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找借口对同修不负责、对法不负责

读《演讲乱法》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自从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发表后,让我更严肃的对照文章回顾了一下前一段日子发生的事情,進一步认识到自身的很多不足,写出来,让思维更清晰、法理更明,也让和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借鉴。

去年冬天第一次去参加这种交流会,这次交流会五十多人,是我当时带着些许的紧张和兴奋悄悄参加的,现在回顾这个过程能看出很多不在法上的心态。

交流会开始之前,大家先发正念,然后读一篇师父的经文,接着一个男同修主持,让大家随便谈谈自己的体会,有几个同修简单谈了一点,然后这个男同修和读法的那个女同修开始谈,认为刚才谈的那几个同修思维还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没能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全面走向正法修炼,然后他们谈了很多体会,背了很多段师父的讲法,举了很多例子,很多例子都是转变观念后出现的柳暗花明的局面。当时听他们谈的时候,自认为许多思维框框和许多常人观念障碍了自己提高,自认为听后思维开阔了,头脑清晰了,也自认为对自己提高帮助很大。他们谈完后,和我有类似感觉的同修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感慨,认为收获很大,并提了一些困惑,然后那两个同修针对他们的困惑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也参与了这种感慨与提问。

散会后,由于人多,陆陆续续有人走,没走的在自由交流,这时一个同修流露出明慧网交流的文章层次低,没有这两个同修悟的高的意思。她的原话我不记得了,但意思我听懂了,当时心里觉得有点别扭,但因还沉浸在有收获的激动之中,也碍于情面,没能当时指出。我甚至因为感觉到她们对明慧网的微词,还狡猾的在以后的谈话中有意避开了明慧网,这都是因为以前养成的不好习惯,为得到别人的认可,爱投其所好,人的东西太多造成的。

当我要走的时候,通知我来参加交流的那个同修和我说,如果你觉得很好,就邀请他俩去你们那交流一次,还说他俩很忙,要开就快点。当时她说邀请的时候,我有一念觉得不妥,脑子里反映出师父的经文《猛击一掌》,后来知道这一念是正的,可惜的是当时没能抓住,让自己理性一些。现在想来当时的激动、兴奋都很不理性,那么鲜明的情绪,起到了很不好的导向作用。

由于各种原因和念头,我没邀请他俩来我们这边交流,这个没邀请根本不是法理上清晰后做出的理性决定,所以才发生了后来的事。

几个月后,也就是今年刚开春的时候,一同修来我们学法小组说想组织大家去开一次交流会,当时在座的同修都觉得很好,还有一个同修主动提供一个大房子,让我自认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就应该开这个交流会。但当我得知这次交流会还是邀请上次主讲的那两位同修时,我和这个同修说了自己的顾虑。当时这个同修说,他也有点我的顾虑,但据他了解,那两个同修确实修的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然后,这个交流会就这么定下来了。

那天交流会的形式和我第一次参加的差不多。交流期间,有一个人的手机铃声响起、接电话,引起很多同修不满,几次制止,那个接电话的才把手机电池卸下。

会后我找了几个我通知的同修交流,这几个同修认为开这个交流会有提高。可是,到又一次集体学法的时候,却出现了很大的争议,有两个同修对这次交流会持完全否定的态度,尤其对那两个主讲的同修非常反感,一个说在开会期间一直头疼,说他们在散发黑色的业力;一个说这两个同修在我市很多地区开了很多这样的交流会,认为开的太频,不符合师父的要求,讲的例子几乎都是一样的,还说了这两个同修的很多不足。当时我有点不爱听他们说话,觉得他们不向内找,尽看人家不足,还背后讲究同修,就高声打断了他们的话,提议学法。

虽然没再争下去,可是我知道自己动气了,学法时心也不静,后来发完正念,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求名之心。因为在我家里学法,有很多同修是我通知的,嘴里虽然说该谁去参加交流会,该谁怎样提高师父都已经安排好了,可是问题出现了,却发现自己的那颗求名之心居然想贪天之功,爱听同修说有收获,因为觉得有自己的功劳,同修不但不说有收获,还埋怨,心里就不舒服了,因为那颗求认可的人心没得到满足。所以就盯着同修的不向内找。看到这个求名之心后,坦然很多,但问题还远远没有解决,现在才知道自己差的多远,让师父操了多少心。

第二天,因为别的需要配合的事,那个当时让我生气的同修又领来一位同修,这个同修说她非常了解交流会主讲的那两个同修,说了很多那两个同修很常人的表现,我当时还是觉得背后这么讲究人不好,也在她叙述过程中看到她很多执著,眼睛总盯着别人的不足,根本看不到自己的问题。

同修走后,我家里的房子漏了,卫生间和厨房都漏了,漏的很厉害,我知道一定是自己错了,开始强迫自己不分析别人的执著,就问自己为什么那些话让我听到,让我悟什么。

这样一静下来向内找的时候,忽然明白了,那两个演讲的人过不去关的极端表现都是不让说,一说就炸,受一点冤枉就沸腾,就把矛盾闹的很大,造成很坏的影响。我问自己他们这种表现谁造成的?有没有我的责任?这一问,真的吓一跳,很明确的认识到,周围同修对他们的夸赞、追随、邀请,夸大了他们的执著,我虽然没邀请,但我参与了,组织别人参与了,这就是推波助澜,这就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当我找到这些被掩盖很深的执著时,真的很惭愧,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悟到这些后,房子也不漏了——按常理那么厚的雪开始化,水都积到了棚的夹层里,不可能几天就滴答完的,隔壁几乎整年都在滴答水。我知道又让师父操心了。

当时悟到这些也还没有清晰的认为这是乱法的行为,法理上还不是很清晰,直到《演讲乱法》这篇文章出来后,才明确意识到,这种形式已经改变了师父留下的交流会的形式,就是乱法的行为。认识明确后,自己首先吓了一跳,因为这就说明自己参与了乱法的事。这是一个大法弟子最不想做,也最不能做的事情,可是却在有意无意之间,却在强烈的人心执著之下做了,真的很可怕。

认识到这些后,我找到所有我通知去开交流会的同修,一起学习《演讲乱法》和文章中提到的师父经文,谈自己的体会,明确不能学人不学法,不能盲从,不管什么人说什么做什么,都要理智的用法衡量,不碍于情面附和,真正对自己负责,对同修负责,对法负责。大家也都不同程度的认识到此事的严肃性。

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太多的矛盾、冲撞、波折、干扰,让师父费心一次次点化,想想真是惭愧,过年给师父做贺卡的时候还写“唯愿师尊笑”,可是却如此的不争气,做了这么多让师父操心的事,今后唯有精進,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悟的过程中一定有很多不足,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