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望花区,谁最怕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因为中共酷爱邪门歪道,所以无论出现在哪里,总是带着一股邪劲,专门向好人散发邪气。法轮功与人为善,正气凌人。因为邪不压正,所以邪党惧怕法轮功,见到法轮功学员,怕的要死、恨的要命,非要把其关押起来才觉得安全。所以邪党经常借“敏感日”,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借“维稳”口号,劫持上访申冤的法轮功学员……,其目的都是为了迷惑不知实情的百姓,以达到维持邪党的统治地位,使邪党官员能稳定的有吃、喝、嫖、赌、贪、占、骗等的环境。下面是发生在抚顺望花区的几件事儿。

◇奥运期间 范敏杰被劫持至洗脑班

范敏杰,女,抚顺望花区人。范敏杰要去沈阳儿子家,正赶上奥运期间,吓坏了邪党警察与官员,不敢轻易放走法轮功学员,所以将范敏杰半路劫持,严禁在罗台山庄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范敏杰从抚顺去沈阳儿子家,路过高湾交通检查站,在检查身份证时,发现有法轮功的信息。于是警察上车把她叫下来,告诉她不许去沈阳,因为沈阳有奥运会分会场。下车后,在场四个警察看着范敏杰。

将近两个小时了,抚顺市望花区建设街道正、副书记和派出所两个警察,来接范敏杰。上车后,恶警马世辉就说范敏杰给他添麻烦了,就开始骂大法师父。

他们开车直接把范敏杰拉到建设街道,到二楼一个房间。那里已有五、六个人在等着,街道书记和警察马世辉就开始搜身,将《忆师恩》、《转法轮》等法轮功的书籍搜走。

范敏杰的儿子打车来到街道,要把母亲接回家,他们说:“已经报到市里了,不能放人。”就这样范敏杰被两男一女倒班看押,近六十个小时。

第三天上午,建设街道一个负责人,找范敏杰谈话,让范敏杰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改信基督教什么的,范敏杰不同意。他不耐烦地说:“你去罗台山庄‘法制教育学校’,那里有一套理论能说服你。”在下午四点左右,邪党人员冒着大雨,把范敏杰送到了罗台山庄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 。

在洗脑班里,二十四小时有专门监管陪教。邪悟者进行轮番的邪悟说教,恶警苏静表现最积极,诬蔑师父、诬蔑大法。阴暗邪恶的洗脑班,不许家人来探亲,大门锁着,家人在外面站着都不行。

就这么一件生活中很平凡的事儿,却惊动了大大小小的官员和警察十八、九个人,还“麻烦”了罗台山庄“法制教育学校”。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嘛?你说这些中共邪党人员还能干点什么正事?

◇王艳被多次骚扰

王艳,今年53岁,九九年刚刚炼了三个月法轮功,就被望花区的书记和警察不断骚扰。因为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上,王艳也要去省政府上访,被截回后,非法关押在望花区瓢儿屯派出所一宿。就这样,王艳也成了让书记警察害怕的人物了。

片警(小李子)到王艳家,让她八十多岁的老公公看着王艳,王艳每次一出门,老公公都非常紧张,问的很详细。后来得知是片警小李子让老人家把王艳的行踪天天汇报给他。这不是把王艳监视起来了吗?王艳于是直接打电话给片警小李子问道:“我用不用天天到你那报到?”他听王艳这么一说,就回道:“不用了,只要你不出去(上访)就行了。”

当时的望花区光明街道书记贯长江(出于个人报复)指使光明派出所,晨光社区工作人员,多次到王艳家中骚扰搞“牵连政策”。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日上午,王艳正在家中,进来四名女的,说是社区的(后得知他们是派出所帮忙的)。王艳问她们有什么事吗?谁也没吱声,王艳接着说:“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吧?”(双手做着抱轮的动作)他们感到很吃惊:“从来没碰到象这样的人,咱们都不好意思说,你自己倒说出来了。”接着就问:你现在还炼吗?王艳说:“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们,我说不炼,你们信吗?”此时无人搭话。王艳继续说:“我以前身体不好,炼法轮功炼好了。”一人提示:“你就不会说炼别的功炼好的?”“我不会撒谎,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王艳说完,他们悻悻而走。

邪党“十六大”快召开了,这个中共“敏感日”,又让望花区政法委书记王茹兰、社区书记曹勇哆嗦,怕王艳去北京上访,遂到王艳家,正赶王艳没在家。

社区人整日活的提心吊胆,绞尽脑汁的企图陷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冬季里的一天,正在上初中的王艳的儿子回来说,社区的人到他学校,把他叫到教导处问他:“你妈晚上出去不?”社区人员还到王艳丈夫单位去所谓调查。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奥运期间),王艳和她丈夫带着孩子,去沈阳参加婚礼。在高湾被检查身份证,警察喊着王艳的名字叫下车,问她:“你炼法轮功?”“你怎么知道?”他把王艳叫到电脑前,看屏幕上的身份证,右上角有“法轮功”三个红字。警察以此为借口,觉得理由很充分,愣不让王艳上车。把王艳的身份证交给了望花区信访办的吴云。吴云给社区书记打电话,让把王艳接回去。吴云说:“今天她(指王艳)不能走。”“我今天非得走,谁也拦不住。”王艳否认他们的安排。她丈夫和儿子也非要走,僵持了很长时间,才放行。但身份证却被非法劫留,让第二天到社区取。

这件事儿,虽然已过去十几年了,对王艳多次骚扰的党政干部及工作人员,现在是否醒悟。当时的所为,是不是在帮邪党放枪,枪口对准法轮功学员就是在犯罪,尽管是骚扰,搞牵连政策,也免不了即将到来的惩罚。

◇敲诈二万元、抢劫二千五百元及贵重物品

抚顺望花区有对老俩口杜连友和他的老伴车桂智,都炼法轮功。男的现年83岁,女的现年77岁。年龄虽高,但炼功受益匪浅。九九年七月间,传上级命令,不让炼法轮功了,这可急坏了老俩口,就决定去上级省政府访一访,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是不是政府搞错了?边想边走出家门,可是刚走不远,就被瓢儿屯派出所劫持回来,关押在派出所一天,才被放回家,从此以后片警张忠胜,不断骚扰这老俩口。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早上,市国保大队和瓢儿屯派出所,一伙五六个人突然闯入老俩口家中,先把杜连友带到瓢儿屯派出所,后送到南沟看守所,非法拘留13天。期间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哆嗦的厉害,送去医院检查,各项指标(血压,心脏)都不合格,就这样把杜连友送回了家;老伴车桂智被非法关押在南沟看守所,拘留23天,诬判7年,保外就医;小儿子杜真新(未修炼法轮功)也被带到瓢儿屯派出所,后关押在国保大队一天一宿。还敲诈了两万元,才放他回家。回家后见到家里一片狼藉,没有一个地方翻不到的。2500元现金,3条项链(金,银,珍珠各一条)所有的大法书,师父法像等,都抢劫一空。不怪老百姓常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王景兰被邪党二次搜书、一次洗脑

王景兰,女,自炼了法轮功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抽烟的习惯不见了,家庭纠纷也悄悄的溜走了。随着修炼,心也越来越善了,心情也越来越舒畅。可不幸的是……

九九年七月里的一天,街道的一名妇女和社区书记丁竿,到王景兰家,因当时她没在家,就把她的丈夫叫回家,叫交法轮功书、师父的法像和书等等,足足装了两大兜子。丁竿走前,告诉不让炼法轮功了。

二零零一年,社区书记苗森来王景兰家,让她参加什么“学习班”,被王景兰拒绝了,可单位书记也来找她,王景兰不在家,只好罢了。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十几个人乘面包车和警车而来,有社区书记苗森、建设派出所一人、望花区于姓的……到王景兰家不由分说,就把她看的大法书抢去,也没容王景兰穿好衣服和鞋子,就把她从楼上抬到楼下,直到大街,直到车里,直到罗台山庄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天天有四五个邪悟者围着王景兰转,给她洗脑,王景兰根本不动心。因为是天气太热,晚间睡不着,她想起来坐一会儿都不行,看管人不让,也不让和别人说话。直到八月十二日,把王景兰放回家。

大家看了这件事,是否想到:中共邪党不但害怕法轮功学员,更怕法轮大法书,一本教人向善的书也不容学员看,这是为什么?因为《转法轮》中讲真、善、忍;中共邪党讲假、恶、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