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尊的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回顾今生得法前后和我能依稀知道的往生乃至天国时的种种经历,我深深的体会到其实不是大法弟子在修炼,而是弟子们一直都在被师尊用伟大的佛法涤荡和清洗着,我知道我自从天上下来的那一时起,就已经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之中,师尊在呵护我轮回转生中不断的奠定我今生能得法的一切基础,在师尊温暖的法光中,我走上了修炼的路。甚至在我对师尊和大法犯下在宇宙众生看来无法原谅的大罪时,师尊依然没有放弃我,依然苦心的救度,帮我摆脱旧势力的一切羁绊,扶着我一步步的走向回家的路,把最好的一切赋予我以及我世界体系内的众生,正如师尊讲法中所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1]“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2]。

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大陆政府部门工作,想到自己从返修炼后曾摔过两个大跟头,和修的好的同修比,实在没什么可写。单位一同事看似偶然的一句“你应该好好的总结”,促使我再次仔细的思考,突然悟到,像我这样两次走过弯路的不成器的弟子,不是更应该写出师尊的苦心救度,向世间芸芸众生见证师尊那超越世间一切的伟大慈悲吗?让众生能更珍惜这万古机缘吗?想到这里,我已泪流满面。下面,我将以最诚挚、最谦卑的心捧出自己这十九年的修炼经历,不仅为了自己能走好将来的修炼路,更是为了向众生见证伟大师尊的洪大慈悲。

一、师尊铺垫得法路 步履蹒跚登归途

回顾自己的得法经历,正如师尊讲法中所说,“你能够碰到法的那一瞬间你觉的很自然,其实在能得到法的那个时间和地点的促成已经费尽了周折”[3]。我出生在中国西南的一个大城市,父亲是一个气功爱好者,我从小耳濡目染了气功的许多超常现象,虽然受着共产党无神论教育,但在心里也慢慢相信了鬼神的存在。在师尊的安排下,我小时候的环境、经历非常简单平顺,我的思想被造就的非常干净、单纯、善良。

高中时,有一天在家里偶然翻到一本彩色图文的《释迦牟尼传》,释迦牟尼和弟子的修炼故事让我非常感慨,我怎么没有生在释迦牟尼佛时代呢,那样也可修得正果,解脱生死轮回啊。从此对修炼产生了浓厚兴趣,自己常常在家里盘腿打坐,但并无收获。

不久后,从未让我参加过任何气功班的父亲突然对我说有一个气功要在当地办班(后来才知是师尊亲授的学习班),问我去不去。因父亲曾参加过的气功班太多了,我没放在心上,以要参加晚自习推掉了。师尊看我不悟,又通过哥哥的嘴对我说“法轮功的动作和敦煌壁画里的飞天动作很像”,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看了父亲带回家的一盒师尊在本地讲法录像带,上面有几十分钟的讲法和师尊的教功动作,讲法部份当时没有听得太懂,但发自内心的就是觉的好,于是跟着录像带认真反复练习,学会了炼功功法。

到一九九五年初的一天,父亲请回一本《转法轮》,我连夜读完,意识到这就是我今生所盼望的,我找到师父了!我也可以解脱生死轮回了!自此以后,我心里把自己当作了一个修炼人,一个不同于常人的人,但实际上却并不知道怎么修,反而出现了看破红尘的状态,在学业中打着顺其自然的幌子,放纵着懒散而不负责任的魔性,所幸在师尊呵护下最终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

在大学里,修炼依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因为自己生性懒惰而不愿意花心思去追求名利,不但没认识到懒惰这个魔性才是阻挡修炼精進的大关,却把这种状态错误的认为是修去了名利心,还自认为修的不错。虽然也参加过几次在我们学校操场大炼功点的集体炼功和一、两次集体交流,但自身内向的性格和不知那儿来的“自己比别人强”的自以为是,障碍了自己溶于师尊所定的集体修炼形式,提高得非常缓慢,真是步履蹒跚。由于几乎不和同修联系,也不爱看新闻,大学四年里,对外界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对四二五这样的大事居然一无所知。

二、人心不放关似山 坠入尘世落深渊

到了一九九九年毕业,我找到一家大型国企的工作。当年七月二十日,在单位组织岗前培训期间,中共邪党在全国范围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各种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使我动心了,但通过短暂的思考,我认定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宣传个例中那些人的做法都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不能算是修炼人,但并没有识破那是邪恶的谎言和圈套,目地是煽动人们仇恨,進而动摇修炼者对师对法之正信。虽然我当时也对室友讲真相,告诉他电视上所宣传人不是真正的修炼人,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但现在回想起来中间掺杂了证实自己没错的那忿忿不平的人心。

可是人心不是正信,人心就会害怕冲击,也不能持久。随着邪党的造谣抹黑愈演愈烈,更多的同事们不断重复、议论着造谣的谎言,使本来学法浅、人心多的我,对这场邪恶迫害产生了消极心理,自己骗自己说“我知道好,就自己炼,不需要告诉别人”。但修炼就是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放任了的人心就会不断扩大,我慢慢的脱离了修炼状态。之后,我开始忙于常人的事,找对像、忙工作。直到有一天,母亲告诉我,派出所的人来家调查有没有人在修炼法轮功,她回答说没有。她担心的劝我以后再炼,于是我做出了让我后来痛悔不已的决定,半推半就的将大法书包裹好放入了高高的吊脚柜,与此同时,我心里向师父说,等条件宽松了,我再继续学。

再后来,我结了婚。在情的带动下已完全混同于常人,我彻底掉下来了,身体完全退到常人状态。在脱离大法的期间,其实师尊也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一直在身边照看着我,但那时我的色欲心被邪恶的生命加强得非常严重,时常在网上看些不好的电影,一旦这样做时,心里便会产生很强的负罪感,同时感到师尊就在身边看着,但在色欲之心的驱使下,还是干着让师尊痛心的事,虽然每次过后都会后悔,但仍一次次的伤着师尊的心。

三、承蒙师恩续法缘 再得大法获重生

浑浑噩噩间,我调动了工作。转眼间到了二零零四年初,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与善良的A同事调在同一办公室。一天,我与A同事在出差期间到了一座佛教名山观光,A同事谈到许多对佛教的看法和迷惑,我突然间心血来潮,直接问她敢不敢看一本禁书,书中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她回答道:“敢”。于是几天后,我回到母亲家里,而家里“恰好”要装修,要拆掉吊脚柜,于是我顺理成章的将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大法书拿回了家。妻子看到后非常吃惊,我告诉她我原来炼过法轮功,因母亲家装修,没地放,我就拿回来保管。在自己留下了两本《转法轮》之后,我将一本《转法轮》借给了A同事。

当年“五一”放假期间,在我通宵看动漫电视后,怀孕中的妻子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在她离家的那一刻,我开始反思自己,不知不觉中从新拿起《转法轮》,通读一遍后,我回忆起了当初修炼的幸福,决心再次开始修炼。我主动来到妻子娘家向妻子道歉,告诉她在她走后我通过阅读《转法轮》向内找自己,才使我真正认识到了我不体谅她而只在意自己感受的错误,同时告诉她我要从新修炼,妻子原谅了我。

自那天起我就将打游戏和看动漫的行为完全戒除。就这样,在掉队五年后,我又从新踏上了师尊安排的返本归真之路。与此同时,A同事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不久后的一天,妻子着急的告诉我,她们单位有一位同事修炼法轮功的家属被警察绑架了,电脑也被抄了,要我赶快别炼了。听到这些,我心里虽然很紧张,但正念使我知道必须坚定这得之不易的修炼机缘,我不能再错过。当时的我尽量平静的告诉她,修炼是个人的事,我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此事就此而过。

此后的大半年,我与A同事利用师尊给我们开创的俩人一间单独办公室的有利条件,每天花大量时间学法。开始时学法有怕心,怕别人進来撞见,于是总会有牵动“怕心”的干扰,异样的声音和串门的同事不时就会在学法时出现,后来在学法中悟到环境会“随心而化”[4]以及“相生相克”[5]的法理后,随着自己怕心的彻底放下,那导致“怕”的因素也不见了,干扰没有了,当时就感到大法真是在制约着一切,太神奇了。名利之心,在我通过学法悟到其本质只不过是人在追求得到名利之后“情”带给人的愉悦感受而已,名利之心被轻易的放下了。但色欲之心翻得很厉害,于是我时刻提醒自己要“不动心、不动念”,随着梦中不断的过色欲关,此心被大大的削减了。那段时间真是时刻感到自己在师尊的呵护中飞速提高。

四、魔难重重阻归途 修己容人归正路

这样快乐的修炼,直到有一天突然记起原来迷于常人中时似乎曾用代理服务器登上过一个大法的网站,于是在师尊的指引下,我登上大法资料网,下载了一篇师尊在“七二零”之后的讲法,这时我才知道了师尊要弟子们做三件事证实法,但由于经文没下完整,我不知道是哪三件事,可当我再上时,代理服务器被封住了,无法登陆网站,我当时那个着急呀,我是真想按照师尊说的做,弥补自己以前的过失。

之后一段时间,想跟上师尊正法進程的这颗心越来越强,师尊看到了我这颗心,于是不久后再次帮助我突破网络封锁,下载了全部新经文。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经文通读了一遍,心里非常震撼,特别是读到《北美巡回讲法》和《元宵节讲法》中,师尊将我们自身修炼、讲真相、发正念(三件事)的真正原因和正法真相一一揭示出来时,就感觉到整个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强烈震动,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反复冲洗、贯通,一阵阵热流从头灌到脚,那段时间我的整个身心不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是师尊在拽着我提高啊。

随着我每天花更多时间学法,师尊也在不断清洗、净化我的身心,与此同时我心里也在不断琢磨着要怎样讲真相救度世人。在师尊的安排下,我找到了B同修——我在“七二零”前唯一认识同修。B同修见到我非常高兴,我把这几年来的大概情况和想要做好三件事的想法告诉了B同修,他给我讲了发正念的要领,同时给了我一些真相传单和护身符,交流中他告诉我讲真相一定要理智、注意安全,别让妻子看到,因为她是常人。听到这些,虽然我嘴里应承着,但当时内心那种自以为是的愚昧之心让我把他的提醒当成了耳边风,自以为正念强无需谨慎,这颗心让我在以后吃尽了苦头。

回来后,我就开始全身心投入到讲真相中,当时是以第三者身份侧面讲“四二五”中南海上访和“天安门自焚”等基本真相,开始时是对我工作环境中比较信得过的熟人讲,对出租车司机讲,再后来只要能搭上话的陌生人都讲,但因为自己那时对邪恶怨恨的心没去,讲真相中带着发牢骚的情绪,所以听的人中有正面反应的不多,倒是提醒我注意安全的人很多,虽然在师尊的呵护下均有惊无险,但因当时不会向内找,没有悟到自己一味这样单方面的讲,而不管别人感受与接受能力的做法是达不到证实法的效果的,因为自身行为表现的本身就不符合大法“真、善、忍”的要求,那肯定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直到几个月后的一天,妻子洗衣时在我的外套中找到了几张还未发出的护身符,她对我的怨气爆发了。她通知了我母亲,并找来了她的父母,而我母亲找来了几乎我所有的长辈,十来个人在家里集中针对我,要我放弃修炼,或承诺不出去讲真相。面对这突如其来状况,我心里知道这是考验,不过我虽没动心,却也不知怎样应对,只是一味的告诉他们我不会放弃修炼。家里人把我支出家后,将大法书拿走了,妻子更是气得撕毁了一本大法书。当我回家后,家人告诉我将大法书烧了,我冲口而出“那样是要下地狱的”,他们改口说把书扔了,我急着要出去找,他们又说书让捡垃圾的人拾走了。无可奈何的我進了卧室,却在地上找到了被妻子撕掉的一小片大法书,上面断断续续的有几句文字:“早就知道会发生”、“坚持一段时间”、“因为这种直接干扰你的”,一股暖流从头顶流下来,我心里非常激动,知道师尊法身就在我身旁看护着我,我要坚持下来,不能动摇。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将这一小片书页放入钱夹,这段法在今后近半年的时间中不断给我往前走的勇气,因为我知道师尊就在我身边。

亲友们走后,又僵持了一些天,妻子提出要我回母亲那里“冷静、冷静”,我当时对这种干扰不厌其烦,这一提议正中下怀,于是在私心的驱使下,我抛下了妻子和半岁的儿子,只身回到了母亲家。母亲虽然也说我的不是,但并没有阻拦我学法炼功。平日里,我也一直坚持发资料、贴粘贴、邮寄真相信,期间师尊多次通过哥哥的口对我说“你妻子、儿子都不要了,怎么让人看到大法好啊!”我不悟,不但不向内找,反而把责任归结为邪党的迫害和妻子正义感不强。

这种状况持续了近半年,有一天妻子再次与我通电话,听到我还是坚持要外出讲真相时,她愤怒的威胁说第二天要到我的工作单位揭发A同修。我一下怒火中烧,认为她怎么能这么蛮不讲理,我强压怒火告诉她“我回家再谈”,接着掐断了电话。我收拾衣服,搭上回家的双层公共汽车,二层没什么乘客,在空旷的车厢内我慢慢的平静下来,这时,脑子里浮现出师尊的讲法,“甚至有的人在极痛苦中无可奈何的还要对你说着好话,你却不体谅别人的心,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就是你们从今天修炼开始做什么事情都得考虑别人了”[2]。我一下子猛醒了,是呀,这半年的时间她忍受着丈夫离开,小孩没有父爱的痛苦中,并且还时时担心我的安全,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沉重的负担,她真的很苦,我却没有体谅过她。想着想着,我不禁流下眼泪。

到家后,我平静而诚恳的向她道歉,看得出她很感动,然后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是佛法,师父是为救度这末世险境中的众生而来,仇视真善忍将使世人无法被救度而面临淘汰,师父说过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曾是师父的亲人,我不能见死不救,但是我会考虑到她的承受能力,我准备采取邮寄真相资料的方法,因我们城市的邮筒很多,非常安全,妻子接受了。于是在师尊的点悟下,这场历经半年的魔难在我真正在法上提高后平静的过去了。

五、两入魔窟踏邪路 师尊苦心唤徒归

师尊在讲法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4],我在历经了半年的家庭魔难后,对这段讲法依然没有清醒的认识,思想深处埋藏着用大量做正法之事的方法得到修炼果位这种人心而不自知,错把做三件事的形式本身和数量多少当作了修炼,在学法不入心的危险状态下,依旧抱着强烈的有求之心做着讲真相的事,被旧势力钻空子导致了第一次迫害。

四年前,我在外出发放神韵光碟时,遭派出所绑架,治安拘留后被直接劫持到洗脑班。在我被绑架的很短时间内,师尊点悟同修以最短的时间帮我转移了资料,另一方面师尊点悟我绝食闯出洗脑班,在师尊呵护和洗脑班同修正念加持下,在历经二十七天绝食后,师尊给我演化出病危假相,我平安回家了。

回家后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在做三件事中肮脏的有求之心。在之后近四个月的时间内,我多次用正念面对恶人,破除了邪恶六一零妄图继续迫害我的企图。这次迫害让我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但回忆过去那种种不理性的修炼状态,隐隐让我产生了我与旧势力有过签约的想法,当时没有正念对待。接着我又从新出发,踏上了师尊安排的证实法之路。

我回单位后,工作被调整到一个与社会普通民众有大量接触机会的岗位,之后的讲真相主要是针对工作对像讲。随着人心不断往下放,修炼状态也比较精進。年底,师尊又安排妻子父亲的妹妹(同修C)从外地来我市与我交流。她带着我到大街上教我面对面的讲真相,看到同修C讲真相中那纯净的状态,和众生专注的神情,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决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同修C离开时嘱咐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并告知我一些临机应变、确保安全的做法。

之后,我开始独自上街面对面讲真相,随着讲真相效果越来越好,不知不觉中我起了欢喜心和自以为是的心。一切都是大法法力的展现,我却自心生魔的将师尊施予众生的洪恩归于自身,再次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第二次被绑架至洗脑班。在洗脑班中,师尊再次点悟我绝食闯出,并将伟大的佛法神通赋予我,我在绝食期间正念除恶,洗脑班头几日每晚都电闪雷鸣,炸雷不断在楼顶炸响,洗脑班多次断电、电视信号多次中断。但情况在第六日后改变,家人托关系找到一个洗脑班工作人员,他劝我假“转化”,因我的人心不放,明知违心的“转化”会使参与此事的世人(包括家人)犯下破坏法的重罪,也会给我曾经救度的众生带来灾难,但在执著于人的幸福生活的执著的驱使下,罔顾师尊的点化与阻止,我妥协了。

我回家后,强烈的后悔心和对法正人间时自己会因对大法犯过和重罪而被销毁的担心,继续被旧势力利用,想毁掉我。当时,我头脑里产生一个念头“我是旧势力安排来的,如不做好师尊就会放弃我”,旧势力同时演化出许多假相,利用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想法,想让我拒绝回单位上班,采取人的方式继续和六一零对抗,因当时我是被重点监控的对像,如这样做就极可能会再次被绑架。于是师尊先后安排不同的同修与我交流,告诉我工作是前世所积福份所成,稳定的工作收入也是正法所需,不断归正我的想法。

之后一段时间内,旧势力死死抓住我心性上的漏和洗脑班所造巨业,想置我于死地,因当时自身正念不强,法理不清,我不断出现反复,身体同时感受到地狱的阴冷。师尊在不断帮我承担巨业的同时,再次安排A、B、C及许多同修不断的前来帮助我,有帮我发正念的,有同我交流法理的,有一同和我学法的,也有安慰和开导我的家人的。同修们种种源自大法的无私付出,使从未溶入过大法弟子整体的我亲身感受到了“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们不讲什么常人的团结,那是一种强求的表面形式,你们是修炼者,你们有更高的境界”[6],真正体会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们高境界的行为也改变了我家人,他们从排斥同修到热情欢迎同修来家里。

经过近二个月的时间,我的思想基本稳定下来了,师尊又安排A同修破除障碍每日与我一同学法,又经过了近三个月时间,我才真正的从地狱的阴冷中回到了大法修炼中。

六、学法破迷知因由 万语难述师恩重

在不断学法中,我不断的反思自己,其实自己被迫害中所面临的一切问题在师父的法中都有明示,我为什么还会做错?还会在旧势力的带动下不断的走弯路。反思自己,我找到了自己执著于人中幸福生活的人心。大法修炼能给修炼者带来福份,家庭和睦、经济无忧,然而这种表象的实质却是慈悲的师尊替弟子消去了生生世世所欠业债后的反应,这大法威德的真实展现本应更加增强修炼者勇猛精進的信心,并利用这大法赐予的一切来证实大法的美好,而我却因为追求常人幸福生活的根本执著得到了满足,而在修炼中一边享受着人的所谓幸福生活,一边做着大法的事。在被干扰和迫害期间,为摆脱这种痛苦而全身心投入修炼与证实法中,然而随着修炼状态的好转、环境逐渐宽松,人心便从新返出来,究其实质则是出于为私为己而修炼的私心,然而这种状态达不到大法要求的神圣,掺杂私心的证实法行为并起不到证实法的作用,更救度不了众生,因此多次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期间又因此根本执著不去而铸成大错。

认识到这种肮脏的人心后,我所要做的就是修去它,完全的同化法,但是我担心自己无法解脱与旧势力的宿缘的执著却强烈的干扰着自己继续精進的正念。此后,在与同修A每日不间断的集体学法中,师尊用法理破开了这个挡着我继续精進的巨关。当学到《转法轮》中不二法门的相关讲法时,我明白了:在旧宇宙中任何一个生命都有一个来源,也就有其生命在历史中的王与主,按照旧宇宙的理来说,生命对产生其生命的主与王的绝对服从就是绝对的真理,体现在人世间的修炼中就是不同宇宙体系来源的人按照其主和王所证悟的法理修炼从而回升到该体系中的不同宇宙层次,但随着旧宇宙在成住坏灭之法理走向灭的过程中,旧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无一例外都面临着灭的绝境,包括一切境界与层次的主和王。而洪穹天体之外的师尊出于对宇宙生命及其生命过程无比珍惜的无量慈悲,亲自来在三界正法,一切宇宙众生才有了被大法洗净归正摆脱灭亡绝境而進入新宇宙的弥足珍贵的机会。所以一切生命只能按照师尊和大法的要求去行事,而绝对不能以其处于坏灭时期的标准与做法参与正法,因为这些做法的本身就是旧宇宙走向坏灭阶段的物质因素的表现,而这些是绝不能進入和污染新宇宙的,任何生命只要做了就是选择了被正法所淘汰。然而,旧势力中的众神因看不清这一点而以坏灭时期的标准参与正法,妄想将其放不下的败坏了的一切带進新宇宙,因而以旧宇宙法理操控其体系内众生干着破坏正法之事。而作为要摆脱旧宇宙束缚進入新宇宙的大法弟子来说,应明确我们是被师尊亲自救度的生命,我们即将進入的新宇宙与过去的生命没有任何关系,与我们在旧宇宙历史中曾经的王与主也没有任何关系,一切生命都唯有按照师尊赐予众生的大法的要求去同化,才符合不二法门之大法法理要求,才能真正纯正的走入未来。至此,我彻底明白了:无论我过去曾与旧势力有过任何关系,在正法修炼中都不能再去考虑这种因素,就是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否则,如不从心理上摆脱与其有关系的想法,那么无论自己做好与做坏则都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都是没有理解正法实质的表现,只有摆脱这一切羁绊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

在明白以上法理后,长期以来压在心间的重负一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自己内心豁然间变得敞亮与无比轻松,产生了师尊一定能救度了我的坚定正念,大法弟子的称号变得如此真切而殊胜。在之后的学法中,我進一步认识到,修炼中一切为私为己的行为都是旧宇宙为私根本特性的表现,是不能带入新宇宙的,是修炼者必须归正的。修炼基点的改变,使自己在之后修炼中真实的感受到了大法法理的超常玄奥与真实不虚,在一次发真相彩信的过程中,整个人处于定中,身体感觉变成了一朵花瓣向外无限生长延伸的巨大莲花,心中升起希望众生能得到救度的无限慈悲,同时感觉到在师尊救度众生的无边法力与所救度的众生之间,我是透明的、不存在的,我就是师尊法力的一部份,洪大法力所到之处,手机网络、移动基站与其间的各种设备、监控信息与接收信息的人等各种生命全都被清洗与归正,在此过程中,我体会到那种无以言表的心灵震撼。

与此同时,我意识到原先那种为了个人安全而不与同修接触的做法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是为私的,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于是我按照师尊在法中的要求,开始与当地更多同修联系,希望自己能在整体之中尽一份力,真正汇入本地同修的正法洪流中。之后在与同修们不断的接触和配合中,很多同修对法的纯净的心态与在大法中修出的高境界的行为,促使着我在修炼这条路上不断的精進,我体会到了放下自我、溶入整体的美好。至此,我知道,我已能清醒而理智的稳步走在师尊所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

写到此处,我再也抑制不住,任感恩的泪水在脸上流淌,我知道用尽世间乃至天上的一切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因为作为宇宙内的众生来讲谁都无法真正的理解师尊,谁也不会知道师尊到底为这洪穹天体内外的芸芸众生付出了多少心血,因为这洪大慈悲包容一切,更创造着新宇宙的一切。在此,唯有用我的整个生命和我整个世界众生的全部,以我们被伟大师尊所救度归正的历程,在新宇宙中永证师恩。弟子向师尊叩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