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教我做好人 救度世人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九七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十几年来,我跌跌撞撞、历经魔难,我也曾走过弯路,但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下面就将我的修炼心得体会向师尊及同修们做个汇报。

一、喜得大法 做真正的好人

九七年,我四十多岁就已经病魔缠身。我二十多岁时就开始神经性月月头疼,止痛药随身带着。肝炎、结核病刚好,接踵而来是肩周炎、胆囊炎、乳腺炎,由于身体抵抗力下降,感冒长时间咳嗽不止,使人痛苦不堪。一天,我的一位亲戚见状,便告诉我:法轮大法祛病有奇效。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家附近就有一个由原来的几十人发展到二、三百人的大法炼功点。记得炼功的第一天,与我一起去炼功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女士刚做了几个动作,由于炼功点师尊的法身给大家调病,使她身体强烈的反应,当时她就开始排身体的脏物——呕吐起来……她炼功时间不久,就看见家中师尊的法像显现出金光闪闪、满屋生辉,她发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使她泪流满面、激动不已;我的家人到炼功点只做了几个动作,回家抽烟就不是滋味了,而且,一抽烟就头疼,这实质是师尊让我家人把烟给戒了;一起去炼功的另一位朋友,也许是根基好或者是师尊鼓励她,她一打坐便看到自己坐在云端里,还看到穿白袈裟的佛道神及带翅膀的小天使等;我家人的朋友讲:他喜欢打麻将,看了大法书后,每次只要一走近麻将桌就头疼,一离开麻将桌就不疼了,试了多次都是如此,他悟到:是师尊告诫他不要参与赌博了。

我炼功时间不久,就感受到法轮在小腹部位的旋转、身体的疾病不翼而飞……记得炼功不长时间,一次我被开水烫伤脖子和胸部,顿时就鼓起了大水泡,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没理会它照样坚持每天早、晚炼功,尽管衣服的摩擦将水泡磨破,我也没有采取任何医疗措施,照样每天冲凉。一个星期的时间,烫伤处脱皮、痊愈。大法使我身轻体健,十几年来我都不曾吃药、住院。如今,我快60岁的人,普遍的人都认为我才40多岁。这大法美妙的炼功音乐、柔美的五套功法让我及家人和亲戚们都见证到了大法的神奇!

在没修炼大法之前,我认为,我不论在家庭、在社会上都是一个“好人”。然而,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让我窥视到自己灵魂深处的思想污点。以前我这个所谓的“好人”,是用人类道德已经下滑了的标准来衡量的。由于从小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对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给人规定的做人的标准仁、义、礼、智、信的意识淡薄;对善恶有报、因果轮回的宇宙真理全然不知。所以自己在一生中干了许多错事、坏事、造了不少业。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不断的修炼、返本归真、修炼成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修炼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

以前我在家庭、社会矛盾中,我自认为能做到忍,大法使我明白了我这个“忍”,只是常人中的忍。修炼人要做到《转法轮》中讲的:“别人骂你一句,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相比之下,我与大法的标准差的实在太远了。我修炼大法时间不长,我家人逢人便讲:嫂子炼功后,身体好了,心态比以前更好了,遇到矛盾总是一笑了之……。我在单位上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常常得到领导和同事们赞扬。修炼十几年来,我不断的朝着大法这个真、善、忍的目标修炼自己。

修炼十几年来,淡泊名利、做而不求的大法法理深深溶入我的灵魂深处、不断的归正着我的思想和言行。所以,尽管社会世风日下、道德下滑;尽管大法在中国遭到邪恶的迫害,我被非法劳教和受到监视、威逼恐吓让我放弃修炼、调换劣质工种、每月只发给几百元的生活费的折磨,但是,我在单位工作时,依然无怨无恨、任劳任怨。

2004年,记得单位领导将我由教师工作调换为搞总务采购,领导对我讲:“在经济上,我信得过你”。单位的领导在大会、小会如实的讲:“大家都要象×××那样的工作态度,我们这个单位就有希望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慈悲、伟大的师尊、佛法的威德在弟子思想、行为上的体现!

二、师尊就在我身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大法遭到中共邪恶的迫害,我与同修们去当地信访办反应大法的真实情况,决定去北京上访、证实法。我丈夫为了阻止我去北京,将我去北京的消息透露给了我单位的领导。晚上,单位的领导来到我家中,欺骗让我去单位开个所谓的“党员大会”(当时我还没有退党)。当我来到单位,一辆警车驶進单位。恶警无理的、非法将我绑架到警车上,X领导也上了车。他们将我带到派出所。去派出所的途中,X领导禁不住哭出声来,说道:“想不到你竟然会進派出所!”,我告诉他:“我也没干什么坏事,你也不必要为我担心”。警察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对我進行非法搜身和审讯。晩上关在一个房间里,不许睡觉。第二天,恶警叫来了我的女儿(她正在上初一)和单位同事及家属院的熟人给我施压,劝我放弃修炼和上访。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被冤枉的等等”,他们听后便纷纷离去。随后,我被绑架到看守所。看守所的恶警拿出拘留证,构陷我“扰乱社会治安,刑拘我十五天”并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字,被我拒绝。在非法关押期间,我绝食抗议。绝食期间,看守所的所长劝我吃饭,我告诉他:“我没有罪,上访是公民的权利,我不吃看守所的饭,我要回家吃饭”。所长说“你这个态度,三十天也别想回家”。我告诉他:“这不是你说了算的,我师尊说了算”。绝食七天后,我被放回了家。我刚進家门,家人的第一句话就问“你知道你是怎么出来的?”我说:“怎么出来的?”他说:“正念让你出来的!”我立即悟道,这是师尊在利用家人的嘴点化、鼓励我:做得对、走得正,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准备只身去北京证实法。在这之前,我很少出过远门,也没去过北京天安门。但我相信师尊会帮助我。一天晚上,我逃出了监控,在同修家借了二百元钱,到火车站买了一张第二天中午去北京的火车票,在火车站我呆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我在火车站商场买了一段红布、一瓶黄色广告颜料、一只排笔。当时,尽管火车站商场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没有怕心,就在商场的柜台上写了两条横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将两条横幅放在柜台上晾干。这时商场的服务员笑嘻嘻的走过来夸奖我:“你这字写得真好”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在進火车站时,尽管進站口三天都布满了非法抓捕我的人,(当时我并不知情)但是,我在师尊慈悲呵护下,神奇的、顺利的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顺利的到达天安门广场,高高的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二零零五年初,同修在我家中复印《九评》书,因恶人构陷,恶警非法闯進我家,進行非法抄家、恶警将我拖出家门、抬上了警车。我被绑架到了洗脑班。恶警为了逼我供出同修,对我進行刑讯逼供,我绝食二十几天,在这期间,恶警对我多次强行灌食,致使我口鼻出血,恶警十几个晚上不许我睡觉、用强灯照着通宵非法审讯。一、追问我被迫害之事是谁给上的网?二、我家中的大法书籍和《九评》是谁给的?我告诉他们:“我既不知是谁给上的网,如果网上面讲的是事实,就应该去追究那些干了违法之事的刑事责任,而不应该去追查谁给曝了光,去堵人的嘴;法轮功书籍是教人修炼的,公民有信仰、言论、出版自由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干涉,你们对我非法审讯,我拒绝回答。”于是,他们对我非法动刑:三天三夜的老虎椅。(将我的手脚铐在铁椅子上,胸部用布条绑在铁椅子上,脖子上套上充满气的气管子,使我感到呼吸都困难,三天三夜不许我打盹睡觉,当我刚一闭眼,恶警便对我喊叫。三天后,另一警察接班,见我脚肿的厉害,才打电话向上面汇报,将我放了下来。此时,610洗脑班头目告诉我:“只要你说出是谁给的书籍、资料,便放你回家、甚至恢复你的工作。”我没予理睬。

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个晚上,三个恶警将我拉出洗脑班房间,推上一辆警察车,后面尾随了一辆警察车。随之,这个恶警将我推上车,并用一大双层包装袋,将我从头向身下罩住,将我按住不准动弹。他们把我载到一高速公路边,将蒙着头的我推下车,三个恶警将我手脚抬起,准备往高速公路边的河里扔。我大声的喊叫。一恶警说:“这里来往车辆太多,把车开到前面僻静处再将她扔下河去”。又将我推上了车,驶了一段路程,我又被推下车,他们将我按倒在高速公路地上,取下罩在我身上的包装袋,恶警头目说:“你要再喊叫我就用这抹布将你嘴堵上”,另一高个的恶警逼问我:“你说,你家的资料谁给的?”想到师尊讲到:“当然,修炼人没有敌人,谁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揭穿邪恶是为了制止行恶为目地的。”[1]“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呀。”[2]此时,我已放下了生死,我平静的告诉他们:“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这是在执法犯法”。当他们再次将包装袋将我罩住,抬起我的手脚准备往河里扔时,我没有任何反应。此时,他们傻眼了,只好演戏收场。开后面那辆警车的恶警悻悻的说:“算了,这里来往车辆太多,待下半夜再将她扔下去。”警车开始往回驶去,他们的邪恶目地失败了。

谢谢师尊!是慈悲、伟大的师尊让我坦然面对生死劫难!并制止了他们的行恶。几年以后,听同修讲:参与迫害我的恶警后悔对我下手太狠;有的警察已改行撒手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了……。

三、师尊引导我多救人

二零零九年初,我历经四年冤狱回家,按照师尊法中的要求,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首先学好法,把救度世人放在第一位。我把师尊历年的讲法通看了一遍,开始从我身边的亲戚讲真相救人。

对我的姐妹、弟弟、母亲、女儿,我用我的身体状况向她们证实大法的美好;用我在劳教所、监狱的经历讲述了中共邪党的迫害;用各种预言告诫他们三退的必要,尽管我的弟弟是一个大型企业的党委书记(厅级干部),他们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我一次次专程去他家讲真相的诚意感动下,全部都一一的做了三退。

我开始向我周边的亲戚、朋友或陌生人讲真相,一开始既没有经验而且还有怕心、顾虑心等。是慈悲的师尊牵着我的手,教我怎么去做。记得在我姐姐家,她家来了几位我第一次见面的湖南韶山的亲戚,我想给他们讲真相,但心中想到,韶山那里是邪党毒害民众较深的地方,我能劝退他们吗?(常人的怕心和顾虑心)我思虑着去找了一本真相小册子时,我发现做饭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就把小册子放到客厅较高的无人发现的一个书台架上。当我忙完厨房的活到客厅时,我惊讶的发现那位年长的亲戚躺在那儿,居然自己拿着真相小册子在翻看。我突然明白师尊早已把救人的路给我铺垫好、是师尊领着我的有缘人、让他明白的那一面自己找到真相小册子在了解真相,等着我去动动嘴救度他们。我见他看完小册子,就赶紧给他讲起法轮功是正法,是被江氏集团迫害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并告诉他三退保平安之事。这位年长的亲戚是个老党员,他听我讲完后,很爽快的就做了三退,他的两个女儿在我的劝说下,也答应了三退。通过这件事,我明白是师尊激励我放下常人心,向更多的世人讲真相,他们在等着被救度。

我母亲与继父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后因怕心被迫放弃修炼。二零零九年初我出狱后,母亲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在我的劝说下做了三退,并再次拿起大法书,但终因放不下治病的心、怕遭迫害而没能修炼到底。二零一零年二月,我母亲生命垂危住進了医院,我来到医院陪护、照料她。在医院病房里,我想通过我的言行来证实大法好,从而救度我身边的有缘人。我谨记师尊的教诲,不参与病房里陪护与病人间矛盾的是非谈论,三个多月里,长期夜间精心陪护母亲,得到我姊妹、病人和陪护的一致好评,当我向病人、陪护们讲大法真相时,病房有四人很快就做了三退。

长期以来,母亲与我的继父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而发生矛盾,母亲将继父单位分的房子的房产证收藏了起来,为此,两家子女互不往来。在母亲临终前,她想让我们做儿女的去继父家拿回她的财产,并讨个公道,出口恶气。此时,我按照大法的要求,我没有被母亲的亲情所动,也没有被多继承一些母亲遗产的私利心所驱使而去继父家闹财产。我只把继父一家作为我的有缘人,属于被救度的对象。于是,我一边劝说母亲在利益上要看得淡,同时我向姊妹们阐明我的观点:我是个修炼人,我绝不会去参与这些利益纷争的。姊妹们对我的所为也能理解。由于姊妹们去继父家搬家具、拿财产,两家的矛盾更为激化。四月份,我母亲去世。我处理完母亲的后事,想去看看躺在病床上的继父,并给他讲真相。(我继父是一位南下干部,常年从事邪党党校校长职务,年近九旬)。但我考虑到两家的矛盾,心中便打了退堂鼓,离开了这个地区,我回到女儿的所在地。

回去不久,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母亲与继父躺在一张白布单子里,母亲见我后就往白布单里钻,蒙住自己的头不好意思见我。而我的继父见我之后,掀开白单子,拿着一串钥匙,告诉我:“你把我的窗户打开一下”。梦醒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师尊在点化我:快去告诉他真相,打开它心灵的窗户,去救他!

于是,我第二天便启程,来到了继父所在的地区,我买上水果、点心,带上MP4,来到了继父所在的病房。继父见我去了很高兴,但因他耳朵背,我只能大声的与他问候、交谈。此时,继父的女儿、媳妇、儿子给我没完的叨叨他们与母亲过去之间的矛盾,并希望我能将房产证交还给继父……。我连续到继父那儿去了两趟,都是为了房产证的问题纠缠,而无法与继父谈到正题。我静心细想,无论从法律还是道理上讲,我母亲去世后所留下的遗产(有一套房子和现金)应该归为在世的继父所支配,如今,继父家并没有提出这些要求,只是要回继父单位那一套房子的房产证,这个要求并不过份。于是,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姊妹们,希望他们通情达理,把房产证归还给继父。这天,我打算再一次去继父处谈三退的事。事先我请师尊加持铲除一切干扰继父得救的因素,并让它们解体。来到医院,我把MP4打开,给继父戴上耳机,让他听藏字石和预言与人生,这边我就与继父的女儿、媳妇谈三退及房产证的事。继父的女儿不相信她多年从事党校工作的父亲会同意三退。随之,我与继父交谈起来,在师尊的加持下,简单的几句话,继父便做了三退。我说:“叔叔,如今天灾人祸特别多,天快变了,你知道吗?”他点头说:“是快变了”。我说:“但是,老天并不是要销毁老百姓,老天要销毁的是共产邪党,他干得坏事太多,在历次运动中杀了八千多万中国人。人间的法律是“杀人偿命”、天意是善恶有报”继父说:“是,共产党从起家就不光彩。”我说:“那你就退出这个邪党,咱不与它作陪葬。”继父点头说:“好!”接着,我让继父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随之,我又给继父家的女儿、儿媳详细的谈了法轮功在世界洪传的情况,她们也一一做了三退。

第二天,我要离开该地区了,临走时,我姊妹突然想通了,让我一起去把房产证归还给继父,继父一家人见状高兴得不行。相隔一段时间,当我再一次去看望继父时,给他捎了一本《九评》,并且劝退了继父的儿子和孙子。他们一家五口得救了。是慈悲的师尊又一次引导着我去救了继父的家人。我们两家子女间的隔阂也消除了。想到师尊法中讲的:“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3]

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师尊看到了我救人的那颗心,开启了我的智慧,让我快60岁的人,学会了电脑、上网、下载、打印机、智能手机等。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天出门不是带上小册子、光盘,就是发彩信,能搭上话的就讲大法真相、劝三退。所讲之人,90%的人都能三退。越做越顺。一次,我去看望母亲的一个同事,当她听我讲大法的真相后,当即表示要三退,并且还给她去世的丈夫也做了三退,她还让我第二天去找她的儿子谈此事。第二天,我找到她儿子、媳妇(都是小时的伙伴),我给他们谈及大法的真相以及我修大法后所遭受的种种迫害……。他们从国外网站早已闻知大法好,听我讲述后,既佩服又感动。当即表示他们去做家人、亲戚的三退工作,一家十三人名单退出。事后,他们还给我的姊妹去电话,说如何如何佩服我等等。慢慢的,自我满足感、惰性、求安逸心、显示心在心中滋长。

直到有一天,师尊精心安排我与另一位同修接触,这位同修每天除了抓紧学法,发正念,就是奔忙于同修协调之中,那救人更是“见缝插针”、分秒不怠慢。行走匆忙中,也要想办法与人搭上话劝退几个。每天都有几人、十几人、几十人的名单退出。唉!我见状自愧不如。

师尊说:“机缘一过误时辰 天机一显悔惊魂 大劫紧跟关天门”[4],让我警醒!如果我稍有怠慢,擦肩而过的有缘人没有被救度上,后果不堪设想!这既没完成好史前的誓约,让众生落得淘汰的可怕下场!

谢谢师尊的慈悲提醒,让我在正法结束前救度更多的众生。

层次有限,以上不正之处,敬请师尊、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赠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