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学员:昔日小同修 莫误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新学员,也可算作“昔日大法小弟子”的一员,曾经在常人中兜兜转转许多年,从去年秋天我才真正开始懂得什么是修炼

因为家人是同修,小时候我便接触了大法,虽然记事不多,但我的脑海中还有那些在同修身边打坐、听家人读法、炼法轮功动作的记忆。那时的我虽然有不懂事,却明白什么是正直、正义,明白大法是好的,也相信神佛的存在,这一切相信仿佛天然形成,在我的记忆中,我一直相信大法是美好的。99年我5岁时,突然听大人说江泽民不让炼大法了。当时我好象从未觉得家人应该终止修炼,因为我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了修炼人的不同,后来长大还了解到家人的胆结石就是炼大法之后痊愈的,十几年未吃一粒药,那时我只知道大法是好的、正义的。

小学二年级的之后,那位家人同修离开家,在外继续修炼。我和他很久未能联系,从未觉得怕过,只是多年再也没有接触大法的机会,甚至在家中和老人翻出《九评共产党》等小册子时由于怕心和邪恶干扰的影响将其毁掉。中学时,我开始联系家人同修,一面断断续续的看大法书,一面在常人的大染缸里,渐渐受青少年浮躁的影响,也不再象小时候那样单纯,喜欢求名,也沉迷于常人的情。但是由于一直有一定的是非观,加之看少量大法,又不至于完全混同常人。现在想来,这点滴的与大法的接触,大概是师父为我能够以后真正实修所做的铺垫吧。

我从小在班上学习就名列前茅,一直把成绩看得比较重,中学时期考前总是紧张,甚至出现害怕得发抖的情况,偶有考砸的时候就心里郁闷,总是感到压力很大。去年春天我读高三第二学期,突然出现了“头疼”的“症状”,有时刚开始复习就感到头疼,那时每天也看很短时间的法,每天十点多睡觉,早上有时候还不愿起来上课。在高考最后冲刺的学期,身体的困扰和高考的迫近让我心里十分难受,感到力不从心,最后只好改报一个比以前目标稍次的大学,而老师、同学那时都难以理解我的选择,我也无法真正表达自己的痛苦。家人同修告诉我,最终一切都有师父安排,我也尽量告诉自己大法的理,但还是没有真正有大法弟子的样子,只想赶紧把高考熬过去。最终,尽管分数比大家所期望的低些,我还是因为分数没有大的意外而很高兴,并且当录取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上了第一志愿第一专业。本以为那个专业以我的分数不可能录取,但去年它的分数线降低不少,我就顺利而神奇地被录取了,不论如何,这是师父安排的结果。

大一开始后,“头疼”仍然困扰着我,担心学习效率低,我还是处于烦恼之中。由于“偶然”的机会,我点开一位网上结识的青年同修转发的翻墙网址,再度打开了明慧网。时值大陆大法弟子法会,网上每天都有法会交流文章。这时突然之间,它仿佛为我呈现了另一个世界,远离了常人之中的纷纷扰扰,我看到大陆、全球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日日夜夜为正法、救人奔忙,心心念念都是大法,和我的内心世界截然不同了:我看到了关于对病业假相的否定,看到了对昔日大法小弟子回归的呼唤,看到了同修们的精進和伟大的付出,常常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感到自己以前未能实修的遗憾和不争气。于是,为了能在学校学法,我买了mp5,下载了大法书和经文讲法等,决定开始每天学法。

于是在“头痛”难受和心情压抑的深秋,我开始决心实修了。那时再学法终于有了一种总能都有悟到法理的感觉,以前看到过的那些文字突然就开始能够显现出法理,原来是以前我太懈怠随意,看大法书很难领悟更深层次的理,只当是做好人一样。我虽然是闭着修的,却也感到了师父在指引着我,点化着我,为我安排考验,同修也帮助和鼓励我,思想中总有法理与人的观念执着的斗争。那时我真正的感到了進程的快速,为了提高得更快,人的观念执着在很快的被暴露出来,然后我通过吃苦排斥去掉它,尽管时常感到苦而流泪,却能在不断用法理指导自己的时候不断提高,有时感觉自己在突破,但从近乎常人的状态到一个大部份执着都已修去的状态还需要提高很多很多层次,感到自己人的观念真是多而厚重“花岗岩”,因此我相信,虽然观念难去,但是只要学法,只要一思一念都用法理要求自己,排斥一切人的观念和执着,就在消去它们,就能提高。

期末考试来临之际,我仍然“头疼”,那时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几乎每天都有心里难受到流泪的时候,我对“头疼”的认识在不断变化,起初看到否定病业假相的文章,我也尝试着说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结果真的有短暂的时间感到不头疼,当“头疼”又出现后,我找到怕心、怕苦的心、求名的心、求常人的美好的心、对情的执着、对大法和师父不够相信和对旧势力并没有彻底否定等等问题,我虽然嘴上说否定旧势力,但是心里对“头疼”的担心还是没有去除,于是我不断的排斥,每天学法,每天与心里的苦做斗争,有机会时就凌晨起来炼功。现在再回想那短短两三个月,每一天都感到煎熬一般的痛苦和自身的提高交织在一起,对常人中其它乱七八糟的事情想的少多了,似乎是一浪接着一浪的执着与人心显现,然后用法理告诉自己放下那些,直到内心又感到正念的力量。

考前不久,我突然在某天感到极大的压力,本应没什么可担忧的考试,我却因“头疼”担心而感到痛苦压力如山般让我难以承受,同修与我谈了谈,也提到他曾经在邪恶的压力下无比痛苦,却最终咬牙走了过来,毕竟是得了法的生命,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有时也会想到,即便再苦,即便真的失去了“自己”在乎的名利情也丝毫没有什么啊?!那天过后的夜里,我在凌晨醒来,突然感到怕心和内心的苦涌上来,仿佛消业一样,让我难受的翻来覆去,我心里想着我不要那些人心和对成绩、对名的执着,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怕吃苦,是那些心在害怕,直到再度睡去。想必那是消去人心执着、否定假我的一场“正邪大战”,在另外的空间一定是异常激烈的。我告诉自己,常人中的事,象考试,对于常人而言或许是以获得名利为目地,成绩最重;而对于我,是以修炼、提高、去执着为最重要的目地,自己的提高才是重要的啊。“修炼人不求”后来的几天,我的状态有所转好,正念加强,只要师父的安排,那是最好的安排,否定一切干扰,考试时头脑清醒,没有“头疼”,最终竟然取得了系里第一的成绩。我知道这是大法的神奇,师父给修炼人最好的安排。

现在我仍然有很多未能修去的执着和人心,还存在信师信法不足的时候,对讲真相也做得比较少。

一天梦见我和奶奶讲真相,奶奶告诉一男子诚念九字吉言可得福报,男子不信,问我“真的么”,我当时竟然在心里迟疑了一下才赶忙答“是真的”,后来奶奶回家对我说:“就你讲的管用。”醒来后我悟到自己存在对大法的信不坚定,还有师父鼓励我讲真相。当天中午就有同学聊天提到大法和天安门自焚事件,我想到梦境,感到十分神奇,便发正念并且将“天安门自焚”真相和大法真相告诉了她,快走到分别处时,我们走的很缓慢,直到听我讲完,她才突然说:“突然发现咱们走的好慢啊,不过这样很好。”我感到那是生命听到真相而感到美好才会那样说啊。

在闭着修的过程之中,我仍然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苦心救度、点化。在当今浮躁的青年人圈子里,还有自己的业力、执着的阻挠,有时感到修炼的阻力很大。但是我对自己说那时是它们想干扰才出现的不好的念头,不能它想让我困或者执着什么我就听它的,其实真正的自己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我知道师父用巨大承受换来的每一天都是给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和众生得救的机会,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每一天时光,那些迷途的昔日小同修,一定还记得儿时有大法相伴的美好回忆,那才是真正的美好机缘啊,别误在假相之中苦苦追寻那些过眼烟云了,唯有助师正法,随师回家才是我们的真愿啊!快找回昔日纯净的自己吧!想到自己带着种种执着,如果真的站在神的面前,会是多么羞愧,而其实我们的思想言行本来就看在神的眼里啊!

愿与同修们共同精進,不断改進不足,去掉安逸心、求名的心、爱美的心、斗争心、嫉妒心、愿听好话的心、做事心、色心等等,不仅意识到,还要真的勇于吃苦修去它们,提高自己的层次,完成自己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