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弟子,切莫机缘再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我的父母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学员,我是二零一二年年底才得法的新学员,在切实感到大法神圣美好的同时,不禁要问:为什么我的机缘来得这么晚?老弟子对我说,不管怎样,末法乱世中,能够得法,已是万幸。

直到看到师父说:“为什么从迫害以后進来当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为旧势力已经卡住了,没有特殊情况下,没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来的,因为旧势力的理是考验已经走到最后了,最严酷的时期已经过去了”[1],原来是旧势力阻挡着,不让我得法,一定是师父有特殊需要才让我走進来的,为了唤醒人世中沉迷的我,慈悲的师父作了种种巧妙的安排,而我却迷不醒。

一、曾与大法失之交臂。

一九九七年初春,在武汉,刚得法不久的父母拉上我和他们一起炼功,炼到抱轮动作时,我偷眼见他们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好笑,就在此时,我右眼角飘来一团黑云,马上双腿一软,出现胸闷、冒冷汗,意识模糊的休克症状,吓坏了父母,母亲让父亲和其他几个人在我面前打坐,向我单手立掌,过了好一会,我才缓过来,父亲说是因我的业力太大。自此我不敢,也不愿炼了。不久我离开了父母,离开了武汉,与大法失之交臂。

现在才知道,当时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啊,因为在这之前,我曾为了好玩跟别人练过几天什么“X功”,所以反应才这么猛烈。

二、母亲说“你真正的父母在天上。”

我对母亲的话,总是深信不疑,包括孩提时,母亲半开玩笑说我是捡来的孩子,导致我养成了内向而自卑的抑郁性格,其实是因为她怀我时,身体极差,差点死了,曾有算命的说她活不过四十九岁,我是早产儿,怕养不大,才这么说的,母亲还总是说,她修大法,身体变得很好,没有病了,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我也就不担心她了,她给我讲大法的事,我总是笑笑,似懂非懂的。可是有一天,为了叫我相信大法的神奇,她居然用坚定的语气对我说“我和你爸不是你真正的父母,你真正的父母在天上!”我诧异万分,觉得她太不可思议。还说“天上真的有玉皇大帝,和各种神仙。”党文化里长大的我怎么能相信这些,虽然从小,我就敬畏鬼神(母亲以前信佛,家里供着牌位,我总是不敢靠近,躲得远远的),但并不认为真的有神的存在。

母亲再讲大法的事,我就有点烦了。对父亲讲的那些炼功人经历的神奇事,也不太相信。但记住了要做一个“以德报怨”的人,还记住了遇到害怕时或危险时要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还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以上两条,大概是我迟迟走不進来的在常人中所表现的客观原因吧,大法弟子都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够得法,师父说:“法轮功的高深法理常人理解不了,也不能讲高了,要想正面介绍大法真相的资料,就是讲最浅白的道理,法轮功是什么,最浅白的讲法轮功的做人道理与功效。”[2]真的是这样呀。

三、迫害期间的疑问

一九九九年,父母到北京上访双双被捕,父亲二零零四年再次被抓,那期间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迫害,叫人觉得法轮功很可怕。报纸上诋毁大法的文章总是被我看到,当我听到周围人嘲笑法轮功学员时,我心里就堵得慌,我不明白,政府为什么要抓这些善良无辜的好人,而那些法轮功学员,多次被抓,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始终不放弃,到底是为什么?我时常收到真相资料,却不敢看,放在抽屉里,一放几年,得法后,才翻出来看。

迫害以后,父母就躲在家里练,当地派出所纠集地痞流氓时常半夜進行骚扰、抄家,父母不为所动,逢人就说大法好,母亲经常说,她炼功以后,一身轻,看我身体不太好,就教我炼法轮功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母亲嘱咐我一定要炼,我却因为顾虑婆家人而并未照办。我也偶尔陪父母一起读上一段法,却没啥感触。然而,迫害期间,我小姨因保护大法书,好奇心促使她翻看《转法轮》居然三次看到师父在照片里对她笑,她因此也走入修炼,身上的疾病全好了。我听说后只是惊讶,却没有深思细想,常人就是这样,被生生世世的业力和后天观念掩埋着,看不见的一概不相信,就算看到佛法中具体现象在我们这个空间显现时仍然不悟,正如师父讲的:“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是因为这些人太保守,不愿改变传统的观念去思维。”[3]

四、大法在我身上初显神奇和母亲的离世

我一直很想再要个孩子,几年一直未如愿,最后,我都要放弃,母亲得知,告诉我常念大法好,就能如愿,并讲了几个事例证明,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心里默念了近个把月,结果真的有了,母亲把一本《转法轮》郑重的交给我,我欣然接受了,却并没看,很早以前我就看过,看一半,就睡着了,根本看不懂。

在我怀孕七个多月时,医生说有早产的危险,我担心的不得了,想起母亲说,遇到解不开的问题时可翻《转法轮》,我把书捧在手心,集中念头在心里默念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开书一看,“瓜熟蒂落”四个字;映入眼帘,那一页正好讲的是玄关,元婴生成,我看了半天,看不懂,就合上书,内心一块石头落地,觉得有点神奇,我怀着惊喜告诉母亲这件事,她的反应却很一般,后来我果然顺产一子。

事实上母亲的修炼状态一直很不好,过去的病在她身上重新出现了。她越来越不像个修炼人,脾气坏而固执,嫉妒心、怨恨心出来,总是骂父亲,不学法,也不炼功。还对人说她已经圆满了,因为小姨看见打坐的母亲身体显现出佛的形象告诉她,她生出了欢喜心(事后听同修说的)终于在一天傍晚,我接到一个噩耗,母亲突然去世了!

五、母亲为什么会死?

母亲的去世,相比悲痛欲绝,抢天呼地的家人,我表现得很冷静。因为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母亲会死?不是有大法师父保护么?

母亲的同修们曾叫我和姐姐上楼求师父(母亲家楼上供着师父法像),“师父”这两个字在我内心忽然震动了一下,我倒想看看师父到底长啥模样,奇怪!我想的是人,而不是照片!这个念头牵引着我,一直走到那个房间,我看到了,清清楚楚看到,黑发、黄袈裟,高大的师父浮在半空中,盘腿端坐,打着手印,双眼微闭,皮肤白皙,神态无比庄严肃穆。敬畏使我只敢看一眼,就跪下,头也不敢抬,觉得自己如此卑微而渺小。当时,我被那种畏惧笼罩着,根本没意识到看到的并不是相框内的法像,我以为本来就是这样,我以为别人看到的也应该是这样。

我记得那天是二零一一年阴历八月二十三,因为惧怕母亲的阴魂,此后几天我一直不敢上楼。奇迹并没有发生,一个妇女来到我面前,叫我求耶稣,说耶稣灵,我不为所动,只是陷入沉思。

办完母亲的后事回家后,失去母亲的痛苦终于爆发了,一个强烈的愿望从内心升起,我要找表婶问个清楚,为什么母亲会死。表婶是得法很早的大法弟子,曾多次遭迫害,母亲非常敬佩她,我一直想叫她们见面互相切磋。可惜,母亲至死也没见上表婶。不巧的是,当我找到表婶家时,正赶上公安局的人找她谈话,另一个阿姨接待我,她讲的话和母亲平时讲的一样,可是她最后一句话却使我不满意。她说,她得过肝腹水,炼法轮功好了,她延续来的生命不能出一点差错,她说其实她也很怕。她是笑着说的,但大法弟子的形像马上在我心里打了折扣,修炼人怎么还怕死?来不及和表婶说上几句,我就匆匆告辞了。之后我就没找过她,期间表婶打电话找过我,我却不想见她。

不久,有一天,我的左后腰剧痛,几天后小便带血,血尿持续了近两个月,奇怪的是医生检查不出任何毛病,我的精神还好的很,现在才知道,那是师父在管我呀!

二零一二年过年,我在一次聚餐上见到表婶,她向人发神韵光盘,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见此情景我鼓起勇气说,给我吧,我双手把光盘紧紧攥着,泪眼模糊,却不打算看,只是想以此纪念逝去的母亲。

二零一二年九月份以后,我因遭受家庭和工作上的苦闷,多次去找表婶,仿佛她能帮我,她叫我看大法书籍,听讲法录音,就这样,我慢慢了解起大法来。其实一切都是师父指引着我去找的呀。

六、我听到神的召唤

第一次听讲法录音,我一下子被那个亲切的声音吸引住了,听到第七讲时,躺着听的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我在心里惊呼:讲的都是真的呀!因为书上讲的事例在我父母身上都印证了。

听完讲法录音,我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会离世?母亲的生命因为修大法而延续到六十一岁,可是延续来的生命没有好好用在修炼上,各种不好的执着心没去,最后比常人还不如了,师父曾一次次救过她给她机会,可她就是不悟,最后还念起以前的“阿弥陀佛来!”母亲的教训是深刻的。

同时我记住了要向内找,大脑变得清醒异常,我呆在暖暖的空调房里却周身发冷,之后又浑身燥热,出了一身热汗,那是师父又一次给我清理身体呀,我浑然不知,每天晚上,我都要听着明慧修炼园地入睡。有一次我听着听着,被那一个个坚修弟子的修炼故事中师父的慈悲感动得流泪了,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坚持?我久久不能入睡,我想找炼功音乐听,听了一段发现mp4没电,凌晨,我做了一个梦:我只身一人去一座山上找师父,山上有一座庙,我在里面穿梭寻找,发现空无一人,我来到山下一块空地上,看见有四、五个古代的人围成一圈打坐,忽然,我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着,加入他们,并和他们手拉手成一个圆圈,呼的起空高速旋转起来,速度快得我心脏快受不了,我强忍了两次,最终忍不住,猛的醒了,心脏还在跳不停,当我再次闭上眼时,左耳忽然听到一段悦耳的音乐声,紧跟着一个庄严洪亮的男声说“掌指乾坤!”正是师父的声音!我猛的惊醒了,意识到真的有另外空间的存在。

我打电话想告诉表婶,她却说电话里不能说这么多,我有点失望,当晚我又做了个梦,梦见有很多人在烂泥潭里的小埂上走,我在另一条路上走着,却边走边拉大便,最后一脚陷進泥潭里拔不出来,天空灰蒙蒙的,前方有一个昏暗的出口。我把这两个梦和听到的声音,讲给父亲听,父亲很高兴,说师父是要我炼功,尽快从肮脏的人世间脱离出来。我顾虑嘲笑大法的婆家人没有表态,父亲说,怕什么,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正法!这话使我震动,决定要炼功。

七、珍惜这迟来的万古机缘,不枉师父的慈悲苦度。

得法修炼后,我的身心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什么痛苦迷茫、烦恼抑郁,全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的喜悦和自豪。

一天晚上睡觉我摸着小腹想,书我看了也修心了,功也炼了,我会不会有法轮啊,这么想着刚合上眼感觉小腹处马上快速旋转起来,真的有哇!我炼抱轮动作时常感觉手没有了,整个人被幸福的能量包围着。

我的丈夫不相信大法,总是诋毁辱骂大法和师父,我想一定是我的正念不足,没做好,刚开始觉得家庭环境像一座山一样横在前面挡住修炼路,当我把心摆正,用慈悲对待家人,发现环境很快改善了,真的是境随心转。

二零一三年过年,我回父亲家,径自往楼上走,我要到师父法像前叩拜,我看到相框里的法像只有一尺来高,就问父亲,师父的大法像呢?父亲答,就是这个,没有大的?没有。我一下子呆住了,一年多以前我看到的是什么?!黑发,黄袈裟,浮在半空,真人大小,立体的师父,神态无比庄严肃穆!原来伟大慈悲的师尊,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向我真实显现了佛法啊,之后又一次次指引着,点化着迷不醒的我,度一个人,师父要付出多少艰辛啊!我心情复杂得难以言表,当我因为常人的顾虑心、求安逸心没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时,我就感觉特别对不起师父,唯有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努力从一个新学员变成师父的真修弟子,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是想告诉那些被中共无神论洗脑的世人,当今世界是个人神同在的世界,法轮佛法是神圣的,真实不虚的,不要再被谎言欺骗,只有认清好坏善恶,认同宇宙大法,才能看到未来真相大显的壮观一刻!

我还要告诉跟我一样的新学员,不要小看自己,因为我们是师父亲自度的生命,赶快从对大法和师父的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高度上来,也不要执着是正法时期弟子还是法正人间弟子的问题,做好该做的,得到这不再有的万古机缘,千万要珍惜,切莫机缘再误!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