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不吃北京“好利来”的食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精美的“好利来”月饼盒,可爱的布绒玩具,喜庆的中国结,温馨浪漫的万圣节鸟窝挂件,这些表达人们美好祝愿的礼品和装饰物,与人生活息息相关,然而,有谁能想到这些商品有的出自北京女子监狱?有谁能想到它们与反人性的迫害有某种关系呢?有谁能想到生产它们的人几乎没有劳动报酬,又有谁能想到生产它们的人并不是普通工人,而是被强制奴役的大学教授、研究员、研究生、中小学老师、工程师、医生、护士、编辑等等来自北京各行业的法轮功学员呢?

自二零零五年,北京女子监狱就开始强制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制作“好利来”月饼盒,每年的六、七月份就开始干了。做月饼盒非常辛苦。当时就在一空闲的楼层,那楼层曾经整日挂着大窗帘,里面单独关押折磨过国家检察官学院的教授李莉和小学教师宫瑞平。我们就在那里用带毒的胶水制作“好利来”月饼盒,每天干到很晚,很多人被呛人的毒胶熏的头晕脑胀,甚至恶心呕吐。活儿非常多,大型的货车天天送活,我们每天都要抢活儿。我们还被强制装车、卸车,往楼上楼下的抬,十区(就是老女监三区)挣了很多钱。当时八区也做,也是在一空闲的楼层干活。出监后,我从来不吃北京“好利来”的食品,我也告诉我的朋友不要吃“好利来”的食品,只要我见到“好利来”的员工,我就告诉他们:“你们经理让北京女子监狱的犯人和被迫害的人做月饼盒。”

我们还做过万圣节的鸟窝的礼品挂件,应该是出口的。

我们给布绒玩具缝眼睛和嘴,缝过出口的蛇等等。绣衣服上的花、亮片,打中国结,给印刷好的书籍折纸页子,包筷子是经常的。二零零三年,老三区把筷子卸到浴室存放,结果被洗澡水泡的都发了霉,但后来还是晾干了继续包,交给厂家。

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我们在老三区还被强制做医用消毒棉签,从早六点一直干到夜里十一点,当时监区长是田风清,主管生产的是殷翠兰。

老女子监狱经常强迫法轮功学员手工编制外贸毛衣,定额是三天一件(成人)毛衣,因为要抢活,有时干通宵,手指变形,患腱鞘炎是很普遍的。狱警经常克扣厂家的羊绒毛线,留下给自己织毛衣,监区长郑玉梅让犯人织过一件花毛衣,狱警申艳秋让犯人给自己织过一件背心,狱警肖蕊、杜丽薇也要求犯人织过。

我们还折过特快专递大信封,定额是每天每人折一千二百个,早六点就出工了,有时干到深夜才收工,很多人的指甲都流血了。还装过《南方基金》的对账单,里面有给《南方基金》会员的金卡、银卡及钻石卡。在老三区还装过游戏卡,用塑料焊枪焊,经常干通宵或大半夜。当时十区还接过雕刻的活儿,是犯人刘晓洁自己公司的活儿拿到监狱里做,利用监狱里的免费劳力给自己和老女监三区警察挣钱。

我是二零零二年下监到北京女子监狱的,二零零六年以前,被强制奴役干了那么多活,我没拿到一分劳动报酬,到二零零五或二零零六年开始有些报酬,我记得一年的是十来元,个别人有三十元左右的,但当时只是在全监区公布每个人的钱数,并没有打到每个人的账户上,所以到出监时,得到的只是一个虚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