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长送我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不断加快,许多人都明白了真相,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里举几个例子。有一个派出所所长,通过我讲真相,他明白了做了三退,还多次跟我要资料说要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我在本市讲真相的同时,也去边远农村。有时坐车有时骑电动车,每次去都带上足够的资料:传单、光碟、《九评》、护身符,乡里人朴实善良,但也被邪党谎言蒙蔽,明白了真相后非常高兴。我的娘家、婆家都在农村,我也去给他们讲,多次到娘家,有个我叫叔的亲戚是个老党员,他对我说:“妮,那《九评》写的真好,我看了六遍了,还没看够呢,你先别拿走,等我抄一遍你再要吧”我说“送给你吧,太难抄了,”他又说“妮,这本书不就是改变世界的书吗?”我说“叔,你算说对了,看明白了。”他原是邪党复员军人,提升县委干部又被赶下来回农村种地,他本来就恨邪党,《九评》让他彻底明白了邪党的本质,解开了他的心锁,从那以后他到处讲大法的好处,讲邪党作恶给别人听,他早就三退了。

有一次下乡讲真相救人,到地方离亲戚家还有三、四十里地不通车,我找那个派出所所长,他开着警车把我送去。那次劝退了十四人。

有一天下着小雨,我在当地某公园门口看到有个便衣,我就上前去给他讲,讲了很多,讲大法美好,讲自焚真相,讲贵州亿年藏字石,他听完很高兴,问我知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我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都要救你,让你不受蒙蔽不被淘汰,有个美好的未来,他连声说:谢谢你大姐,还叮嘱我多注意安全。我真的为他得救而感到欣慰。

我有个亲戚如今九十六岁了,原来一身病,知道大法好后就帮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我每次发不完的真相资料,她都帮着我发,往别人家送,人家问她:“这老太太身体怎么这么好?”(她的白内障原准备动手术没动就好了,脸色白里透红,象七十来岁),她总是回答:是李老师把我的病全治好了。

十几年风风雨雨过去了,在讲真相救人中也多次遇到不听的要举报的,破口大骂的,在剜心透骨的魔炼中,我都能摆正自己的心,尤其是去农村,虽然苦点难点,但想想只要能让众生得救,也就不觉苦了。

我九八年七月喜得大法。当时我身患多种疾病,有高血压、颈椎病、风湿类风湿、眼角炎、鼻炎、咽炎、皮肤病、神经官能症、失眠等等不下十五种疾病,多年吃药打针,住医院也不知花的钱有多少;炼功不到半年我一身的疾病全消失了,无病一身轻,脸色变得好看了,我儿子夸我变漂亮了,从那时起我就坚信师父,坚修大法。

我家住在城边,二零零六年当地许多人在那建新房,打工的很多,我想这是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我就把他们一群一群的领到家里,给他们放真相碟讲自焚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但是可能我起了什么心,有一次晚上大门没关好,一群农民工正在我家看自焚真相碟,我被人举报,一帮恶警象土匪似的闯入家里,我当时正在卧室哄外孙睡觉,恶警先是从我怀中抢抱孩子,孩子吓得大哭,我不给,恶警就把我们祖孙一块抬着塞進警车,还把农民工们也一起带走。到了派出所,我让他们先放了民工,一切由我承担。民工们离去后,我开始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迫害我的邪恶生命与旧势力,我记着师父说的不能配合邪恶,他们问什么我都不直接回答,并主动向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美好,讲按真善忍做人的美好,他们也听的入神。折腾了一夜又一天,最后几个警察把我抬上警车,说去医院检查身体,血压正常就送我入狱,血压高就不送,我一路发正念求师父救我。到了医院,我又同血压仪沟通,结果一量血压二百多,又一量更高。护士给我打点滴降压,我就发正念让药水不起作用,恶警出来了,我又趁机给几个护士讲真相,大概两个小时,有个护士说你讲的我都动心了,到明天我会把你讲的事全讲给我们领导听,最后我给她做了三退。

这些年来通过学法实修,我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是多么巨大和神圣,而师父又是多么期盼我们做的更好能救更多的众生。我就先从家人亲戚朋友讲起,丈夫、女儿、儿子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丈夫成了我救度众生的好帮手。骑车带着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街道、商场、饭店、戏院、菜市场、银行、律师所、派出所都是我讲真相的好地方,最多一天退十七、八个,接送孩子对老师讲,校长讲,退了不少,连外孙也加入助师正法救人的洪流中,他不仅给全班同学做了三退,还出去讲,外孙这几年劝退了大概有八九百名,现在仍在做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