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助我营救女儿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三年元旦后一个晚上,我和妻子正在家中休息,突然有人敲门,是女儿的朋友,她告诉我们:你女儿被警察绑架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令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往事象放电影一样在眼前浮现。

一、回忆

女儿生长在知识份子家庭,我早年从北京高校毕业后,在省委机关任党校校长;妻子是医务工作者。我们唯一的女儿聪明漂亮,在机关大院人见人夸,还有陌生人以为她是影视明星。一九九七年,二十多岁的女儿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前早上,她不上班不起床,现在变为天天早起去公园晨炼;最大的变化是性格,以前因为我们的娇惯,她任性,现在心胸宽广,孝敬父母,待人接物为别人考虑。记得一位化工部长(与女儿有业务接触)特别赞扬女儿“善良,热诚,工作能力强”。 女儿变的日益完美,我们做父母的引以为荣。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夜之间共产(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报纸舆论铺天盖地。我惊叹一场政治迫害又开始了!

回想当年,我大学毕业后,年轻得志,做“政治工作”,任厅局级干部。“文革”时,年轻的我遭到迫害,被诬蔑,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对我名声搞臭,职务一撸到底,“文革”之后才被平反。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我出差在北京,亲眼看到“六四”学生和市民被枪击的惨景,这个政党竟然对百姓开枪,令我大失所望。在大学里,我是学科学的,知道共产党的“无神论”其实是反科学的,因此多年后我信了基督教。

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当时就告诉女儿:这是第二个八九“六四”,共产党历次运动都不讲理,共产党的政治面前,没有对错。不要学了,否则会受迫害。女儿不听。我把中央台的“有关节目”录下来,反复给女儿播放,要她认清形势,也没有任何效果。

我很困惑:以前她也接触过别的信仰,也跟过各种社会潮流,结果都是不了了之。这次,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这么坚持?(女儿一直坚韧不拔。先前曾被绑架两次,一次是九九年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到北京信访办接待室,遭当地驻京警察殴打,强制罚蹲大半天;一次是二零零四年被绑架進劳教所折磨,也没有放弃信仰。)

二零零六年,在女儿经营的餐馆里,我遇到了几位法轮功朋友,接触一段时间后,发现她们文明善良,工作任劳任怨不计较,不欺骗,为别人考虑,当今社会很难遇到这样的好人,我最信任她们。一个信仰如果能造就这么多道德高尚、表里如一的人,能造就这么多不畏强权、坚定实践向善信念的人,这个信仰就是不简单的,是值得敬佩的。

一次聚餐,她们告诉我“三退保平安”的消息,因为我当过政治老师、又多年从事政工职业,虽然知道共产党不好,一下子退出还接受不了,最后是她们的真诚打动了我,我同意了,但还是说了一句“你们别出去给我宣扬”。

几年前,一个基督教的教友从网上发给我一篇关于大陆新闻的评论文章,事实清晰,论理透彻,让我很震撼。他告诉我是在海外“动态网”上看到的,他用的是法轮功的人发明的突破封锁软件。

女儿说:“爸爸,人家都在看,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看呢?”我终于同意女儿给我的电脑安上小鸽子(翻墙软件)。看着各种自由真实的讯息,再对比国内的报道,我日益清楚:这里说的是真的,中央台说的是假的。后悔以前怎么那么固执、没早一些安“小鸽子”呢!从此我不看国内媒体新闻,太失真了。

我也知道了法轮功已经遍及世界,广受欢迎。党媒上给法轮功造的谣言,如“天安门自焚”等等,漏洞百出,简直太恶毒了,和当年罗马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手法没什么两样。国际社会在持续谴责对法轮功的迫害,国内民众也在反对这场迫害。

我想起刚才女儿的朋友来报信时,劝我不要着急,同时又说对法轮功的一切迫害都是违法的,应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去要人,并举了一些例子。我此时已下决心:法轮功没有错!我一定营救女儿回家!

二、营救

第二天,女儿的朋友陪着我和妻子去公安分局派出所、国保大队要人,警察欺骗、推诿。女儿的朋友不为所动、祥和善良、不卑不亢。她的表现坚定了我们的信心,邪不压正,没什么可怕的,无论怎样艰难,一定把女儿要回来。

第二天,我们决定不麻烦女儿的朋友(因为她也很忙),自己去要人。开始,警察凶恶地和我们说话,我象女儿的朋友那样,和他们讲道理,讲国际支持法轮功的形势,讲女儿的经历,并和派出所所长讲:法轮功这么多年也没被共产党打下去,你们人人要给自己留后路。他们不吱声了,告诉说“案子到了检察院”。

第二天早上,我和妻子来到检察院,门卫不让進,很冷漠,说“不可能见你们家属,律师来了他们都不见。”我反复声明女儿是好人,这个案子很紧急。他看我们确实有不公,不是来无理取闹的,就告诉说:到检察院后门的“法律援助中心”去问问。

那里人的态度依然冷漠,我们讲述女儿的经历,法律援助中心的人听了之后表示同情,说:“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去和检察院的门卫讲,让他给相关负责人打电话。否则你说不上话。”

我们又回到检察院,和门卫诉说女儿的情况,妻子声泪俱下,让他帮助我们。在事实和一片真情感动下,门卫说:“你们要知道,这里还没有会见家属的先例。我就给你打一个电话,他要是不见,别怪我没帮你们。”说着拿起电话。这时我脱口而出:“你就说:有万分紧急的情况,务必和他当面反映!”门卫愣了一下,对着电话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放下电话说:你们等一会吧,他要不下楼就没办法了。

话音刚落不一会儿,一个穿制服的中年男检察官从楼里出来,径直向我们走来,我头脑里当时有一个念头“这件事神在帮”。

他来到我面前,郑重地自报姓名:“我是某某检察官,什么事情?”我叙述了女儿的遭遇:“我女儿在路上告诉人法轮功的事情时被警察抓走;女婿是大学教师,也信仰法轮功,温文尔雅,受学生欢迎,几年前因为不肯放弃信仰,在劳教所被警察用八根电棍电击致精神崩溃,无法正常生活。现在女儿无辜被抓,女婿没人照顾,整天到处乱跑,这样社会能和谐吗?希望妥善处理这个案子,让我们的女儿回家。”

说起女儿女婿的遭遇,我很是悲伤,又讲了一些道理,妻子更是泣不成声。检察官受到触动,说:“这样吧,我和上级反映一下。你能不能去社区开个证明,证明你女婿现已精神失常,今天下班前送来?”我想也没想,就说“能”。

这时已是中午,妻子先回家,我去开证明。可是去哪儿开呢?年前知道女婿换了住址,只知道大概地区,属于哪个社区还不清楚,先到附近再说吧。下了出租车,看到一个社区办公室,就進去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工作人员说“是呀,人在我们社区。”

我说要开证明,他们属于邪党部门,都知道女婿被迫害的事,不敢给开。我当时不知道哪来的智慧,灵机一动,从我是教会成员、过大年之前要帮助困难人(女婿)的角度说了要开证明这件事,社区书记又是打电话、又找女婿的直系亲属核实,一番周折之后终于开了证明。

我赶到检察院,检察官还没下班,他接过证明时说:“你们今天来得正好,明天检察院就要给你女儿下批捕(通知书)了。”

回家的路上,我明显感到:支持和营救信仰法轮功的女儿,这件事办对了,所以每个环节神都在帮。

三、成功

几天后的一个寂静午夜,电话铃声将我唤醒,“爸爸是我,我在出租车上,你在门口等我,我回来了。”这盼望已久的声音使我困倦全无,马上和妻子来到楼下,几分钟后我们见到了女儿,虽然当时天寒地冻,但是感觉分外温暖,我和妻子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得知这期间女儿也一直在抵制迫害、要求无罪释放,我们里外配合,检察院最后将案卷退回公安局,公安局的人连夜将女儿释放,警车从郊外看守所将女儿载到市里,女儿自己坐出租车回的家。

第二天,女儿和我来到派出所,去要回她的外衣和皮包。女儿堂堂正正地和警察讲道理,警察很客气,将皮包和衣物一一找了出来,女儿包中的三千元钱也要回了。清点包中物品时,有一些写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卡片,一个警察拿出来看看,又装作没看见放回包里。

我对屋里的警察说:“你们要看清形势!把眼光放长、放远!当年说几个月消灭法轮功,十多年了,不但没消灭,国际国外都在谴责这场迫害,电视上抹黑法轮功的假新闻‘自焚’等也被一一揭穿,江泽民、薄熙来那些迫害者被国际国内起诉。想想法轮功能是一般的事情吗?法轮功一定被昭雪!如今形势在变,很快会有大的变化,人人要明白,人人要自保,将来别稀里糊涂跟着倒霉!”

警察头目说:“是,是,其实你说的我们也不是一点儿不知道。抓人这事是国保干的,干完了让我们当得罪人的角色!”警察们你一言我一语,怨声载道,最后帮我们拿着衣服,送到门口说:“你们慢走!走好!”

看着眼前的一幕,回想当初自己从不理解女儿、劝她认清形势,到“三退”时和女儿的朋友说“别出去给我宣扬”,到今天营救女儿的全过程,我感慨万千:法轮功十多年的反迫害,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邪不胜正”,从法轮功身上,我看到了神迹,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