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李洪志,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
 
  (全场起立热烈鼓掌)大家好!(众弟子:师父好!继续鼓掌)哇,这是我们这几年开的最大一次法会了吧。(鼓掌)来的人比较多,我听说大陆也来了一些人。大法弟子的法会嘛,是大法弟子修炼中互相促進的一个最好的环境。通过法会的交流,大家能找出不足,也能够看到别人的长处、使它发扬光大。

  作为修炼人没有实质的榜样。每个人都在修自己,每个人都得走自己的路,没有参照。只有一点,就是你如何遵照法去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体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很难说每个人碰到的问题都能够有一样的认识、都有一样的针对方式和处理方法,很难,因为思维的方式和思想的来源是很复杂的。每个人在长久以来形成的各种各样的观念,对事物的不同认识,自己的感受、情感,所有方方面面的东西构成了自己的认识和自己的领悟、认识的特点,这都很复杂,所以很难找出两个个性一样的人。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那是学表面,很难实质相同。

  而且哪,我要求每个人都得自己圆满。在座的都是修炼人,法会嘛,新学员也不少,师父不是跟你们说的太玄,可不是随随便便下来一个生命就可以成为大法弟子。宇宙的生命无量无计,这么大的事,很可能来的都是王,那么在走自己这条路上、证悟自己的威德上,那必须得有自己走过来的认识过程、修炼过程,带有自己的因素、特点,所以每个人都得走自己的路。这些年来,在大法弟子中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在修炼中出现不同的认识,或者是在你们配合上互相之间不同的想法,其实也与这个有关系。

  当然啦,大法的项目中要做什么,尽量的要放下自己的东西去完成项目中要做的事情,这是第一位的,所以要配合。但是在完成中会带有自己的处理方法的特点,表现在修炼中走了自己的路,这一点师父是承认的,也是无可非议的,每个人也必然这样去做。你们都象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一模一样,这不可能的。所以你们会碰到的魔难,在这条修炼路上每个人的磕磕绊绊,无论走的是什么样的路,艰难的、崎岖的,都是为了证得自己的果位,证实自己最后圆满的那条路与自己所成的。

  你们在修炼过程中碰到了那么多的难,碰到了那么多的关,同时,在这场应该说是史无前例的迫害中走过来了吧。大家知道,基督徒虽然被迫害了三百年,佛教也遇到了五次法难,当初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和原始的婆罗门教也发生过很大的冲突,但是也没有中共邪党恶毒,这是旧势力在高层控制干的。人类社会就是正的邪的同时存在,好的坏的同时存在,善的恶的同时存在,它是一个平衡关系。没有善哪,人也就不知道什么是恶;没有恶哪,人也就不知道什么是善。修炼中有了善哪,人能有一个标准;有了恶哪,修炼人知道怎么样去达到标准。这就促成了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能够完善自己,这就是世间给修炼者提供的一个重要的提高生命的环境与条件。这是当初开创人类社会的时候就定下的,要修炼就必须这么做。旧势力利用了世间的这种特点,把其绝对化了。

  人世间的这种特点也是在宇宙的任何空间中都不存在的现象,只有在人类社会有善恶同在的环境中才有这种突出的表现,所以才能使人修炼。当然还不止这些,还有迷呀、苦啊,还有情啊等等这些因素。旧势力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搞出了这场所谓考验大法弟子的大迫害,用它们的话讲也是为了圆满能圆满的大法弟子。当然啦,师父以前经常给你们讲,我说我不同意、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套东西,我有我救度众生的方法,我也是带着我要做的东西来了,但是旧势力在背后里搞了一套它的东西。就象刚才我讲的基督徒被迫害、佛教徒被迫害等等这些事情,它们觉的这就是一个人走向圆满、成为一个觉者的必经之路,就得这么做,那走其它的路都做不到。我用更高的法理指出这种做法针对大法弟子是邪恶的干扰,它又说“我们只会这样做”。

  那佛法不是讲万能的吗?谁也没有想到我用一个艺术演出能把人救了。这也是它们想不到的。

  佛法是万能的。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这也是它们没有想到的。

  那么我要做的方式是什么呢?

  这个宇宙都不好了,众生都有了极大的业力,耶稣讲人是有罪的,其实用佛家的话讲就是人在生活中不断的在造业产生的罪业,就是大家在漫长的轮回转生、生生世世欠下很多业债。人说不定在哪一世当了兵、杀过人,或者是当过屠夫,或者是在生活中欺负过谁,或者是曾经做了很不好的事情。其实人人都已经变成那样了,业力满身,这个社会基本都是这样了。高层生命都不符合标准了,甚至标准本身都变化了,到了今天这一步。那么要想使这些众生都得救,大家想一想,通过它们那个办法根本做不到,实践也证明根本做不到。它们也知道,所以它们也根本不想叫那么多人得救。过去在预言中你们都听到了吧,“一万留一千”,什么“十户剩一户”啊,各种各样的预言都在讲这个事情。就说它不想叫人真正得救,只想留下它们认为还行的。

  其实哪,众生都是平等的。在漫长的岁月中,生命不符合标准了、败坏了,这一切都不行了,是因为这宇宙本身就只有这么大的智慧,叫“成、住、坏、灭”。那这个成住坏灭你不把它改变了,众生就会在这成住坏灭中变的不好。宇宙在生成的初期时,众生本性和道、和宇宙的法是相同的;在住的阶段哪,就是比较好的时期,就是道德规范层层都符合宇宙的标准;那坏的时候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就世风日下了;灭的时候,那就不行了,最后你不能让它烂下去呀,怎么办吧,解体。解体完了就啥都没了,宇宙中一切生命与物体都不存在了,那想要就再造。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这个根本东西不改变,众生他就会在成住坏灭中发生变化。

  那到底说起来是谁的罪呢?要我说啊,谁的罪也不是。在宇宙成住坏灭的特性中众生就会这样,那是因为宇宙的智慧不够。所以我就在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切生命善解!不管谁欠了谁的债,谁都别再要了,因为谁都有罪。大家都不去要那个债了,互相之间都在正法中用善报把它解决了,走向未来,这多美好!(热烈鼓掌)众生一定会喜欢,大家都会高兴,这就是我当初要做的。

  可是旧势力它把这一切都改变了,制造出这么一场魔难来,而且是史无前例的邪恶。大家想一想,活摘人体器官,在前古罗马对基督教徒最邪恶迫害的时候也没有邪恶到这种程度,最凶恶也不过就是置人于死地。在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这是大法弟子在这场迫害中所承受的、所面对的这种邪恶,在这场迫害中所表现出来的邪恶。旧势力觉的,你们都是这么高层次来,你们都是要证那么大的果位、成那么大的王,给你们用小的魔难方式,用没有那么相等的邪恶的方式,能够修上去吗?它们都是这一套逻辑。

  你们知道师父讲的法,虽然内涵巨大,表面却非常浅白、直白。我说理白言白却迷倒了众生,其实我是指它们高层生命。历史上人都在讲,将来救人时是不是法很难得、机会很难得。过去不只世人都在讲,神都这么想:当最后那个法要传的时候,最后要来救众生的时候,那个机缘一定是非常难得,非常难悟,得非常聪明才能悟的到,吃很多苦才能找的到。大家想一想,如果是这样,那公平吗?不公平。那很多来的大觉者,来到世上,说不定转生成残疾人哪,那说不定他耳聋眼花哪,年岁大了。那对他们公平吗?那不公平。所以师父传的法是最浅白的,它们却反而不相信了,在这一点表现出来还不如世人。

  理白,言白,几乎没有迷。我说这次传法对众生绝对平等。我说大门是打开的,打的都没有门了,其实就是这个道理。可是对旧势力来讲,它们还是一味的干着它们所干的。当然啦,现在它们已经明白了,知道它们所干的这一切正是毁灭它们自己,它们所干的一切也是旧势力更高层借用这个东西毁灭包括它们下边这些罪大的生命,因为最大的一个罪恶就是它们改变了我要做的。不管怎么样,这场迫害所造成的这一切都已经渐渐的要过去了,是不可挽回的了,它们偿还不了了。这是对宇宙正法的干扰,罪恶太大了。

  在座的多数都是海外大法弟子,其实中国大陆那才是大法弟子的主体,因为在历史上各个时期各个民族的王都转生到中国去了,而且高层次上来的、更高层次来的,也都转生到中国去了。

  人的外形会被人的观念所改变。中共邪党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是个半神文化,最接近神的文化,大家看神韵有这个感觉吧,同时邪党灌输了一种极其邪恶的斗争理论,人与人之间变的互相争、斗。现在的中国人自己都知道,只要中国人在一起,无论在哪都互相打;很多其它民族的人觉的,中国人为什么“不团结”?其实这有很深层的原因。旧势力就是想把它搞乱,就是要搞到这种程度。搞这么乱,看你们怎么修。你们来源高,你们代表的生命多,圆满的果位大,所以就叫中国这么乱。能在这种环境修出来我们才承认,修不出来是人品太差。在这么邪的环境中修出来我们才承认。这就是它们干的。相对来讲,在中国大陆以外还没有这么邪恶;在中国那个环境中没有对比,人自己不知道变成这样了。大法弟子也有很多人不精進,也不知检点,互相之间在党文化中也是这么搅来搅去的。

  不管怎么样吧,一切都走到尾声了。邪恶想要再组织一场这么邪恶的迫害它已经没有这个力量了,因为那些邪恶的因素是旧势力从很多空间搞来的,也是为这次迫害所准备的那些个邪恶因素,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现在多数已经被销毁了,所以看上去环境越来越宽松了。但是只要它没结束,那邪恶照样是邪恶,就象那毒药,它就是毒药,你让它不毒,它做不到,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轻心,在修炼上尽量别叫旧势力钻空子。最后的事情师父看看怎么做。

  作为一个修炼人,不管怎么样,因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大家知道,走在神的路上的人,那他和普通的生命,和一般的人,那就是有区别。可是哪,你们又是在常人中修炼,行为上,甚至于你的穿戴、举止、说话都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有一点最大的不同,遇到矛盾、遇到任何事情你能向自己内心去找原因:是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是不是因为我的问题造成了这件事情拧劲?这是和常人唯一的明显区别。当然啦,这一点也会表现在人的行为上。常人会觉的这个人的气质不一样啊,觉的大法弟子很善哪,愿意和大法弟子接触啊,因为毕竟是修炼人,周围的场是纯善的,而常人他就没有啦。这一点是不同的,人也会感受到。

  那么也就是说,大法弟子虽然是修炼人,看上去和常人很难区分开,尤其是在常人中修炼,而且是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中修炼,那么对修炼人来讲,那就很难。我记的你们当初得法的时候啊,大家一看到这法,特别是我讲的那三部份人的前两部份,看到法之后真的是那个心情,简直太高兴了!太好了!终于找到了!人千万年的轮回等待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那时生命深处的感受使你什么人心都能放的下,下定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那个兴奋的心情使人精進。可是时间一长渐渐的就没那感觉了,人的惰性啊,人的各种观念,在社会上的杂乱现象面前,对人都构成了各种引诱干扰,所以有句话叫“修炼如初,圆满必成”。有的人经常跟师父讲:我原来一看法的时候,那个层次提高的也快,在看书的时候认识的东西不断的显现出来,为什么现在没有这个感觉了呢?那大家自己想想,你是“修炼如初”吗?

  其实,我早期讲过这样的话,我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时候,包括新学员,你只要去修,很快就把你推到位。推到什么位呀?推到你从哪来的,就推到那么高,很短时间就推到位了。人身表面上没有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你要想能够有那么大能力表现,就得有那么强的正念,才能起那么大的作用;你的正念也得纯到那种成度,你才能起到那么大的作用。

  大家知道,一个神仙,挪动一个山不算什么,搬搬山都很容易。可是哪,那个神仙他是没有人心的。他完全是神的观念、神的那种状态。那带着人心能做到吗?绝对做不到。有的修炼人能做到,有的做不到,那就是正念足和不足的问题了。正念真的纯净到那种成度了才行。

  有人说我觉的自己很纯净,其实不是,带着很多杂念,带着很多后天养成的东西。甚至于你觉的简简单单的一念,可能这基点、起因、附带的东西都是不纯的。修炼人在长期修炼中要想能够保持一直正念很强,保持当时得法如初的心境、初期时那个纯净的心态,那真的是了不起,那神看见都会说你了不起。但是很难,因为我早期传法的时候就知道你们修炼中会有人心的干扰,不然我也不写那么多《精進要旨》中的文章,修炼中不断的在修正、督促大家,告诉大家在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我知道会出现这些问题。这在过去不是大法弟子的修炼中也是一样,都存在这些问题。谁能修炼如初,那必定圆满。

  当然啦,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在常人社会这个环境中修炼,那干扰是很大的。师父看到了这一点,虽然你们是前人没有过的修炼方式,但是达到的标准是严格的,你们在《转法轮》中也看到了。修炼得真正的象个修炼人的样子,最起码你要经常保持一个清醒的正念,能够在各种复杂的环境,遇到不同的矛盾,或者是突然出现的什么问题中,能够象个修炼人一样去对待它,那才行。

  当然很难做到,是吧?所以才会表现出大法弟子在修炼过程中那种复杂的状态来。有修的好的,有修的不好的,有的这样表现,有的那样表现。大家知道,还有出现大法弟子去世啊。当然作为人,哪能不死人呢?一个大城市每天死亡的人口数目还挺大哪,“生老病死”那就是人的规律。这么大一个人群,几千万大法弟子,说都不死,都是精進中实修不怠的修炼者,那就是奇迹了,那已经破了迷了。正因为有不精進的,所以才会出问题。因为毕竟是修炼的人群,死亡率是相当低的。而且旧势力为了搞乱这个环境,所谓的考验人,看你对这个法的认识是真的、假的,你相信与不相信,所以它有意搞的真真假假叫人看不清。

  乱到什么程度啊?比如说,有的大法弟子,一家人都很精進,别人也瞅着挺好,甚至于有人就向他们学,看他怎么修的自己也怎么修。我说修炼人没有榜样,把谁当成榜样不是自己认识法就会促成问题。旧势力可能认为你看着他修、而不是自己去认识法,那就很可能让他去世。当然啦,大法弟子嘛,去世那都是圆满,肯定的,因为一个常人你们讲真相中都能把他救了甚至能够归位,何况一个大法修炼人呢?而且是旧势力造成非正常离世的,当然得圆满。

  旧势力把这件事情搞成这样,它就是用这恶毒的手法考验别人,通过这件事情考验人。怎么样?你们认为修的好的,他死了,你还相信不相信?这些事情发生多起了,很多大法弟子都已经有了经验了,都知道旧势力的手段了。但是从师父的要求上说,修炼也是严肃的,一个人成神,不是坐在那喝着茶水、看看书就能成神的,在这条路上真正的能够修上去,才行的。

  在修炼中,正因为修炼者不是总能够从始到终都保持着一样的心态,象火箭一样的往上走,精進中充实自己不同的层次,所以就会出现不同的状态。旧势力也会把这环境搞乱,考验人心,等等这些事情。还不止这些,例子很多,在中国大陆那就更不用说了。迫害中的邪恶表现,那是旧势力安排的这套手法。它的目地是为了使它们的安排事成,使它们认为行的大法弟子修成圆满,但是它可不管你谁能圆满、谁不能圆满,它只管在这场迫害中把能行的圆满、把它们要干的干成。

  迫害中我也在仔细观察着,有些学员还真是不接受教训。刚刚从劳教所放出来,他的显示心又来了,人心又上来了。一个常人遇到什么事情也得有个教训,多思考思考;修炼人更得找出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在哪里,得查找自己的问题啊。这些事情我在法会上不多讲了,大陆的情况也很复杂,各种各样的人心,各种各样的矛盾,在那个复杂的环境中千变万化。一定要认真查找自己、少被旧势力钻空子。

  下面我再说说其它问题。

  大家知道最近新唐人电视台这个大法弟子办的讲真相的项目有些变化。我觉的这都很正常。很多学员都在议论。能把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讲真相的项目做好,有好的办法、好的主意,那就那么做,这都是正常的。可是有些学员哪,平时做的不是太好,甚至于平时对原来的负责人还有意见,到这个时候他却讨好去了。本来原负责人心情很平静,我以前都跟他打过招呼、说过这个事,有人又去说三道四去了:咱们没有那么不好啊,怎么说换人就换了?(师父笑)当然了,修炼人还是不一样,我对原负责人一说他也就明白了。

  就说修炼人哪,师父要大家做的事怎么对待。既然师父叫这样做了,一定有道理。你们不是来助师正法的吗?为什么不按照师父要做的去配合、圆容,反而去干那些个不该干的?说一些不该说的呢?你是修炼人吗?你是我的弟子吗?你管我叫师父吗?

  其实你们想一想,刚才你们在谈神韵,说神韵的成功。我以前讲过,我说人类社会历史在一九九九年那一年就结束了。当人们在二零零零年大庆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说人明白的那面在庆祝。能够走过这个年代,还有存在的希望,真的是要庆祝。可是时间能那样不断的延续下去吗?如果一个苹果烂透了,还搁那摆着,那能行吗?上面爬满了蛆虫,散发着腐烂的气味,还在那摆着吗?到底还有多长时间?人们在这段历史时期都在议论这件事情,也就是说哪,人们都在担心。要我说哪,我对大法弟子早就讲过,我说正因为宇宙在正法,这里成了正法的核心,这里有无数的大法弟子在这里证实法,才推延了这个时间。那么也就是说,这是大法把它留下来的。留下来干啥?再给人一次机会,留下来叫大法弟子在这里救人。不要只看我们在这里一味的承受魔难。

  有的学员说我就承受、承受。承受什么?!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大法弟子的圆满绝对不是个人的圆满,一定在救度众生中,带领无数的众生圆满。每个人都是!(鼓掌)那么既然是这样,大家想一想,我们在这个历史时期是不是应该唱主角?

  师父带领着大家做神韵实际是给大家做榜样。我把神韵做成了世界第一秀,最起码在文艺领域里、艺术领域里,神韵唱了主角了。那么其它项目怎么样?你们对自己做出的一点成绩很沾沾自喜,你唱了主角吗?你连配角都没唱上,有的在唱丑角!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吗?是师父叫你们做的吗?我们有的人在讲,说我们现在资金不够啊,项目做不来。那是你没做好啊,你没有把它当作大法弟子真正要做的事情做、真正的一个企业去做。一个世界性的媒体周转资金没有几个亿在都不是大公司。当然话说出来肯定有人有压力了。我不是说你没有做到这一点就不行了。我只是从道理上说这个事情,我们应该那么去做才行。

  有些人的容量怎么那么小啊?想的问题怎么那么小啊?如果你们办的媒体真正的立足于主流社会,真的成了全世界的媒体公司,大家想想,揭露邪恶,把人类引导向正面,那起的作用有多大?那救度众生的力度该有多大?你们没做到,经常指望着常人媒体为我们干点啥!常人媒体就不给你干,因为它不是大法弟子办的。是你在证实法,不是常人证实法。就是这么回事。有时候你们想叫常人媒体干点啥,它就给你干反的,是不是?

  再说说神韵的问题。很多学员对做神韵有个想法,觉的师父领着做的项目。其实是师父给大家做个榜样,更多的事情是你们做。但是神韵一步步怎么做我是有打算的。

  初期作为一个艺术团体,特别是在美国,我们是以华人的身份,是个少数族裔,要想打开这个社会局面,那谈何容易呀。就是美国的艺术团,也得经过几十年的影响才能走出来,那我们怎么办?所以师父叫各地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参与了,叫大家积极配合,使神韵影响搞大,这是一个原因啦。

  再有一个就是节目的质量必须得保证,所以我对给观众的直接效果看的是最紧的。作为一个编导,他会站在舞蹈角度看效果,他很难去想象观众怎么看这个问题。作为乐团指挥,他会把中心放在表现乐团上。那么作为灯光、音响,他们都会偏重于自己的想法。我不是,我是直接看总体给观众的效果,甚至于在各个环节中加入的份量要得当,保证使整台秀给观众的效果是什么。

  所以节目质量一上来,再加上各地学员的配合,又是修炼人在做,所表现出来的都是纯善纯美的,而且是带有强大的正面修炼人的能量的,本身大法弟子就是来救度众生的,所以大法弟子干什么都不能白干,都得为救人负责,当然在这场秀中表现的那就是非常突出。在场上很多观众能感受到、看到台上也有神在做。其实大法弟子做其它项目也一样,就是要认真做好。短短的几年时间,把神韵名声搞的很大。

  其实神韵第一年就打响了,人们当时就说是一个奇迹了。本来我是想一年搞两场秀,一个是“圣诞奇观”,就是圣诞节搞一个秀,中国新年搞一个秀,每年是两场不同的节目。后来由于太忙了,做不过来,现在只搞了一场秀。短短的几年,影响就搞出来了。这个与大法弟子的配合,方方面面的因素都有关。

  我和电视台的负责人讲,媒体要不注重人员的专业化培养,你质量搞不上去,专业化程度也不够,那都不行,作为一个大型的媒体公司这是必须重视的。

  办神韵当时我在想,要想使神韵能够成为第一,那首先就得培养演员,所以我就办学校,彻底解决演员的问题。我们很快,短短的时间就把演员培训出来了。当时技巧还没有这么高,现在是越来越高,演员很多都成了国际一流的舞蹈演员,(鼓掌)所以才能有这样的演出效果、其它方面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当然啦,神韵的乐团也在发生着大的改善,我也要使乐团成为世界一流的。(鼓掌)我要说到可做到啊,(师父笑)(鼓掌)正在努力。我们去年三个乐团合在一起搞了一个交响乐团演出,演出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很成功,乐团成员也是信心倍增。乐团也一定能够打响。

  其实我做神韵,就是给各个项目看师父咋做的。而且哪,我还有一个打算,因为各地的学员推广神韵中用的人数太多,影响其它项目,这个事情要改变。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去年到今年的秀就没有用那么多人,很多地区已经用的很少了。纽约地区我已经告诉说尽量少用。那你说几千人上去推票,最后连威德都没有了,来的观众有多少人哪?有些地区就那么三个人、四个人就办了好几场秀,而且是满场,这个威德你看多大。所以将来会越来越少用人。而且现在统计了一下,各地都是这个情况,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观众都是看广告来的,所以我们只要少量的人手,把广告做的好一些,就可以了。渐渐的会这样做。

  刚才讲的是两个具体问题了。我刚才听说大陆还来了一部份学员。有些学员以前听过我讲法,大陆绝大多数学员没听过我讲法,见一次师父好象是很难,那么我多讲一点。(热烈鼓掌)

  咱们还采取这个方式,师父解答问题。(鼓掌)现在可以开始,条子可以交上来。

  我坐下来大家看不清楚,我看我还是站着讲。(鼓掌)

  把问题拿过来吧。

  尽量提你们修炼中的问题。个人我这不舒服啊、那不舒服,(众笑)我们大家都笑了,这应该是自己去过的关啊。

弟子:大法弟子如何在当今社会应对日常生活中工业化的有毒食品?(众笑)(师父笑)

师父:现在真的是这样。人的科学很肤浅。基因改良在表面上看能够使农作物少受虫害,甚至于看似表面上在增加产量。其实哪,这个世界是神造的,人的食物也是神造的,这个自然界的东西和人体是一个正常的循环,都能够互相利用的,而且这个东西在循环过程中还能使它升华到高层次上去。整个宇宙都是一个循环系统。如果我们这的东西发生了变异,不纯,这个东西不止影响到人类社会,还会影响到高层社会,同时变异的东西会使人体发生畸形。

  我过去跟大家讲过,我说人类其实经过了两个地球。上一个地球人类到最后的时期,那时的人看上去很可怕。有的头很大,有的腿很短,有的一个胳膊长、一个胳膊短,也有的五官歪斜,被毒化的很丑陋,人都是变形的了,就是因为基因改良和工业化的污染造成的。

  大法弟子是修炼人,现代人类表面的身体本来就是被污染的了,同时有很多业力在表面上,在修炼的过程中,就是去掉这些不好的,纯净你的思想与身体,甚至于缺损的都能够补上,归位时必须达到神体标准,所以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修炼,是不存在这问题的。而且成年人不会马上出现畸形,但会造成脱发,它影响很少。对后代的影响那是很大。只要是修炼人,不管是孩子、大人,实际上都是在解决过程中啦,你的身体,不管是污染不污染,都是在转化过程中。

弟子:我们是台湾弟子,得法多年。和先生同修一起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知道大法不是为祛病,知道修炼人细胞都被高能量物质转化,但得法之前的痛风一直没好,最近关节还是很痛。(众笑)

师父:(笑)修炼人都知道,只要你精進,你的身体就在发生变化,师父也会去给你调整。不是师父这个人身做,而是师父法身在做。从你修炼到现在都没好,你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问题,看看哪里执著,哪里应该修好,这真是个人修炼问题了。(鼓掌)

弟子:河南平顶山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父:(笑)问候就不要递上来了啊,师父知道你们的心情。

弟子:我们是来到美国不久的老年大法弟子,非常渴望遇到您、聆听您的讲法,由于种种原因总是不能如愿,今特请参加法会的同修转达问候。长沙大法弟子。

师父:这个不用交上来了,师父知道。(师父笑)

弟子:请师父坐下讲法,您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

师父:没关系啦。

弟子:神韵在台北演出场地一直无法租到最高级的国家剧院,是否弟子还不够努力?

师父:台湾除了台北之外,有些剧院还是不错的,可是台北的剧院好象都不是太好,就是那个国家剧院才能装九百多人,租不租也没啥意思,所以我没有让他们一定租。

弟子:台湾大纪元揭露邪党的报导方式似乎不够喜闻乐见,目前无法让大多数台湾人接受。请问我应该如何做?

师父:你向他们提提建议,只能这么做吧。(师父笑)

弟子:我们究竟救了多少众生?百分比多少?

师父:现在有多少退党人数啊?你们几乎讲过真相的人都在那退党人数上,但是不一定保证每个退党人就不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有些人是从内心上真退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一旦有这个表示的时候,神就会帮助去处理这些问题。现在是一亿三千万中国人退了党了,中共邪党没有那么多人,是因为包括退党、退团、退队、退休的。

弟子:我以前在国内讲真相和个人修炼的事情都做的不大好。在国外这几年时常想起以前错过的该去讲真相的那些人,自己希望能弥补自己的遗憾、回去给他们讲真相,但心里总是有“害怕”二字。

师父:修炼哪,如果一个人坦坦荡荡的,干扰一定会少。不是说,哦,师父讲了,我就去做了,回去被抓了怎么办?我只是从修炼这个角度上讲,真的心里不装着害怕,坦坦荡荡,做着该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没有害怕。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来了我给你讲真相。真有这样的大法弟子,结果警察都非常佩服,临走还告诉你,注意安全啊。真的了不起。(鼓掌)但是已经在国外了你做好该做的事情也是一样。

弟子:师父您好。我理解无条件配合的法理就是协调人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的问题是,在一个项目的关键时刻协调人不说怎么做,我们该怎么配合?(众笑)

师父:协调人有的时候会先听取别人的意见,然后采纳一个好的意见,也有这样的。但是也有的负责人呢,从来没意见,自己从来没有一个想法,从来不往这上用心,那真的是有点差劲。师父把这么多大法弟子交给你,叫你把他们带好,那是你必须得做的,这是责任。做不好,是与自己修炼有直接关系的。

弟子:无条件配合的法理是不是也包含着在项目关键时刻协调人应该有决定项目走向的勇气?

师父:那当然是这样,自己要有一个好主意怎么去做?

  初期做神韵的时候,大法弟子搞艺术的也不少,这个告诉我,师父应该这么做,那个说,师父应该这么做,这个说这么回事,那个说那么回事。说的还挺有道理,然后例子还举了挺多。每天几乎都有对我吹风的,我就在想:我说这是我做,谁怎么说都干扰不了,我非常知道该怎么做;这要是一般项目负责人,那真的挡不住。哇,有些还很强势,真的很难挡。可是,作为一个项目负责人,你要没有一个坚定的自己的方向,真的是啥也做不了。

弟子:现在有的国家还没有按照神韵对财务管理的要求执行,请师父再讲这方面。

师父:神韵会要开的,这些事情是应该做好的。大法弟子本来就是把这些东西都看的很轻,修炼为第一位的。如果在这上出问题呀,那就很难修炼了,旧势力一定会找你算这个账的,可是你却过不去这个关。千万要别出问题。

  不具备条件,或者有些学员忘乎所以,还是其它项目遇到困难了,挪用资金,那可是了不得的事。因为大法弟子证实法、做什么项目,是你们在圆满自己,在走自己修炼的路,遇到什么困难你得自己解决才算过关,是吧?走过去那是威德。假如说你用别人的钱,挪用别人的钱或者神韵的资金去做了,那么就不一样了——这个项目怎么做都没有你的威德,那旧势力就会抓住你这个问题:你是助你师父正法还是你师父助你?而且在任何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挪用了资金,或者是当了自己的钱,那可是修炼大忌,可是很严肃的问题了。所以有的时候我在想,可千万别在这上出问题。师父不会去过重去讲这些事,我也不把它看重,可是我真担心谁在这上出问题那么多年就白修了。旧势力不管你是老学员还是新学员还是负责人,旧势力可能毁了你。

  当然了其实大家做的非常好了,看到神韵的成功大家很高兴,救人的力度大,大家都是想支援神韵,我知道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弟子:西安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父:谢谢大家。问好的不用再提了。

弟子:我是台湾大纪元记者,今年遇到不少专程来台湾观看神韵演出的大陆各界人士,他们除感动外,表示向慈悲伟大的李洪志老师问候,并致以崇高的敬意,他们衷心希望师父您能回到中国,神韵艺术团能早日回到神传文化的故乡。

师父:谢谢他们。我是想让神韵去大陆演出,(鼓掌)看时间来的及来不及吧。这大陆要去了,别说这三个团,四个团也不够用。艺术团有个人那天算了一个账,说三个团在中国演,光大法弟子就得看六十年,(众笑)才能看完。(鼓掌)所以这个观众群可大。当然救度众生了,更多的还得叫常人去看。

弟子:代表中国大陆北京、天津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叩拜师父。

师父:谢谢大家,问好的不用提了啊。

弟子:(师父:前边问师父好的师父不念了啊。)我是长春大法弟子。我们不管严寒酷暑,刮风下雨,坚持发正念,迫害不停,正念不止,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师父:谢谢大家。(鼓掌)师父家乡大法弟子啊,做的非常好。(鼓掌)

弟子:(师父:那怎么办呢?还是问好,念不念呢?)辽宁抚顺新宾永陵大法弟子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好。

师父:谢谢大家。

弟子:如何向西方媒体、人权机构更好的讲清迫害真相?

师父:讲真相哪,哪里都可以去讲,不要针对什么政府啊、团体呀,不要有这个想法,很多的时候都是因为这个心,被挡住了路。大家知道,我们是救人的,救人救啥啊?人心。所以只针对人心、针对个人,不要针对团体。说我就想针对这个团体去讲真相了,你可以这样去做,但救人要想收到实效,向谁讲真相都可以,到哪个阶层讲真相都没问题,众生都在等。

弟子:针对一些长期混在大法弟子中的所谓学员,在大法弟子中有意搅事的,不知如何揭露又能慈悲对待。

师父:是呀,有些人觉的大法好,又不想离开,可是不修炼在里边就起着搅事的作用,他自己不知道;一帮人心重的学员还愿意听他讲。拉一帮人在那讲,讲的都是人心的认识,也不在法上,真的是在搅事。这种不精進的,又觉的大法好、离不开的,我希望你们千古机缘别擦肩而过;真的踏踏实实修一修,自己有所得,才没有白在大法弟子中待一回。

弟子:大法弟子如果自身没修好,是不是做再多的事也达不到救度众生的目地?

师父:这倒不是。我倒想起一个道理来。有的人说,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人说,你没做好你别来管我。这话大家听起来好象是对的,是呀,你做好了你再说我,其实不对。完人是没有的,他这方面有不足,可能其它方面还好一点。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说话说的对,都应该听,不管这个人你认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才是对的。所以不管自己在修炼中觉的自己做的好和不好,讲真相的事你都应该去做。(鼓掌)

弟子:河北省唐山市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是全国迫害最严重地区之一,去年又发生了两次大面积迫害,给众生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请师父开示。

师父:说起来这些事情太多了,其实中国大陆各地都是这样,就象刚才师父讲的,如果我们大法弟子正念足一些,能够在这场迫害中都做的符合修炼人,少一点人心,迫害就会少。

  人心越多麻烦越多。有的还不接受教训,刚一出劳教所,各种人心又来了,显示心又上来了,那就会带来麻烦,是吧?不但自己遭受痛苦,也影响着整个环境。所以每个大法弟子要都能做好,我告诉你们,这场迫害它就坚持不下去,早就完了。(鼓掌)

弟子:在有些地区,一个佛学会负责人身兼数职,大纪元、新唐人、佛学会、真相组,事事要请教他。

师父:是啊,有些地区是这样。真的人手不够哪,倒无可非议,可有些地区可真的是个问题。师父都在想:谁能替了我,我神韵也不做了,证实法嘛,每个大法弟子都得让他们走自己的路、给他们威德。自己拢着,太多了其实也不一定做的好。从另一方面讲,是不是自己有什么心才这样做?反而是修炼中一个没过去的问题。我就敢放手,我什么都敢放手。本来就是锻炼人,为什么不放手呢?都是修炼人,有法在,怕什么呢?我什么都敢叫别人去做,为什么不能呢?师父的本意就是要锻炼大家,为什么不叫大家去做呢?(鼓掌)

弟子:黑龙江大法弟子想念师尊,我们会克服一切困难做好三件事。神韵是在师尊亲自指导下做出的世界第一秀,我们认为就得用我们现有的最高标准对待。

师父:噢,是说神韵光盘,大陆大法弟子要制作精美的包装。根据自己的能力、根据自己的条件做,因为多数学员还很困难,都这样做,也会影响到正常生活,有的学员不吃不喝的也要资助,不要给学员造成困难。大家知道神韵和山上对一般学员捐助从来不收的,可是总有捐的,也总在往回退。除了做生意的、很富裕的那种才收的,其他一般正常打工的,都不收。

弟子:在大陆这种情况下,怎样区分理智和怕心?

师父:在中国大陆那个环境,我说你要真的是一点怕心没有,太了不起了。其实那种恐怖环境是旧势力干的,也是针对大法弟子现有情况做的。说你要没有怕心它们会认为不足以考验人,你要没有怕心它不白做了吗?它就是要让你害怕,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看你敢不敢做救人的事,它们就是这么干的。

  有些学员正念足一些,怕心就小一些,做的就堂堂正正一些。有的人怕心多一些,就做的差一些。完全没有怕心的个别人也有,有些地区比较宽松呢,会多一些,邪恶多压力大的地区还是很少。不是说有怕心了就不行了,怎么样能够克服自己的怕心,正念足一些去做好三件事,那就了不起。(鼓掌)相比之下不管大家怎么害怕,面对着救度众生的责任,都得去做,得去救人,那就了不起。

弟子:现在仍有很多人没得救,烦请师尊再讲一讲抓紧时间讲真相劝三退的重要性。

师父:我想这个重要性不用太讲了吧,救人那是你的责任,每个大法弟子必须得做的。你说我自己修的很好啊,我每天在看书啊,自己炼功时间也很长啊。我说这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没修。为什么呢?因为大法弟子不是过去的那些僧人,只求个人圆满。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才称为“大法弟子”,不是个人圆满为目地的,是你要带领一大批生命圆满的,所以必须得去做。(鼓掌)

弟子:经历邪恶迫害的同修和海外生活时间长的同修,心态不同。

师父:是的。我发现啊,从大陆出来的人哪,来到美国,走在街上,好象看到外国警察心里还在害怕,说“法轮功”几个字也得瞅瞅别人什么心态,害怕的心还很重。由于长期在那个环境下,人与人之间那种非正常的接触,在邪党文化中人的行为、思想反映,表现的都不同。

  国外的大法弟子,在国外待时间长了,他也忘了国内人们的不一样,特别是这些年更不一样了,所以觉的大陆出来的人怎么都这么怪呀?特别是你心里害怕、感觉说话又拐着弯说,国外的学员觉的这人是不是特务啊?真的是这个感觉。我经常告诉他们,在大陆那种长期迫害下,在长期的党文化的环境中,就变成这样了,跟谁也不敢说心里话,这不正常。因为在中国那个社会,会抓人的短处,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在国外没有这一说,在人类的历史上没有这一说,只有在中共邪党的社会才这样。在国外,俩个人谁也不认识,在一起连家里的什么事情都会翻出来对人聊的,很坦荡的。

  有的时候大陆人觉的外国人这么傻啊,他们家的事都拿出来说。那是人的正常行为呀,是吧?是中国人被邪党文化、被那个社会搞的,在各次运动中被搞的,不断的掩饰着自己,什么都怕。这中共邪党真的是太邪恶了!(鼓掌)

弟子:英国弟子在中领馆前和平抗议坚持十多年了,目前弟子中有不同的认识。

师父:我觉的哪,不管怎么样吧,证实法中大法弟子所有做的一切事情师父都是肯定的,就包括在领馆静坐的,叫世人知道、认识,叫路过的人看到这部份人是被迫害的,在揭露邪恶,我觉的这个事情做的很好,应该做。(鼓掌)我向来是肯定这件事情的,也叫人看看,哪个国家的领馆前这样?只有你中共邪党流氓政权。我一向是肯定这件事情的。

弟子:在大陆,同修身体不适,大多都是有旧势力迫害的因素,我们都正念否定、向内找。来到海外后,同修有身体不适的却说是消业,弟子在法理上有些不明白。

师父:在邪恶的环境中,特别是中国,因为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多,它会迫害你。邪恶因素在国外已经没有那么多了,压力没有了。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鼓掌)

弟子:我二零一零年得法,今天第一次参加法会就有幸见到师父,请允许我代表我姐姐和姐姐的女儿向师父问好。

师父:谢谢,谢谢。师父知道。

弟子:请问师父,有的被迫害很严重的大陆大法弟子来美国申请政治庇护被拒了,什么原因?

师父: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哪,也可能你们在中国大陆还有该做的事没做,也许有该救的人没救?我只是从法理上说啊,不是说你是这个情况。再有一个,大家知道,美国的移民官他问话哪,他问的都是很直接的;我们中国人哪,说话都是不正面的。在大陆,意思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噢,是这么回事,可是西方社会的人不这样思维,所以老是拧劲,有时会使移民官很生气:你为什么不直接回答我问题?认为你在吞吞吐吐的在撒谎。其实不是,是表达方法问题,思想认识、思维理念问题。这确实有差异。尽量直接的回答。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也很关键,个人修炼状态问题。

弟子:媒体招收常人做具体工作,会不会把我们大法弟子资源共享出来的好主意泄露到常人社会?

师父:如果你们自己做广告的能力很差,雇佣一些常人来做广告、做市场,这个可能问题不大;但是如果其它的东西,要是同在一个办公室,那可能就存在大问题了,很可能很多人就把他当作是大法弟子了,说话也不在意啦,理解当然有差距。如果这个人背景有问题,那就更麻烦了——邪党把法轮功的什么情况都当作是情报。所以这些事情很难办。你要是雇佣社会常人的话,不要在一起,专门一个地方。这样大法弟子都知道,那是常人,这是大法弟子。不然就会混在一起去了。

弟子:我是东北大法弟子,现在大陆监狱、劳教所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更好的营救同修?

师父:每个人有自己的修炼的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能够想到帮助同修少遭受迫害,这是应该的,但具体怎么做,修炼上得看那个人修炼状态。状态好就容易帮,状态差就不容易帮,只能说你们力所能及的做你们应该做的。其实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做这件事情,都在揭露邪恶、抑制邪恶。

弟子:大法弟子如何善用社会媒体?

师父:善用常人的媒体?这么说吧,大法弟子的事,那也就是咱们自己的事,得自己做;靠常人媒体把它做了,那个媒体威德太大了。大家知道有些报纸影响很大,用哪个报纸把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报出来了,从头到尾都给你报出来,说的非常清楚,你们想这一定是件好事,很多人觉的这太好了,可是旧势力是绝对不会干的,把它安排的环境给破坏了。它认为考验大法弟子的所谓环境给破坏了,它绝对不干的,所以这些年来常人媒体一直不报道。我早就知道这些事情,我就没叫大家这样去做,只要你去做,报道就是反的。

  当然了也有些媒体的记者看了神韵了,或者是和大法弟子接触中听了真相会不一样,有的时候偶尔的报导一些东西出来,那当然好,了不起,只能说这个人真的是了不起,是给自己的生命在选择未来,只能这么说。要想大面积出现或者大篇幅的出现这些情况,这些年还没有过。不是大家做不到,也不是师父不让你们做,那旧势力在抑制着常人社会。

弟子:香港最近出现一些邪恶干扰,是否香港大多数大法弟子的人心所带起来的?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师父:遇到问题的时候不要互相指责。大家都冷静的想一想。香港,是那个邪党最前沿,那是已经到了它的嘴边。在那个地方揭露邪恶,它已经恨的牙根都痛了,它要不干出那些邪恶的事来才不正常呢。但是大法弟子了不起,这些年来一直做的非常好,能够在那种情况下非常有力的揭露邪恶。恨的牙根痛它也没办法,在最后的疯狂中,什么“一国两制”、什么脸面,都不要了,世人都看到邪党失去理性又下三滥式的疯狂了。

  这时大家要冷静的理智做才行。这是当初安排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地方,这种疯狂它能长吗?不会长久的。旧势力也是针对一些人心干的。一个人有问题是个人修炼的事,修炼中很多人有问题,就会出现形势上的问题,所以大家遇事一定要冷静。师父一直在观察这件事情,我也在观察大法弟子的心态、每一个人怎么对待它。

弟子:有的学员拿着假经文到处传,这样的我们遇到该如何处理?

师父:作为个人来讲,不听不看就完了。知道那些东西是假的,也知道明慧网已经多次发表、说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还被带动呢?

  之所以在学员中能出现这些事情,大家想一想,为什么呢?不就是有些人喜欢听小道消息?这是人心的执著。针对这些人心,旧势力觉的,要不让他狠狠的摔一个跟头,他是不会改的,他不会去掉这个心的,得让他在这上摔倒,所以就让那些人去传小道消息。传小道消息的人本身对小道消息也是这么感兴趣,才这么干的。

  有些人不是摔倒了吗?摔的好几年爬不起来,最后明白了,痛悔的不行。师父不承认这些,可是你叫邪恶抓到理,它才敢这么干的,要能够早点放下这执著就没这个损失了。特别是在这么大的人群中修炼。过去人修炼,要使人能修炼成,针对不同人心会用不同的去人心的办法。大法弟子有漏,邪恶它就会针对你的人心搞出问题来。有时邪恶会针对你怕啥它来啥,你想啥来啥。

弟子:如何才能让不精進的或者掉下去的弟子从新走回来?

师父:象对一个没学法的人一样对他讲真相,因为一旦掉下去连《论语》都不会背,大法书中话他都想不起来。他真要走回来得从新学,从新开始。

弟子:有的弟子不重视书中改字的问题,怎么给后人留下这样的书?

师父:后人的事情师父来做,但是大法弟子该做的要把它做好。

弟子:个别大陆来的学员很努力,但很执著个人的认识。

师父:是啊。那大陆为啥迫害那么厉害呀?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有的人心太强了嘛。我都讲过了,集体做事时,谁的主意也不可能是最完善的,社会是千变万化,形势还在变化呢,人还有一个今天这个时髦明天那个时髦呢。这是一个动的社会,不要追求自己的主意怎么好。只要能完成这件事情,大家就努力去做了。你觉的哪方面不完善,你把它做完善,这才是了不起的,这才是神愿意看到的,这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鼓掌)而不是哪个意见、谁的意见怎么圆满了不起,你把它争来了,那恰恰是神反对的,师父也不愿意看到的。而且旧势力觉的越不圆满越好,你去做吧,漏洞百出,谁能把它补上那才了不起,给了大家共同修炼的机会,它是这么看的。

弟子:有些同修专职在几个媒体做,没有生活来源。有的媒体发一点生活补助,钱都是学员捐的。有同修悟到拿补贴不符合师父讲的开工资的法,就离开了媒体,去常人中找了一份工作,选择了其它的讲真相项目。弟子也面临拿补贴的问题,对此怎么认识?

师父:有的媒体拿补贴是我同意的,要想尽快把媒体公司做好,你没有收入怎么行?不专职做怎么能行?初期可以这样。你比如说,新唐人现在要从新把它做好,这个期间出于这种情况可以,但是不会长,现负责人也不会让这个事情太长。

弟子:国内老学员由于时间长,不精進,甚至于放弃修炼,怎么办?

师父:修炼哪,其实你们不知道,旧势力,它就是要把那个不精進的、不行的筛出去。过去讲,修炼不就是淘金嘛,把沙子都淘出去剩下的才是金子。不有一句话叫“大浪淘沙”吗?在大风大浪中淘去的都是沙子,剩下的是金子。

  其实我觉的众生都应该在这个历史时期面对自己的生命做出一个关键的选择,那谁不想修了也是随自己的便,没有正法修炼逼着人修的。人的那个心不动,那走進修炼人中来也是假的,所以从来我都是你修我这个师父管你,你不修那你就走你的,人心不动没有用的。

弟子:邪党开始减少对大法弟子劳教,增加判刑重刑,邪恶是否从新抬头?

师父:换汤不换药,邪恶招数使尽了,它什么邪恶都给人看到了,也是给人心看的。

弟子:前几年师尊在讲法中说海外大法弟子不要回国,现在海外大法弟子可以回国了吗?

师父:你在邪恶的黑名单上,回国它肯定找你。它让你回去,那就是两个目地,一个想从你那得到所谓的情报,一个是叫你去当特务,否则它不会让你回去。所以很多回了国又回来的,其他同修就对你不信任,大家在想:说不上你在国内干了啥。大家都会这么想,何必去找那麻烦?

弟子:最近有极其邪恶的劳教所被曝光,常人也出书揭露劳教所邪恶,还有常人及常人媒体想采访曾经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大陆学员。一些大陆学员有意站出来揭露邪恶,请问师尊,现在是否合适?

师父:当然合适啊,那还不揭露它?(鼓掌)中国大陆以外学员可以大力做,大陆学员注意安全。我向来不承认这场迫害的,我也不承认旧势力的那一套,而且永远不会。(鼓掌)

弟子:明慧网连续发表制止乱法文章,可是有的大陆学员仍不清醒。

师父:是啊,被邪恶控制了,对明慧网也反对。大家知道我为什么在明慧网上发表消息吗?就是告诉大家它是可信的,是大法弟子一个交流的平台。换个角度讲,师父也在看着,是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的。

弟子:有的大陆同修公开集体炼功,造成绑架,又不积极的讲真相。

师父:不讲真相、不解决这些问题是不对的。如果条件合适了,有些地区学员出来炼功没有人管,可是有些地区不要盲目的效仿,还很邪恶的情况下不要这么做,会造成损失。

弟子: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的大法弟子只有近五十万,是否有很多曾经做错过、但还没有走出来?如何更好的帮助他们?

师父: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以前的同修,他一旦真的掉下去了,那你就象针对一个常人讲真相一样针对他,不要还把他当作同修一样对待。你觉的他和你的认识一样,那你就错了。一旦掉下去,他象常人一模一样,所以你得对他象对常人讲真相那样讲才行。我以前跟你们讲过,我说哪个人不修了,他的记忆中的法全都会被抹掉,所以他什么也记不住。他有意修,得从新修,从新开始。

弟子:除了拿上来的问题,会务组还收到许多各地学员的条子,会随后交给师父。

师父:这个会务组给我写的。一大堆问师父好的,他们集中到一起了。我给大家念念吧。山西太原、北京、湖南株洲、四川成都、锦州、黑龙江鸡西市、南阳、福山区、河北保定、山西、玉山、深圳、广西柳州、石家庄、盘锦、澳门、济南、河北唐山、山东聊城、沈阳、安徽、陕西、云南、苏州、长春、黑龙江、凌源、潍坊、牡丹江、内蒙古赤峰、山东、云南、湖南平江、河北平山、承德、湖北武汉、上海、山西晋中、榆次、广州、湖南、北京航天部、武汉洪山区、湖北黄冈市、武穴市、麻城市、黄石市、浠水市、新疆、河北廊坊、浙江、攀枝花市、四川乐山、北京大专院校、江苏、辽宁、福建、大连、天津、河南、大同、四川德阳、张家口、甘肃,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父:谢谢大家(鼓掌)。还有,这是会务组把问好的条子都写在一起了,下面还有一部份:日本、美国洛杉矶、澳大利亚、罗马尼亚、荷兰、挪威、夏威夷、温哥华、伊朗、杜拜、新西兰、越南、韩国、意大利、法国、英国、西班牙、马来西亚、悉尼、台湾、美国加州旧金山、纽约,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谢谢大家。(鼓掌)

  我就说这么多吧。今天参加会的有八千多人,每个人提个条子肯定是念不过来了。不管怎么样吧,刚才解答的一些问题也许带有代表性,希望大家能有点收获。每次法会,如果有时间的话,师父都会这样去做,尽量给大家多解答一些问题。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说的再多,那在实践中还得你们去做,还得你们去修,师父只能起一个指导的作用。当然修炼中还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了,那肯定的。但是遇到问题,在常人中碰到的千变万化的这些事情,得你自己去针对。

  就说这么多,希望大家走好最后的路。时间真的不是太多了,说结束就结束,下一步说来也就来了。谢谢大家。(众弟子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




简体字A4版:  PDF文件
简体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体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