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屯的这些幸福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家住哈尔滨近郊的一个屯子。屯子不大,只有百余户人家。可附近村屯的人一提起我们屯,都说我们屯和别的屯不一样。如,不下雹子啊,庄稼长的好,粮食打的多啊……,他们还说,该咋是咋的,这都是那屯里炼大法的人给带来的福呢!

其实真是这样。

小屯最初有不少炼法轮功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只有六个人还在家里学法炼功。可好东西就是好东西,谁在心里也不会真正扔下,顶着迫害,这几年又有一些人陆续走回大法,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七·二零前我炼过半年法轮功,后来因为害怕被抓就放弃了。但我心里知道大法好,我的姑姑就是得了不治之症学大法后身体全好了。于是我把大法书藏了起来,心里想:也许什么时候还要学大法呢。那时的我在屯子里是有名的女强人,家里家外一把手,大事小事样样拿的起、放的下。有时男人做不了的事,我照样能挑起来。

二零零五年,突然有一天,我的颈椎有点痛,开始我没当回事,后来疼的越来越厉害,我受不了了,就去大医院看病。大夫说这个病治标不治本,只能维持现状。我只好吃药、做牵引。忙了一阵子,身体反倒越来越差。到后来,从炕上下地都需要丈夫抱着起来,自己还痛的直叫“妈呀,妈呀”的,整个身体都在痛。因为手抬不起来,梳头发,够不着头;洗脸,摸不到脸;给儿子做饭,手里的几根苞米秆全都掉在地上。要强的我心想这可怎么活,常常自己哭的满脸是泪。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我心里有一念——只有师父能给我第二次生命。我叫儿子把椅子拿过来,我要自己取出大法书。在家人的帮助下,我吃力的站在椅子上。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我居然一下子把放在高处的大法书拿了下来。当把书捧到怀里的时候,也不知咋的,我的眼泪就不停的往下掉。

我坐在炕上,因为整个上肢不好使唤,手拿不起书。我就在心里一笔笔的默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我的身体就大有好转;到第三天,我能拿起书;一个星期下来,我的身体基本都好了。我的小腹右侧还有个鸡蛋大的硬包,经常痛。我不知是什么,也舍不得花钱去看,学法以后什么病都没有了。整个身体才真正知道什么是轻松,我心里别提有多感谢师父和大法了。

同屯的永文也是大法救过来的。永文身上的病比我还多。她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患有腰腿风湿病,走走路腿就不好使了,只能坐在地上,什么时候感觉好了,再起来接着走;干一点活就累的不能走路,要不是学法这人就得瘫痪。她还有肾病,尿的都是血水。唉,对于我们这些庄稼人,没力气干活养家,那就是废人。所以她的丈夫也不心疼她,看她花了不少钱看病,病也不见好,常常骂她。她感到没活路,老想寻死。要不是孩子还小,她寻思,孩子有个病妈也比后妈强,就靠这一念支撑着自己勉强活下去。

二零零五年四月,永文得法了。一个月后她的病全都好了,以前抽烟喝酒的毛病也都戒掉了。她以前说过,等孩子结婚就和丈夫离婚。现在没等孩子结婚,她就学了大法,也知道自己要做个好媳妇,不能挑丈夫的不是,就没离婚。她丈夫看她身体好起来了,也高兴,也信大法是真格的好。虽然他自己没学,但天天默念大法好。这个家没散,反倒和睦了。

这样的例子在我们屯还有好几个呢。而且是一人炼功,全家人都跟着借光受益。就说我儿子和媳妇吧。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天,我正在村里的厂子上班。二妹急急忙忙赶来,说:大姐,你别干了,快回家吧。我问怎么了,她说我家儿子和儿媳妇骑摩托车在路上让车给撞了,但没啥事,一会儿就回来。我就回家等他们回来。可半天还是没回来。我心里有点不稳,转念一想不会有事儿,大法师父不但保护我们,还会保护家人的,特别是两个孩子真正知道大法好,对我做证实大法的事很支持,有时还帮忙,护身符也带在身上,肯定没事。就在这时,他们回来了,一看儿子脸上擦破了皮,下巴还缝了两针;儿媳妇的脸全破皮了,嘴肿了。他们说一个面包车把他们撞出六、七米远,儿子当时心里还明白,儿媳妇只知道有人接着她,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时去医院检查,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事,回家打点消炎针就行。一切真是有惊无险。

车主的意思是要私了,丈夫在外打工要回来理论理论。我在电话里说:别回来了,我在家处理一下就行。咱家是修真、善、忍的,也不讹人,你回来干什么。他说那就便宜他们了。我说你想干啥?听我这么一说,丈夫没回来,却叫来了他的哥们陪我去见车主。车主问我们孩子怎么样,住哪个医院?我说没啥事,孩子在家打点滴消消炎就行。车主一听我这么说,不私了了。这时我丈夫的哥们一听,气坏了,说:“嫂子,你怎么这么说呢。”我说:“嫂子有信仰,不讹人。我想把孩子的摩托车提出来就行。”可面包车主听说我有信仰,提车要花的三百五十元钱也不给了。我想我是炼功人,那就自己拿吧。当我看到车子的时候,真是没想到,摩托车只有保险杠弯了,前面的玻璃碎了,其它哪里都是好好的,可面包车前面被撞進脸盆那么大的坑,两个孩子却能没啥大事。这是多幸运!丈夫的几个哥们还以为摩托车报废了呢,没想到还挺好的,都跟我说:你们家可真有福。

屯里人都知道修大法的人很有福,而且也知道修大法的人都特别好,因为我们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为别人着想。

我们屯的新宇(化名)才二十几岁,别看她年纪不大,十岁就开始修炼大法。现在农村娶个媳妇,女方至少要十万彩礼。新宇结婚时,她知道婆婆一个人带儿子过的不容易,就没要那么多钱,让男方家感到过意不去;结婚时也没讲什么排场;结婚后新宇还替婆婆把欠的三万元钱还上。这样的好姑娘上哪找呢?她的奶奶婆对新宇妈说:我们全村的人都说我们家可遇到好人家了,你们家可真好。男方的爷爷更是认同大法,说:“我一辈子什么也不信,我就信法轮功。”

是啊,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谁能不信呢。现在我们屯的人对大法可认可了,修大法的人就有十八个了,不少都是后得法的。遇到还相信电视上造谣的屯里人,我们就聊聊这些事,连“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中共政府还能让人信的过嘛!

可光是屯里人知道大法好还不行,师父让我们多救人,那我们就得让更多人明白真相。屯里的大嫂是老学员,对法相当坚定。迫害开始那几年,大嫂边卖菜边讲真相,她堂堂正正,告诉人家自己是哪个屯的,把周围的村屯讲了个遍。我们就学大嫂的样子,一起结伴去发小册子、送神韵光盘、送真相年画对联,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本屯的人讲到了,我们就去其它村屯。我们就拿自己的例子,大大方方的告诉大家法轮功是好的。

也有糊涂的人想要害我们,说是要“举报”,都被我们劝下了。不认不识的,大老远的走过来,我们图啥,不就是希望大家都得这份福吗。说心里话,想害好人也真是没门。

我就说一个“没门”的事。一次几个警察想要抓屯里大嫂,就去了大嫂家,车停在大嫂家院子门口,可就是找不到门,还直嚷嚷:怎么她家改前门了?!大嫂的邻居看到后,赶紧打电话告诉大嫂。大嫂心很正,她想不能让警察干坏事,好人不能被抓。结果警察在她家的院子外面直转,可就是找不到進院的大门,忙活了半天,最后只好走了。

现在附近村屯的人都知道我们这个屯有不少炼法轮功的,他们一捡到大法真相资料时,就说:这是某某屯的人发的。时间长了,大家都挺愿意看资料的,因为我们这些幸福的事他们都知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