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去掉排斥同修这颗心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陷入一种怪圈:害怕家里来同修。这个说来话长,因为我母亲是个被其他同修认为的“修的好”的同修,所以家里常常来同修,有时候甚至是这几个同修还没走,其他的同修又来了。我心里很明白:不应该排斥同修,总不能往外撵人家啊?可是心里真的是又烦又气。

我也一直在找: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就这么容不下其他同修呢?怎么就这么反感同修来家里呢?追溯一下,是几年前,母亲被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在被绑架前,我们家的情形也是这样的,很多同修来家里,甚至跑到母亲上班的单位。在我看来,真是大事小事都找母亲解决,甚至有的同修在我家住,在我家吃饭那就更不必说了,很少能有不来人的情况。

那时候邪恶迫害的形势还很严酷,自己也是修炼人,明白同修的事不能耽误,虽然那时自己还做不了什么,但是没有后来这么反感。渐渐的,母亲也起了心,显示心啊、欢喜心啊,各种心,最终被绑架了。母亲被绑架后,周围一些同修的态度也真的让当时的我很寒心,母亲在的时候,家里人来人往,母亲被绑架了,很多同修都不见了踪影。别说什么正念加持或营救了,表现出来的都是生怕沾着他们影响了自己。我当时心里真的想:你们有事的时候,老往我家里跑,现在我母亲被抓了,你们就这样表现,那等我母亲回家,你们谁也别踏我家的门!好在当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和舅舅同修一起为营救母亲做了很多事,有力震慑了邪恶,也就没有沉浸在母亲被绑架的失落和同修们这样表现的不平中。现在也时隔多年,无意指责任何一个同修。当时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也有几个同修陪伴自己走过那段岁月,非常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后来母亲从劳教所回家后,确实很长时间,家里没有同修来了,最多是来看望一下。母亲听我们说了她被绑架后,同修们的一些表现,也从常人的角度“理解”我了。不说什么了,可是修炼啊,总是为了提高,总停留在一个层次就会互相限制。母亲和我都有想要继续提高的愿望,所以,这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坎:证实大法讲真相的事需要大家配合,谁也包揽不了。

母亲在和同修接触或者是有同修来家里时,最怕我了,她知道我之前受的“委屈”,不说我什么,又觉得同修来一趟不容易,能配合的又想尽量配合。而我呢,有点情绪化,法学的好那天,就高高兴兴,还配合帮助一起做点事,法学不好或者是哪件事没过去,看见同修来家,气就不打一处来,有时直接就当着同修的面毫不留情的说:“你们不要什么事都来找我母亲,她也是修炼人,认识也有限,也会起执着心,自己该过的关,自己回去多学法,师父会点化的,我母亲被抓的时候没见谁来问一句,她回来了又什么事都找她,非要把她再关進去才行是吧?”

我这么一说,也起到了一定作用,同修们都说是啊是啊,多找自己,没一会儿也就走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就是这样的,觉的自己说的一点都不错,是为了母亲负责,也是为同修负责,反正自己不在其中,从没想过自己。那时自己做的证实大法的事都要自己喜欢的、自己爱做的才做,需要别人配合时,看到其他同修很积极很热情的配合,这给了我很大触动。尤其是一位老年同修,总是很支持我很配合我。

每当我心里排斥同修,见到家里来同修就烦时,我总是用他来鼓励自己,因为他们家去的同修也很多,有很多甚至是没什么事就上他家混饭吃,或者打发时间,或者有真相资料不敢摆自己家或怕摆多了,就摆到他家,甚至两个同修有事,约在他家去谈。我当时知道了,真是愤愤不平,火冒三丈。觉的这些同修心性怎么这么差,自己怕,还把不安全因素全转移给别人,这些心怎么这么肮脏?这还叫修炼人?

反正是自己气了半天,觉的要义正词严的跟这位老同修交流,让他转告这些同修,不能这么做了。当时真有点觉得自己为他打抱不平的感觉。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噼里啪啦说了一通自认为很对很正确的大道理之后,老同修很坦然的笑了笑说:“我家这个环境是师父给的,同修是师父安排来的!师父让我守好这个环境。”

我听后,真是汗颜啊!我顿时明白了,什么叫修炼的差距。是,其他同修那些不负责任的做法是欠妥,可是面对同修的这些做法,老同修的心性却比我高出不知多少。我觉的看到其他同修这样做要立即、马上指出他们不对,要说的一针见血,才叫负责。其实说白了,是因为那些做法刺了我的心,不符合我的标准,我看不惯,我才那么气。

我觉的让同修们自己回去学法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有事就来找别的同修解决,以免生出依赖心,看似冠冕堂皇,既对同修好,也对母亲同修好,免得生出欢喜心、自以为是的心,说白了,是怕母亲再被迫害,影响了自己安逸的生活,又嫌同修的事情烦,怕苦怕累,不想去配合,怕自己出力吃亏。说到底,就是为了自己过的好,过的舒服,总之就是不想去自己的心,总是想改变别人,改变环境,让一切如自己的意,想就这样舒舒服服的坐着长功。

就这样,我那双看别人的眼睛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我转而看自己了。再有同修来家里,我先不动气,看看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事,真有事的看看自己能不能做什么,配合什么,能做就做。渐渐我发现,同修也不是有事没事就来啊,是有那么一两次,来家里等饭吃的,我当时真是强忍着怒气,心里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这就是师父安排来去我这颗心的,看我咋办!我就不去看他对与错,我就把我自己这颗容不得人,排斥同修的心放下!没想到一两次以后,也没有这样的人来了。

我逐渐发现,母亲在和同修交流时也不是象之前我认为的啥事都包揽,也是提醒同修多学法,能自己解决的自己解决,最多谈谈自己在遇到类似问题上是如何做的,仅供参考而已。母亲也意识到了,每个同修都要走自己的路,而母亲自己也是,也不再包办代替。

后来我才渐渐明朗:原来在对待同修的态度这个问题上,我一直在帮助别人提高,在充当这样一个让别人提高的角色,自己认为那样才叫负责的做法,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这些同修的表现,就是冲我来的,也许就是要去我这颗心才有这些现象不断出现,而我,却一味的在指责这个同修依赖心重,那个同修不注意安全,要改变别人的心强到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地步。而根源,就是母亲被绑架后,同修们当时的态度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对同修有怨恨,不满,之后母亲回家后,就是邪党那一套:以牙还牙——你当时那样对我,以后也别指望我真心对你!这颗心一直都在,我却把它当成了我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固守着。

就是怕碰,怕触动这颗心,连母亲都怕触动我这颗心,一碰就炸,就搬出那一套为自己辩解。

我能感受到,在这几年里,师父一直给我安排了很多机会,让我去这颗心,让我接触很多同修,看到同修的宽容,不记仇,不怀恨在心。也让我和很多同修配合做了很多事,让我看到差距,看到自己的特长,发挥自己的特长,溶入同修中。我也能感到,这颗排斥同修的心在一点点的去,但是去的很艰难,很慢,甚至时不时它又冒出来,我学法时看到师父讲的这方面的法,我就多读多看,让自己记住,做到。

其实这篇交流稿自己很多年前就想写了,但是每次想写,最后都觉的自己有执着。以前写,站的角度和基点是,提醒老爱依赖别人的同修找找自己,不要依赖别人了;老被别人依赖的同修,也找找自己,不要包办代替,不要生出什么心被邪恶迫害。反正是没有跳出这个模式,始终是站在说别人的角度,是告诉别人怎么做,而把自己放在外面。

最近一段时间,这颗怕同修来家里、排斥同修的心又在往外翻。我知道,这不是叫我提醒别人的,而是让我自己如何修掉这颗心,提高自己的。因为我有这个不好的物质,才会形成这个不好的场,跟同修拧着劲。即使表面配合,心里还是有点不平。我反反复复的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还讲过:“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1],我在思想里加深记忆,用师父的法指导自己。

就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师父讲法中多次讲到的向内找。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2]长期以来,我没有能象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一样思考问题,我就总是觉的别人在这个问题上怎么就没提高呢?其实是我自己没有提高。

感谢师父一直给我机会让我看到自己的心,去这颗心,在此,也向曾经自己伤害过的同修道一声歉,那些因为自己的这颗心障碍着没能做成或没能配合好的事,希望还能有机会有时间,去弥补,去配合。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