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报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在营救本地同修时,苦于无法获得恶人的电话号码。当时,我想营救同修的心很真很强,我相信大法是无所不能的,第一次尝试在网上搜索信息,开创了一条新的证实法之路。

几年前,本地有一位同修在外地被绑架,我们只是在明慧网上发了一条信息,没有任何恶人信息,没有一个电话号码,本地同修只是发了发正念,很无奈,几年后的今天,我学会了搜索,当我在明慧网上搜索时,无意中发现我们的同修在外地被绑架,那个地方恶人的信息明慧网上都有,其它地区的同修曾曝光过,当时,我的心情是怎样的,已记不清了,我们真的修的太差了,对不起同修,这位同修是本地最早做资料的,同修被迫害,给当地证实法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现在想起来都很痛心,假如我早点学会搜索该有多好啊,希望我的文章能帮助其它地区的同修。

平时,我不怎么上常人的网,为了在网上搜索恶人的信息,我开始浏览常人的网站,刚开始,我只要在网上输入公安局三个字都害怕,害怕自己的电脑被恶人监控,虽然有怕心,但我一心想收集恶人的信息,本地的恶人之所以毫无顾忌的迫害同修,跟我们曝光力度有关,我们掌握恶人的信息太少了,没有办法,也没有捷径,只有学法,通过学法,加强了自己的正念,我开始了一条搜索信息之路。收集了一些当地恶人的信息。

通过近半年的摸索,我总结了一些经验,因为我们经过了一段痛苦的经历,我想帮助其他同修,我每天都看明慧网的“大陆综合消息”,从中选几条(时间有限),在选的时候,我发出这样的一念,求师父点化,让我挑选到最需要帮助的同修,为那些需要营救的同修补充电话号码。有的时候选的迫害较为严重的地区,有的时候选的将要被法院非法审判的,或第一次在明慧网曝光的,比如宁强县的赵力等。

在搜索信息时,我求师父开启我的智慧,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搜索到最有价值的信息。

我发现县级以上的城市,只要不是贫困区,都有一个政府网站,比如: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安静、张永生被绑架,假如,我选中这一条,首先在明慧网上搜索沈阳市辽中县信息,根据当地同修曝光的情况,补充信息,有的公安局的网站直接在百度中是搜不到的,“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输入辽中县政府,在他们的政府网站内查找当地公安局网站,在公开信息目录中查找信息,有的地区曝光力度大,恶人已将有关信息删除,有的地区同修不知道查找电话号码,当地恶人很嚣张,直接将610的电话在网上公开。

补充电话号码也很辛苦,一条迫害信息的电话补充,从搜索,到最后的整理一般都要1-2个小时,有时辛辛苦苦补充的电话,并没有被明慧网使用,刚开始思想容易波动,失去信心,停了一段时间,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很想帮助同修的心依然很强很纯正,在补充电话号码的过程中,也是在间接地了解如能更好地在明慧网上揭露恶人恶行。我在明慧网上查了关于电话号码应注意的事项,经过一个多月的魔炼,现在补充的电话大多数明慧网的同修都没有修改,直接发表了。

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又调了新的岗位,专门接打电话,并给我起了一名字:“话报员”,也就是“电话号码报告员”。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称号。我也希望其它地区都有话报员,就象资料点遍地开花一样。

有一位同修被迫害,我及时将电话补充,不到一个月,这样老年同修竟然正念闯出魔窟,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补充电话号码,也是在清理邪恶,证实大法,对当地的恶人也有震慑力,阻止他们造业,以免失去救度的机缘。

在补充电话号码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一部份地区的同修在补充电话号码上有很大的不足,其实,公安局和一些派出所的电话在百度中都能搜到,很简单。

我还发现,通讯员在报道同修被迫害时,只是发布的一条消息,有的信息很散,我便萌发了想为那些地区写迫害文章的想法,在这里,我特别要告诉大家的是,我只是初中毕业,长期工作在最底层,没多少文化,写文章想都不敢想,师父说:“引领大法弟子進程的只有师父。”[1],真的是这样,我鼓起勇气编写了一篇《湖北咸宁市袁智勇被劫持到洗脑班》,没过几天,明慧网的同修修改发表了,当时,我真的很震惊,法轮大法真的是无所不能,师父引导我真的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我先后整理、编辑了河北省承德市的恶人信息和河北省承德市“六一零”头子杨树增的恶行,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做的。

一点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注意自心生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