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最害怕被曝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师父在早期经文就讲过:“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1]我虽一次次的遭受着邪恶无理的迫害,经文也读过多遍。但是,就是无奈的承认了邪恶的迫害,或被动的承受着邪恶的迫害,不敢依法揭露邪恶,让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彻底失去存在的空间场,让它们无处可藏。

最近,大量阅读明慧同修的文章后,我才有所启发。联想到我去年下半年遭受邪恶无辜的关押和洗脑,我至今不敢揭露,真是人心太重啊!又联想到自己在魔窟遭受折磨时,洗脑班的恶人那种怕被世人知道的发虚心理和在我回家后,到市公安局610去要被扣押的电脑时,一个曾经几次参与迫害过我的恶人所说的话,我觉的真是有必要把我们遭受邪恶迫害的事实曝光出来。曝光邪恶,就是在快速的解体邪恶。

下面略举几个例子说明。

我在去年11月初,被恶人们劫持,关到了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武昌板桥洗脑班。恶人们对我作了一整套严密整治的方案。真是让人吃喝拉撒都被限制在一楼、二楼。整天由至少十人轮流的监视、洗脑。但我从恶人们的言行中得知,他们都很害怕明慧网的报道。他们除了昧心的攻击大法和师父,把师父的经书改动格式之后,从网上下载下来,歪曲的理解和邪悟外,还拼命的诋毁正面报道大法和揭露邪恶迫害的明慧网。他们经常出口就是:“你们明慧网说这里是洗脑班,这里有几多几多让大法学员受酷刑的刑具;你们明慧网说洗脑班的工作人员都是魔鬼;你们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员说这里有地下室,专门用来整法轮功学员。你看看,这里有没有?”

在全球大法弟子的正念和被抓在里面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抵制下,还有大法弟子不停的对这座魔窟曝光,现在邪恶是少之又少了。恶人们心里发虚,不敢用大刑了。我是没受大刑。我知道那时是因为迫害大法的头子周永康已在去年年初的王立军逃美领馆中被捅了漏子,薄熙来也被关了起来。而且那时湖北省公安厅的厅长,迫害大法的头子吴永文被秘密带到了北京,接受中共内部薄周王案的审查,恶人们感到有如末日来临的恐惧。因此,他们才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刑具收了起来。采用软禁的方式对我严加看管。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那套把戏对我来讲,一点用也没有。

还有,里面几个犹大对我强行洗脑没用后,他们就用流氓手段,自己写一张所谓的“决裂书”,要我在上面签字,意在谤师谤法。我不理会。于是犹大就自己无耻的将我的名字签上,反复在我耳边念。我感到了神的愤怒!于是,我就冲上去夺过邪恶犹大写的东西,将它撕的粉碎。犹大们还不甘心,第二天依然故伎重演。我不再是愤怒,而是觉的她们是最可怜的人了,我劝她们不要以我的名义谤师谤法。这时,工作人员也过来制止她们那种行为,她们也感到对不住师父了。于是,她们就不那样耍流氓了。犹大反过来也觉的自己做的也是太过份了。她就求我说:“你出去后,不要把我写到明慧网上了。”她们敢于行恶,但同时又害怕被曝光,真是被邪党利用的可怜者!

我回家后,得知我的两台电脑被天门公安局六楼综治办的610人员抢走了。于是,我就去要。当我在与参与过抓我的人员们谈话时,突然,原来直接参与迫害过我两次的肖长斌:一次是在2002年的洗脑班,他是所谓的洗脑班校长;一次是他亲自到我家把我绑架关押到天门市看守所,然后伙同公安局法制宣传科孟法新将我非法劳教一年。我在沙洋劳教所受到了邪恶的种种酷刑折磨,后死里逃生回家了。不知是谁将他和郑先杰等的恶行上了明慧网的恶人榜。肖长斌看到我时,他问我:“是不是你把我和郑先杰上了明慧网的恶人榜?”我感到他是害怕自己被世人知道他的罪行吧!

是呀,恶人行恶时,不计后果的在利益的驱使下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行恶。可是,天理昭昭,善恶分明。人在做,神在看。江氏邪恶集团都要面临全球的大审判,他们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他们能替那些被邪恶利用的人来买单?从法律的角度看,610人员都是违法犯罪行为,是侵犯人权,更何况是迫害信奉“真善忍”天法的大法弟子?

个人所悟,如有不当,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