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大法干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我在二零零零年被迫内退前任吉林省某单位总会计师。每一位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都是一本书。下面就向大家介绍我修炼法轮大法脱胎换骨、返本归真的故事。

一、修炼前的状态

一九七八年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吉林省单位工作,从毕业到被迫害内退在单位一干就是二十多年。真可谓是把毕生的精力和热血都献给了我热爱的这块土地、这块事业及这里的人们。我们的经营策划、我们的经营管理及我主管的专业在我们系统都是名列前茅的,在全国同行业系统内也是屈指可数。

在这里,我和丈夫相遇,建立了美满的家庭;在事业上我们一同被聘中层精英,拼搏了多少年后又一同進入不同单位的领导班子,真可谓事业家庭双丰收。

这时的我,由于受“党文化”的多年洗脑,已经成了一个争强好胜、个性突出、爱憎分明、所谓的正义感强,兢兢业业的女强人。虽然心底还保留着那份传统的文化理念,不愿搞人际关系,也看不惯当今那些“不正之风”,但是身处红尘乱世,必然也搅在人际关系的绞肉机中挣扎。多年的身心疲惫,终导致积劳成疾,身患疾病达八、九种之多:肾盂肾炎、全身风湿、妇科病、严重的神经衰弱失眠、心血管辐射前胸后背疼;剖腹产手术后遗症肠轻度粘连,只要工作累了大小便就不正常;双侧乳腺大面积增生,北京肿瘤医院建议每半年必须检查一次,已防癌变;尾骨骨折后遗症,每到春秋换季的时候,尾骨处的神经压迫大腿上台阶偶尔就不会用劲。

常言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一九九四年,丈夫被发现脑子有病,经医院检查,确诊为恶性胶质瘤。这真是晴天霹雳!我在医院听到确诊的那一刻,瞬间大脑一片空白。面对着天降横祸,我哭了一宿,呼唤苍天:为什么会这样惩罚我啊!?

紧接着,我们到了北京的协和医院去治疗,考察吉林军队医院的荷兰伽玛刀、请医大二院脑专家及专家在北京从海外留学的学生一同会诊。专家们一致认为,当时社会上被认为最有效的治疗办法“伽玛刀”手术已经不行了,丈夫脑子里的瘤已超过了伽玛刀手术的规定范围。最后专家们提出:一个是人工手术,但专家也承认,当时还没有发现手术的指证,手术后果有几种可能;再一个就是保守治疗,中西结合吃药打针,等到有临床指证时再做手术。我们采取了保守治疗,后来丈夫病情越来越严重,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突然抽搐的现象。

接下来的那段日子天昏地暗,心里真感觉人生到了尽头,我好累、好绝望啊,精神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时常找不到自我,经常在心底呼吁:我在哪?谁能救我!谁能救我!!

那时我们家整天都得用两个中药罐子熬药,我俩一人一个。熟识的医生悄悄的对我丈夫说:我嫂子情况比你重,精神要分裂。

尽管是前途渺茫,但还是想要找个出路求生。那一段时间,几乎绝望的我找人算卦、找气功师调病,还用意念通周天,结果通的我后背象背个大石头一样的沉;练了几天气功,发现人们满地打滚,又哭又嚎的,觉得不对劲;折腾了好一段时间,最后结论是:练气功我没有这个天赋,敬而远之吧。

二、修炼后的变化

一九九五年四月的一天,丈夫下班带回两本书,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法轮功》。这才听丈夫说,这是八个月前同事送给他的。当晚我俩一人看一本书,我看《法轮功》,心想,反正失眠,前半夜睡觉费劲,不如把书看完。结果,看到七、八页的时候,久违了的困意上来了,眼皮邦邦硬,只想睡觉,倒头就睡,来的如此突然。后来才明白,多年的失眠症加之我所有的缠身多年的疾病从那一刻起不翼而飞。一周后,两本书都看完了,我们就到炼功点开始炼功了。

丈夫修炼后,身心变化非常大,人精神起来了,肤色白里透红,精力充沛,原来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也彻底的好了。由于“脑瘤”引起的脑疲劳的现象没有了,医生都说他的情况已经是个奇迹了。修炼后,丈夫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成绩非常显著。一九九五年末还被评为吉林省政府办公厅先進工作者,是吉林省政府办公厅唯一的一个年末特殊贡献奖。

《转法轮》中说的炼功的现象我都有,一开始炼功,我身上到处都有法轮转。一天,我在单位生气了,回来晚上在家炼功。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抱轮的时候,法轮在手尖上不停的转啊转啊,最后把我转笑了,不生气了。

修炼一个多月时,我就开始参加师父讲法录像学习班,参加班的第二天,师父讲课到半小时时,突然我小腹里边一个圆形的东西嘤嘤的转起来了,我全身呼一下热起来,非常舒服。我很激动:其他部位的法轮转都是调病的,下在小腹部位的法轮是师父给下的。

看完《转法轮》,我整个人的身心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无病一身轻,浑身是劲,感觉天亮了,而且海阔天空;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思想境界的提升简直就是质的飞跃。在很高境界中往下看人世间,人啊,象蚂蚁一样,什么都不值得了!思维的动机都发生了质的变化,真的开始改变人的观念。不固执、不僵化了、开阔了,心中充满了善。久违的笑声和宁静再一次回到了这个濒临绝境的“家”。

陆陆续续,家里的老少在我们的带动下都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那真是一段让人怀念的时光,每天清晨四点多一定会起床,到点就觉得有人召唤,醒了一看发现没人,心里明白了是师父在召唤。清晨穿过雾气和露水,踏过小草湖边,来到那片宽阔的炼功场地。

那是一块净土,心灵的净土,没有尘世的喧嚣与嘈杂,没有人世间的尔虞我诈,只有一群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为追寻宇宙真理而不辞艰辛付出的人们。我喜欢这块净土,喜欢这里的纯净氛围,喜欢这群被大法不断净化的人们,相互间那么纯洁无瑕,那么自然淳朴、善良平和。

每天早晨炼功前,辅导员都要给大家念半个小时的《转法轮》。初春的北方还是很冷,要穿两件毛衣。最初一个多月,辅导员一开始念《转法轮》,我就睡觉,睡的可香了,才准呢,念完了,我也睡醒了(脑子有病在调整),热乎乎的不觉得冷,才舒服呢。然后开始炼功,炼完功,身心轻松。迎着冉冉升起的朝阳去上班,心里是那么愉悦、轻松、超然。

三、实修的过程

通过不断的学习《转法轮》,我的身心不断的发生着质的变化。就象在那亘古的茫茫宇宙中,期待、漂泊、无望中的我,终于找到了生的希望,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心底的呼唤有了回应,我找到师父了!师父教我返本归真的宇宙真理,带我脱离苦海。我开始進行实修了。

(一)法轮大法教我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1]

学大法后,我知道了如何在我面临的几个问题中修炼:其一,明白了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丈夫的病:做好贤妻良母,尽到应尽的责任,但人各有命,谁也代替不了谁;其二,在单位里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情,放下一切人际关系的观念,尽心尽力的做好本职工作;其三:在家里对婆婆要象对自己妈妈一样,而对自己妈妈要把情放淡(原来我娘家没有我操不到的心)。

我时刻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每天早上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到学法小组学法,白天工作时守住心性,兢兢业业的工作。晚上睡觉前都要向内找找,检查一下自己一天的言行,有没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遇到没有守住心性的事下次一定要做好。渐渐我形成了一种认真学法、遇事向内找,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修炼的机制,在很短的时间内我身心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变化。

曾经皮肤发黄还有黑花、面带忧郁的我,变成白里透红,精力充沛、气质超群。那一段时间只要到食堂去吃饭,就会受到职工的关注。一九九五年五月,系统内开运动会,单位要统一做出席大会馆服时,在众多年轻漂亮的员工中,负责人却执意要按我的标准打样子。

一个部门经理(现在的老总)到我办公室说:“你变了,连工作方法都变了。”我单位调到北京京城大厦的副总对我说:“你变了,有些话题你已经不感兴趣了。”

是的,通常在人中,由于人际关系的划分,自然就人以群分。可是,修炼了,我明白了,放下所有的人际关系的观念对谁都从新认识一样,一切从新开始,为他人着想,主动化解了许多恩恩怨怨。放下人际关系的观念就象放下了身体外的一层厚厚的铁壳,冲破这个束缚,身心轻松、健康。

真象师父说的那样:“悠悠万事过眼烟云 迷住常人心 茫茫天地为何而生 难倒众生智”[2]。人啊,没有醒悟的时候就是在迷中。

我主管的部门,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们称呼我们的管理是“领导加家长式”的管理,还召开家长会。其实就是亲情管理,用心去管理,教孩子们做个好人。而从前的管理方法,就是“管制加压迫”,致使积下一些恩恩怨怨。

丈夫一九九四年利用工作权利又得到一套旧房,以备拆迁换新房。修炼了,我们马上退掉不要了;原来从单位拉到妈妈家的旧家具,都悄悄的把钱交到财务了;不该报销的出租车票子全撕掉了;不该报销的学费也交到财务了;不该报销的药票子都撕了;私人的客人用餐都主动交费;拒绝包工头的、商家的送礼等等,这样修炼的小故事太多了。那时,通过每天的大量学法,在实修中自己清清楚楚的体验到心性在飞速的突破,身体在不断的净化。

为了单位和职工的利益,我们在制定每年的《经营管理承包方案》的时候,真的就是一手托两家,公平合理,坚持原则,心底无私天地宽。同事背地里称我“把家虎”,这个“把家虎”在我们系统都有名,这就是法轮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的具体体现。

每年策划、制定《经营管理承包方案》包括财务预决算一并出来,我都要昼夜奋战近两个月。修炼前,每次完成这项工作后,精力就象耗尽了的感觉,当职工们在年末经营管理承包兑现大会上高高兴兴上台领取奖金时,我这边身体累的已经要虚脱了。修炼后,我的状态截然不同了,真象我师父说的那样“生慧增力,容心轻体”[3]啊!修炼前的那种状态再也没有了。我们单位还成立了制定《经营管理承包方案》小组,和小组成员一样的不分昼夜的加班,累了就炼一遍动功调整身体,睡的晚,觉不够睡,不妨睡前打打坐,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第二天仍然不影响正常处理公务,而且精力很充沛,事半功倍。

新上任老总到位后,一天班子开会,主要内容老总提出要建立十万元的小金库。这个问题在社会上虽然已经司空见惯了,但也是违法的。班子其他几位很快就表态赞同,只有我没有表态。因为不管其他成员举手一百个赞成,最后的都得老总和我运作、签字,负历史责任。当老总直接问到我的态度时,我要求休会,请求老总单独谈话。老总马上勉强的说:好吧,下不为例,少数服从多数!

与老总谈话,我本着“真、善、忍”的原则,为事业着想,为老总着想、为职工着想。此时已把自己置于度外,放下了自己的一切,包括被新老总开出班子和我这里二十多年的一切,真诚、负责的向老总進谏:放弃小金库,堂堂正正的走帐,我们单位没有办不成的事,各大系统都很支持。这样于单位、老总、职工都有利而无害。老总的脸由绷紧到非常感动的说:“你太坦诚了,谢谢你!”新旧老总换届,省审计厅要审计,最后审计人员都一直认为:坦诚、真实。审计结果都很好。

二零零零年,单位领导班子分工,我主管财务部、人事部、商品部、采购部、保管部。就是单位的人、财、物都在我这。的确,修炼大法的人让人心里托底、办事放心。老总办公室和书记办公室分别就在我隔壁,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群修炼人(几位财务经理和工作人员)怎样的生活和工作,领导和职工们都很感动!

二零零零年末,我和我们几位财务经理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害下来的时候,老总起了满嘴大泡,给我主管的部门开会时说:法轮功我不了解,咱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比好人都好!

十七年来,“真、善、忍”博大精深宇宙大法的法理在我心里和千百万法轮大法的实修者一样,已经深深的扎根了,而且扎的越来越深。时刻指导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中的好人。

(二)法轮大法给我开智开慧、身心健康

修炼法轮大法后最明显的身心健康、开智开慧。修炼前那段状态,整天就是混日子,业务上的签字就是凭着熟练。心态也不好,脑子总是昏沉沉。

一九九五年六月,当时我已经修炼了一个多月,单位要上“计算机管理系统”项目。根本不懂计算机的我,却被老总安排了主抓这项工程。此项工程前后投资近一百万,我本着“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沾工程的一分钱,带领着“计算机管理系统”项目的全体人员全身心的投入,工程干的很出色。

计算机管理运行模式的主题是:以财务管理为核心,推动整个状态管理。计算机管理系统的投入,用我们单位习惯的说法为:第二次革命(一九六零年建业时为第一次)。

首先,我们考察了全国十几家的四、五星级大酒店。这期间,有的熟人托人找到我要做这项工程;有的直接拿钱明说;本系统关系部门的老总派电脑部经理来说,你怎么要求,我们就怎么做,那结果太明显了——永远是我们现阶段管理水平,仍然走老路。我们要的是用最先進的软件带动我们的管理与国际同行业接轨的现代管理模式。面对这些诱惑我根本没有动心,“真、善、忍”的标准时刻都在约束我的心,大法弟子就是在现实复杂的社会中修炼这颗心。

同时,和我们一起动工的同系统的某单位工程的主要负责人(副总)找我,说服我用他们用的软件公司,经过与该负责人交流,他们的工程结果我的心里已经出来了,如果采用了这个公司的软件,工程项目马上就会变成废铁一堆,几十万元打水漂,当时就回绝了。

计算机管理系统的开通,象部署一场战役一样。从考察、选择、开发、培训到具体实施历时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单位占地面积大,工程面积大、设了三十多个终端,工程量大。真是打了一场干净、利落、改革、创新的漂亮战役。

计算机管理系统要开通前,单位从领导班子到职工层层办模拟学习班,所有的接待程序、手续、表格、流程、岗位责任、规章制度。根据计算机管理模式要求,在溶進我们的管理经验基础上,从新并系统的彻底整理、改革。为晋升五星级奠定了必要的基础,企业文化、企业素质、全员性素质发生了大幅度的质的变化和提高。成为一套全新的现代化的管理模式。彻底改变了那种素质低、低效率及老式的有管理漏洞而导致经济损失低能的管理模式。

这期间我都是以单位为家昼夜奋战,我们的工作精神、工作质量、工作效率感动了对我们技术支助的清华大学华仪软件公司。华仪软件公司老总在他们职工大会上提出向我们学习,尤其赞扬我的工作精神。

原本不懂计算机的我,面对复杂的电脑程序明显的是大法为我开智开慧,使我头脑清晰、敏捷。所有的经营管理数字及流程都心中有数、历历在目。在国家规定的表格之外,根据我们加强经营管理的需要,我又开发出近二十张管理表格。完善管理、堵塞各种漏洞。在公用软件的基础上,在我们单位進行二次开发,研制出酒店业的财务管理模式,三级管理模式层层纳入计算机管理,管理数字要什么有什么,应有尽有。计算机管理系统投用之后,我们的经营管理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幅度的质的突破。

四、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丈夫的去世

丈夫在一九九七年一月去世了。丈夫的离世在当时无论在亲朋好友中或同事中都觉得是个谜,而且对大法的影响很不好。大家都知道他炼功,而且又是辅导员,都知道他很努力、很虔诚。可是,为什么会去世呢?很多人一致认为不治病而导致的死亡。

的确,丈夫修炼后,身心变化非常大。丈夫原来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曾经历了三次在炼动功时现场给他调整的现象。当时他腰部剧烈的疼痛变形校正,他忍着疼痛并继续炼功,多年的腰椎间盘突出彻底好了。炼功后,他精力充沛,工作成绩显著。在一九九五年末被评为办公厅先進工作者,是吉林省政府办公厅唯一的一个年末特殊贡献奖。而且由于“脑瘤”引起的脑疲劳的现象也没有了,医生都说他的情况已经是个奇迹了。那么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一九九六年八月一天晚上,丈夫告诉我,他有外遇了,是修炼前发生的,修炼后还联系着。由于丈夫身体又出现了严重的病态,意识到婚外情是不对的,自己在努力往下放这个婚外情。

从古至今,所有的修炼中都把犯“色戒”看的很严重,仅次于杀人放火。修炼就是严肃的,情况又是很复杂的,每一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一个人得了不治之症,就说明他的天定年龄已经到了。可是,由于他修炼了大法,换来了生命的新生,但是这种生命的延续是让你修炼为目地地。如果你把这种延续来的生命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特别是“婚外情”,这在不修炼的人来看都是不齿的,如果不立刻改正,那么延续来的机缘就会消失,从前的不治之症又会回到身上。

丈夫的情况,只有我最了解。修炼大法主要的就是修心,心里实质的东西不去,又到了天定年龄,那就非常严肃。历史上有一个算一个,犯这样的罪过没有修成的,不是半途而废了,就是来世从新修。

那时的我,面对丈夫的现状,我首先感谢大法、感谢师父在这个问题上救了我,我能够理智的宽容的面对,放下自己心里的苦,尽最大努力的为他着想。我征求了他的意见,到医院手术,否则,彻底的把那个情放下,好好修炼。但看得出那个情还是藕断丝连。直到他去世的前三天,负责给他治疗的脑专家还说:现在做手术和当时做手术效果是一样的。当时正赶上过大年,结果三天后,他就离世了。

丈夫的去世给我带来了方方面面的影响、压力和承受。来自亲人中的,来自领导、同事、同学、亲朋好友的不同的议论、评价;又承受着内心深处对他的思念,同时又泛起五味俱全的感受,那辛酸苦辣,却无法向周围的人倾吐。我初期的想法是,人都去了,我自己承受这个痛苦就行了,父母、兄弟姐妹没有必要让他们承受,更不想败坏他的名誉。所以除了丈夫他们一起学法的同修知道他男女关系的事,我们家人及所有亲朋好友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修炼了法轮大法,却不知绝不是修炼了大法生命就上了保险了,得真正的实修自己这颗心,并且做到才是修。

后来,同修们与我交流,希望我把丈夫去世的实际情况向亲人说清楚,以免造成亲人们对大法的误解,从而对这个生命不好。

又历经了两年的修炼,逐渐的我明白了,自己承受也是一种私。由于人们不知道真相对大法产生的误解,那不是害了众生吗!于是我陆续的向公公婆婆及家里人、亲朋好友讲了他离世的根本原因。亲朋好友都理解了,解除了对大法的误解。小姑子哭着说:嫂子,你承受太大了!

在修炼前,我对婆婆有看法、有观念。尤其丈夫的第三者的出现,如果换成修炼前,那我眼里是决不容沙子的,我会把他们全家株连在一起看待,甚至会老死不相往来。

丈夫去世后,公公担心这个家的生活怎么办,还能象以前那样吗?我很有信心的对他说:爸爸,你放心吧。全家人继续修炼,公公每天早上到公园炼功,晚上就在我家小组集体学法。婆婆和我的侄女管理家务,我只管上好班,做好本职工作,当好孩子的家长(落到我一个人身上了)。经过了近两年的时间,我们全家人的精神及身体调整了过来。

丈夫去世至今已经十五年了,家里兄弟姐妹四个,老人一直在我这生活,所以我们这就是全家的中心。逢年过节都按传统的民俗过,有我们的传统菜谱;我要给孩子们准备可心的礼物:巧克力或者丝巾、神韵光盘、护身符、挂历;爷爷领着孙子们贴福字、贴对联、贴挂钱;婆婆领着我们蒸馒头、枣糕;全家人都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一到发正念的时间总会有人提醒我:到点了!老叔领着孩子们放鞭炮,全家沉浸在传统过大年的喜庆氛围中。大姑姐感慨的不止一次说:要不是为了安全,我几次都想向报社投稿。大年三十年夜饭举杯的时候,全家男女老少一致举杯感谢我,我说:不用谢我!我们这个家呀是大法的缘啊,应该感谢大法吧!大家一次次严肃的流着泪为大法举杯!

我在实际生活中,无论在经济上、在精神上、方方面面都是一种心的宽容、大度和承负,对这个家我没有私心、没有负担,应该说是轻松、如意。

小叔子经营破产,婚姻破裂,房子(房子大部份是公公婆婆的)全部归还贷款,一无所有。前几年因为安全问题,我想调调房子。公公郑重的找我谈:“再换房,我俩不能再跟着你了,不能给你增加压力了,再这样让外人笑话了。”我掉泪了,我真是不忍心,虽然这样说,可老人已经没有房子了。我劝他说:我们一家子已经分不开了,就是这个缘。而实际上他们二老又最愿意在我这生活。在我心里,传统的中华儿女的美德,那就是大儿子不在,大儿媳妇也应堂堂正正的把这个家撑起来,而老人应在这个家中享受天伦之乐。我相信我们的感情已经超越了亲情,这一大家子都明白真相、认同大法,他们能有美好的未来是我最大的欣慰,别无所求。

五、家族中的每个修炼人都是一本修炼的书

我的公公、婆婆、我的妈妈一九九五年我们一起修炼的。公公、婆婆从我认识起就是心脏病、公公还有糖尿病、高血压、婆婆胃下垂很严重,还有附体;妈妈忧郁症、肾盂肾炎,因尿毒症医院曾经下病危通知书。修炼后三位老人的病全好了,大舅在我的姥姥家比较权威,也最心疼我妈妈,看见我妈妈从没有过的安静、慈祥,他心服口服。妈妈吃了三十多年的索密痛,炼功之后忘吃了,从此索性再也不吃了。她供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彻底烧掉了,然后妈妈做梦看见那个东西说:它们回山了,不敢在这了。

我婆婆和我弟弟的岳母过去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得,连钱都不认识,就看模样。修炼第二年,她们竟然能通读《转法轮》了。我弟弟的岳母是一位农村老太太,原来大门不出二门不進的,居然在二零零零年还去了北京证实大法,到了北京和同修走散了,可是处处都有人帮助。

舅公过八十大寿,婆婆、大姑姐、小姑子、小叔子我们都去祝寿。舅公看见我也去了,心里乐开了花,说:“今天最高兴的是我大外甥媳妇能来。”我说:“老舅,我是来告诉你法轮大法是佛法!法轮大法好!专门为这个来的。”舅公高兴的把护身符戴上。婆婆的娘家在当地是个丁财两旺的大户人家,一个村子几乎都是亲戚。我就把光盘、护身符分给每家,凡是入过邪党团队的全退了,然后大人们开始放《九评》光盘,小孩们带着护身符边玩边喊“法轮大法好!”人们都乐呵呵的溶在喜庆的氛围中。

几位老人的变化及我们家庭的现状,就冲这一点,我们的亲戚们都认可大法,亲属们几大家族加在一起要二百多口人,中共迫害大法前有三十多人修炼,迫害后有二十人坚持修炼至今。所有的亲属几乎都三退了!

二姨家的大表姐风湿性心脏病、乙肝。修炼后全都好了,一天天总是乐呵呵的到处去救人;我二姨的一家人全是很重的一种乙肝。小表弟三十多岁就去世了,小表弟去世后二表弟就住院。大表姐修炼后的变化直接影响着二表弟,二表弟看《转法轮》的当天竟然忘记了医嘱——每天必须吃药!

婆婆的五侄儿媳妇宫外孕很重,全家族谁都没有办法,干瞅着遭罪。修大法后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在亲戚中非常震撼!

我二弟妹娘家是结核遗传,她妹妹二十岁就死了。二弟妹修炼前就是耳朵出脓,是脑子有结核引起的。她修炼后全好了。

我二姐是汽车厂工人,修炼前乳腺上长个鸡蛋黄大的瘤,压迫的脖筋酸、半个身子发凉,医生讲多半属于恶性的。她修炼后全都好了,瘤子不翼而飞!

我二弟是税务公务员,修炼前,税务人员的不良习气他全都有,酒后开车,乱撞是经常的事,家里人经常是为他提心吊胆的。他修炼之后换个人似的,是个被公认的先進工作者。

我小妹不修炼,可是为了这些修炼的姐姐、哥哥们豁出了一切,全力以赴的帮助我们。前些年当地派出所片警找不到我,就上小妹单位找小妹(我们一个系统),小妹义正词严的说:“我姐姐在家里、外边都是最优秀的,就根据这一点就可以辨别出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告诉你:我知道你天天送孩子去上学,你要注意了!”片警象霜打了似的蔫退了。

一次,小妹的孩子和同学打架了,结果发现这个同学的家长是黑社会的,对我妹夫不依不饶。最后叫嚣要见见我妹夫,我妹妹、妹夫吓得不知怎样处理,要有一场大事发生。我决定和我弟弟、妹夫出面请他们吃饭。我想,既然是缠上身的麻烦一定是特殊的缘,当前所有的事都离不开救人。见面前的那一刻感觉对方充满了火药味,甚至刀光剑影。而我们本着祥和、友好的心态出现。先露面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头(学生家长),一个高个黑脸光头,头上带着刀疤,两眼放着凶光,手里拎着手机(后来知道刚从监狱出来的)。见面后我主动介绍我的身份,并说:现在修炼法轮大法,既然老弟这么想见我们,那一定是大法的缘,这个缘我是结定了!这时,整个氛围马上转机,大家都象老朋友见面一样。于是,我就开始讲清真相,人人都认同真相。然后那个头(学生家长)赶紧让光头打电话,把埋伏在周围的弟兄撤了,而且告诉我们原来打算不打一顿的话,最低标准也是狠狠宰一顿(点贵重菜)。当真点菜的时候,那个家长非常客气,一场冤怨就这样在“真、善、忍”中化解了。

在我们家族的修炼人中,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由于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的公公八十六岁时,一天上厕所,一转身人就不行了,几分钟走了,一点都没有遭罪。实现了他生前的心愿:不给儿女添麻烦!亲属们都来了,在饭桌上,我小叔子(未修炼法轮功)举起酒杯动情的说:“我们这个家呀,多亏大法,没有大法早就没有我们这个家了,我感谢大法!让我们共同为大法干杯!”亲戚们一齐高呼:“为大法干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大法破迷〉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