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公安一处对新宾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公安一处,是抚顺市公安局的国保支队,也就是以前的“政保”,即中共管制老百姓思想的暴力机构,为了欺骗老百姓,改名“国保”。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抚顺公安一处紧紧追随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绑架、勒索罚款、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等手段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以下是抚顺公安一处对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在十四年的迫害之中所犯下的部份罪行。

一、绑架赵淑芹,抢劫侵吞三万余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中旬,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赵淑芹(赵淑琴)从大连被迫流离失所到锦州,随身带三万一千八百元现金,存放锦州法轮功学员张杰家的小保险箱。

一九九九年十月上旬一天夜里,新宾县法院法官、法轮功学员商勇和石大伟从北京也来到锦州张杰家,后被人诬告。锦州公安局与抚顺公安一处宋哲等十几名恶警联手,其中还有新宾公安局于占江、张立军等人将赵淑芹他们三人绑架。商勇被锦州恶警毒打一顿,此时张家被翻个底朝天,逼迫商勇打开保险箱,当时里面的现金三万余元被锦州姓高的和抚顺公安一处宋哲等人分抢劫去,没开任何收据,至今未还。

第二天赵淑芹他们从锦州被劫持回新宾看守所,当晩商勇被打得三根肋骨骨折,满身是伤。当时赵亚忠非法审讯赵淑芹,并强加罗织罪名妄想重判,终因证据不足而告吹。但中共邪恶之徒没放过赵淑芹,将其非法劳教三年。

当时在绑架赵淑芹期间,北京部队军官和抚顺市公安一处宋哲等十几名恶警联手在新宾执行对赵淑芹的绑架。他们抓不到赵淑芹,就将赵淑芹的亲属和两个女儿做人质。二女儿和亲属宋万首被绑架到抚顺一处,夜里非法审讯、逼供恐吓,迫使宋万首向保险金柜撞去。无奈下把他们送回新宾南杂木派出所,把赵淑芹二女儿关进了铁笼子不让吃饭、不让睡觉逼迫说出赵淑芹的下落。当时赵淑芹的亲人和家属都遭受着邪恶的迫害。

二、非法劳教、勒索南杂木法轮功学员

1、裴冬芝,时年五十一岁,是南杂木日杂商店的职工。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由南杂木公安分局警察王金忠领着抚顺公安一处五名警察到裴冬芝家,抄家,什么也没翻着,给裴冬芝戴上手铐押送到抚顺公安局后又给戴上脚镣子,两个年轻的警察从裴冬芝身上搜走了五百元钱,全部没收。然后把裴冬芝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关押二十五天后,又转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十五个月。裴冬花,被公安一处绑架,也被非法劳教。

2、周淑梅,时年六十二岁,是南杂木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九日晚上,八点左右,从外面回来屋里都是警察,说是抚顺公安一处的要核实一件事情让到南杂木派出所走一趟,桌上有一盘讲法带被抢走。在派出所,周淑梅不配合他们的非法审问,然后,被送到抚顺顺城区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八天,抚顺公安一处罚款五千元、伙食费二百元。才将其释放。

3、李淑梅,时年五十五岁,是南杂木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上午十一点在家做饭,抚顺公安一处的两个警察,到李淑梅家,进屋就叫李淑梅去南杂木派出所一趟,核实一下情况。李淑梅说:家里有得脑血栓的丈夫躺在床上,不能去。警察欺骗说:去一会就回来,同时抄走一本大法书,就把李淑梅推上车,拉到派出所,审问,李淑梅不配合,他们就把李淑梅送到抚顺顺城区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一天,抚顺公安一处让家属拿五千元放人。家属无奈,被迫交了五千元罚款,他们不给开收据。李淑梅才被释放。

4、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南杂木分局警察王金忠与抚顺公安一处四男一女闯进法轮功学员郑德斌家,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便翻箱倒柜。尽管什么也没有翻着,仍然把郑德斌绑架到南杂木公安分局。后来郑德斌被关押到抚顺顺城区拘留所关押了一天两宿,家属向抚顺公安一处交了5000元才被放回。宋万首的妻子石××,被抚顺公安一处绑架到南杂木派出所,后交5000元,才被释放。

三、奥运前夕对新宾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北京奥运之际,二零零八年六月间,抚顺公安一处(国保支队)到新宾县、清原县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当时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陈久文的电话被公安一处恶警监听,由此和陈久文电话联系的,无论是法轮功学员,还是常人都被抚顺公安一处和新宾县公安局的恶警绑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罚款、拘留、教养、判刑。

1、陈久文,男,时年56岁左右,在抚顺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2个月,被非法判刑3年,送本溪监狱迫害。陈久文在被绑架时,还被非法扣押一辆轿车。

2、于淑贤,女,时年50岁左右,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个多月,后被送到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判刑三年。

3、赵淑芹,女,时年56岁左右,新宾县新宾镇人。被绑架后,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三天,因肝硬化腹水被释放。

4、盛宝仁,男,时年50多岁,新宾县新镇人。在抚顺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又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被扣押一台轿车,后又被勒索一万一千多元钱。

5、朱荣芳,女,时年60多岁,新宾县新宾镇人。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二三天之后被释放。

6、刘慧,女,时年56岁左右,新宾县新宾镇人。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10多天被释放。家人走关系,被迫花掉3000元。

7、宋秋红,女,时年40多岁,在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20多天,后又被非法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被释放。

8、王秀芝,女,时年38岁左右,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后被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后被释放。

9、赵秀荣,女,时年56岁左右,新宾县新宾镇人。在抚顺南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了20多天,又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继续迫害。

10、孙绍芹,女,时年49岁左右,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后被释放。家人托关系,又被迫花掉3000多元。

11、马华,男,时年50多岁,新宾县平顶山人。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10多天,后被释放。

12、赵宝贵,男,时年40多岁,新宾县新宾镇李家村人。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约一个星期,被释放。

13、宋万首,男,时年60多岁,新宾县南杂木人。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约一个星期被释放。

14、翟鹏,男,时年40多岁。新宾县南杂木人。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约一个星期被释放。

15、图丽娟,女,时年57岁左右,新宾县新宾镇人。在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被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

16、苑和宾,男,时年60多岁,新宾县新宾镇人。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一个月,被非法送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劳教。但因为有脑血栓的毛病,被释放。

17、黄毅,男,时年35岁,新宾县永陵镇人。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关押于马三家子教养院。

18、张桂霞,女,时年40多岁。新宾县新宾镇人。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20多天,并不断的喊“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劳教,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不收,后被释放。

19、马春荣,女,时年50多岁。新宾县新宾镇人,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0多天,后被释放。

20、王福娟,女,时年43岁左右,新宾县新宾镇人。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0多天释放。

21、孟兆霞,女,时年47岁左右,新宾县下夹河人。在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后被释放。

22、马世霞,女,时年60岁左右,新宾县木奇镇下营子村人。在新宾县看守所关押20多天被释放。

四、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对新宾镇法轮功学员的绑架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抚顺市公安局一处反×教的队长彭越指挥,从抚顺市、区的刑警,派出所抽调的警察对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一场大规模绑架。据悉,辽宁省政法委对全省的各市县开会布置,让各县区的国保队长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上报,而赵连科将新宾县法轮功学中的情况向上汇报。

被绑架的新宾县新宾镇法轮功有:池秀华、张德艳、王玉梅、汪桂华、孙海峰、佟艳冰(小红)、穆国栋、于海艳、赵继伟、胡少烈、黄亚光、于淑贤、尚丽萍,刘越。还有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在抚顺居住的刘立杰,共十五人。

1、法轮功学员迟秀华、王玉梅、汪桂华等人四月十五日被抚顺公安国保大队刑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看守所,五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批捕。现陷害她们的“案件”在抚顺市望花区法院,欲对其非法庭审。

2、当天早晨七点左右,赵积伟、胡少烈夫妇在家中被抚顺市国保及刑警伙同新宾县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家中被抄。家中现金一万多元,在家中被搜查之后,钱没有了。家中的SONY数码相机(价格三千余元),在警察搜查之后,没有了。而这些物品,在事后找警察时称根本就没有看到。赵积伟家中的私人尼桑牌轿车被扣押。现陷害赵积伟的案件在抚顺市望花区法院,欲对赵积伟非法庭审。

3、当天早晨六点左右,抚顺市国保及刑警十多个警察绑架了穆国栋、于海艳夫妇。家中被抄,恶警抢走了电脑、手机、现金(八千元)、存折(三万)等私人物品。家中剩下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和一个不满三周岁的孩子。于海燕四月十五日被抚顺国保大队、刑警队绑架,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看守所。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子教养院。

4、当天早六点多钟,法轮功学员尚丽萍去法轮功学员赵继伟家串门,被正在抄劫赵家的抚顺市公安国保支队十几名恶警当场绑架,恶警抢走尚丽萍随身带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七部,然后逼迫尚带四恶警去尚家非法抄家,又抢劫了三台笔记本电脑、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等,被非法关押抚顺市南沟看守所308号监号,五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批捕。

5、法轮功学员黄亚光、佟艳冰、刘立杰、刘越四月十五日被抚顺国保支队、刑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看守所。四人已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五、被绑架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1、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文阁、妻子赵丽杰(六十一岁)、女儿张聪一家三口,在一九九五年相继修炼法轮大法,他们按照“真、善、忍”做人,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身心受益。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文阁一家三口也遭到了中共当局的非法拘留、罚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张文阁在抚顺同修家开法会被抚顺国保警察绑架,后送抚顺教养院,被强制洗脑一个多月。张文阁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从教养院回来,导致旧病复发,身体越来越虚弱,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2、新宾县大法平镇法轮功学员吕仁清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在抚顺市讲真相时,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的恶警绑架。当时几个恶警将其毒打、酷刑折磨,后被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吕仁清在那被迫害四个月,浑身长满疥疮,奇痒难忍。吕仁清被非法判刑后,送到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同年十二月份,又将其转押辽阳铧子监狱。后被转入铁岭监狱,患肺结核病,家属强烈要求释放,释放后,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含冤离开人世。

3、李德相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出生,新宾县大四平镇下龙湾村人,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后多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因在网上聊天讲法轮功的真相,被抚顺公安一处绑架。非法抄家时。李德相被戴上手铐和脚镣,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 李德相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因身体出现病业反应,才在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放回家。中共邪党人员还时常到家骚扰,而且派人盯梢,动不动就要把他带走。李德相出去洗澡,都有人跟踪,修炼和生活环境受到严重干扰,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含冤离世。

六、恶警找开锁人员将腰崇秀家门打开绑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上午十一点,抚顺市公安国保支队几名警察到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腰崇秀家敲门,腰崇秀不开门,随后警察去找专业开锁人员,打开腰崇秀家的门,将腰崇秀绑架,并非法抄家。腰崇秀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第二看守所,被刑事拘留。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五十多岁的腰崇秀是新宾县林业失业职工,为人诚实、善良是大家公认的好人。腰崇秀没有做任何违反法律的事,只是按照“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人。向世人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曾被中共恶警多次绑架、关押。

七、绑架新宾县警察法轮功学员王晓明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四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抚顺市新宾县永陵镇老城旅游区派出所法轮功学员王晓明,被新宾县公安局勾结抚顺市国保恶警合谋秘密绑架。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他不配合邪恶就是不下车,一个恶警说:“把他骗下车,打他一顿抬回来。”后来,吴伟带着几个“陪教”硬将王晓明抬下车,抬到三楼。王晓明反迫害绝食九天,于十月二十二日被送到抚顺市东洲第三医院。后王晓明被无条件释放。

八、平顶山镇刘克军、马连阁邮寄真相信 被迫害

刘克军,时年七十岁;马连阁,时年四十三岁,二人是新宾县平顶山的法轮功学员。刘克军因邮真相信件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绑架,恶警非法审问真相资料哪来的,刘克军在恶警的逼迫下说出是马连阁给的,于是零六的正月十七中午,抚顺市公安一处的两个警察、新宾国保大队、还有平顶山派出所的张录财闯进马连阁家,进屋就翻东西,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等,绑架到平顶山派出所,晚上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刘克军、马连阁又被送到了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强制转化(放弃修炼),十七天后刘克军被罚款三千元,一千元保证金放回。马连阁被勒索三千元放回。

九、非法监听电话 绑架劳教、罚款

1、新宾县上夹河法轮功学员王玉贤二零零四年,被大连国保大队和抚顺国保大队绑架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后来得知,恶人一直在监听她和家人的电话,通过电话定位查到了王玉贤打工的地方,将王玉贤绑架。几天后,抚顺国保大队将王玉贤关进抚顺收容所一晚上。后来,上夹河派出所的所长赵振铎和户籍员唐凤廉把王玉贤从收容所提出来,直接送往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一年。

2、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的一天,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公安一处)的恶警,到抚顺市新宾县永陵镇,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永陵派出所的恶警配合下,对用手机发短信的法轮功学员李红、韩俊辉进行了非法的处罚。原因是对李红的手机监控,发现短信有法轮功的信息。李红被非法罚款4000元;韩俊辉被非法罚款5000元。

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早晨七点左右在新宾镇,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张富春突然被抚顺市公安一处(国保支队)七、八个警察围上打倒在地,鼻子都打出血了,妻子郭庆凤上前阻止,两人被警察一起绑架。后关押到新宾县看守所。后张富春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