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亲历法轮大法的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我是二零零一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时时感受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超常。在这里就说说我修炼中亲历的一些事。

小时候我就有胃疼的毛病,十多岁时被确诊为胃糜烂,每次发病的时候都是痛不欲生,多方求医也未能根除。在我走入修炼后不长时间,一次胃病又发了,疼的我大汗淋漓,腰不能伸,动不能动,只好蜷伏在沙发上。我知道那是消业。这样疼了一段时间,就听见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你是癌!”我马上回它一句“你是癌!”接着在朦朦胧胧中我看见眼前出现一个柜子,打开柜门一看,里面放着一盘腐烂了的肉,上面爬满了蛆虫,有的还在往下掉。这时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这是你的肉!”我又说“是你的!”由于刚入门不久,我也不会悟,我就想我是在我师父的怀里,你动不了我。同时我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这样历经了三天三夜的魔难,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走过来了,至今一次也没有复发过。

走入大法后,学法一直是我最头疼的问题。我平时说话还好,可一读法就结结巴巴,一句都读不连贯。而且我一拿书就犯困,有时书掉在地上都不知道,像脑瘫病人,表面原因是我妈怀我四个月时吃过打胎药,那种药对胎儿大脑的伤害是非常大的。一次在梦中看到自己是一个傻子,坐在地上,头歪着,涎水流下好长。这时来了一个人,像师父又像是父亲,我意念中问他:“我能不能好?”他说:“会好的,不要着急,慢慢来!”可我学法还是读不成句,后来孩子会读了,我就让她读给我听,有时也让先生读给我听。期间我经常做梦,总是梦到死人的、送葬的,一家一家的死,活着的人都在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家祖祖辈辈都是以杀猪为生,我成年后也是做的杀生的事,杀猪、杀鱼、杀鸡、鸭等都干过,不知造了多少业,要不是师父慈悲,我造下的业是生生世世都还不完的。一段时间以后,在梦中看到的死人就不那么多了,而且死的都是老人,“老”和“脑”同音,我悟到是师父在清理我的大脑。从那以后不长时间,我就能正常读法了。一次我一个人在家学法,当我一连学完三讲之后,屋里的灯一下子全亮了(当时我只开了一个灯)。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不由得热泪盈眶,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大约在二零零五年前后,我地一个资料点被邪恶发现,为了避免损失,同修把机器和一些资料及大法书籍转移到我家。当时大法书和资料装在一个大编织袋中,就放在我家的院子里。我还来不及收好,邪恶之徒便尾随而来,当时他们来了很多人,也是想绑架我的。但他们并不认识我(当时我的房子租了几间给那些陪读的家长,她们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其中一人问我:“这家主人到哪儿去了?”我说接孩子去了。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就开始在屋里到处搜查。他们抄走了电脑、打印机等机器。不知怎么的我就到院子里拿起刀来劈柴,装资料的编织袋就放在旁边。他们来到院子里看到这情景,就以为袋里装的是劈好的烧柴,二话没说就走了。后来我就把这个编织袋放在墙边,在上面盖上一块门板。做完这些以后,我就流离失所了。

我出去之后,心里老是惦记着那袋书,担心它被雨淋湿弄坏。几个月后我悄悄的回过一次家,看到门下面的口袋没有了,我还以为是邪恶又到我家给抄走了呢!之后我也就没再想他了。可一年之后当我真正回到家里时,发现那个编织袋依然放在门板下面,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它,看到里面的大法书籍完好无损,而那些资料却被雨水淋的湿漉漉拿不上手了。我不禁为大法的神奇所感动,也为自己能成为大法的一粒子感到无比的荣幸!

还有一件是发生在我女儿身上的神奇事。女儿虽然没有正式走入修炼,但她从小相信大法,也读过很多大法书,对我的修炼很是支持。前几天她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在搬家时不小心摔伤了腰,疼的很厉害,已有几天没上班了。在电话中她说完自己的事情后就谈到了大法资料的问题,她说让我帮她出五百元资料费(她去年也出了五百元的)。我对她的决定感到很欣慰,就满口答应。之后我们又谈了一会儿,女儿突然说:“妈,我的腰好了,一点也不疼了。真的,好神奇!”我说:“是啊!师父看你一颗自愿为大法付出的心,就帮你清理身体了,你得谢谢师父!”女儿连忙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修炼中,还有很多神奇的事情。比如在下乡发资料的过程中,有时遇到下雨,有时遇到狗叫,有时错过了乘车的时间等等,都能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中圆满解决,这一切都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