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工程师无悔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八十年代走出校门,我为了争名夺利,经常夜不成寐,身体状况很差,同时从小的头晕头痛折腾的半夜都得起来到马路上去转。修炼大法后,大法的超常神奇,多次发生在自己及亲人身上,同时自己因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处处做个好人,得到单位同事、领导的认可,年年获得单位各种荣誉、表彰,在向世人证实着大法,揭穿着邪党的谎言。下面是我从得法到修炼之路上见证大法的点滴。

我和丈夫感受到和看到的法轮

一九九七年四月刚得法,第一次看《转法轮》时,由于悟性差,只当作一般的书对待,斜躺在床上看书,当看到《转法轮》书中,师父讲的下法轮时,突然感到有一个急速旋转的“东西”進了小腹处,我问给我书的人是怎么回事呢,她告诉我说这是法轮,是师父在给你下法轮呢!由于受邪党文化的洗脑我还是带信不信的。后来同修教我炼动作时,在炼第三套功法时,感觉手心发热,才有点信了。之后,我每天在师父法像前面炼功,看到师父法像上一闪一闪的发光,自己被师父法像发出来的光罩着,这才慢慢的转变观念,认识到师父说的法身确实存在,之后看大法书时,总有各种颜色的法轮在书上旋转。在我得法的同时,也想让丈夫得法,他看《转法轮》书,只看了几页,去洗澡时,看到身上各种颜色的圆圈在转,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是法轮,他还是不相信,最终也没有走入修炼。

发生在唐山传染病医院的奇迹

我丈夫一九九一年查出得了乙肝,之后由于各种应酬喝酒、抽烟也未戒,致使肝病发展的很快,到一九九五年时,已经发展到了肝硬化,当时孩子还没有上学,丈夫也才三十多岁,每次从当地传染病医院检查回来,我们一家人抱头痛哭,家里老人的担忧就更不用说了。

从九七年我修炼大法后,知道修炼大法可以净化身体,叫他也一起修炼,他不同意,但也不反对我修炼。我修炼大法一年之后,也就是一九九八年,他到医院去复查时,做彩超发现肝部硬化的部份已经消失了,肝表面受损情况也有所好转,当时传染病医院的大夫大惑不解,肝硬化怎么会自己好了呢?他一直追问我丈夫吃了什么奇药,我丈夫说没吃什么奇药,因为感觉自己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了,医院开的药也没怎么吃,我丈夫自己也不知道肝硬化怎么会好了。晚上他从医院回来后告诉我检查结果肝硬化已经好了,大夫是怎么说的,他是怎么说,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我告诉他这是师父讲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虽然你不炼功,但我炼功,你受益了,因为师父给大法弟子下的法轮在外旋时,发放能量,无意中能给周围的人调整身体,所以你的病就好了。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丈夫每年都去复查,从来也没有发现肝部硬化,身体一直很好。

无悔选择

从九七年修炼之后,我不但待人宽容忍让,而且折磨我十几年的头痛头晕、腰痛都不翼而飞。从此之后在路边、街道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人们洪法就成了我业余时间的全部。九九年七月开始中共邪党迫害抹黑法轮功,我单位的领导以下岗、取消工程师待遇、开除出邪党等威胁,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甚至单位邪党书记疯狂的叫嚣:你是白的,共产党说是黑的,你就得承认自己是黑的!并且邪恶的指着桌子上的水杯说:这个水杯明明是圆的,可是共产党说是方的,你就得跟着说是方的,否则,你就是反党。当时我平静的告诉他,我们师父让我们讲真话,白的我不能说成是黑的,圆的我不能说成是方的。之后单位从上到下的领导不断的找我,让我选择,如果说炼法轮功,马上取消工程师待遇,去打扫厕所,给单位院里的花施肥等,降为绿化工,如果说不炼,一切待遇照常,甚至还能提级。但我选择了继续修炼大法,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见证了大法的伟大,证实大法是我的使命,我坚持修炼,就在向周围被邪党欺骗了的人们证实着大法,就在揭穿着谎言。随即单位邪党支部党员开会,举手表决,一致同意清理我出邪党,之后把我安排放在服务队为公司扫院子,为公寓打扫厕所。为公司院里的一草一木施肥、除草、浇水就成了我的日常工作,工资、奖金只能拿全公司最低的。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问我,作为一个工程师,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是邪党在抹黑法轮功。我虽然干着公司最低下的工作,虽然经常遭受人们的不屑和冷眼,甚至家人看到我在公司打扫院子,擦肩而过,也不理我。但我对这样的人生选择无悔。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劫持回来后,单位保安人员告诉我,如果说不炼就放你回家上班去,如果说炼就要被送劳教。我说我炼,单位保安人员拍着桌子大吼:顽固。之后我被劫持至劳教所迫害,也可能到现在那位保安人员都没有明白我为什么选择炼。这是我又一次无悔的选择。

发生在母亲身上的奇迹

母亲今年快七十岁了,因年轻时从四、五米高处掉下去过,腰椎受伤,随着年龄增长,受伤部位开始骨质增生,以至长期压迫神经,右腿肌肉开始严重萎缩,右腿变得越来越细,行走都困难,到处求医也无济于事,我经常告诉母亲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腿病就会好,可是母亲不相信。

二零一零年春天,母亲腿病发展到站立行走都困难,我出差顺便回家探望母亲,告诉母亲每天至少念三百遍、五百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腿病肯定好了,母亲年龄大了,也不识字,就这九个字也是费了很长时间才记住。母亲为了减轻病痛,天天念,有空就念,两个月之后,母亲高兴的打电话告诉我,她腰、腿不但不痛了,而且肌肉严重萎缩的右腿和左腿一样粗了,至今母亲也天天在念,不但腰腿痛病好了,其它的病也都好了。

发生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的奇迹

二零一一年六月,姑姑因患胃癌住進了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由于姑姑几十年的肺气肿、先天性的心脏病,再加上年龄又大,胃癌已经发展到了中晚期,医院说,上手术台恐怕就下不来,但表弟坚持要给姑姑做手术切除癌变部份,所以一直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住了很长时间,心肺功能一直达不到手术必须的状态,而且姑姑的病情也越来越恶化,進食越来越少,我表弟给我打电话说姑姑快不行了。我请假回家,直奔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姑姑的病房,姑姑拉着我手好象做最后的道别,我告诉姑姑,只要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好起来,我小的时候你那么疼爱,现在你病成这样,我没有什么能给予你的,唯一能报答你能给予你的,就是告诉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姑姑很相信,当时她跟着我念。第二天早上去医院看姑姑时,表妹告诉我,你姑姑一晚突然就精神起来了,早上五点多钟就能自己起来了,还自己下地洗脸了,还在楼道散步,早饭也吃的很好了,你一回来,你姑怎么就出现奇迹了呢?表妹怎么也不明白。姑姑告诉我她晚上就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点多就坐起来念。这之后不到一周时间,姑姑就顺利的做了手术,现在姑姑天天念,身体一直很好。

发生在天津肿瘤医院的奇迹

二零一一年七月,婆婆感到身体不适,经当地医院确诊,患了癌症,已经到了中晚期,癌变的部份长在尿道上,要切除尿道,但手术难度很大,当地医院做不了。九月份到北京肿瘤医院,专家确诊也做不了,之后又到天津肿瘤医院,专家确诊后认为能做,但做了手术后,命虽然能保一时,却从此以后再夹不住尿了,要长期插尿管、戴尿袋。为了能保住婆婆的命,我们也只能选择做手术。我告诉婆婆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有一定的文化,受邪党毒害很深,不怎么相信。不管她信不信,我一直告诉她一定要念,在她被推進手术室的时候,我大声告诉她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手术很顺利,十几分钟就做完了。做完手术第二天就转普通病房,恢复几天之后,护士给取掉尿管后,竟然能憋住尿,而且憋尿量比同病房做其它部份手术的人都好,医生护士都觉得不可思议。婆婆回来之后,有时也看看《转法轮》,大约三个月之后,婆婆再次去化疗,专家检查手术部位时,发现被切除的部位长出了新肉,也就是尿道被切除的部份自己在往长长,向原有尿道长度恢复,此奇迹震惊了天津肿瘤医院的专家和医生。现在婆婆身体很好,不需要插尿管,也不需要戴尿袋,和正常人一样,而且脸色很好,整个人显得很年轻。

连年的优秀技术干部、双文明先進个人

修炼大法已经走了十几个年头,周围的人渐渐的对我坚修大法做出的选择由不理解,慢慢的变为理解,因为我自身的一言一行就在揭穿着邪党的谎言,我按照的师父的要求做好方方面面的工作就在证实着大法,每年单位无记名投票选先進,我的票数都名列前茅,所以我连年被评为优秀技术干部等各种表彰荣誉。我自豪的告诉人们,这一切都是缘于大法,都是我修了大法才能做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