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恶徒的丑事与恶报事例(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接前文

“方丈”的情妇

现在佛门也不是清静修行之地了,主要原因是那些有头有脸的和尚都搅和到政治里面去了。重庆市华岩寺住持和尚释心月,是重庆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局级待遇,配有小车和司机。他效忠恶党,是个十足的披着宗教外衣迫害法轮功的政治和尚。他多次指使利用该寺庙宣传栏,诬蔑、诽谤法轮功,并在公开场合多次挑衅、诬蔑、诋毁、诽谤大法,罪孽深重,导致车祸暴亡。释心月死后,有位少妇抱着小孩找华岩寺新住持哭诉,原来她是释心月的情妇。据说释心月的情妇还有另外几个。新住持对释心月乱搞男女关系的丑闻不敢张扬,出于无奈给那位少妇三十万元私了。

恶报发生在淫乱时

河南省济源市纪检副书记郭学军,原任济源市轵城镇武装部长,任职期间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济源市洗脑班,因迫害积极,后被提升为市纪检副书记。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郭学军与情妇钻进自家地下车库内鬼混,因缺氧双双毙命,四天后才被人发现。死时两人都一丝不挂,双方家属都不愿收尸。丑闻传开后,人人唾骂,但济源市当局还厚颜无耻地为其召开追悼大会,说是什么意外“事故”。

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镇白庄村邪党书记石玉成,自二零零七年担任村支书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利用法轮功学员家人的怕心威逼恐吓,指使法轮功学员家属骚扰其家人炼功,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鼓动法轮功学员家人到法轮功集体学法点骂街、冲散炼功点,还扬言要把法轮功学员“一网打尽”。二零一零年腊月三十晚,石玉成指使村委员会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救人的真相粘贴全部撕毁。在二零一一年七月之前,又一次撕毁全部真相粘贴。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邪党生日那天早晨,石玉成突发心脏病猝死,死于情妇家的洗澡间,成了邪党的陪葬品,终年五十九岁。

湖南省岳阳金盆分局法制办科长许子家,在任期间,多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并以“莫须有”的罪名整黑材料,导致三十多人被非法劳教,几十人被拘留、罚款。二零零四年三月,许子家与情妇在室内洗澡,双双中毒死亡。

原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六一零”主任刘迪华,一九九九年以来,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阴历大年三十),刘迪华在情妇家中,与情妇洗澡时一氧化碳中毒,双双裸死在卫生间。渭滨区委、区政府掩盖丑闻,在其火葬时,不准通知亲友,不准开追悼会,不准送花圈,害怕他的丑行曝光,偷偷埋掉。

河南省周口市中心医院党委副书记郑永军,对本院善良无辜的大法学员反复迫害,强制他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制人人辱骂法轮大法创始人,对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恐吓、监控、举报、扣发工资,本院有良知的人都认为郑永军做得太过份。

郑永军同时包养多名情妇。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个中午,郑永军到医院隔壁良院小区找他包养的一情妇鬼混,当场突发脑溢血。其情妇慌乱中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救护人员将只穿一个裤头的郑永军抬出卧室,经抢救无效四天后死亡。

郑永军曾历任沈丘县委组织部长、西华县常务副县长、项城市人大副主任等职。平时吃喝嫖赌,名声不好。郑永军极不光彩的暴死,令其妻儿老小羞恨交加,抬不起头来。追悼会只有本单位的科室负责人参加。尽管悼词中竭力粉饰其生平“业绩”,怎奈其心地歹毒,平时为人很差,与会者无不窃笑,嗤之以鼻。知道内情的人私下都议论纷纷:“看看这些打击法轮功的人,都是些什么东西!”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其真实面目越来越被世人认清。恶徒之恶不只表现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在他们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都会表现出来。本文选择的只是恶人包养情妇的一个侧面,但是这一个侧面却将这些恶徒的本质暴露出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利用的正是这些没有廉耻,道德极度败坏之徒。

(全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