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知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河北邯郸地区武安市法轮功学员王爱英被武安市当局非法关押、迫害两年多。三月一日,武安市法院对王爱英第二次非法开庭,公诉人念完起诉书后出示一份新的所谓“证词”,辩护律师指出新证词证明的是当事人无罪,公诉人于卫平随后离开庭审现场未再返回,三月十八日法院非法冤判王爱英三年。王爱英家属再次委托北京律师上诉。四月二十七日律师在进入邯郸市中级法院时,法警粗暴的将律师推搡出法院。

十四年来,在中共暴政下,邯郸地区市各级中共官府、警匪暴徒为维持迫害而强加罪名,对当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摧残迫害,邯郸被非法劳教、判刑或囚禁在各类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超过数千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将近百名,被非法抢掠讹诈的钱财上千万元,被抢劫的法轮功书籍及真相资料与私人物品多得无法统计,被逼迫致精神失常的人也无法统计……

插播电视真相的程凤祥被中共重判,现今下落不明

程凤祥,男,邯郸永年县法轮功学员。因参与沙河、邢台地区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2004年1月28日(正月初七)晚被县政保股恶警股长陈聚山带人绑架,刑警中队恶警队长杨庆社在提审程凤祥时,为了得到插播机的下落以邀功请赏,对程凤祥施以竹签插指的酷刑。程凤祥后被邢台桥西法院非法判刑11年,被绑架到邯郸市劳教所。程凤祥于2004年11月9日晚走脱。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为了找到程凤祥,政保股恶警陈聚山和一中队队长杨庆社,伙同派出所五十多名恶警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出动,绑架了收留程凤祥的法轮功学员盖新忠夫妇,恶警问盖新忠为什么收留程凤祥时,盖新忠说:“看到程凤祥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我不能见死不救啊。”在看守所期间,盖新忠遭到狱医宗爱兰的暴力灌食,导致生命出现危险,在送医途中死亡。

程凤祥至今下落不明,有人怀疑程凤祥走脱后再次遭到中共的绑架。

银行职员李明涛被中共秘密诬判、重判11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邯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了时年三十一岁的李明涛等几名做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抢走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现金、身份证及一切通讯工具。多次非法抄家,将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大法书籍、现金、存折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邯山公安分局恶警私设公堂,对李明涛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天的刑讯逼供,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长期吊铐,他们的手、脚、胳膊、腿都肿的老高,手铐都卡到肉里。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邯郸市邯山区法院将法轮功学员李明涛非法秘密判刑,刑期长达十一年。李明涛上诉到邯郸市中级法院,市中级法院又非法做出维持原判的决定,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十一月十三日将李明涛秘密送到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迫害。

刘军遭中共诬判、重判11年

刘军,原邯山区法轮功辅导站分站站长,妻子杨凤莲也是法轮功学员。1999年10月份,刘军夫妇俩抱着刚刚7~8个月的女儿,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遣回邯郸,当时夫妻俩是合戴一副手铐,另一手抱着孩子被押着回来的。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近4个月此后,刘军夫妇又被邪党非法拘留4、5次。家里租的小房子也被警察抄了,家里的东西全被恶警扔到院子里,刮风、下雨、下雪,全都淋坏了。每一次他们被放出来都要被勒索“罚款”5000元,原来全家仅靠刘军挣的几百块钱度日,刘军被抓后断了生活来源,每次都是朋友帮助凑的“罚款”,没有办法,杨凤莲经常靠卖血来养家糊口。2001年8月刘军做资料被邯山区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杨凤莲带着三岁的女儿到邯山区渚河路派出所要人,恶警们没有人性,把孩子强行抢走,把刘军妻子也绑架至看守所,一关就是半年多。二零零三年刘军被邪党枉判十三年徒刑,现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监狱迫害。

退休优秀教师侯巧珍被枉判三年

侯巧珍,女,68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是邯郸市一位退休教师。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和平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恶党全体人员出动,伙同丛台区国保大队警察十几人,像劫匪一样包围退休老教师侯巧珍的家,非法闯入屋里,然后就像土匪一样乱翻一气,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与物品,来回翻腾好几遍,无人性的抢走侯巧珍老师付出一辈子辛勤节省下仅有的一万多元血汗钱,以及电视机、DVD放映机、笔记本电脑和其它贵重物品,加起来价值将近三万元。并把将近七十岁的侯巧珍绑架。二零零九年初,河北邯郸市丛台区法院对年近七旬的老教师法轮功学员侯巧珍非法秘密开庭,诬判三年。

仝瑞卿老人被非法判刑7年

仝瑞卿,男,六十多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在河北邯郸市社会保障中心工作。2003年6月,仝瑞卿因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批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仝瑞卿的家,恶警不但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还抢走了五万多元的现金、六万多元的存折,而且把一部份皮衣等贵重衣物抢走,家里一片狼藉,当时仝瑞卿不在家,恶警便绑架了他的儿媳(被劳教两年)和他几个孙子作为人质。二零一二年仝瑞卿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送入郑州监狱。

七旬老人焦淑贞被中共秘密判四年重刑

焦淑贞,女,69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2008年3月21日星期五早晨七点,邯郸市邯山区国保大队(大队长陆英海)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焦淑贞家中,抄走电脑、打印机、及其它物品,甚至连电动车也抢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老人被秘密枉判四年重刑。二零零九年元月三号,焦淑贞老人被送石家庄女子监狱(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家中只剩下一个双腿几乎不能走路的近七十岁的老伴孤苦伶仃的艰难度日。

个体业户姬瑞岭、姬俊云相继遭中共枉判

法轮功学员姬瑞岭、姬俊云是兄妹两,靠租赁门市和摆摊卖衣物、做零活等挣钱来维持各自一家人的生活。2009年9月18日上午11点左右,邯山分局局长张宝龙、(原局长尚庆文)国保大队长陆英海、罗城头派出所所长宋晓栋、指导员刘涛等人带人闯入姬瑞岭、姬俊云正在营业的门市和家中,恶警绑架了姬瑞岭、姬俊云兄妹,同时还绑架了姬瑞岭的妻子和儿子,并从姬瑞岭家非法抢走现金5200多元,还有一个存折等,从姬俊云家抢走两台电脑,并从门市抢走一捆现金(具体多少待查),还有大法书、真相资料等(其妻子和儿子后被放回)。

邯山恶警、法官、检察官这些“执法人员”违法犯罪、利用手中的权力,敲诈勒索姬家巨款,唯恐恶事败露,落个敲诈勒索、以权诈骗罪,所以他们就上下勾结,串通一气,秘密造假,密谋策划构陷,一次不成两次,两次不成三次、四次五次直到将姬瑞岭、姬俊云非法判刑。为了救出自己的家人,姬瑞岭的亲人被恶警诈骗十余万元,最后换来的依旧是亲人被中共判刑。2010年7月17日,家人接到了姬瑞岭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唐山冀东监狱的消息。大约在十月份又接到了姬俊云被非法判刑三年二个月的消息。

成安王书军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受尽折磨

王书军,男,三十六岁,邯郸成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书军和妻子赵素英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全家被绑架回成安县公安局,当时成安县公安局局长是李志德,此人自称魔鬼,十分邪恶。恶警把幼女从母亲手中粗暴夺走,又当着孩子的面扇母亲巴掌。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创、吓得大哭。随后夫妻两人被恶警隔离审讯,都遭到酷刑逼供。王书军的胸口被恶警猛击、毒打。二零零一年王书军被非法枉判三年,送往石家庄河北省第四监狱迫害垮了身体,第四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非常邪恶,王书军在那里因不放弃修炼受尽了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回家,在中共邪党的没完没了的摧残中,王书军最终被迫害致死。

其他部份遭中共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粟从春,男,邯郸市公安局六处副处长,2001年夏天被中共秘密判刑5年徒刑。
唐会,女,35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2月,唐会被中共枉判7年。
张凤芹,女,45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2008年张凤芹被中共枉判三年。
丁茹琴,女,51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丁茹琴被非法判刑7年。
张秀荣,女,60多岁,邯郸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3年
佘巧玲,女,邯郸大法学员,2003年8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侯海萍,女,邯郸大法学员,2007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仝存书,女,邯郸大法学员,2003年被非法枉判五年;2011年9月20日因营救自己的哥哥,被恶人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李香玲,女,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3年。
白文斌,男。邯郸武安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3月2日被武安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
李玉芳,女,邯郸武安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被武安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
陈秀兰,女,邯郸武安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左右被武安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
王风朝,邯郸市魏县法轮功学员。2002年被非法判刑3年。

结语

中共那些所谓的法官一直用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判刑,这是欲加之罪。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修炼、做一个道德境界更高的人,在任何正常的社会不仅合法,而且是受到表彰、鼓励的。

邯郸的中共政法委系统的人对本地法轮功学员十四年迫害的残酷程度是最清楚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最善良的人,这些人也最清楚和了解。有的迫害者亲人就是法轮功弟子,他们对法轮功真相也有所了解。当反问法庭法轮功学员的言行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那些中共的执法者都往往一片沉默,无以应对,或大耍流氓抵赖。那些甘被中共利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往往道德败坏,已经是正邪不分的邪恶之徒,才敢仍然坚持蓄意错用“刑法三百条”给法轮功学员定罪量刑,这属于蓄意错用法律条文,已构成渎职罪,徇私枉法罪等等罪行,这些罪行将来肯定是要受到追究的!

回到文章的开始,十四年来邯郸究竟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邪党判刑?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统计出来,只能说太多了。在中共发起的这场邪恶运动中,监狱、劳教所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要场所,都是异常邪恶、凶残的地方。在邯郸,因为中共的严密封锁及迫害的残酷,我们报道出来的不可能是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的全部。

现在,天要灭中共恶党,这场邪恶的迫害即将被制止,邯郸的法轮功学员仍以修炼人的慈悲和最大的宽容等待着这些作恶者的觉醒与赎罪,希望不要再当中共替罪羊,最终落个可悲的下场。须知迫害佛法,天理难容,能否自我救赎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