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内找 去掉各种人心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

一、去除牙痛的过程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二日,白天在班上,突然感到嘴里两边各有一颗大牙松动,牙根奇痒难忍,右耳边大筋不停的向上蹦,我不停的用手使劲去按。开始以为师父给消业,也未往心里去,心里就不停的背诵:“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者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就忍一忍,看着不行,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正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可是半天过去了,未见好转,就觉得不对劲。忽然想起“向内找因是修炼”[2]。回想起年前腊月二十五日,孩子大伯突然生病,我和家人赶到时,孩子大伯平躺在炕上,口吐白沫,抽搐着人事不知。嫂子和侄儿看到,吓的直哭。我对娘俩说:“别哭,现在只有师父能救他,咱们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嫂子、侄儿和我,我们就一起大声念起来。我弟弟在屋外听见了,就冲到屋里嚷道:别念了,念这个没用。我急嚷道:管用、管用,一定管用。我们又继续念着。

等到医院检查完,弟弟说:真是奇怪,几种大病都排除了,放心吧,不会有危险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错,可当时我对弟弟吼就不对了,是动气了,也不是善的体现,也未做到忍。找到后,牙就好了。

可到正月十四那天,又出现上次的症状,心里非常难过,师父讲过:“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3]。静下心来向内找,忽然脑中冒出一句话,“恨得牙根痒”,我猛吃一惊,我有恨心。

仔细想想可不是吗?在母亲很小的时候,姥爷就抛弃了妻子儿女,和另外女人结了婚,组成了家庭,我就恨姥爷。在我结婚的时候,我婆婆求我二舅帮我挑选洗衣机,二舅不但没给我挑选,还数落我一顿,从那以后,我就恨他。我也恨丈夫,嫌他挣钱少,脾气又酸,一年当中,很少有好受的时候,还玩扑克。找出了这些恨心,师父就把这些不好的物质给我除掉了,牙就不痒,也不疼了。

二、去除怕心

今年五月份一天晚上,一个叔伯二哥到我家对我说:今天大队开会说,十八大要开了,为了安全,镇里派专人看着你们学法轮功的和信神的。这段时间尽量少出去,躲躲风头,别找罪受。我对二哥说:法轮功是佛法,是教人向善的,已洪传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奖项三千多项。中共为了栽赃法轮功,自编自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二哥说:如果法轮功不闹事,也不会管的。我说:二零零五年,我在自家大棚里收菜,就被抓了,说我犯了“扰乱社会治安罪”,我在自己家,我扰乱谁了?还不是为了抓人,就先给扣上帽子。就象秦桧害岳飞,没证据,就扣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同样法轮功修真善忍,江泽民调查法轮功人数比党员多,出于妒嫉,就发动了这场迫害。现在贵州平塘有块大石头,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据调查有二亿多年了,五十元钱一张门票,天要灭中共,谁能阻挡得了。二哥随后说:“我现在腿疼,就念法轮大法好。那多注意点。”就走了。

二哥走了,我却害怕起来,屋外有点响动,就以为恶警又来抄家了,听到大道有警车声,就吓的心咚咚直跳,在家上明慧网,把大门小门都关上,还不放心,还不时向外看,有没有人来,也不敢到炼功点学法了。这种状况一直到遇到同修对我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4]啊,这不是师父借她的嘴点化我吗?霎那间,我身上那些让我怕的物质,师父就给我除掉了,身体立刻就轻松了。又通过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和《二十年讲法》等,正念逐渐强起来,面对面讲真相、送光盘,也不再害怕了。

三、读《洪吟三》有感

早先多次读《无度》(“灯红酒绿现代世 迷魔乱舞荒淫事 放纵魔性离神远 地狱一入无出日”)这篇经文,都认为我学法了,知道怎样把好方向,就与我无关了。误认为这篇经文是针对那些未学法,只追求个人享受,不顾人伦道德的人的可悲下场。我今天又静心读了这篇经文,身心一震,突然悟到,这首诗何尝不是在告诫弟子呢,师父把这首诗放在首位,可想而知对大法弟子有多重要。我不由的开始审视自己了。

在诱人的现实社会中,不多学法就会失去方向,追求常人的享受,自私和贪婪。这几天,女儿看电视剧,我也坐下来与他们一起看,而且每天到播放的时候,就想去看,不看就觉得很不舒服,很不自在,晚上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欲望,以至于没有处理好夫妻之间的关系,做了不该做的事。这时我才惊醒了,这不是在放纵自己的魔性吗?早上睡过头,或睡醒了看看表,又昏昏睡去,这不是安逸心吗?追求享受,不愿吃苦,这不是离神越来越远了吗?这样下去,自己不是也在坠入地狱吗?今后再也不能看电视了,真的好危险哪。

四、去掉顾虑心

在二零零八年的时候,我就想买台电脑,由于孩子上学,怕影响学习,丈夫反对我买,就耽搁下来。今年,我又与丈夫商量买电脑,丈夫又持反对态度。我丈夫为什么老是反对我买电脑呢?师父讲过“相由心生”[6]的法,仔细找找,我有执著钱的心,另外还有上明慧网怕被抓的心,这不是隐藏很深的私心吗?我就对丈夫说:我今天非买不可,不管你啥理由,我都要买。

吃完早饭,我穿戴整齐,找好钱,就要走。丈夫问我干啥去?我说买电脑去。丈夫说:你怎么弄回来呀。我说租车。丈夫说“我看你真非买不可了,别租车了,我开车给你买去。”买回家后,丈夫又说:你去交网费吧,不交网费,买电脑有啥用啊?我真的没想到,就这样顺利的买了电脑,又可以每天安全的上明慧网了,心里觉得好踏实啊。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创造了这样的机会。谢谢师父!是师父让我体会到了修炼的快乐和幸福。

文稿写完了,我又想让同修帮我发出去,觉的自己不会发,自己发送也不安全等等理由,想把危险推给别人,这不是应该修去的私心吗?师父给了弟子一切能力,为什么自己不试试呢?关键是自己有怕心,那我就修去它,做真正师父的弟子。于是就克服各种困难,试着发送了这篇文章。不管我写得好与不好,我都希望同修多多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