件事我们悟到了,每一个众生都有他的路和责任,不管他是总理还是秘书,都值得我们救度。我们的短见很可能会给大法造成损失,障碍了众生与大法的缘份和建立威德的机会。

这件事也让我们见识了法的威力如何让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

上一次的联邦政府关于法轮大法遭受迫害的动议还是六年前,时间确实太长了。在澳洲这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模式,那就是,每一次有重要的里程碑事件或進展时,就会有外部的干扰。这一次是澳洲总理面临着党内要求替换领导人的挑战。尽管如此,动议还是全票通过了,得到所有党派的支持。这表明,正念的威力可以清除邪恶。那些都是这个空间的表象,修炼人的坚定和持有原则的常人能够取得最后的成功。

在跟各党派打交道时,我们要谨慎。不管他们是保守党,或者左翼,或公众如何看待他们的。大法的原则是不参与政治,我们不应该执著于某个人,团体或者事情的结果,例如,该法律条例是否能通过。

最近,我们得到一个严重的教训,那就是我们过于依赖一个长期支持我们的议员。由于我们未能承担自己应承担的责任,导致了一些令人失望的结果。假如我们不警觉起来或者依靠别人来讲真相,效果反而不好。我们必须要承担自己的责任。所幸的是,大家及时意识到这个问题,并设法补救,情况得到改善。我们与常人共同合作,使用不同的渠道讲真相。例如,我们在两个月里征集到十万个签名。这是新南威尔士州历史上最多的签名,敦促州议会针对活体摘取器官更改法律。

(相关)法律更改的重要性

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分享相关的联邦法律的变化。澳大利亚在器官摘取的法律上有一些变化。我想专注于从法理上我们所获得的启示和突破,而不是纠缠于法律和政治的技术性问题(因为我们仍有很多要改善的方方面面)。现在在澳大利亚器官摘取涉及刑事罪。这个变化源于同修们的努力。从修炼角度看,在这个空间不起眼的事件有了更深的大法蕴涵。6个月前澳洲曾有个听证会,主要是听取关于去年活摘器官的证据,我们没有广泛分享那次听证会,虽然是由于保密需要,但我们觉得,我们当时没有做好。有大约5个议员出席了会议。而主持会议的议员更提前15分钟离开,我们当时相当失望,因为我们不想影响整体士气所以并没有大范围讨论那件事。

此外,前8个月左右,我们向同一听证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报告。准备这样的文件的时间通常要以月计,但同修们奋力拼搏和无条件配合,放下自己的个人观念。结果在短短几天内就完成了提交的文件。那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这也证明,只要有正念,在大法中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而且这次很多各地的同修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致力于这项任务。

我们也第一次在国会大厦举办了真善忍画展示和预映《自由中国》的电影,而是神韵演出完成几天后的时间。然而,效果都不理想,我们失望又沮丧,真是觉得让师父失望。学员们的愿望,以及在这些重要项上的付出,看上去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然而,并非一切都限于表面。我们最近发现,在我们的联邦法刑法关于器官摘取之修订。它是在2013年2月,其时神韵正在澳大利亚巡回演出一个月!分析事件的时机的变化,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发现,所有的小局部都是一个更大的画面的一部份。过程中我们与许多政治家在推动改变法律方面進行了互动。有些人如约会见了我们,有些人取消预约,有些参加了真善忍画展或观看了《自由中国》预映,也有不能如约而来。但多多少少这些人都接触了不同程度的真相。

考验形式有多种,不只是干扰:同情我们的政治家有向我们提供意见,以测试我们的应变能力。很多人都望而却步并声称修改法律几乎是不可能的。某些政客或其他人声称,法轮大法学员不是主流的人群,因此,我们的人权问题无法为他们赢得选票。常人的反馈能让我们从修炼的角度来衡量的问题。但另一方面,为我们而努力改变新南威尔士州法律的政治家强烈鼓励我们利用我们著名的法轮大法学员的宣传方法。他相信我们,他建议我们超越国界去努力,以确保摘取器官被定刑事犯罪的提案。他声称,他不害怕中共,因此,我们可以在此分享细节。初始延迟的请愿书是因为恐惧,因为像我这样保守的学员们,过分想保持机密等重要事项,太害怕中共干扰。这正好说明,怕是不在法上的,只有大法的纯正之场才能消除一切邪恶。

另一个真相工作的生命线,是媒体工作的范围。它是这样一个与世界沟通的通信口。很多普通媒体无法报道我们的故事,有很多借口,如:主题是太过复杂或太全球性的,或者不是在澳大利亚的文化背景下。我们是如何克服这些障碍呢?最近媒体报道被最大化。包括揭露活摘器官的暴行,新州议会有了历史上人数最多的请愿记录,并有广泛的媒体覆盖关于黄洁夫(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的问题——撤销他在悉尼大学的荣誉学位的事情。故事的多维度性给相关的报道有相当的深度和广度。

这个故事在近期的黄金时间节目和各种多重媒体播出,更多的消息开始散布局。虽然该战略的主要设计师是热心帮助我们的政治家,但法的力量是最终不可阻的能源。综上所述,这个故事涉及了澳洲的教育系统,法律,政策和其它社会各界。所有这些角度的组合,说明器官摘取的问题与社会的许多方面有关。政府和媒体也已经开始有相当的关注。

没有偶然的事情,我们都与法相关。有一次我们获得一个难得的被采访的机会,由此,那个中国医生在悉尼大学的荣誉职位的事被见光,正因为此器官移植技术从1984年起被带入中国,所以问题的根本是由此而起。英国一家最知名的广播公司,对这些故事很感兴趣。我们也能够找到主要的相关研究人员進行访谈。每个过程中表现出了错综复杂的细节,而且都相当重要。有一个脸书(Facebook)页面张贴有他们在苏格兰的照片,所以我们试图给他们打电话。与英国同修紧密合作,更多报道见之于各种媒体。澳洲(媒体)只覆盖一定的角度,而英国这家广播公司在一个黄金时段的新闻报道中报道了这一主题的议会听证会情况。这真是个非常的感受,因为大家在这方面的努力帮助让更多众生知道了更深的真相。我也想提一提,相似的故事还有更多。政府组与有媒体组的工作有交叠之处,我发现分享和交流意义重大,无论是从纽约到渥太华,或是伦敦等。所有正法活动,都是多维度的。无论是师父的安排,还是我们要处理的事宜。

从前有些媒体不想报道关于法轮功相关题材,甚至有给我们难堪的,有趣的是他们现在反过来要作详细报道了。同样有媒体说过他们将不报道关于法轮大法的话题,或者推说没有足够的证据,现在也在作详细报告,纪录片和特别报道等。同样,这显示了正念的力量,和恒心毅力和不被表象所动摇的重要性。



在我结束交流前,我想提及一些与正法進程相关的个人见解。我发现自己与在街头发传单的年长同修做同等重要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和义务,唯一的区别是表面上的体现。我觉得无边的门被打开,佛道神无处不在的在帮助我们。澳大利亚讲真相上的突破来自于大家的协同努力。在过去的14年中,我已经从前线角色转变成后线者。无论怎样,深刻的教训之一是,真善忍的原则是最重要的基础,尝试想要好好对待他人是不够的。真正的慈悲心的是必不可少的。我要真诚的为他人着想,并从法的角度去衡量如何才能做到最好,而不是专注于智理分析法。有时独立的项目或任务似乎更容易执行,或者似乎更有效。而需要协调平衡各方的项目却似乎总是漫漫长路,但已被证明是更好的道路。

同样在寻找神韵场地过程中,我悟到的是,追求的场地和技术的评估问题只是表象而已。

我很庆幸能够在正法中能有贡献。回报远远超过经历的挑战和困难的时刻。我没有语言可以用来表达我对师尊的永远感激之情。与同修一起,我们将继续履行我们的誓言。师尊,您的付出,和细心周到的安排是不会徒劳的。

(二零一三年纽约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