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正己 用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属于那种悟性比较差的吧。因为母亲修炼的缘故,我在99年就接触大法了,《转法轮》一遍都没看下来,只是从感性上认为师父很正很好,“真善忍”这三个字确实好,如果都能做到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终于走入大法

但是由于从小到大被邪党灌输的无神论的毒害,对大法中所讲神佛不是太相信,不愿意看书更不想炼功,只是被母亲逼着不得不应付,一直带修不修,似炼非炼的,和常人也没什么两样。99年“720”之后大法蒙冤,大法弟子受迫害,我还是认为师父绝对是好人,法轮功也绝对是冤枉的,“真善忍”怎么会不对呢?那岂不太荒唐?却依然不想修炼,但非常乐意去做一些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的事,在母亲被屡次迫害,很多炼功人躲在家里不出来的红色恐怖压力下,我没有什么怕心,常人做着大法的事自得其乐,遇到什么危险也会不由自主的喊师父,虽然悟性这么差,其实师父一直在管着我。

这样到了2004年底,我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尾骨痛,就象生小孩开骨缝那种痛,到医院也查不明白,各种各样的止痛片都让我吃的不管用了,疼极了撞墙撞沙发,什么也做不了,孩子的父亲如果不能赶回家做饭,孩子就吃不上饭,啃着饼干眼泪汪汪的看着妈妈疼的死去活来,那种肝胆俱裂,身心剧痛的感觉,那种死也死不了,活又活不下的痛苦折磨,让我觉得世界一片昏暗,了无生趣。

在中医西医都束手无策的绝望下,在母亲的苦口婆心劝说下,我开始捧起《转法轮》仔细读起来,还没有炼功,书还没有看完一遍,我的疼痛就减轻了一大半,能给孩子做饭了,丈夫下班看到这么大的变化,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呢。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通过学法,知道了“我们讲的东西非常明了,是结合着现代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讲的,而且讲的层次很高。”[1]这才明白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对现代科学的狭隘的痴迷才是愚昧和迷信呢。通过学法炼功,不仅身轻如燕飘欲仙,以前那种冲动暴躁的性格,为一点小事就愤愤不平,上火生气,一生气都能把自己气休克了,惹火了恨不得拿刀子拼命的坏脾气都改善了,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真正尝到了自己曾经苦苦追求的心灵宁静是什么滋味。

修炼前和丈夫经常吵架,一生气半个月不理他,不管我对错都必须他道歉才行,从来不懂得忍让不会为他着想。修炼后,我想到师父讲的“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我开始体谅他,什么事尽量站在他的角度多想想,做错了事主动向他道歉,每天在他下班前就把饭菜做好,上班前把他的皮鞋擦的亮亮的,让他精精神神的去上班。我一改以前孤芳自赏,自命清高不愿跟人接触的坏毛病,主动关心他的亲戚朋友,不分老少,一视同仁,这都为以后救这些有缘人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用各种方式救人

我当时正好赶上《九评》传出不久,我马上融入了传《九评》促三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去了。

在大法中的日子过的非常充实,从来没感觉这么充实过。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心里就想着怎么去救人和谁谁去讲真相,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心都放的很淡。现在想想,可能是那时刚入门,法对我的要求标准也不高吧。

我经常和女儿结伴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女儿5岁时就跟着姥姥一起得法了,经常盘着小腿听师父讲法。她很愿意和我在一起讲真相,从不叫苦叫累,遇到不好放入的地方,她就利用自己年龄小不被注意的特点去做好。我俩经常是去各种场所溜达,碰到有缘人能当面讲的就不错过,有合适的地方就发放真相资料和光盘,看到店铺或其它有电话号码的就记下,以便发给海外同修讲真相,碰到邮筒就寄信,能适合贴不干胶的就贴,总之只要能想到的能做到的救人方法都去做。

师父讲法总是提到整体配合的重要性,我想我和女儿也是一个整体也应该配合好,我就告诉女儿:“妈妈发资料,你帮着发正念,咱俩是一个整体。”孩子还小,记不住那么多,我就告诉她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不停的在心中念。有两次遇到危险都是有惊无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过来了,事后想想面临紧急情况都不知怎么来的智慧,其实都是师父给的。

我所在城市生活水平比较高,多数住宅小区都很严实,到处是监控摄像头,有的大门紧闭,门卫森严,救度那儿的众生比较困难,但是既然今天的人都是为法来的,就都有机会,住在这种小区的大多数都有私家车或公车,我就瞅准了停在不同场所的汽车。在一走一过时把真相资料放在车上,有的车门是那种有空档的把手,我就把真相袋子直接别在把手上,一般放在司机门那边,一眼就能看到,不能放把手的就放在挡风玻璃前的凹窝里,夏天很多停在路边的车都是车窗半开,这样可以直接从窗口放進去。有一次我在一辆看起来很高级的轿车前发了一本《九评》,还没走远,司机就回来了,他拿过书,一把撕下包装袋,坐進车里,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我感到这些人也是渴望得到真相的。往车上放真相资料一定要理智智慧,最好从后面看清车里是否有人,发好正念,从容大方的做。

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一种磨心性的过程,我以前从学校到单位都是很小的圈子,不爱说话,性格孤僻,尤其不愿意和陌生人讲话,为了避免和人打交道,平时都是去商场买东西,买了就走,不想多说些讨价还价的废话。和同学亲朋讲还好说点,可是这些人讲过了,就必须和陌生人讲了。我一遍遍的背《越最后越精進》,其中一句“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2]什么愿意不愿意啊,想不想做啊,都是后天的观念与执著,这些不就是要修去要去除的嘛,这些不去除它就挡着我救人,让我张不开口。有一天炼功时,突然想到没有什么陌生人啊,师父的一段法打進脑子里,“我告诉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坏的,否则在这个时候就不可能有当人的机会。”[3]原来世人都是师父的亲人呢,一下子忍不住泪水盈眶。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把握住几点,一是根据世人的接受能力,二是针对他的喜好,三是顺着他的执著,四是站在他的角度,五是不触动他负面的东西,当然学好法多发正念是根本基础。这样一般都比较顺利,有不愿意退的,我也给他加一个正念,希望他还有机会再明白真相能得到救度,真诚的对他说“希望您以后能明白,我就希望您平安幸福。”对方一听即便不退也会说“谢谢”,也有的又改变了态度。当然有时我也会被常人带动了,愤愤不平,面子心,争斗心都会翻上来,我想我还是要多看看《九评》,彻底清除邪党文化这些毒素,也很重要。但是不管讲没讲通,回家都要找找自己在这过程中是人心还是正念,“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1]

有一次在商场给一位售货员讲真相,本来讲的挺好的,对面过来一人,还是背对着她,她突然变了,借故走开了,我心里不舒服了,这人真难救啊,苦口婆心说半天,说变脸就变脸。回家冷静下来一想,不对啊,这不是向外看吗?怎么能怨常人呢?回想当时看到有人走过来,自己动了一念,可别被别人听见了,这不是自己有了怕心,众生才怕的吗?自己正念足,慈悲祥和的场本身就在解体众生空间场的邪恶因素,自己有这个那个人心,效果就差,保证是这样的。我从正面也有过这样的体会,那是一次坐火车去邻近城市同修那儿,因为路途近,时间短,我想抓紧时间多救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某大学的政工干部,我多讲了一会,不知不觉到站了,正准备下车,一回头一位大学生模样的姑娘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怎么把这个有缘人给落了呢?可是这是长途车,不知在小站停几分钟,我赶紧拿出一个大法护身符送到她手里,说“送您一个礼物,希望您平安幸福。”然后我万分遗憾的往车下走,走的步履沉重,心里很难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转,不知人海茫茫是否还能有缘相见。下车刚走几步就听见后面有人喊:“大姐,谢谢您。”回头一看正是刚才那个小姑娘,手里挥着我送她的护身符冲我喊呢。我心里一哽:师父啊师父,谢谢师父。马上问站在旁边的列车员停车几分钟,回答五分钟,我想足够了,当然很顺利的讲退了,因为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了真心想救她的那一念而已。

以前我只是在讲真相之前在家发好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邪恶生命与因素。讲的过程中也发正念,现在通过不断学法和看同修交流文章,更加认识到正念的重要性,于是在讲完真相回家之后,除了找找自己在过程中哪些地方做的不够好,反映出哪些人心,有了什么体悟之外,我再针对讲过的有缘人和发过真相资料的地方再发半个小时正念,巩固效果,并且和放了真相资料的汽车也沟通讲真相,请它配合让车主人一定珍惜真相,明白真相,都能拥有美好的未来。因为万物皆有灵,都是为法来的。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真是时时感受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的无边法力。

邮寄真相信救孩子

我想说说我的邮寄真相信,我做的最多的持续时间最长的是寄真相信,或许是本性那一面驱使吧,还没开始修炼,从大法一受迫害我就想到用寄信讲真相,我绝大多数是寄给学生。不知是怎样一种因缘,我特别惦记这些深受毒害的孩子们,有时候看到学校放学那一群群无辜的孩子,总有掉泪的冲动,心里有一种哀伤的感觉,会想到师父的诗“我为世人愁 人不为己忧”[5]。

我还发现可能成年人比较世故,自保的心强一些,自己退了也很少会主动告诉同事朋友。孩子就不同了,他接到真相资料后,会告诉同学朋友甚至老师,也会回家告诉父母,这样真相传播的范围就广了。另外针对具体人名学校班级邮寄真相信,他也会有被重视的感觉。开始我只是零零星星的找到一些名字邮寄,后来我想是师父看到我这颗心,本来不看少年刊物的我,无意中发现有很多中学生刊物的下端都有交友信息,班级姓名邮编都写的清清楚楚(没写邮编的可上网查一下)。给学生邮信还有一个方便之处,因为现在成年人都有手机,除了公务,很少写信,恰恰学生写信较多,流行交笔友。经我观察,市内几所中学附近都有邮局,有的学校校内就有邮箱,我就写学校的地址,这样也比较符合常人状态(当时心性所悟)。另外可以保留这些地址反复讲真相,有的学生邮过了,我会在选取针对性的资料写上“某某同学的班主任收”,再進一步讲清真相。写信封用不同的笔迹,除了自己多学几种笔迹外,亲人的孩子明白真相后,都愿意帮着写,帮着买信封邮票,都很好的摆正了自己的位置,这些孩子有学习变好了的,有升学顺利的,有考大学出奇迹的,也有多年顽疾不治而愈的,都不同程度得到了福报。我平时都是变换笔迹在不同邮局寄,每到元旦前夕,是邮寄贺年卡的高峰期,我就大量批发贺年卡,这样在大家都寄贺卡的带动下,用一种笔迹在一个邮局也可以比平时多寄不少真相信,而且在元旦前后的近一个月每天都可以大量邮寄。一切都是为法来的,就看怎么去做了。如果是比较厚的信封,我就直接装入真相资料,如果是薄一点的,就在真相外面包一层薄薄的信纸,没有薄信纸,也用学生本子纸。如果是放在贺卡里,那就可以直接装一本小册子,32页以内的小册子相当于4张A4纸,也可以装在信封里,当然真相的选材上一定要用心搭配。在寄信前和过程中都要发正念,清除干扰收信人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其明白真相并且一定传给周围的人,清除邮局工作人员及其空间场的一切干扰因素等等。这样事先准备好信件,出门就可以在邮局或邮筒不定时的随时邮寄。去外地走亲串友或旅游,都带着真相信,这样的就要先写好收信人的地址姓名,下面的地址可以随机行事。

近两年我发现一般城市的学校应届毕业生都会发一个纪念册,毕业的这一级学生少则几百人多则上千人,有家庭住址(有的非常详细也有的很模糊),但是在联系方式都有电话或QQ号。小学生的纪念册留的都是父亲或母亲甚至父母双方的电话,从家庭地址看,不少是受毒害较深的邪党政府部门的。这样可以不同城市的同修交换着邮真相信,现在又有了语音电话和真相短信彩信,更有利于用多种方式讲真相救度众生。

风风雨雨走过的这几年,有正念正行的收获,有信师信法的神奇展现,也有人心难断、执著不去而留下的太多遗憾,错过了很多有缘人,失去了太多升华的机会。尤其在被非法劳教后曾经一度消沉而离开大法,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终于回来了,再一次重生的感觉如此美好神圣。

在此感恩伟大师尊,谢谢所有同修,不管是包容我的还是严厉指责我的都非常感谢,谢谢明慧同修交流文章。请同修慈悲指正不当之处,谢谢。

重生

万古机缘难自弃,
凤凰浴火炼真志。
风雨兼程不言悔,
慈悲正念救末世。

1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越最后越精進》
[3]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