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怨无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至今已经走过了十多年,我在师父的带领下还算是比较平稳的走到今天。回首所走过的路,感谢师父给了我珍贵的万古机缘,使我成为众生羡慕的大法弟子,给了我用身心言行证实大法美好的机会。

“你真的无怨无悔吗?”

我的婆婆家是一个大家庭,儿女七个,再加上儿媳姑爷孙男弟女辈,合起来二十多口人,每周六晚饭都回婆婆家聚餐,平时吃饭摆两桌,过年时人聚齐了就得摆三桌,于是做饭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每个周六我都是事先买好菜,下午早早就张罗着去婆婆家做饭,我先生总是说:去那么早干什么?我说:做那么多个菜,不早早预备怎么行呢?就指着你姐姐自己干得过来吗?时间长了,都是我自己早早就先走了,我先生都是等两三个小时后,菜差不多都做好了摆上桌子了,才会出现在婆婆家。其他人绝大部份也是如此,就是去得早一些的,也没有人去厨房忙活做饭,而是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山南海北的聊,有心的会到厨房看一眼,说一句:嫂子、大姐辛苦了,有的人干脆不闻不问,好像他(她)们吃现成的是应当的,就如同下饭店一样理所当然。每个星期六都是如此。

大姑姐在饭店工作过,她掌勺,我打下手,我们两个配合的很和谐。菜炒得差不多了喊大家上桌开始吃,等我们两个炒完最后一个菜,将厨房做菜时的锅碗瓢盆收拾利索了,男的那桌依旧喝着,女的那桌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饭桌上已经是残汤剩菜了。我们俩干在前头吃在后头,冬天剩菜都凉了,将就着吃饱了,就又得收拾饭桌洗碗筷了。先吃完的或者洗些水果吃、或者逗逗孩子开开心,过年过节的时候就会打麻将或者打扑克去了。

每周如此,年年依旧,孩子大姑就不平衡了,嘟嘟囔囔不满意,甚至会跟我婆婆发脾气,要求她妈取消周六聚餐。婆婆年纪大了,愿意儿女们常来看她,就不说这句话。

大姑姐常常跟我发牢骚。我就劝她:你看我给婆婆干活都心甘情愿,那是生你养你的亲妈,你替亲妈干活就别委屈了。再说,要是按照修炼的法理来说,不干活的人可能会给你德,德可是最珍贵的东西,人世间的好东西都是用德换来的,所以你也不吃亏呀,没准还占了大便宜呢。再说气大伤身,你把这事看开了,心里痛快干活也不会感到累了。说得大姑姐也乐了。

终于有一天,小叔子媳妇好奇的问我:嫂子,你每个星期六都这么干在前头吃在后头,还看你整天乐呵呵的,你真的无怨无悔吗?真的心理平衡吗?我说“是的。”“为什么?”她不解的问,我说:我不仅仅是这个家的儿媳妇,我是这个家里的大法弟子,我师父要求我得首先为别人着想,得有大法弟子的风范……小叔子媳妇明白了,渐渐的也不跟别人攀比了,来婆婆家也干活了,我才发现她其实手脚利索特能干,干的又快又好。

“你算算亏了多少利息?”

有一年过年前,老婆婆发愁的说:唉!又要过年了,这个年可怎么过呀?婆婆愁得唉声叹气,没精打采。

原来是先生的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因为在一起合伙搞生意闹意见,搞得互相不往来不搭理对方,去年过年因为孩子大姑得帮婆婆干活,小姑为了免得见面起争端,不惹她妈生气,过大年时全家去外地旅游了,我只是不知道其中缘由罢了。

先生的父亲文化大革命时被迫害而死,先生一直是帮婆婆支撑着这个家,先生出面给调节也没有效果,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我问婆婆到底是怎么回事,婆婆说其中一方索要三十万元,一方只答应给二十万元,僵持不下。我想:让我听到这个事情大概也不是偶然的,我是大法弟子,我怎么办才好呢?我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开小卖部积攒了十几万元钱,不如拿出来帮婆婆解难吧。于是我立即对婆婆说:妈你别发愁,我有办法了,我拿出十万元钱来,让哥哥以为妹妹同意给三十万,让妹妹以为哥哥同意要二十万就行,两头都不用说是怎么回事,问题解决了就没事了,就可以过个安稳年了。婆婆又惊又喜,直说这还行?这还行?

回到自己家里,跟我先生一说,他也愣了,没想到我那么大方,能舍出那么多钱来帮他家解决问题。先生如实的跟他妹妹讲了我的主意,他妹妹被感动了,说:嫂子这么诚心诚意的帮我解决问题,我服了。这十万元钱算我借嫂子的,明年有钱了再归还。先生回家来跟我学说过程,我也没当回事就过去了。

第二年先生妹妹果真不食言,还给我十万元钱,还多给了一年的利息钱。先生对我说:咱们原来存钱年限长、利息高,提前取出来利息就是活期那么一点了,你算算咱们亏了多少利息?我笑了,十万元钱我都舍得了,一点利息又算得了什么呢?家庭问题也解决了,钱也基本上都回到手了,先生(因为他未修炼法轮功)觉得两全其美,很是高兴。

“我们家这么团结,有你的一大功劳!”

俗话说“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婆婆家这么多的儿子、媳妇、姑娘、姑爷,性格各异,要想相处好了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有一个弟媳妇性格有点不太合群,说话有些冷,爱挑事。一次孩子大姑跟我说,那个弟媳妇跟她生气了,我问为什么,大姑说不知道,只是觉得不搭理她了。我劝她先去跟弟妹说话,大姑觉得自己是姐姐,弟妹应该先跟她说话才对。我说:你是姐姐先张口,更能显出你的度量和涵养,弟妹会觉得自愧不如。再说婆婆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妯娌、姑嫂之间不和气,为了你的老妈,你就主动一点,也少不了你什么,你说对不对?大姑也觉得有些道理,终于还是先开口说话,和好了。

弟媳妇有时说话也卷我的面子,我就当作是给我提高心性过关呢,一笑了之。在一次饭店的年夜饭上,那个弟媳妇终于被感动了,举起酒杯向在座的家人表示感谢,感谢大家都那么宽容她,不与她斤斤计较。那个弟媳妇以后慢慢也改变了许多。

有一年我先生出差在外地一段时间。一天孩子三叔来找我,说是婆婆家里的一套房子让孩子大姑给卖了,六万多元钱大姑自己装了腰包,要去找婆婆评理,应该平分房款才行。我想起师父讲的修炼人要看淡名利,决定不参与这件事。我劝小叔子说:你妹妹替你妈干活也不容易,就那么些房款,就是平分了每人分不到一万元钱,有这些钱你也富不了,没这些钱你也穷不了,还整得兄弟姐妹不和气,你自己掂量掂量看怎么办好,反正我是不争了。小叔子觉得当初婆婆家的房子是我先生费力才盖好的,他说:嫂子你要是不争,我们兄弟几个也就算了,都忍了吧。一场家庭纠纷就这样被我化解了。

先生回家后得知此事,由衷的说:我们家这么团结,有你这个大法弟子的一大功劳!

“我自己对自己负责”

婆婆在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因为糖尿病加重而住進了当地的医院,我在医院护理婆婆的期间,不忘讲清真相的使命,人走到哪里,就把真相带到哪里。那时中央电视台每天滚动式的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假消息,致使很多老百姓不明真相,敌视法轮功,蔑视法轮功学员。

晚上我去医院护理婆婆,发现婆婆的病房陆续又住進来两个病人。靠门口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看我伺候婆婆倒尿盆走过她的床前,忍不住问我:是大姨闺女吧?妹子多大啦?我怎么看你走路象飘似的,那么轻啊?我说不是闺女,是儿媳妇,五十四岁了。她睁大眼睛说:比我还大七、八岁哪,我得叫你大姐呢,你身体怎么那么好啊?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原来也有肾炎、风湿性关节炎、颈椎骨质增生,鼻炎、妇科病一大堆病。“不对啊,我看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法轮功……”那个妇女一脸不解,我说: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能证明法轮功好!

中间病床陪护妻子的中年男士说:你还没到程度,我们三楼也有一家炼法轮功的,都上北京圆满去了,家和孩子都不管了,结果给政府抓起来关押很长时间,才出来不多日子。我说:你错了,我也去过北京了,但不是为了圆满。我们是去信访办反映我们亲身受益的真实情况,相信政府一旦了解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就会收回错误的迫害决定。让人这么身心受益的好功法,为什么要迫害呢?不是法轮功学员不管孩子、不管家,我这不是在伺候婆婆吗?是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抓起来关押、囚禁、劳教、判刑,不让他们回家,那是共产党不让修炼人照顾老小,不让他们正常上班的,反过来造谣诬蔑法轮功学员。

中年男士又说道:你看电视上演的,今天一帮人自焚了,明天又把家人杀了的,都走火入魔了。我说: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禁止杀生,自杀也是大罪过,我连活鱼、活虾、活螃蟹都不买。我婆婆也接话说:这是一点不假,她不买活的,别人买了她也不做,别人做了她也不吃。我说:自焚那是政府一手导演的造假,是挑起大家对法轮功的仇恨,好为他们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咱们现在都在医院里,都有医学常识,那小孩气管切开才几天就能说话唱歌吗?那自焚全身都烧伤了,他那头发怎么整整齐齐的呢?那个王进东的所谓打坐姿势根本就不是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大家听我说完之后,都觉得有道理。

中间病床的女士直说:我听明白了,我可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我爱听大姐说话,心里舒服亮堂。我明明来医院是想治嘴歪眼斜中风的,医院非得让我住糖尿病病房,什么道理?

第二天医生查房时,中间病床的女士一定要出院回家,医生说你昨天刚住進来,检查还没有做完,病情还未确诊,回家是危险的,你得签字自己负责才行。中间病床的女士大声说:我签字,我自己对自己负责。医生走了,女士小声对我说:我回家也炼法轮功去,我去找三楼(邻居)学炼功去。我们俩相视而笑,只有我心里明白她住到这个病房的“道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