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5月3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

  • 原吉林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工作人员陈静遭受的迫害

  • 中国电力投资公司陈平被劫持洗脑、酷刑迫害经历

  • 昆明市七旬夫妇瞿福寿、俞凤仙被迫害经历

  • 吉林白城市杜睦晶遭受的迫害

  • 河北深泽县桥头乡张趁美生前遭受的迫害

  • 原吉林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工作人员陈静遭受的迫害

    陈静,原吉林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从小体弱多病,患有先天性药物过敏症、食物过敏症、妇女病、哮喘病、失眠症、心脏病、甲亢等多种疾病。然而面对病魔却束手无策,因为药物过敏既不能吃药又不能打针,只能无助的承受着各种疾病,和生活中的不幸带来的痛苦与煎熬,心中充满了无望和迷茫,感觉不到人生的幸福与乐趣。

    非常值得庆幸的是她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之路。修炼不久那些困扰她多年的顽疾全部消失,使她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觉,同时真、善、忍的法理也解开了她的心结,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从此不再感叹命运的不公,对人生充满了希望。陈静带着无限感激的心情在单位与省直机关逢人就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单位同事从她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纷纷了解法轮大法的情况,有的同事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修炼法轮大法后,陈静在工作与待人接物上,变得更加热情诚恳,勤奋忍让,不争名不争利,处处与人为善。在中共党政机关这个名利场中,这样的人太难找了,认识她的人无不称赞她真是个好人。

    然而这样的好人却为中共邪党所不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陈静就接连遭受到吉林省610、省直机关工委、本单位的迫害。

    2001年7月,长春市国安特务与单位领导和党委合谋强行将陈静抓走,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半个月。

    2002年10月,在单位领导和党委的配合下,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将陈静劫持和非法审讯。

    2003年3月29日吉林省610、省直机关工委、本单位授意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将正在工作的陈静非法抓捕到一秘密审讯地,酷刑折磨,陈静四肢被抻直后紧紧的铐在铁椅子上十多个小时,铁铐嵌到肉里,然后被警察扇耳光,用皮带抽打,用木棍击打头部和后背、前胸,脸被打肿了,鼻子、嘴都流血,后来被折磨的心跳加快,气短,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送医院抢救。抢救期间 ,中共不顾陈静死活,在无任何证据情况下,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非法劳教一年半所外执行。这期间单位党委王小明非法扣发她的工资,只发生活费,给陈静的生活造成很大困难。

    2004年9月,非法劳教期满后,陈静到单位正常上班,当时的主要领导肖欣、葛中玉、张树文、崔征以及党委书记王小明等人,为表现紧跟江鬼,捞取政治资本,逼迫陈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诬蔑法轮功创始人。否则,不给安排工作,只给发300多元基础工资。陈静本着善念向领导讲清真相,以自己亲身实例证实修炼法轮大法有百利而无一害,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

    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在省直机关内受到有良知同事的斥责,省财经办主要责任人当面推脱说是上级命令,自己只是执行,背地里对陈静进行监控,让同办公室的人偷翻陈静的柜子、抽屉、皮包等,几次欲将陈静劫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因陈静长期受到精神和肉体迫害病危未能得逞。

    2004年11月吉林省610、省直机关工委、省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人员专门召开会议作出决定:要求陈静必须在修炼法轮大法与工作之间作出选择,想要工作就得在网络上向全世界公开诬蔑法轮功创始人、写所谓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等。如不“转化”,限期三个月自行调离省委机关;否则,到期开除公职。

    2005年4月,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件依据的情况下,陈静的公职被非法开除了。针对单位的非法决定,陈静写出了《要求恢复工作和补发工资的报告》,分发给本单位各位领导、各处室及上级部门。结合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亲身感受,说明法轮大法是正法。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违背宪法和民心的罪恶行为,对国家、人民、信仰者的家庭危害极大。希望各位领导不要助纣为虐,不要为了一己之私昧着良心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

    吉林省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
    秘书处电话:88923742、88902237、88902454
    党委电话:88902495


    中国电力投资公司陈平被劫持洗脑、酷刑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中国电力投资公司职工陈平,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六一零逼迫单位劫持到洗脑班、遭酷刑迫害,并被无理开除。至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多年工作时间,退休金只获九百六十元。

    石家庄市中国电力投资公司,原东方热电集团公司热电四厂职工陈平,一九八零年二月参加工作。在个人档案中记载,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留用察看一年处分,期间每月只发工资二百七十五元,一年后厂里同意恢复正常工作,但公司领导坚持要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书面保证,就可恢复工作。在这过程中,陈平本人去了公司,分别找到纪检委书记武起、公司董事长李德时,要求恢复正常工作,董事长李德时说道,“你只要放弃炼法轮功,公司里的好工作,你可任意挑选,我保证能做到。”六一零非法机构在全国下达的是一个指令,哪个单位有不放弃法轮功信仰者,单位各层领导都要受罚、丢乌纱,甚至拿单位全体职工奖金被扣除等流氓手段连坐捆绑民众参与迫害法轮功。在这种情况下,公司领导为了个人利益甚至逼陈平不放弃法轮功,就要没收自家买的住房,和开除公职。

    二零零一年八月底,臭名昭著的河北省会洗脑班成立,公司、单位接受六一零非法机构的口头令,决定把陈平送入洗脑班强行洗脑,逼迫放弃信仰法轮功,得知此事后,陈平找到厂领导,告诉他们洗脑班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机构,在那里他们利用谎言、造谣、栽赃陷害、欺骗、诱骗、长时间剥夺睡眠、限制上厕所、限制人身自由、群殴、烟头烫法轮功学员,还要付洗脑费上万元。迫于江氏流氓集团的淫威,单位决定不情愿的把陈平送入洗脑班,因此陈平决定拒绝配合进洗脑班,不能损失单位的上万元血汗钱助纣为虐,便离开了她珍爱的厂子和单位同事。

    单位及各辖区派出所、居委会一直在非法监视、寻找陈平的下落,她家中电话被非法监听,陈平有家难回,无家可归!迫于生计,陈平来到了辛集市谋生,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被辛集市国保大队头目耿占峰、贾立超及四名警察,私自从阳台进入房间,当时陈平要求他们出示证件,被拒,遭到恶警们用警棍毒打,并用手铐铐住陈平,抢走《转法轮》、随身衣、物、现金等,这时陈平的丈夫正赶来看望陈平,一进门就被恶警们如狼似虎的扑倒在地,连踢带掐脖子,差一点令人窒息,同时被劫持的还有一对夫妇,都被戴上手铐一同被推上车拉到辛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进入公安局,一个警察拉开一扇门,对被非法抓来的几个人说,看见没有,这是老虎凳,国保大队头目耿占峰来非法审问陈平,要报本人的姓名、家庭住址等,陈平拒绝回答,他们还要陈平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陈平拒写。警察说天安门自焚,陈平对在场的警察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疑点重重,王进东自焚烧伤,两腿间用来装汽油的雪碧瓶子完好无缺,头发完好无损。刘思影喉咙被切开,记者采访时不仅能清晰的说话,还能唱歌等,破绽百出,完全是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罪集团自导自演,为它们迫害法轮功找借口,同时用造假、栽赃陷害、谎言欺骗民众煽动仇恨参与迫害法轮功,陷民众于万劫不复之地。

    恶警耿占峰、贾立超不听劝善,却让警察挥起狼牙棒恶狠狠的向陈平打来,陈平告诉警察打人犯法,他还是打不停手,陈平便挥手握住打过来的狼牙棒向警察推去,她大声说道:不许打人,那恶警气急败坏的又打了陈平一棒子走开了。过了一会儿,两个警察拿来一个用旧被子缝制的一个口袋,和一个约两米长的铁杠子,把陈平双手拧向背后铐着,对着陈平说,“我们这里有指标,打死算自杀,你不配合,不报姓名就把你打个烂叽叽埋了。”说完,他们把陈平按倒,双膝着地,把铁杠子压在陈平的腿上,两头一头站一个警察用脚踩铁杠子,陈平的对面一个身高约一点七八米,体重约一百九十斤警察用拳头猛击陈平的头部、面部,陈平说道:信仰无罪,我师父说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恶警们被震慑,收手后,把陈平推到了关犯人的屋子,铐在铁笼子上,不给吃饭,不给喝水。屋子里的卫生条件很差,所有被关押的人只能坐在地上休息。

    陈平家中只剩九岁的儿子无人照看,幼小的心灵被邪恶创伤。陈平抗议非法关押绝食绝水。三天后,他们联系石家庄六一零、国保大队来人,看是否认识陈平,随后石家庄裕华路槐底派出所警察,把陈平和她的丈夫戴上手铐拉上车来到石家庄石电宾馆,陈平被铐在铁椅子上,裕华分局副局长李军、政委刘明举(男)跟陈平谈话,要陈平写个保证书,不炼法轮功就可以回家,陈平不答应。 次日上午,陈平与她丈夫一同被非法关进臭名昭著的河北省洗脑班,陈平因遭酷刑折磨内伤很重,身体很虚弱。洗脑班所谓的“工作人员”一部份是从劳教所抽调出来的警察,它们都身穿便衣,另一部份是被欺骗、用各种酷刑等迫害手段被所谓“转化”的人员、和来陪同法轮功学员来洗脑班的“陪教”组成,由六一零非法组织直接操控。

    陈平被洗脑班人员监视着一同进入澡塘洗澡,洗澡时有一些其他学员和“陪教”发现陈平身上多处青紫便询问原由,她们得知后非常气愤。洗脑班的卢惠英(劳教所警察)找陈平告诉陈平不准向任何人说被毒打、遭酷刑折磨的事情。陈平被关在单独一间“谈话室”,由洗脑班的警察和一些被“转化”的学员二十四小时灌输邪恶的谎言,不让睡觉,一打盹就被晃醒,被迫熬夜四天,(洗脑班称之为熬鹰)呼吸急促、尿血、行走艰难,来洗脑班第五天被强行灌食,陈平连水都喝不进去,被迫绝食九天。它们用伪善,装出同情的样子安慰,断章取义利用大法经书中的几句话,歪曲诱骗,在神志不清时被“转化”。 “转化”后的学员都要被分配去听去看那些洗脑班不法人员迫害其他没被“转化”的学员,并要参与帮助做“转化”。

    石家庄四药厂职工周文丽三十多岁,拒绝洗脑“转化”,被关进谈话室,二十四小时不断进行车轮战,长时间不让睡觉、周文丽绝食抗议,负责强制洗脑的张瑞芬(劳教所警察)让周文丽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周文丽不写、继续绝食抗议,张瑞芬上前用手去拧周文丽的脸,还恶狠狠的说“拧死你算了”。由于拒“转化”,周文丽被限制不让上厕所,来例假渗出裤子外面,身心受到摧残,人格受到侮辱,被迫害精神失常。

    负责洗脑的人员自称“辛苦敬业”,他们的动力就是“转化”一个学员可获上千元奖金。河北省“六一零”非法组织下达指令,让省市各单位为河北省洗脑班捐款赞助,东方热电集团公司向河北省洗脑班捐款二十万元人民币。 “转化”后陈平仍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多个月,在这过程中陈平被单位除名。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办理退停手续时,社保局因档案中有被单位除名文件,他们执行“劳办发【1995】104号”文件,第三条规定:“关于除名职工连续工龄计算时效的溯及力问题。我们意见,应从各地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养老保费的时间,作为除名职工计算连续工龄的起始时间。”把除名职工实行个人缴纳养老保费之前的工龄“归零”(即一笔勾销)的政策。在国家没有实行个人缴纳养老保费之前的工龄都视同缴费,怎么能随意归零?上述劳办发【1995】104号第3条规定显然是一个有违社会公正的规定,它非法剥夺了被除名职工的合法养老利益,违法、违规、违宪。

    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罪集团把人变成鬼,把它的大大小小的官员变成了地地道道的流氓。


    昆明市七旬夫妇瞿福寿、俞凤仙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今年七十岁的瞿福寿老先生和妻子俞凤仙女士,于一九九六年和一九九八年先后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这对老年夫妇不断的遭受骚扰,也曾被非法抄家、拘留迫害。

    修大法身心受益

    老人家住昆明市永昌小区,夫妇俩都是海口二九八厂退休职工。今年六十七岁的俞凤仙女士身心健康,与同龄人相比显得格外年轻,可谁也想不到曾经的她是一身的病:耳鸣、头晕、慢性胃炎、心脏病、因子宫肌瘤引起长期贫血和血压低、风湿病。整个人脸色苍白,没有力气,经常心慌,喘不过气,心跳加快。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刚修炼不到十天后,以上的各种病症相继消失,子宫肌瘤一年多以后也痊愈了,至今没有动过手术。

    修炼前的俞凤仙女士每天吃三大把药,修炼才三天后,至今十多年未服过一颗药。修炼前她脾气火爆,从不让人,自尊心强,心胸小,容易记仇,很霸道,修炼后,从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中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能够按照李洪志师父《转法轮》里讲的提高自己的道德、提高自己的心性,主动和以前不来往的人从新来往,并感慨自己没有修炼法轮功前一直争争吵吵,弄出一身病,修炼了大法后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放下了争斗心,身体也发生了巨大改变。

    看到妻子修炼法轮大法的变化, 一九九八年七月瞿福寿老先生也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前他患有血压高,腰痛;修炼后,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中,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中共人员骚扰、绑架、抢劫不断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海口湖滨派出所的三个警察闯入瞿福寿、俞凤仙夫妇家,他们都穿警服,但没有出示证件,三个警察中一个叫马继聪,还有一个姓杨的警察,声称要调查瞿福寿家楼下一位法轮功学员去世的原因,让俞凤仙到海口湖滨派出所配合所谓“调查”,随后警察将俞凤仙绑架到了派出所。湖滨派出所的所长张燕(男)还造谣说去世的法轮功学员就是死在了俞凤仙的家里。

    俞凤仙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对俞凤仙家非法抄家,没有出示任何搜查证,非法抄走了《明慧周刊》十七份、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照片两张、李洪志师父世界各地讲法十五份、真相材料八份,护身符、手抄经文以及《转法轮》一本,抄家后对抄出的物品拍了照。非法抄完家大约是下午六点,四五个警察就把瞿福寿绑架到了海口湖滨派出所。到派出所后对瞿福寿非法审讯,问他资料是哪里来的,是谁送来的,和什么人(法轮功学员)联系,知道什么人(法轮功学员)。

    当天上午十一点半左右,俞凤仙到湖滨派出所后,警察就对俞凤仙非法审讯,一个下午,至少三个警察轮流对俞凤仙进行审讯,问她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和哪些法轮功学员联系,知道哪些法轮功学员,法轮功资料是哪里来的等,后来还给俞凤仙照像。非法审讯一直到下午六点以后才结束,之后因为俞凤仙出现了心脏病的症状,当晚十一点半警察把俞凤仙送回了家。回家后警察让俞凤仙的孩子带她到医院进行检查,声称医院出示证明后才不抓俞凤仙。

    第二天四月十五日早上九点,派出所警察张燕和马继聪等三四个警察开车将瞿福寿劫持到了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区分局继续非法审讯,随后送到了一个派出所,直到第三天四月十六日下午将瞿福寿送到西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经办的警察是西山区国保大队的徐峥嵘和一个姓张的警察。拘留通知书是(2004)437号。

    在西山区看守所里,瞿福寿每天早上被迫七点起床,起床后被要求背监规,八点以后开始干奴工:编中国结,一天要编十六个,如果干完不成晚上就会被罚值班,不能睡觉。每天的奴工要干到当天下午四点,通常晚上不做奴工。在看守所期间,瞿福寿被罚值班七次,还被延长值班时间。除了编中国结,还要挑拣豆子,一天至少两袋,一袋估计二十公斤左右,有时还要剥大蒜皮,一天剥七八公斤。看守所里吃的饭菜没有盐也没有油,刚被关进看守所时身上带的钱都被牢头抢走。瞿福寿带进看守所的两百五十元钱,也全部被牢头抢走,自己一分钱也没用到,就连家属送进去的衣服也被牢头抢走。

    瞿福寿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下从看守所回家。在瞿福寿被非法关押期间的四月二十四日早上九点,海口湖滨派出所的马继聪和另外一名警察,再次闯入瞿福寿的家里,他们虽穿警服,却没有出示证件,又将老伴俞凤仙绑架到了派出所,对俞凤仙进行非法审讯,审讯的警察有海口警察署的署长和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徐峥嵘,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警察做笔录。当天中午十二点后派出所让俞凤仙的儿子、儿媳和女儿将俞凤仙接回家。

    从那以后,海口湖滨派出所的警察马继聪不断到瞿福寿、俞凤仙家里骚扰,直到瞿福寿五月十一日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才不再来,但一年之内不断有人在瞿福寿、俞凤仙家周围进行蹲坑。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因为另外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抓后,有一份严正声明被警察找到,同时上面写有俞凤仙的名字,随后昆钢罗白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一个姓杨的队长和另外两个叫叶林和保名的,一共五个警察到瞿福寿、俞凤仙家里骚扰,问他们为什么要写严正声明等,此后叶林和保名两个警察又不断来家里骚扰,前后共骚扰了五次。

    二零零五年五月到八月底间不断有人来瞿福寿、俞凤仙家里骚扰,想绑架俞凤仙到洗脑班。此后永昌派出所的警察张鸿斌和熊强也不断来家骚扰,持续了一年。二零零七年期间还有派出所警察和居委会人员到家里骚扰。


    吉林白城市杜睦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白城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洮北分局退休职工杜睦晶女士、六十岁,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期间,被绑架一次,非法抄家一次,非法骚扰一次,直接勒索现金一千元,抢走私人财物折合人民币至少九百元,造成间接经济损失二千多元。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六点多钟,警察私闯民宅,随后闯进来有五、六个人,其中有吉林省白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赵富全、邢海涛、肖摩军和白城市新华派出所片警等人,(还有俩个女警不知姓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进屋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不由分说抢走电脑、录音机、大法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等(电脑后来归还),抢走私人财物折合人民币九百一拾伍元,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

    抢劫完后,杜睦晶被绑架到白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个办公室,三、四个警察轮番非法审讯逼供,开始赵富全等人伪善、诱骗杜睦晶,让杜睦晶说出资料的来源和说出同修的姓名,就让杜睦晶回家。后来赵富全、邢海涛等人又用恐吓、威逼的卑劣手段,逼她开口,赵富全拿车钥匙打杜睦晶的胳膊,从早上七点钟左右,一直到晚上,杜睦晶拒不配合。

    随后他们把杜睦晶劫持到警车上,四名警察非法将杜睦晶劫持到白城市通榆县看守所,四名警察有赵富全,邢海涛、肖摩军、另一个不知姓名。在路上,赵富全拿手机给白城市610头目打电话请功,说要吃大餐庆贺,他们高兴的哈哈大笑,把杜睦晶劫持到了和刑事犯一个监室。

    杜睦晶被非法拘留三天,在四月二十七日上午,赵富全等人再窜到通榆县看守所非法审讯逼供,逼她穿号服,强行戴手铐,杜睦晶仍然不配合,当时出现病业状态,赵富全等人把杜睦晶劫持到通榆县县医院检查身体,强迫给杜睦晶打吊针。白城市国保大队直接向杜睦晶家属勒索一千元现金,(所谓的取保候审保证金)。第二天白城市国保大队通知杜睦晶的家属取电脑,家属又送给相关人员一千元现金,还请相关人员吃饭等费用花了一千余元。在奥运会前,吉林省白城市新华派出所片警到杜睦晶单位骚扰,填所谓的保证书,杜睦晶拒不配合,片警就象土匪一样狠狠的敲单位的门。

    十四年来,在警察的威胁、恐吓、骚扰下给杜睦晶以及家人造成了身心很大的伤害,她的亲人们整日提心吊胆,生怕杜睦晶再遭迫害。


    河北深泽县桥头乡张趁美生前遭受的迫害

    河北省深泽县张趁美女士,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并热心洪法。九九年“四二五”到北京和平请愿,“七二零”去北京上访路上被截回,被非法关押在深泽县警察一星期左右。

    二零零七年六月下旬,住在邻村的三女儿(法轮功学员)在做晚饭时,被耿庄派出所所长杜利建带领一帮恶警强拉上车,连鞋都不让换(当时穿拖鞋)。派出所一帮人是由北濯头村邪党支部书记刘春长安排治安委员刘永军领着到家去抓人的。三女儿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被深泽县邪恶的公安局局长史双河送入石家庄劳教所。

    张趁美由于承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加重迫害,身体出现脑溢血病状,治疗无效,于零七年十二月初离世,终年七十六岁。老人始终也没见上三女儿的面。当时正值石家庄劳教所往河北女子劳教所转移女法轮功学员时,家人根本就不知道人给弄哪里去了。一直到一年半后结束劳教迫害,三女儿才得知她母亲去世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