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医界讲清真相的过程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在2002年得法后,一路从高中生到现在成为一名医师的过程里,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在不同阶层环境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十年多修炼历程。很荣幸今天在此,向师父汇报、也和同修分享这几个月以来,配合协调人及台湾医师弟子们,共同向医界讲清真相的修炼体会。

一、全世界的众生都摆在我们面前

在近年推广神韵的过程中,台湾的医师大法弟子慢慢形成了配合讲真相的机制。从2012年二月份后,中国大陆形势出现较大的变化,中共活摘器官的邪恶逐渐受到国际关注。在一次交流如何向医师这个平常较难接触的群体讲真相时,突然师父的讲法浮现脑海,师父说:“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芝加哥市法会讲法》)突然间,我意识到我们常常把自己能力与使命想的太小了,我们面对的不只是身边医疗工作环境的众生,也不只是台湾的医疗界与民众,而是全世界的众生都摆在我们的面前。作为人力相对充足而且有很好交流环境的台湾医师弟子们,应该更要能展现整体的力量,实践大法弟子肩负的使命,同时发挥常人医师专业打开局面,支援全球讲清中共活摘的真相,豁出去救度众生。

虽然当时出了这一念而感到自己的世界在震动,但具体上也不知该如何去做,可是很快的,看见了师父正法形势的安排。九月份,活摘器官的罪恶大面积在中国大陆及全世界曝光,台湾同修通过交流,点出了台湾的医疗界与中国大陆相对密切,让一些医师和病人有意无意成为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帮凶,同时,还有更多的医界人士是我们长期讲真相的空白点。

因此在交流后,于协调人的安排下,决定根据各地区不同的情况,大面积的针对医界及医疗人士讲清真相,并進行征签让众生摆放位置。过程中,陆续有更多的台湾医师同修参与進来,形成一个整体,台湾各地学员各显神通,以各种方式接触医界众生,慈悲启发着众生的善念,而许多医师们也爽快签名,表达支持。

二、在医学年会上 面对面讲真相

为了接触更多医界众生,交流后,决定前往医学年会的场合,让更多医师在较放松的环境下了解真相。开始时,大家都没做过不知该如何起步,但通过学法交流,更认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也清楚了该如何顺着医界众生的执着与观念,真正讲清真相,唤醒对方千万年的等待。

第一次医学年会的出征,另外空间的压力不小,但我心里很清楚必须在此冲破干扰,打开向医界讲清真相的场。在发正念时,感到另外空间的身体越来越大,顶天独尊,笼罩着会场抑制着邪恶因素,而师父就在更高处加持着我们。我心中记着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每张传单、每句话都如利剑般正念冲破干扰,以慈悲唤醒众生。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参与的同修边检讨边修正方向,后续几次的医学年会上,我们逐渐走向更正规、更能让常人接受的方式,以正式摊位在医学年会场上大大方方的讲清真相。二、三十位同修,面对场中来来去去的几千位医师,都抓紧一切机缘,不放过任何众生得救的机会。身在同修慈悲正念之场中的我感受深刻,救人的能量从生命深处涌出,常常一句话就定住了对方,静静的听了几十秒钟后,众生明白真相的眼神发光,不仅签名支持,更主动询问能否進一步做什么,还有医师主动索取真相光盘,表示将在医院播放,对病人讲述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这场血腥迫害,大法弟子的慈悲正念,主导着众生听真相得救的场。

一次在准备讲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来自杂念的干扰不断,发正念时,突然我问自己为何许多执着心放不下,这时一个清晰的内容打入脑中:“法是第一位的。”一下子让我清醒,对呀,大法是第一位的,我们更新后的生命就是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与真善忍新宇宙中构成,师父、大法就是我们生命的一切,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在修炼中,常常会感到内心深处有一种为私属性存在,好像自己想要如何提高,想要如何如何的执着存在,难以去掉。就在这一念归正的同时,突然发现这种状态几乎瞬间消失了,就好像是师父直接拿掉了一样,过后接连几天,十分清晰的再一次体会到师父说的状态:“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旧宇宙的生命难以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意识到了也无力扭转,师父看到了我们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心愿及归正自己的纯正一念,就从我们的生命源头上将旧的、不正的根本状态的彻底改变了过来。

在其中一次的外科医学年会上,因为台湾当时正在推广神韵,几乎没有同修能前来讲真相,我问自己是否仍然去做,因为这两三千名外科医师不仅是我们现阶段讲清真相的重点对象,而且他们千万年的等待或许就在此刻,错过了可能就将永远错过得救的机缘,因而内心坚定的生出一念:“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会去。”虽然刚开始只有我和另一位同修配合,面对几千人,几乎是讲不过来,但坚定了这一念后,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强大慈悲的正念能量,穿透并充满着所能触及到的每一层粒子的空间中,众生一走一过接下资料,眼神中闪着明白真相的喜悦,让我更体会到发正念的威力是随着我们的境界与法理上的认识提高而不断的升华。

在两个月的讲真相中,各地同修接触了上万名医界人士,约有六千位医疗从业人员,包括三千位医师在内,签名连署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呼吁政府及国际组织给予关注,制止迫害。

三、矛盾中向内找 主动积极配合

在整个讲真相活动的刚开始经过了一段磨合期,每位同修的思维方式和着重点都不相同,在多次不同意见的讨论中,虽然最后都知道按负责同修的决定去做,但心中不断有声音告诉自己:“你是对的,你是对的,而对方想的并不周全。”甚至有时还浮现出“哎呀,就这样吧!”的消极心态。也就是尽管是在配合,但不自觉的心里还是在拧劲。这时,想到了师父在〈谁是谁非〉中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洪吟三》)我告诉自己要真正正悟这段法理,绝不是表面上的配合,而心里过不去,我在心中向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一定无条件配合。”

就在那么一瞬间,选择归正自己的同时,师父打开了我的思维局限,让我真正能站在对方的角度,看到了同修为法负责的伟大体现,跨越了那不同生命间原本可能难以逾越的思想范围,体会到了师父说:“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只有真正的宽容,设身处地的去看对方,才能体会到每一个生命的闪闪发光,那一刻我泪流满面,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心安排。

时时刻刻都看自己的不足,看到同修的亮点,把自己最好的都拿出来圆容充实進去,在这段逐渐协调一致的过程里,深刻体会到只有无条件的放下自己去配合,才能完成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我认识到,任何人的手段把大家集结在一起都是徒劳无功,唯有共同在法上提高,在法上形成一个整体,放下自我观念,达到标准,才能在师父的选择下,有机的分工圆容,展现整体法力,救度众生。

四、筹办国际研讨会 更广泛的讲真相

在整体配合的正念作用下,连署的正义力量,将救度众生的场向台湾医界高层打开,我们与移植医学会和卫生署的官员接触讲真相,累积着经验,同时筹划更進一步扩大影响力的活动。最后在形势推动下,十分顺利的邀请各国重量级医学和法律专家前来,台湾官方支持的国际研讨会讲真相系列活动,就此定案。

方向定下来了,但实际执行起来十分不容易,而且正值神韵卖票的关键时期,因此人力不足、承担项目加倍,但也因此激发了每位参与筹备的同修,发挥出在常人中积累的能力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快速升华,不断扩充着自己的容量。

但在被推着走,一分钟都无法稍停的压力下,也让物质身体有些吃不消,就在非常艰难时,梦到师父慈悲的对着我点头微笑鼓励我,梦中还看到一个巨大的机制,我对应到距离中心一段距离的旋转盘上,就象齿轮拨动,小齿轮转一圈,大齿轮转动一点点,而当我不断的用尽全力转动时,就看到我所代表的这条脉飞快的运行,然后带动了周围的脉,再带动下一层的脉,一脉带百脉,百脉同时运转,最后终于将中轴上的主脉推动,将场打开。

反映到常人空间,看到在卫生署支持下,台湾医界具有相当影响地位的常人组织也参与协办研讨会。几位专家来台后,从第一天开始就马不停蹄,到医院、医学院進行巡回演讲、以接受采访或录制专题节目的方式发挥着正的作用。期间,台北律师公会更举办座谈,发表谴责中共活摘及迫害的声明。

一周的活动中,议题逐渐加温,立法院圆桌会议上,几位立委及卫生署官员公开表达关切,最后压轴的国际研讨会,主流社会的踊跃参加让会场满座,包括卫生署的代表都展现出支持的正面表态,整个系列活动举办下来,数十则常人新闻媒体的相关报导,令各界瞩目,成功的汇聚了来自全球的正的力量,在台湾这一点上向外炸开。

活动结束后,感受到台湾的环境清亮了起来,但正当感到稍有所成的时刻,师父及时点悟,让我隐约看到,针对中共活摘器官讲真相的進程安排,其实是像贝壳的螺纹一样,从中心不断的螺旋向外推动,师父的功在一切之外,销毁着最高的旧势力的安排,而我们在台湾所做的仅仅是打开了最中心的一点,必须继续以最快速度向外螺旋将场打开,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感念师父的慈悲与苦心,不断看护着我们,我们没有自满的空间,达到标准后,只有再不断的做的更好,救度更多众生。随后一两个月,很快看到全球各地对中共活摘器官讲真相推动的变化,未来我们不能懈怠,只有继续向全球医界、法律界、政府、国会和媒体等高层推开。相信不久将来就能在历史关键时刻,配合师父正法進程的天象,在中国大陆及世界各地全面铺开真相让广大众生得救。

五、放下自我 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

活动筹备中,有时也困惑自己该扮演什么角色。一天梦中,看到一个交响乐团在练习,我是男声独唱,暂时在旁边等待休息,突然指导老师说今天指挥没来,要我上台帮忙指挥。有点诧异,但还是开始指挥乐团,可是当到了需要独唱的乐章时,就想该回到位子上来演唱了,结果指导老师说:“不行,你得要边唱边指挥。”那时心里十分纳闷,想:“这怎么可能啊?”试了几次有点尴尬,后来脑袋一嗡:“对呀,边唱边指挥这是做的到的。”结果一试真的能行,梦就醒了。

醒来后感到梦很清晰,体悟到这是师父慈悲的教诲,告诉我“边唱边指挥”这是能行的,不仅要做好各自独立的讲真相,也得在需要时,站上指挥台协调大家去做一件事,更要配合好整体。另外,也理解到许多本来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其实师父早就安排好了,只要我们念正,就一定难行能行。

再一回,心中冒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总觉的自己手上的事已经超过负荷了,认为其他同修可以再主动承担更多。就在生出这一念的当天,正好被安排了一个网球课程,发现自己在捡球的时候,总是想着自己刚刚打出了几个球,所以要捡回几颗球是自己的责任,可是当下却发现旁边的同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不断的捡着球。突然间我体会到了师父慈悲的点悟,谁该做什么做多少,是师父的安排,也是我们被赋予的使命,我们没有选择,不应该有任何想法,只有遵照师父的安排去做,才是真正的助师正法。看着满场的球,我知道了众生都在等着我们救度,用尽我们的一切拼命去捡,还有巨大的人数无法被救度,而我们又怎么能产生划分谁该做什么,产生这是你做还是我做的人心呢?

又一次,在研讨会结束后接送讲师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失误,我知道师父在敲醒我长期以来的问题,但是面对同修的指责,心中却不想承认错误,就像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的那样,总是想着:“你们不知道啊,那当时是什么情况啊”,并且眼睛一直盯着别人的错、心生埋怨。而就在我已经不情愿的表示自己有错而发生失误后,却还是继续受到指责,心里更加难受,但想起师父说:“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曼哈顿讲法》)

想到此我决心选择,真正发自内心的不去掩盖、不找借口,也不看别人的问题,就找自己的不足,心中向师父认错,也向同修认错,这时突然间感觉到很轻松,我知道,自己终于跨过了一道关卡。

但过了这一关后事情并没有结束,紧接着身体开始发热,开始只觉的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没有多想。后来连续发烧两天后,第三天时,全身发烫发疼难耐,意识开始涣散,虽然知道必须加强主意识,但主念还是越来越模糊,非常难受,这时想起师父说:“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因此朦胧中,心中坚守着唯一剩下的“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这一念,一个不动能制万动,而就这样一想,突然间向内找的机制让我看见了自己的一颗心,一颗报功式的“不说谁知道”的人心,而就当找到这个问题后,一瞬间非常神奇的,烧马上就退了。

六、珍惜同修 珍惜整体 珍惜众生得救的机缘

在这几个月讲真相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唯有时时向内找,才能不断跟上正法進程,而法对每位同修的标准要求都不相同,因此我们不能把眼睛盯在别人身上,只有看自己的不足,形成一个大法弟子整体都向内修的环境,协调一致,才能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师父在经文《贺词》中说:“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谨以此与同修共勉,让我们互相扶持,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共同走好最后的路。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三年纽约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