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监狱 人间地狱(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一次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中,他被打的双手全部骨折,左脚脖子大筋裸露出来……被用医用大号针头穿进十指,他至少有四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最后一次被折磨失去意识后,直到第二天也没苏醒过来,送医院急救后出现偏瘫、浑身浮肿、高血压(高压270,低压170)等症状,盘锦监狱不想承担责任,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办了“保外就医”。家属带他到各大医院医治,答复是:无药可治。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年仅五十六岁的黄成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十指穿针折磨所造成的伤疤犹在。

辽宁盘锦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那里发生了许多惨案。一些人员在中共邪党利用利益的驱动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残忍、形式之阴毒实为罕见,令人发指。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造成了许多家破人亡的人家悲剧。这里披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被辽宁盘锦监狱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遗像
被辽宁盘锦监狱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遗像

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一)黄成被十指穿针,在极其痛苦中离世

黄成:原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总是替别人着想,亲朋好友都十分认可他的为人,单位对他的表现十分的满意。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修炼,在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中,黄成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太和公安分局、教养院、监狱,累计达十五次之多,期间他还被非法勒索钱财、骚扰、抄、酷刑折磨多次。他被绑架累计达十五次之多,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疯狂迫害和酷刑折磨。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黄成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二月十六日黄成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经被酷刑折磨的伤势严重,狱方开始拒收。太和公安分局的恶警戴勇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

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盘锦监狱开始强行“转化”(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管教科的杨冠军、胡小东、李峰(科长)、中队长于×、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得没有好地方。中共的这些恶警们,接着把黄成的头戴上头套吊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喝水。

最后把他放下来时,大队长管风春又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还逼迫黄成骂人,因为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目前的中国大陆,骂人对一般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逼法轮功学员骂人就是思想洗脑和精神折磨。管风春亲自“示范”给黄成听,一骂三个小时,全是非常低级下流的不堪入耳的脏话。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在此期间,管风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带着肉丝伴着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从针头流出,在无法承受的痛苦中黄成昏死过去……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黄成右侧牙被踩掉
黄成右侧牙被踩掉

黄成左侧牙被踩掉
黄成左侧牙被踩掉

还有一次,四个恶警同时电黄成两个小时左右,又让犯人踩他的脸,牙被踩掉两颗。当时一犯人实在下不去手,说,“我不干了,没(你们)这么整人的,我不赚这份(奖赏)了。”参与的犯人换了好几个,打人之狠毒,连犯人都看不过去。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左右,黄成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转化”。被狱警杨冠军打数百个嘴巴子、大队长用手铐打胸部、各种电刑(水泥地泼水、水通电)等连续折磨,打的他呕吐并昏死过去,直到第二天都没苏醒过来。 被送医院“抢救:。至此黄成出现偏瘫、浑身浮肿、高血压(高压270,低压170)等症状。生活不能自理,经省级医院的检查,判定黄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盘锦监狱不想承担责任,给他办了“保外就医”。 出狱后家属带他到各大医院医治,答复是:无药可治。

黄成左脚脖子大筋裸露
黄成左脚脖子大筋裸露

黄成左脚脖子大筋裸露(近照)
黄成左脚脖子大筋裸露(近照)

出狱后的黄成还经常遭到当地派出所的恶警的骚扰、恐吓和威逼,在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黄成就在回家这几个月的极度痛苦的状态下最终含冤离世。

(二)沈阳法轮功学员吴连铁的冤死

吴连铁
吴连铁

吴连铁,男,48岁,沈阳市辽中县茨于坨镇黄北村人,19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是村里公认的好人。二零零六年五月,吴连铁被辽宁盘锦监狱迫害致死,死后才被狱方送医“抢救”。

吴连铁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监禁在盘锦市监狱三大队。吴连铁在监狱中一直坚持讲真相、揭露恶党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吴连铁去到管教楼洗脑班时,在管教楼走廊内与恶警中队长王魁忠相遇。当时吴连铁戴着帽子,王魁忠说:“你见政府,为啥不摘帽子?”吴连铁回答说:“我没有罪,为啥给你摘帽子?”当时王魁忠就给吴连铁两个嘴巴子,接着,又把吴连铁送进二楼禁闭室,扣到老虎凳上半天多,晚上才放回监舍。

吴连铁为反迫害,开始绝食。绝食的第七天,吴连铁被第四次野蛮灌食时,发出一声特别惨烈的叫声。之后,三中队值班犯人许彦林把吴连铁抬回监舍。当天晚上,吴连铁大便出血,并肛门排血不止。值班犯人把吴连铁的裤子扒掉,把他抬到水房,用盆往他身上浇凉水冲洗。大约到午夜时,吴连铁已快不行了,狱医李宁给吴连铁量血压为零,脉搏微弱。当时犯医问管教科长王忠海是否送医院,王忠海说:等伙房有人去做饭时,再送医院。

五月二十二日凌晨三点左右,吴连铁已经去世后,才被送医院。到医院,又把住院的犯人叫醒,说:来危重病人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盘锦市监狱通知吴连铁的家属去,家属去了之后发现吴连铁的尸体已在盘锦市殡仪服务中心的冰柜里,死因、死亡时间无人告之。监管吴连铁的人说,已送过盘锦二院抢救了。但经调查,医院说送去时人已经死了。家人怀疑是迫害死的,就检查他的身体是否有伤。结果在他左胳膊肘的里侧有一个三角口用邦迪创可贴粘着,衬衣上有血迹,嘴唇和牙齿之间有血迹。吴连铁的姐姐和哥哥与监狱的恶警进行交涉,家人说我兄弟进来的时候身体健康,为什么在这呆了几个月就死了呢?监狱的恶警说不出道理,答应给死者拿点安葬费。

恶警见死不救,后又欺骗家属,说是急病而死,让其家属在死亡证明上签字,急速火化,销毁迫害证据。

(三)狱中被“猝死”

黄立忠
黄立忠

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法轮功学员黄立忠,二零零八年,在中共邪党以所谓的“保奥运安全”为名,发动的“F0801”号行动、大批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过程中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黄立忠被连山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十年。 随后把黄立忠绑架到盘锦监狱五监区,后转到七监区关押迫害。

黄立忠在盘锦监狱遭受严重迫害。家人后期多次探望都被狱方拒绝。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下午二点多才见上一面,黄立忠由一名犯人搀扶着来到接见室,黄立忠妻子说:“我都认不出他来了,面色憔悴,身体枯瘦如柴,牙齿变形”。整个人都“脱了相”。仅五个月的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四十七岁的人看起来象六十多岁。黄立忠告诉妻子:把我电的昏死过去,后来一点点缓过来了。由于受到严重电刑,导致他耳朵有时能听见,有时听不见。内脏也严重受损。黄立忠妻子想继续追问详情,被旁边监视的警察打断,这次见面大约二十分钟。黄立忠当时非常虚弱,说话费劲,身体一直颤抖不停。

仅仅过了五天,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半,狱方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死因是“猝死”。黄立忠妻子表示,过去黄立忠身体一切正常,并且精神还好。怎么突然就“猝死”了呢?她找狱方想为死者讨个公道。但不断受到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等狱方恶警及葫芦岛市“六一零”邪党人员的恐吓与威胁。被迫在黄立忠 属于自然“死亡证明”上签字,家属提出的尸检要求也被狱方以及盘锦市城郊区检察院拒绝。无奈只好将尸体火化。

黄立忠在狱中关押一年多,人就已经瘦得皮包骨。
黄立忠在狱中关押一年多,人就已经瘦得皮包骨。

遗体上留下的伤痕
遗体上留下的伤痕

为了达到强制“转化”目的,入狱后黄立忠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就一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据悉,盘锦监狱五监区警察在人秘科科长刘鑫源直接策划下,二零零九年四月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一轮迫害中,用电击、吊铐,毒打等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从四月十日始,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张奇、杨将威等每天都被电刑和毒打,而且有专门的普通犯人看管。

四月十六日,刘鑫源以法轮功学员张奇炼功为借口从四月十七日到十九日连续三天晚五点至七点把法轮功学员张奇、黄立中、赵璐、商艳明、吕秉贵、宫怀友、杨将威七名法轮功学员拉到严管队实施酷刑。黄立忠四月二十日遭到大队长王建军严重电刑,身体内脏严重受损,他和宫万友身体被高压电棍电的体无完肤,头及脸部被打的比原来肿出好多,恶警还将赵潞、龚万友、黄立忠、吕秉贵、杨将威、张岐、高玉勤双手铐在高处,白天站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夜里睡觉,也要把手铐在头上的铁栏杆上,夏天蚊蝇叮咬,冬天冻手冻脚。这样酷刑折磨黄立忠直到他离世,有的法轮功学员长达近九个月时间。

黄立忠遗体的脖子底下皮肤颜色明显与其他部位皮肤不一样,右耳呈紫色,亲属当时详细观看时,右耳耳膜已破,他自己曾对家人说,他的耳朵有时听不见。
黄立忠遗体的脖子底下皮肤颜色明显与其他部位皮肤不一样,右耳呈紫色,亲属当时详细观看时,右耳耳膜已破,他自己曾对家人说,他的耳朵有时听不见。

黄立忠修炼前不但身患疾病,他还染上不少恶习,如抽烟、喝酒、赌博等,并且脾气暴躁,有时还打骂妻子、砸毁家中物品等。做小生意赚点钱也被他赌博几乎都输掉了,妻子也管不了他。一九九六年黄立忠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不但无病一身轻,那些恶习也都戒掉了,人也变得越来越和善、勤快,一家三口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之中。

在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这些年,由于黄立忠不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被非法绑架关押,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如电击、毒打、野蛮灌食、关小号、长期每天固定姿势坐在又潮又冷的水泥地上、烟头烫手脚、吊铐等;

被游街侮辱折磨
被游街侮辱折磨

他曾被捆绑在车上游街示众;为躲避非法绑架逃进山野;造成长时间居住野外有家不能归。妻子因承受不住这种种迫害,与他离异……

他曾遭受无数次关押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折磨的出现生命危险。直到他被迫害死才结束了这些非人折磨。

(四) “这个事你们多几个人承担下来,就没事了。”

卢广林
卢广林

卢广林,男,约六十岁。辽宁抚顺市清原县人。二零零五年,卢广林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先后在营口监狱、盘锦监狱遭各种酷刑折磨:长时间电击、毒打、野蛮灌食(灌盐水)、开水烫等。致使全身多处被烫伤,牙齿被打掉。二零零八年在盘锦监狱被迫害得出现生命危险。盘锦监狱怕承担责任,想让他回家,由于清原县政法委、“六一零”(江泽民流氓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公安局不签字,盘锦监狱没有放人。卢广林继续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于二零零九年二月被迫害致死。

盘锦监狱怕曝光,哄骗卢广林的女儿,很快将他的遗体在盘锦火化。

卢广林先被劫持到营口监狱迫害。营口监狱除平时对法轮功学员随时“转化”迫害外,每年两次对法轮功学员集中强制“转化”,上半年是五月份,下半年是十一月份左右,时间长短不定,一般一个多月,监狱采用的迫害方式是:在集训队单独一个房间里,把法轮功学员的手脚用塑料胶带绑上,八名犯人二十四小时轮流折磨学员,不让睡觉、打骂和各种意想不到的残酷手法进行折磨。几乎所有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这些酷刑折磨。进行这种强制“转化”时,不让家人接见。

卢广林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又从营口监狱转到盘锦监狱继续迫害。每一名法轮功学员由两名犯人包夹,并每天往所谓“思想动态日记录”上记录其言行。严密监控,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接触。包夹犯人一般都是值班的,或“关系犯”,“条件犯”,对恶警唯命是从。

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超负荷做奴工。从早六点多一直干到晚五点多,没有休息日,稍有个不从就会招致殴打、电击等危及生命的酷刑方式。

二零零九年二月下旬,卢广林已经被迫害的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处理。但还是对他进行各种迫害,在“病监”期间,狱警指使犯人刘兵、王蒙龙等四人折磨卢广林。血腥迫害卢广林:犯人把导尿管系上,不让小便,卢广林绝食抵制迫害,在恶警授意下卢广林被灌大量盐水。以犯人刘兵为首的用饮料瓶装开水烫他,造成他全身多处烫伤,有三处面积很大;冬季冻、饿;往床上行李里和卢广林身上泼凉水后打开门窗冻他;在地上拖拉他等等。

卢广林牙齿被打掉,被迫害全身不能动,卧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说话,神智不清、……。三次出现生命危险,于二零零九年二月被迫害致死。卢广林去世时身上伤有三十多处,为了推脱责任,病监队长大夫高俊满、干事张某指使三名犯人承担责任,高俊满还告诉犯人说;“这个事你们多几个人承担下来,就没事了。”

(五)敬老院院长之死

范振国
范振国

范振国,男,五十岁,辽宁省凌源市(县级)天盛号乡敬老院院长。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自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后,一直遭受邪党人员的各种迫害,被撤职下岗,多次遭非法绑架关押、毒打,先后被凌源市三家子乡、天盛号乡、四合当乡和喀左县平房子乡及凌源、喀左两地“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人员的绑架和酷刑折磨!二零零八年末遭非法秘密判刑八年,被劫持到盘锦监狱关押迫害,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晚上九点四十分含冤离世。去世时年仅五十岁。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凌源市三家子乡党委书记和派出所所长王喜山的指使下,趁下雨之际,派出所的李彬、李勤伙同喀左县平房子乡派出所恶警绑架了范振国。恶警们狠毒至极,将范振国按倒在满是泥的地上,用脚踩住他的脑袋,当时的情形惨不忍睹。在三家子派出所,范振国遭到恶警毒打。

约四个月后,范振国被中共邪党操控的法院秘密判刑八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由于长期遭受邪党人员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折磨和超负荷的奴工劳役,使范振国经常昏死休克。

范振国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七点四十分病危,被送到一监区医院后用120救护车送进盘锦市二医院,至晚九点四十分所谓“猝死”。监狱却于晚上十二点四十五分才给其妻子发短信告诉范的死亡消息。

九月十三日范振国的家人已请律师和法医于前往盘锦监狱。而盘锦监狱于当天下午三点强行火化尸体。据悉,范振国遗体后背有多处伤痕。当范振国亲属追问范振国当时发病时的监控录像,及其范振国住的八人狱舍的询问记录时,监狱长、监区长贾某声称监狱没有监控装置。

(六)妻子被中共邪党虐杀不久 他也在盘锦监狱被虐杀

王开明
王开明

王开明(王开铭)曾担任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附企金属公司经理,后当主任。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担任高采炼功点义务辅导员。王开明严格按“真、善、忍”修心性,无病一身轻,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是人们公认的好干部、好职工、好丈夫。但却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中遭受各种迫害,直到在狱中迫害死。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盘锦市公安局高采派出所警察韩世龙、邢宝昌及街道办王国林等人,借北京奥运之名,在王开明家门口绑架王开明。抢走钥匙,非法抄家。抄走电脑等私人物品。

王开明被秘密关押在盘锦市看守所近半年后,在二零零八年十月被盘锦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先在锦州南山监狱关押迫害,二零零九年下半年转到盘锦监狱四监区九中队,大队长王峻松等恶警对王开明进行各种残酷迫害。

本来身体健康的王开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就被辽宁盘锦监狱四监区狱警迫害昏迷不醒,送盘锦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医院检查王开明脑内已出血,有生命危险。抢救时脚、手都被铐着,躺在病床上,大剂量注射药物,人不能说话,只准女儿陪护。当时他妻子姚桂兰已于二零零九年九月被迫害致死;大女儿生孩子满月不长时间,二女儿上大学。女儿多次要求给父亲办保外就医,但盘锦监狱以高采派出所不接收为借口,拒不给办理。结果只在二院住了十一天,就又把王开明拉到盘锦监狱医院,打不明药物继续迫害。

半年后,即二零一一年一月份,王开明再次被迫害成第二次脑出血,成了植物人。盘锦监狱又把王开明第二次送盘锦二院所谓“抢救”,仍戴着脚铐、手铐。直到三月份毫无好转迹象,盘锦监狱怕王死在监狱承担责任,才给王开明办了保外就医,转到辽河油田中心医院,两个女儿护理,家中十多万元积蓄全都花光(因王被开除工职,停发工资、医疗保险等待遇),实在无钱支付住院费用,只好出院住出租房。二零一一年二月身体继续恶化,经抢救无效,十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王开明妻子姚桂兰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在盘锦市兴隆台区兴隆大厦四百发真相小册子时,被振兴小区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市第看守所,被迫害的呕吐,消瘦,出现严重病症,即便如此,十五天后又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劳教关押。但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回家后还受到监控。再加上担心还在狱中受到残酷迫害的丈夫王开明,身体症状日益严重。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含冤离世。至此夫妻双被迫害死,致死夫妻也没能见上一面。

(七)骨灰回到家乡莱州安葬时,雨雪交加,诉说着冤情……

曲成业
曲成业

曲成业:男,五十八岁,山东莱州市人。个体经营者。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被辽宁盘锦监狱迫害致死。

冤死狱中

曲成业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在莱州市沙河镇家中被辽宁锦州市公安局跨省作恶,伙同山东莱州国保大队三十多个警察翻墙入室绑架、抢劫,后在锦州被非法判刑六年。曲成业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期间,被折磨得身体多次出现严重危险症状,脑梗塞,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家人几次探视,要求释放,盘锦监狱都无理拒绝。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曲成业的身体被迫害的已很严重,会见亲人时被人搀扶着出来,脑梗塞两腿连走动都已无力,嘴歪斜。家人强烈要求接回家,盘锦监狱六大队大队长李、管教邱国华 (音)口口声声绝对保证曲成业生命安全,拒绝家人合法要求。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一天之内,监狱二次通知家属,第一次称“病危”,第二次称“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无奈火化了遗体,捧着骨灰回来。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2、非法绑架与酷刑折磨

在锦州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亲自部署下,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锦州市古塔、凌河、太和三个区的公安分局恶警,在同一时间内绑架市内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洗劫大量物品。与此同时,辽宁锦州市公安局跨省作恶,在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伙同山东省莱州国保大队三十多个警察翻墙入室绑架、抢劫,绑架了在莱州市沙河镇金沙批发市场门市房的法轮功学员曲成业,然后在他店里掠走五台臭氧机、一台电脑、钥匙、光盘等,另外存折及现金共计一万元等也被掠走,被掠夺的东西没有清单。

当天曲成业被强制两手一直背扣着(一只胳膊从肩膀上拧下来与另一支交叉铐着,是一种非常痛苦的姿势),从山东绑架到锦州的太河区刑警队,从第二天的七点到下午四点,没有给他饭吃,也没有给水喝,给他套上头套,固定在铁椅子上,胳膊和腿都动弹不得,铁椅子的夹子卡在肉里疼痛难忍,四位同时遭受刑讯逼供的法轮功学员都能听到同修的惨叫声。太和区刑警队将四人送到看守所时,都是抬进去的,看守所看到他们伤势太重,拒收,太和分局耍尽各种花招让看守所收下了。事后家属质问太河区公安分局的代勇是怎样酷刑折磨曲成业时,他竟然对家属说我们没动曲成业一个手指头,家属说:可是你们在折磨他!代勇无言以对。

3、遭诬判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八月七日,锦州太和区法院非法庭审曲成业、黄成、刘凤梅等法轮功学员,来自北京的八位著名维权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曲成业、黄成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午,锦州市邪党太和区法院非法和议公布了八月四日至八月十三日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结果,其中曲成业被重判六年。当天在法庭上,所谓“法官”梁贺祥宣读完非法判决结果后,曲成业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都提出了上诉。

曲成业表示不服非法判决,要上诉讨回一个公道。然而二审开庭的日期始终也没有公开。可在第二天家属到法院去问时,审判长却说不开庭了,没宣判呢,宣判结果后通知你。

曲成业在申诉中说:“从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钟申诉人被刑侦人员用手铐铐住,两手反背后押到锦州市太和区公安分局刑讯室,中途还要坐船过海。在刑讯室里,安排了四个彪形大汉对付我,将我固定在铁制的椅子上。两手两脚分别被四个带齿的轮子卡住,一坐上就疼痛钻心,吃饭、喝水、大便、小便都被禁止,从抓捕到审讯结束被折磨了两天一夜,用这种手段编造出来的口供漏洞百出,时间、地点、物证、人证、旁证都对不上号。这样拼凑的一宗刑事案件,却能被检察院受理起诉,还能被法庭审理作为判刑六年的依据” 。“……一审判决后,我提出了上诉,我的律师也多次找到锦州市中级法院,要求二审公开审理此案,而锦州市中级法院无视基本事实,不开庭审理就直接下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书。”

后来审判长通知家属,维持原判。可见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根本就不讲什么法律程序,不讲什么事实和人权——欲加之罪,老百姓又能奈何?!

曲成业骨灰回到家乡莱州安葬时,雨雪交加,诉说着冤情。……

(八)修大法癌症患者获新生,遭诬判含冤离世

刘庆华:男,吉林省四平市人,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发放真相资料,救度被中共邪党谎言蒙蔽了的世人,被邪党人员绑架和非法判刑三年,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生命垂危。见刘庆华生还无望,盘锦监狱不想承担责任,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盘锦监狱给刘庆华办了“保外就医”。刘庆华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刘庆华曾经是一名癌症患者,修炼法轮大法使他绝处逢生,刘庆华事事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为救度被中共邪党欺骗的世人,使人们躲过“天灭中共”时的大劫难,希望每个人都给自己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甘冒风险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大刘庆华、另一位法弟子孟祥臣在辽宁省昌图县毛家店镇六家子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昌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建新、毛家店镇派出所所长臧磊绑架。在昌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六个月的期间里,多次被刘建新等恶警和不法之徒非法提审,遭到非人的打骂和酷刑折磨。刘庆华的身体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肝硬化状态,刘庆华和家人要求保外就医而被非法拒绝。

法轮功学员刘庆华、孟祥臣被昌图县检察院和法院非法起诉和非法判刑三年。刘庆华和孟祥臣依法上诉,要求无罪释放。可是中共邪党的不法之徒却置法律、人权、生命安危于不顾,继续推行邪党的迫害政策,将刘庆华、孟祥臣非法劫持到沈阳监狱城。

刘庆华一个月后从沈阳监狱城被劫持到盘锦监狱,先后在第五监区和病监监区非法关押迫害。刘庆华病情不断恶化,家人曾多次到盘锦监狱和省监狱管理局要人和办理“保外就医”,但盘锦监狱以刘庆华不写“保证书”、不放弃修炼为由,不予办理“保外就医”。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将刘庆华从病监转到老残监区,继续迫害直至他生命垂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