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心不去就是乱法的因素

读明慧编辑部发表的文章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最近反复读明慧编辑部发表的文章和师父评语,对我震动很大。表面看文章内容与自己没多大关系,可是当我静下心阅读这些文章,去学师父的评语,对照自己向内找,很是震惊。由于自己显示心及求名的心长期没去干净,也是有盗法行为和乱法言行的。这是自己从来没有想到的,也是不想把这些与自己联系在一起的。可是,我必须面对自己的错误,曝光解体它,修正自己。

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可以说,显示心是我修炼的根本执着。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让别人羡慕、夸奖的环境中。上班了又摊上别人求我办事的职业,无论上下班大家都围着我、奉承恭维我。听好话、赞扬话,我都习以为常了。慢慢的就居高临下、清高了。由于自己比较随和、人缘好,这些又被掩盖着。

修炼了自知这些不对,为修去它,我吃了不少苦。在迫害后的十几年中,自己大多时是做协调工作,由于自己比较重视学法,不断背法,一般情况下遇事能向内找,谨守自己言行,尽量做事在法上,少犯错误,减少损失。这样也得到当地很多同修的赞同和夸奖,我并不知道这种危害性,还认为自己不会被带动,却也时不时的有些欢喜。

大家很看重我的能力。自己相对于一般人来说,学法比较多,很多同修觉得我法理清晰,愿意和我接触,交流会上也愿意听我讲。不知不觉的在这个地区就有了名望。到哪个县城或乡下,听说我来了,大家就围上来了交流,甚至又跟着交流几场。我不愿意这样做,觉得不在法上,但是架不住别人说。交流会也是尽量叫大家谈,互相切磋。但还是我说话多。每次在回来的路上我都象放电影一样回放一下自己所为,每每都是心里很难受。

我经常想起师父讲的一段法:“人家最后信奉他了,认为他讲的有道理,然后越来越相信他了,结果这些人崇拜他,不崇拜宗教了。他自己名利心一起来,叫大众把他封为什么东西,从今以后他立起来一个新的宗教。我告诉大家,这些都是属于邪教,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为它干扰了人们信正教,正教是度人的,它却不能。”[1]

为了使自己不陷入这种境地,我从不主动参加交流会,多数参加也是被动、不情愿的。因自己是协调人,尤其迫害开始的头几年,很多事情需要去解决,当地协调人为了让更多的人能走出来,召开的交流会比较多,我总也摆脱不了这样的事。我越来越感觉大家对我的那种心理倾向,其实就是崇拜。随着不断的赞扬夸奖,我也发现自己不象以前那样纯朴了,有些居高临下,显示心已经很强了。好在自己能及时找自己的问题,我觉的自己象个小丑似的在表演,看到自己不在法上的言行,心里剜心的痛苦。就下决心不再去交流。甚至去哪,事先不告诉他们,直接去,可是去了之后,办完事,当地协调人很快会找些人来交流。我当时虽然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心造成的,但也发现在交流当中,特别是人多的时候,感觉有些兴奋,有很强的表现欲,人越多越想表现自己,在这种心的促使下,一般还是把握不住自己。

后来在不断的背法中,我意识到是自己的显示心不去,才有了这样的环境。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有时拒绝参加交流,或时常退下来不当协调人了,又被同修的“使命”、“责任”之说所左右。突然撂挑子不干了,又被邪恶抓住把柄迫害了两次。

有两、三年我做其它项目,没有做协调人,不涉及到这些问题了,感觉轻松多了,就认为自己这些东西没了,可是最近几年又经常摊上协调的事,发现那些心没有去,还在那搁着。我知道得在这个环境中实实在在修下去,就不再回避做协调人了。由于工作项目,我被推在群体的表面上,我总觉的自己在本地区很显眼,大家都在关注、依赖我,我也表现的好张罗事,干什么很有主见,好发表自己的意见,强调坚持自己,左右别人。在这几年做项目中一直在修这些东西。可是没有修好的那个自我也一直在表现着,自己怎么修的,怎么悟的,不自觉的就说出去了,我发现一张嘴就是在表现,都形成自然了。说出的话总感觉不纯净,总带有那个味儿。为此我非常痛苦。

师父讲“有名的名不一定是明白的明”[1],我认识到,的确是自己不明白,才成为当地的“名人”。由于法理不明,只是从表面的抑制或被动的逃避很难消去历史上形成的庞大的物质。

零五年后,我长期坚持背法,看了几十遍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认识到显示心的背后是自以为是,比别人强,居高临下,是一个很强的自我。这些心是我修炼精進的最大障碍,也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才会显示。从而也滋生了证实自我的心。

明白了这些,在实修中显示心削弱了很多,但我发现往往我做事时心态还是能够摆正,成功后,也知道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可是在别人的赞美中就容易起人心,还是认为有自己的功劳。

后来学习了师父在海外零九年以后的讲法,认识到把握不住自己是没有找到真正的自己,虽然从理上知道它不是自己,可还是习惯性的把这些感受当作了自己,另外空间不好的生命也会加强它。当我越来越找到自己的时候,越来越看清那个自我、那个显示心的时候,清除它们也不那么难了,也比较能把握自己了。

尤其最近阅读明慧编辑部文章,反复学习师父的评语、《精進要旨》、《转法轮》,我心里豁亮、明白了许多,我真觉的自己能在大法在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了。

也正因为明白了,才认识到以前由于这些人心的存在,在很多时,做的很多事都是在坚持自己、表现自己、证实自己,这是对师尊的不敬,对大法的犯罪。在与同修交流和接触中,在人心显露标榜自己的时刻,没有赞颂师父、证实大法的殊胜,而是在说明自己怎么样,强调自己的悟法,或有意无意的强加于人,使同修对自己产生崇拜,虽然不是有意这样做,其言行已不是大法弟子所为。交流时有时引用师父的话,并没有说明是师父说的,自己脱口而出,觉的大家都知道是师父讲的,不用加说明了。有时说明是师父讲的,讲完师父说的话,紧跟着就说自己的话,中间也不断句说明。这不是盗法行为吗?

师父告诉我们:“我在法中多次讲过释教经书和末法的出现,主要是有人用自己的话、自己的认识掺進佛法中造成的,是历史上一次最大的教训,可是有的弟子就是常人心不去,被执著于口才、文才显示心的魔性所利用,从而在不知不觉中破坏着佛法。”[2]师父早就嘱咐我们:“乱法有多种形式,其中以内部弟子无意的破坏最不易觉察,释教的末法就是这样开始的,教训是深刻的。”[3]

现在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师父在《猛击一掌》中的要求,学十遍《精進要旨》。如果我们真信师父,听师父的话,不管理解多少,就去学十遍,我都不会犯这些错误。师尊在直接度我们,全宇宙的神都在羡慕我们,我们不学好法,还向外求什么呢?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惊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