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一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记得当年我读了《转法轮》及《悉尼法会讲法》后,突然脑里出现一个声音:“快去炼,不然来不及了!”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冒着大雨去找炼功点了。那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是我人生幸运的转折点。

我一开始炼功,师父就给我下了法轮,帮我清理身体。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感到法轮在小腹部位不停的旋转,神奇极了,整整三个月!我原来脸色蜡黄,后来转变成红润,精神焕然一新,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家人、同事有目共睹,见证了法轮大法好,都知道这个法好。上班时一有空,我就给同事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学炼功动作、学打坐,在我的影响下,有一个同事也走進了大法,还有一个领导找我借《转法轮》书看,他说以后他也要炼。那个时候,我们都沉浸在得法以后的喜悦之中,轻松、愉快。

突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大法弟子,那时的我简直惊呆了。但我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我要坚定不移修大法,一修到底。那时我什么也不懂,只觉得修大法好,坚信师父说的:“这个大法既然能传出来,就有办法去保护他。”[1]

坚定实修 环境在变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集体学法的大环境没有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学法炼功,天天坚持下去,慢慢明白了很多法理,心性考验一个接着一个。

我是在卫生系统工作的,当时科里发生了一件事,同事的母亲病得很重,同事一个人上班时拿了单位的血制品给她母亲输入。正巧被收款人(局领导的妻子)发现,马上向单位的领导汇报了此事。单位的一把手与拿了血制品的同事是老相好,关系非同一般。当时,库存是我负责的,進库出库都经过电脑记录,核实下来确实是少了。领导追查下来问到我的时候,因为我是修大法的,应该说实话,实事求是,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库存确实是少了,只能如实回答:“是少了。”因为这件事,单位的一把手恨死我和收款的同事了。后来,拿血制品的那个同事反而越闹越凶,全说我如何如何不好,又哭又闹,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和许多绝情的话,不肯罢休。

当时我马上悟到师父的话:“他把你搞的越臭,轰动的越厉害,你自己承受的越大,他损的德越多,这些德都给了你了。”[1]当时我一点也没恨那个同事,心里真的好好谢谢人家给了我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心里很平静。由于她不肯罢休,三个领导把我和收款人叫到办公室对话。收款同事没做错,越说越激动。我还是坚持说:“库里确实少了。”就这样僵持不下。二把手发话,一是此事到此结束,请一把手转告那个私自用血制品的人,追究责任。二是法庭上见。我表了态:“好的,法庭上见!”事后不了了之。

没过多久,市里办了一期洗脑班。我被单位一把手和局里一个管迫害的领导劫持到洗脑班。那时我并不害怕,心里明白得很,我是修大法的师父教我做个好人,没什么好怕的。单位里还专门派了一个领导与我同吃同住,“转化”我。那时我脑子里反映的就是:证实法!证实法!白天,我几乎是每个整点发正念,知道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强大威力的,能够解体所有黑手烂鬼、清除共产邪灵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否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这样一连三天也没有人来管我们,说是市领导没空。做到了在个人层次上悟到的怎样证实法。

从洗脑班一出来,单位一把手被撤职了,一个月后他辞职离开了单位。我悟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只要正念强师父什么都可以给我们做。后来知道局里那个领导也被调到其它岗位上去管其它事了。三、四年时间,家里死去三个人。先是他妻子,五十多岁。后是丈母娘,再后就是与他相处最好的小叔,四十多岁,均是癌症死亡。

单位里的另外两位领导,站在人的立场,主观愿望是为我好,在上面的压力下,对我监控起来,不允许我与外科室的人接触,不允许我宣传法轮功。科室原来是三人上班,压成两人。一人是工会主席兼科室科长。开会时间很多,等于天天叫我上班。逢节假日、敏感日都要叫我加班,工作量增加了一倍,即使休息或者下班回家,也是电话不断,看看我在不在家。

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难倒我呢?“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师父的话牢记在心里,上班时我利用一切时间近距离发正念,效果相当好。有别的科室的人来我这里,就给他讲真相,让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单位同事也“举报”我,一天正好我没有上班,有几个警察来单位核实,事后单位领导没有来找我,也没有向上级汇报。

在单位里,护士每季度考核一次,评选最佳护士与奖金挂钩。我考了第一名,但因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就被一票否决了。我一点也没有动心,正是我修掉名与利的好机会,照样默默做好三件事。工作上还是认真负责,在任何地方做任何工作都争取做得最好,没有一个领导不称赞我工作负责。

每隔一段时间,领导都要来我家,每一个领导都来过。有一天,领导与一名监控我的人一起来我家,当时我在上班,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叫我女儿打开了抽屉上的锁,把整整一抽屉的大法书全部翻出来了,幸亏有师父保护没有拿走一本,也没有多说我什么,也没有向上级汇报。以后,我就更重视近距离发正念,对负责看管我的同事讲真相。那时,领导表现出来的就是压力大、责任大、很害怕,任期一到马上就调走了。看管我的那位科长也退休了。

随着正法的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越来越少了,常人也逐渐清醒。新领导没有找我,只是找了我所在科室的科长那里了解一下我的情况。周围的环境和气氛宽松很多,对我又是一种考验。新一轮的考试开始了,我又考了第一名,被评为最佳护士。而且同往常不一样,十寸的大照片挂在科室大门上头,上面写着最佳护士某某某,我所在科室一進大门就能看到,任何人都能進来。我连续四个季度被评为最佳护士。

感谢师父时时刻刻呵护着我,鼓励着我,在荣誉面前经受又一次考验,更加努力精進,学好法,理解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二零零八年我退休了。

一念之差 结果不同

在我刚得法不久,一天下班时刮着大风,骑自行车被摩托车撞倒。骑摩托车的人不理,走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叫了一声“哎-啊”,后感觉很痛,慢慢爬起来一拐一拐的往家里跑,衣服全部湿透。查看膝盖处无红、肿、紫,就是痛得不行,本能反应伤筋伤骨一百天,无大碍。到第二天更痛了,到医院拍片检查是半月板损伤,需要住院手术治疗,那时才恍然大悟:我是炼功人,有师父保护。我没动手术回家了。就这样一拐一拐的坚持上班,真的百天才好。两个月没有打坐炼功。

第二次骑电动车,晚上下班被摩托车撞倒,开车人溜走了。当时的第一反应,还是叫了一声。然后悟到了: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没事,没事。慢慢爬起来一看脚踏板已经变形,弯成九十度了。回家再看膝盖无红、肿、紫。我坚持每天打坐炼功,一星期基本上不痛了。

就在这时,我自己摔倒了,上班路上有一条凹,我没看见把车子骑到凹里面去了,轮胎一扭就摔倒了。这一次悟到了,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修炼人没事!慢慢把脚从车架子里移出来,感觉也很疼。到单位痛得好一些了,能走路,第二天完全不痛了。一念之差,结果不同。所以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修炼是严肃的,时时处处都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才能做到正念正行。

回归学法小组

这些年,我基本上是一个人修,与外界接触的很少,只认识几个同修。一次去同修家去拿资料,一到他家马上就有人敲门,跟進来一个人说看看自来水管子好不好,是隔壁人家,我立即意识到同修可能被监控了。为了安全,以后再没有去过。每次想见同修,看看有没有师父新经文,我都是对师父说:我想见同修。师父就安排我在上下班的路上或者在菜场见到同修。同修们传递师父的新经文,轮流互相传抄,真是来之不易。

最后一次见到同修,我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我想见同修因为我好久没有与同修联系上了。几天后,就在家门口见到了另一个同修,他告诉我一个信息:我们已经恢复学法小组了,你来参加吧。我欣然答应了。正当我要去参加学法小组时,旧势力也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让我出现病业状态,假相是急性膀胱炎状态,三天后出现高烧,整整一星期。烧得实在不行,我躺在地板上,用冷毛巾压在额头上,这样人舒服一点。老公看到让我快到医院去看看吧,我说没病,照样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起初认为是消业,悟啊、想啊,始终没有悟到点子上。最后,我请师尊点化我一下,在师父的点化下,一天下午我悟到是正与邪的较量,接着我每一个正点发正念,发一次,烧退一点,发一次,烧退一点。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全部降至正常,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终于回到学法小组,回到了一九九九年“720”以前的学法小组。整整十年啊!看到了同修们很精進,有的做资料,有的刻录光盘,有的发彩信讲真相,有的面对面讲真相,各自做着自己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对照师父“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的法,相比之下,我的差距很大,决心在实修中提高自己,不断在法上归正自己,向修的好的同修看齐。

发正念 讲真相 走出拘留所

回归学法小组后,我系统的看了一遍师尊一九九九年“720”以后的讲法,师父每次讲法中提到要重视学法,学好法是最根本保证。

在面对面讲真相时,与同修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我是找认识的人讲,不认识的看表情再讲真相,怕心很重。可是同修没有什么怕心,见到谁就跟谁讲。我请同修带我一起去讲真相,想学习一下同修是怎么讲真相、怎么劝三退的。正因为我有一颗与同修在一起很安全的心,就是一个很大的漏。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我与两位同修去讲真相,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人构陷,我和另一位同修被绑架。到了派出所,我的心反而很平静,既然来了,肯定有我修的地方,有漏邪恶才钻空子,要赶快弥补。想到师父讲过大法弟子“碰到的魔难,心性的考验,艰苦的修炼,都是在走自己的路,都是在成就着自己”[3],立即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眼睛一闭,看见一片黑乎乎,我一直发,一直发。直到晚上十二点,才在天目中看到有亮光出现。

做笔录时,“610”的头目一定要我说出另一个同修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我不配合,我只是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有什么罪?这是信仰。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每一个公民都享有的权利。是法律的规定。我没有犯法,是你们执法犯法。共产党腐败到这种程度,没有道德、没有信仰、没有自由,权大于法。说了句邪党最怕听到的话,就抓進来,还搞文化大革命那一套,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为什么打不垮呢?就是因为“真善忍”是宇宙的大法,你能打到吗?不信你看最后自己被打倒。

“610”头目说,你骂共产党没关系,随你怎么骂,老百姓都在骂共产党不好,不会抓。谁要说法轮功好就要抓,这是共产党定的,在中国不允许讲法轮功好。他们提出天安门自焚的事,全被我否定,结束了第一次笔录。

当晚,“610”头目、国保大队头目,都集中在派出所开会。我不断的发正念,一宿脑子非常清醒,牢记师父的话,作为一个修炼人,碰到什么事,好事坏事都是好事,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要做好三件事。半夜進来一个女孩,在清晨的时候,趁警察睡觉的时候,我对那位女孩讲真相,没讲几句她全部认可,劝三退也很顺利,问她叫什么名字,她也爽快的告诉我了。我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念有福报。她说记住了。

第二天又从新做笔录,他们用欺骗、威吓、套话、诈、压、软硬兼施等各种手段几个人轮番上阵,妄图引诱我上当,说出另一个同修的名字,我不配合,回答不认识。当时我发了一念:我和同修是一个整体,我只听师父的话,师父教我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他们看我这样达不到目地,只好结束了笔录。

下午又换了一种手法,让我在一张打印好歪理邪说的字条上签字,第一次否定了它,接着又来第二次。我再次声明: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真理。我只听我师父的,一切我师父说了算,你们不配指使我。你们没有资格评论法轮功。你们这是在迫害大法弟子,你们是执法犯法,罪恶深重。我要回家,这里不是我住的地方。第二次否定了让我签字的企图。

回到另一个房间时,心想赶快发正念,打坐,闭上眼睛发正念,从天目看到立交桥下面、两座高山下面、路上全是穿黑衣服的人,五、六个人排成一排一排的,黑压压的向我这里漫了过来,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解体所有黑手烂鬼,清除共产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我,也请宇宙中所有的正神一道助师正法,等我叫了一声师父,天目中那些黑鬼一下子全部没有了。

下午五点多了,我对同修说,我们已经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了,我们只听师父的,师父说了算。我们要求见负责人评理,我们要回家,叫值班警察通报一声。可是头目们一个也不来见我们,后来来了一个小警察拿出来拘留证叫我们在上面签名。我们拒绝,一起高声弘法,从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是教人怎样做一个好人的高德大法,讲到按真善忍修炼有什么罪?讲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做法全部是践踏法律尊严的违法行为,罪业深重,你们的行为是助纣为虐,我们要见你们的头。

在场的两个值班警察被震住了,连连说不关他们的事,与他们无关。邪恶头目也不敢在拘留证上签名,叫手下的警察签发了拘留证,由于害怕字也写得歪歪斜斜的,就这样把我们劫持到了拘留所。

一進拘留所大门,值班的四、五个警察,看到送来了十几个人(除了我和同修之外,还有十来个派出所抓的其他人也一道送来),就问:这些人都是干什么進来的?当听到有两个是炼法轮功的,拘留所的警察马上说:法轮功好啊!可以炼,可以在家炼,锻炼身体好啊!同修马上告诉他:“是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又说:可以炼,就是不能说好。

炼都可以,就是不能说好,这是哪家的歪理啊。正象师父讲的:“现在这套系统它都管不住了,也都管不了了。现在收缩到监狱、洗脑班,也没那么大力量了,就连它北京那块地方它也难保了。”[3]现在的形势确实是这样,要不然拘留所的警察怎么敢公开这样说呢?

当警察一走,马上就有好几个人围过来,问我是做什么進来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就因为说了一句话,就被抓進来了。她们问是什么话,我就堂堂正正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当时监房里二十人都听到我说这句话了。看到墙上的钟是九点二十五分,五分钟后就睡觉。我闭眼先发正念,想啊,悟啊,请师父给我智慧、给我力量,怎么对这些人讲真相。

第二天,我们被叫到警察办公室问话,问每一个人是怎么進来的。问到我时我就回答,是因为说了一句话就被抓進来了,还能说吗?警察说能说。我就响亮的回答:“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感到这声音响彻拘留所上空,满屋子的人都听到了佛法。我马上悟到师尊就是让我从这句话开始,在拘留所里讲真相。

里面各种人都有,对大法基本上都认可,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其中一个人明白真相,我给她弘法中了解到她已经三退了,提前四天出去的。我劝退了三个人。还有几个人是第一次听见大法弟子讲真相,三退的事不表态。还有几个年纪大的,都非常恨中共邪党,人人都骂,相信法轮功好。我叫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念会得福报。她们都说:“谢谢你,你是好人”。

八月一日,是邪党的所谓“建军节”,拘留所的电视里开始播放天安门自焚等图片。我立即打坐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我发了一上午正念,下无电视就无信号了,我知道都是师父做的,弟子只要有这个心愿,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

一天,“610”头目又来拘留所非法提审,给我戴手铐的警察轻轻对我说:“别怕,没事。”我马上悟到是师父借他的嘴告诉我,又一次给我去掉怕心。“610”头目再次问我,还有一个人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还是回答不知道,并问他:那天在派出所的时候,我有话要找你们说,你们为什么一个也不敢来见我呢?一句话就拘留七天,执行的是什么法?权大于法吗?你们这么做是有罪的……他们无话可说,草草就结束了这次提审。最后说了一句:我们还会来找你的。

回到监房里,我立即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迫害,谁也不允许用任何方式迫害我们,谁都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只有师父说了算,弟子只听师父的,请师父领我回家。以后几天里,谁也没有再来找我的麻烦。一星期后,我顺顺当当的回家了。

谢谢师父,几年来一路呵护,看护着我。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弟子身边,弟子没有修好,让师父操心了。我是第一次投稿,写出来我的修炼经过,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