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报天惩看河南(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接前文)

五、法院检察院司法系统遭报案例

一、李德顺,郾城县法院刑庭庭长,于二零零零年冬非法判刑两名大法学员,一个三年,一个五年。二零零二年三月底,李突然暴病身亡。

二、王启杰,潢川县桃林铺镇司法所主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紧跟邪党组织,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迫害开始在全镇办“转化”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写悔过书,并交三百元罚款,近万元的罚款被他们贪污。后有法轮功学员上北京,接回后他很凶恶对待她们,时常在她们家附近蹲坑监视。把看到的情况猜测上报。二零零一年该法轮功学员被送劳教一年半。每逢节假日他都上门逼法轮功学员签保证书。二零零二年秋,该镇有个法轮功学员在外地被绑架回来后,他将其劫持到洗脑班,由于该弟子不配合。该弟子回家后,他又上门骚扰,逼签保证书,该弟子坚决不配合,他企图给她长期办洗脑班。二零零三年底,他突感身体不适,经过检查,发现有四种癌症。治病花去近二十万,三个月后不治而死,当时才五十一多岁。当地知情人都说真是迫害法轮功遭的报应。

三、常青,南阳社旗县法院副院长。在任期间,两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他非法判刑两年、两年半。二零零三年,常青调任新野县法院副院长期间,一次就非法判了十名法轮功学员的刑。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间回社旗县,打了一晚上麻将,当天回新野县法院上班,没走多远,就出车祸身亡,死时五十岁。

四、荣世杰,男,任鹿邑法院副院长。荣世杰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配合恶党,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荣世杰明知法轮功学员所言所行完全符合宪法规定,但却完全听命于邪党和“六一零”的旨意,非法关押郸城法轮功学员杨志近两年,后又违法枉判十一年重刑。时隔不久(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一日),荣世杰在熟人家打麻将赌博(其人嗜赌)。说话之间突发脑梗塞,栽倒在麻将桌下,当场气绝而亡。

五、杨东升,男,鲁山县昭平台副庭长(原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死心塌地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曾非法重判法轮功学员史大绍、田聪玲十年、七年徒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出车祸遭报惨死。

六、朱新政,男,鲁山县法院民三庭副庭长,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出车祸遭报惨死。

七、陈东洋,男,鲁山县让河法庭庭长,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出车祸遭报惨死。

八、叶泽伟,男,四十二岁,二零零七年十月以前,曾在杞县法院任过刑事庭庭长和法院副院长。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他趋炎附势,不走正道,不听真相,积极追随江泽民、罗干邪恶流氓集团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经他之手违心非法审理、诬判了杞县六名法轮功学员。叶泽伟长年贪污、腐化,长期在外包养姘头,被妻子逐级告发,以贪污罪被依法逮捕,近期将量刑结案宣判。

六、其它遭报案例

一、王淑贤,郑州市郑上路柿园水厂八十七号院原居委会主任,女,五十多岁,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逼法轮功学员交书,诽谤大法,于二零零二年患癌症死亡。

二、赵如意,太康县人,经常谩骂大法与大法师父,甚至坐到大法书上。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忽然头痛,到医院也查不出原因,治疗无效,头痛致死,但临死前还不悔改。据他口述,当时感觉头变得越来越小,到最后象一粒豆子。

三、徐四妞,郑州市郑上路柿园水厂八十七号院居委会主任,助纣为虐,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上门逼法轮功学员交照片,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她还不听,于六月份突感身体不适,现已住院。

四、吕鸿儒,男,七十来岁,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原河南省哲学会理事、郑州市哲学会副会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卖力地配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无知地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大法,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一天,吕携妻、女、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百零七国道上自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两口、小两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更惊人的是吕鸿儒本人面部嘴撞没有了。单位为其举行告别仪式时,只好用块白布把嘴蒙住。奉劝那些被江氏集团蒙骗至今还在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人们,不要再干害人害己违背良心的事了,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善恶有报是天理。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议论:“这是他攻击法轮大法得的恶报呀!

五、杨墨林,社旗县妇幼保健院药剂师。在二零零一年夏天一中午酒后,出于对大法和李洪志老师的妒忌,大骂大法和李老师,其中曾说一句如果李老师真有本事,让我怎样怎样。后不久,杨肝部疼痛,经检查为肝癌,到郑州花二万余元做手术,一月后出院,但无法正常工作,又过一月死去。

六、高敬新,邓州市穰东镇三教学校校长,四十多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正邪不分。在二零零零年底开全体师生会上骂大法,让学生人人签名反对大法,来年春天突发脑出血,经住院治疗现在仍半身不遂。

七、王姓居民,焦作市焦西人,举报其妹妹进京护法,导致其妹妹被非法劳教。不久该人便遭到报应,瘫痪至今。

八、李某,登封市青年人,将其母亲的法轮大法书《转法轮》上面的李洪志老师的像撕毁以后,一只眼睛看不清东西,视力处于半丧失状态。

九、宋清臣,焦作市中站区一煤矿退休职工,骂大法,扬言要“把炼法轮功的人都抓起来,看他们还炼不炼。”曾九次带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二零零二年元旦前突发脑溢血,走路需有人搀扶,神志不清。

十、周口某女,周口市电业局办公室职工。她因发现报纸中江××的脸被人用笔划了,为媚上讨好,借口怀疑是同单位一法轮功学员所为,向领导反映。结果该法轮功学员的工作由半天班改为全天班,并被转换为打扫卫生。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该女职工和丈夫回老家,由曾当过汽车驾驶教练的丈夫开车,刚出淮阳城便与大车相撞。她从车上甩了出去,其丈夫开的车又从她头上碾了过去,令其当场身亡。

十一、周姓学生,太康县符草楼乡槐寺大队周庄人,极度仇视大法,极力反对父母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三月,趁父母没在家时把大法资料送到乡派出所,并举报了当地的几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每人又被处以近三千元的罚款。他这一大逆不道的恶行受到当地百姓的指责。同年,他考上大学后落入水中淹死。大家都认为这是苍天有眼,是对不孝逆子的惩罚。

十二、何庆新,淮阳县临蔡大何村工商代办员,凶残强悍,欺行霸市,将举报法轮功学员作为一项经济来源。一次赌博输钱后气不忿,向村民撒野,被人痛打一顿,遍体鳞伤,极其狼狈。围观者众多竟无一人劝说,其两位兄长见状也转身离去。

十三、侯西明,社旗县晋庄镇晋庄村村民,破坏大法师父法像。不久,开三轮车翻车身亡。

十四、郭天亮,社旗县赊店酒厂保卫科长,仇视大法,参与迫害大法修炼者,二零零二年得癌症死亡。

十五、赵武志,社旗县兴隆乡小赵庄村民,经常拿着收音机放诬蔑大法的广播,得食道癌死亡。

十六、孔德权,家住淮阳县城关镇从庄大队孙庄村,二零零二年七月八、九日撕毁法轮功真相资料,七月十日被狗咬。孔维平(支书、孔德权的儿子)派人抹掉真相标语,其妻子高血压复发住院。

十七、魏秋林,辉县市西平罗乡西沙岗村干部,在新年广播上诬蔑大法,谩骂法轮功学员,在后庄乡线路整改时遇严重车祸,不思醒悟,又于二零零三年某晚唆使几名赌徒跟踪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平地把脚严重扭伤,多日行走不便。

十八、常福仁,辉县西平罗村村民组长,多次带领恶警恶徒四处搜捕法轮功学员,其子某晚见到一真相光盘,恶语扬言要去举报。二零零三年春其子带妻走亲途中忽然麻痹,做完手术花了几千元,年仅三十二岁的人到如今还行走不便。村人议论是他们仇视大法所致。

十九、王贵生,辉县西平罗乡张庄村人,前系教师,二零零一年秋写谩骂大法的巨幅标语,后来每天精神不振,到二零零三年(阴历)腊月二十三日死亡。

二十、李忠元,辉县南村镇司机,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开车帮恶徒去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满口脏话骂大法师父,说:“我看你师父能把我怎样。”仅过了一月左右开车出车祸,双腿骨折遭到报应。

二十一、葛成青,原阳县农行退休干部,因受江氏集团的毒害,敌视大法,见有大法真相资料及标语就揭撕,现遭恶报:在二零零三年得乳腺癌,十月份在郑州肿瘤医院动手术,把乳房切除。

二十二、秦道轩,巩义市康店镇井沟村治保主任。自上任以来,一直紧随江罗集团,将邪恶下发的诬蔑大法的瓷片图案贴在墙上,并且指派人员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煽动村民仇恨大法,仇恨师父,仇恨法轮功学员。他又用公款到庙里造像开光,大肆挥霍。他家里的狗每月吃肉的钱就要三百多元,群众对他是又怕又恨。多行不义必自毙。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五时,他酒后开车撞在了路边的树上,车毁人重伤,方向盘将腰部撞伤,肋骨扎进内脏,内脏全部坏完,头部伤势严重,在医院花了四、五万元于四月十八日死亡。

二十三、刘忠修,新乡市保温瓶厂保卫科科长,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住院大病一场。

二十四、张天贵,南阳市内乡县人,因打架斗殴被劳教三年,暂时收在南阳永安路审查站,因其舅爷在内乡任职,故一年多了也不往劳教所送,还在号外补缺。他想“立功”减刑,协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山东法轮功学员王怀英被迫害致死就是张天贵亲自动手“吊大秤”所为,他还时常监视、举报、打骂法轮功学员。后没几天一个狱警往劳教所押送犯人时,突然把张天贵揪上车,押送到了劳教所。其舅爷知道后,为时晚矣。

二十五、李某,唐河县湖阳镇二初中门卫,二零零三年九月,他在学校大门口发现一张“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贴,就骂骂咧咧的撕了下来,结果一百天后李某身患肺病死亡,这就是江氏邪恶集团谎言欺骗世人无故仇视大法的又一恶报见证。

二十六、罗昆弟,男,禹州吕沟煤矿退休工人,五十多岁,受邪恶谎言的毒害,不明真相,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农历九月十三日(十六大前),禹州杨店村的六名法轮功学员早晨在一同修家院内炼功,被恶人罗昆弟举报,乡派出所结合大队干部,闯入院内将这几名法轮功学员抓走,非法关进禹州市拘留所,在那里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二零零三年农历七月二十日左右,罗昆弟遭到了报应:晚上十点多时,他家的羊跑到麦地边,他去赶羊,路很平坦,他却一脚跌倒,当他忍着剧痛起身时发现,脚头扭到了脚后跟,整只脚转了一百八十度,疼痛难忍。住院治疗很久,花了不少医药费,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好。

二十七、姜荣三,南阳地区镇平县侯集镇东门村村民,六十多岁,二零零三年秋后,撕大法标语,辱骂大法。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他突然服毒自杀,抢救过来后,又因疝气动手术,现已遭恶报死亡。

二十八、王文水,洛阳玻璃厂,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不知吃了什么面部变形。

二十九、刘卢生,漯河市干河陈乡,从市物资局调到乡迫害法轮功,不到半年,在上班路上骑车一头栽死。

三十、刘三毛,漯河市干河陈乡磷肥厂职工,迫害法轮功,监视法轮功学员,在牌场上暴死。

三十一、陶付荣,漯河市干河陈乡三里桥村,迫害法轮功弟子,一次往乡里汇报大法学员的路上,在一百零七国道车祸身亡。

三十二、韩某,林州市太行路中段“天鹅装饰”店老板,今年五月的一天,该店接了一批制作诬蔑大法的漫画展板的活。当时法轮功学员劝过他们,他们没听,还是做了。到了六月十六日,韩某突发急性心肌梗塞,当日便死亡,据说死时耳鼻都出血。事后他亲属也知道了这是报应。

三十三、高某,濮阳某县说唱团团长,曾经红火一时,小有名气。可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晚,突然得脑溢血,口吐白沫,不省人事,经抢救无效死亡。知情人都知道,自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在上级的授意下,为了提高知名度,高某不计后果,排演诬蔑、陷害法轮大法节目,并在县各地演出。法轮大法叫人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为什么高某置事实于不顾呢?善恶必报是天理。天网恢恢,善恶分明。一时痛快换来永远悔恨,一丁点名利换来永无出头的地狱之苦啊。真是为死者深感可叹、可悲!

三十四、红旗,郸城县程庄村人。一天,他从郸城县县城回家,看到路边的树上、电线杆上等,贴有“法轮大法好”及其它不干胶大法真相资料,他象玩耍一样的去揭资料,从县城一直揭到家,八里的路揭了厚厚的两大摞,进了程庄村,发现村里也有大法真相资料,他也都揭掉了。二零零三年夏天,红旗去河南省焦作市搞楼房装饰,进行外墙粉刷时,竟然在安全设施完好的情况下从楼上坠落,当场脑浆崩裂死亡,当时,他还不满二十二周岁,舍下了一个刚刚出生不满三个月男孩。


三十五、乔爱萍,女,三十多岁,在濮阳市科协工作,曾任濮阳市文联办公室主任,多年来一直充当特务内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配合邪恶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左右得乳腺癌死亡。

三十六、新志,项城市永丰乡付岗村人,四十多岁,举报邻村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非法关押好长时间,又被罚款七千元才放回家),倒卖攻击诬蔑大法的塑料光版画遭恶报,二零零四年,撇下妻儿暴病身亡。

三十七、陈长山,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镇老鸦陈村治保主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紧跟江氏流氓集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于是二零零六年元月死亡。

三十八、三十九、朱更五、朱羊群,郑州市某农机厂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经常说一些诽谤大法,嘲笑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恶言,法轮功学员对他们俩个好言相劝,他们不听。现均已遭恶报,朱更五得急病身亡,朱羊群得重病卧床不起。

四十、李荷花,女,约五十岁左右,迫害前曾一度是安阳钢铁集团公司炼功点义务联系人,迫害开始后也曾进京证实大法,后来邪悟。在安钢破坏很大,告密揭发很多法轮功学员,使不少人被非法抓捕、劳教、关押。以前她丈夫精神轻度失常,在她修炼期间表现正常;她邪悟后,其丈夫常发病打她。李荷花现已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需人伺候。

四十一、项城市新桥镇张庄村,张长书大儿媳妇,原在市直某厂上班。于二零零五年二月至五月先后两次撕毁《九评》不干胶,把别人对她的劝告当成耳旁风。二零零五年六、七月份的一天,刚下过大雨,到其姐家找自己的孩子,被暴徒马某连刺数刀,当场死于其姐家中,年仅三十多岁。

四十二、刘绍斌,男,五十多岁,博爱县孝敬镇坞庄村原村委治安主任,在九九年七二零恶党非法迫害法轮功以后,刘绍斌积极配合邪党恶警,指示随同恶警多次非法搜查坞庄村大法学员家,并在村委立有所有大法学员的档案,以方便其可以随时迫害法轮功学员,剥夺了本村大法学员最基本的正常生活的权力。因其作恶太多,于二零零三年的后半年得了脑血栓,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四十三、贺树林,男,博爱县阳庙镇聂村人。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此人刚任本村村长,有一天他协同镇派出所恶警在村委院内把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强行命令他们交出所有和法轮功有关的书籍,话未说完就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后经抢救无效,于一年后死亡。

四十四、贺百道,男,博爱县阳庙镇聂村人,原在阳庙镇管治安,退休回家后,跟随邪党配合恶警经常在夜间偷听、打探大法学员的个人隐私,向恶警报告大法学员,二零零四年阴历十月初一晚暴病而死。

四十五、徐小店,男,博爱县阳庙镇聂村人。此人受中共邪党谎言蒙骗,仇视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贴发出的真相资料只要被其发现,就被他撕毁。因其执迷不悟,不相信人世间的善恶报应,后来得了一种怪病,身体抽缩的又瘦又小,半年后死亡。

四十六、孙洪儒,豫东小镇新桥孙营行政村人,男,七十多岁,以前身体非常虚弱,伤风感冒经常不断。九七年他修炼大法后,百病皆除,还能骑着三轮车走村串乡,做小买卖。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孙老汉听信了恶党的歪理邪说,把自己从大法中得到的好处抛在脑后,还反过来谤师谤法,毁坏大法书,烧师父法像,还希望恶党把大法创始人从国外抓回来。零三年夏天,孙洪儒突然患半身不遂,治疗不见效,不治又不行。死不了,活不好,受尽煎熬,自叹生不如死。

四十七、任心义,济源市五龙口镇逯村一组退休老头,平时经常说一些诽谤法轮大法的话,有一天,他捡到了三张《明慧周报》的真相资料和劝善信,将其撕碎并扬言说:“要叫我抓住这些人就得罚他一百元。”第二天,他不知怎么就住进了医院,得了报应。

四十八、孟小毛,苏家作乡车家庄治安员。二零一一年元月二十四日左右,博爱县中共六一零孙陆军、孙洁等六、七个邪恶之徒窜到苏家作乡车家庄。该村的治安工作人员积极配合邪恶之徒,给他们领路非法骚扰村里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孟小毛在二零一一年农历正月初十左右骑摩托车外出时,被一辆车撞破胰腺大量出血,立即送往医院抢救。医生说再晚送一会儿人就没命了。

四十九、杨大海,邓州市五陵区夏湾村的治保主任,五十二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气急败坏的骂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某法轮功学员在杨大海家门口电线杆上张贴真相资料,杨大海开门看到后,又骂又闹,并且撕毁了真相资料。结果,杨大海中午做饭时,滑了一跤,摔成轻微脑震荡。之后,杨大海又跑到该学员家里骂。中午乘凉时,杨大海坐在石头上,嘴里还是不闲着。正骂的起劲时,杨大海一头栽在地上,不省人事。他被送去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花了一万多元钱也没治好。后来某法轮功学员到他家讲真相,为他退出了邪党组织,要求杨大海不要再当邪党的治保主任,并送给他大法护身符,教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写了悔过声明。但由于他老伴是邪党的忠实信徒,极力反对他相信大法,导致她烧掉杨大海的护身符,继续与大法为敌,并找法轮功学员栽赃,想讹这位法轮功学员。杨大海从此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面目吓人,根本不象人样。到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这天,死亡。

五十、楚建勋,男,在任中原大化集团公司幼儿园园长期间,为了升迁,把法轮功学员因上访被单位责令停职写检查上报为旷工,以致法轮功学员张玉玲被开除。二零零四年楚建勋遭恶报,死于食道癌。

五十一、李万庆,中原油田测井公司退休办司机。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积极参与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什么“三书”等,不久感到腹部不适,检查发现是癌症,疼痛而死。

五十二、王玉新,新乡市树脂厂原居委会主任,受电视新闻的谎言所蒙蔽,仇恨大法,追随江氏邪恶集团攻击、诬蔑大法,并且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遭恶报。二零零四年新年前成立社区后已不叫其当主任,二零零四年三月在家里煤气中毒死亡,并同时殃及妻子。

五十三、臧某某,新乡市延津县南街村面粉厂职工王世检的配偶,因烧大法书,多次遭报,自二零零六年起,臧某某瘫痪在床,不会吃饭、喝水,靠在肩膀上开口灌食维持。

五十四、江小平,武陟县大虹桥乡大虹桥村人,带恶警非法搜查法轮功学员家的大法书籍和资料,抓捕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又一次他带领恶警搜查法轮功学员家的同时,他儿子在外地被车撞死了,肇事司机也不知去向。

五十五、项城市新桥镇包工头李某,项城市新桥镇有个包工头李某,受中共的欺世谎言毒害很深,特别仇恨法轮功。二零零七年三月他在领人施工时,诬蔑大法,诋毁法轮功学员。胡说什么炼法轮功的走出来上访、讲真相是“吃饱了撑的,都是不识好歹”,是给党“找麻烦”。说共产党“英明”,刚过了个把月,李某感觉好象患了感冒:喉咙堵,咳嗽,声音嘶哑。又过了几天,病情加重,李某于四月十三日到医院一检查,是咽喉癌。现只靠安抚性的化疗,暂缓病情,需住院三个月。

五十六、王××,女,登封市人,反对她妈炼法轮功,把她妈的大法书毁掉几本后,有一天晚上,用手轻轻去拍昆虫,一手指就碰断了,当时由于失血过多晕倒在地,被送进医院。

五十七、登封市马××与其妻。二人一起配合恶警监视法轮功学员,他本人患心脏病,妻子被怀疑患乳腺癌。

五十八、方明友,南阳市镇平县李家营镇闲散人员,被雇佣跟踪迫害法轮功学员。三月八日,本镇法轮功学员李建华前往北京亲戚家,被当地政府非法押十天。三月十日,参与非法关押以及监视李建华一切行踪的方明友遭了恶报,晚上喝啤酒时,被爆炸的啤酒瓶炸伤眼睛,导致失明。二零零九年,李建曾到李家营镇建设村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方明友恶意举报,致使这位法轮功学员遭到警察的非法抓捕。而方明友得到了四千元黑心钱。事发后,当地群众议论纷纷,有人前去对方明友说:你不应该做此恶事,要遭报应的。而方明友说:我不信这些事。三月十日,恶人方明友与帮狐朋狗友在镇上一酒店吃饭时,已开启的啤酒瓶不知什么原因,竟然爆炸了,全桌人只有方明友一个人受了伤,一脸是血。方明友被送到医院后,医生说,就算是手术,眼睛也保不住。

五十九、李根修,男,绰号“万人烦”,家住平高集团家属区七栋西单元一层二十七号,此人自年轻时就心术不正,因爱占小便宜,偷盗工厂东西而臭名远扬。听说上面要取缔法轮功,他幸灾乐祸,想趁机在法轮功身上捞点油水,便经常假借给花浇水之计脸紧贴着纱窗往牛虎明家中窥视。没过多久,李根修的老婆,还有他那得精神病的儿子相继毙命,而李根修本人也由于作恶多端患了脑血栓,在床上瘫痪了一年,据说死前没少遭罪。

六十、郜某,五十岁左右,绰号“小财迷”,平高集团华美公司社区清洁工,他虽然颈上挂着一个佛坠,却整天干着迫害信仰佛法的好人,由于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每月领取固定好处费八十元整。最后,郜某在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形下在垃圾站猝死。

六十一、郭怀庆,清丰县高堡乡吉村农民,为人刁蛮,经常联系粮食经销商到村里来收购粮食,不是缺这家的钱,就是短那家的秤,人称“大糊弄”。二零一一年,他到天津打工时,有两个女法轮功学员带着孩子到工地讲真相,郭怀庆打电话,叫来了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拘捕。二零一二年春天,郭怀庆在自家村头被汽车撞伤,司机驾车逃跑了,村民把他送到医院,其锁骨被撞断,肺内有瘀血,导致呼吸困难,花了一万多元,才保住一条命。治疗过程中,他痛苦不堪,对家人说:“别给我治了,让我去死吧!”多行不义必自毙,害人就是害自己,象郭怀庆这样的人如不悔改,就是死了也要受到惩罚。奉劝世人以此为鉴,汲取教训,认清正邪,支持良善。

六十二、李万民,安阳市洹北小区四号楼一单元三层西户的,平时修车、电焊。由于家人吃低保,李万民听从社区中共邪党人员指使,提着小喇叭诬蔑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给其送去真相资料,他也不当回事。因他诽谤佛法,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早突然死于家中。

六十三、李元英(女)、董秋云(女),约六十岁左右,郑州市宇通重工(原郑州市重工机械厂)职工,两人受中共邪党谎言宣传毒害,敌视法轮功。两人在其居住小区(重工机械厂家属院)内长期协助中共邪党监视法轮功学员行踪,向厂居委会汇报,打恶报告陷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几次遭到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计前嫌,多次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一直不听,一意孤行。结果,李元英于二零零八年遭恶报,患肾衰竭死亡;董秋云也身患乳腺癌,现在仍然处于病痛的折磨之中,并且其丈夫不久前突发脑溢血死亡。

六十四、香菊,郑州市南山口西河村孟荣耀的妻子,受中共的谎言迷惑,二零零一年打黑报告陷害本村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后来法轮功学员劝善,香菊不听,结果,香菊遭恶报,一只手残废,还殃及孙子得骨癌。之后,香菊还不醒悟,二零零九年她又诬陷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再次被绑架,送往郑州白庙劳教所。香菊最后遭报,因癌症死亡。

六十五、任小旦,郑州市常庄村治保主任,诬陷法轮功学员,还勾结派出所骗开法轮功学员家门,把人绑走。最后此人遭恶报而死。

六十六、张五,郑州市北山口村村民,在菜市场卖菜。一天他看到卖菜的水泥台子上有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由于受中共谎言蒙骗,就骂法轮功,结果不到一星期,自己开车压伤了脚,把脚上的筋挂断了,有好几个月都不能做生意。

六十七、王爱兰,郑州市郊区人。某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反而举报该法轮功学员,不久王爱兰就遭了恶报,眼睛突然失明。虽长期治疗有所好转,但她仍不思悔改,去年九月份又举报该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家里被查抄。一个星期之后,王的女儿便遭车祸而亡,其子又患癌症住院化疗。

六十八、付瑞林,郑州市郊区人。某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向中原区公安分局打电话举报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遭恶报:突发心脏病死亡。

六十九、李留振,男,现年四十六岁,老家在新郑市辛店镇周湾村二组,现在郑州市工作。由于受恶党毒害太深,他伙同辛店镇初中教师周来福逼迫学大法的女儿写不修炼的保证,女儿不写,就用棍棒毒打,还叫嚷给女儿灌辣椒水、大粪。李留振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遭恶报得了食道癌。

七十、王芳,女,三十多岁,开封市宋门办事处工作人员,九九年后一直追随邪党流氓集团敌视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她讲真相,她也不知悔改,甚至怀孕时还住在法轮功学员家中监视法轮功学员。她于二零零三年患白血病,经多方治疗无效于二零零八年六月死亡。患病时家里花光所有积蓄,本人也遭受极大的痛苦。

七十一、王银安,许昌保险公司经理,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邪恶政策,经常诬蔑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三年至今扣发法轮功学员工资,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在外出旅游时出车祸,被从车内甩出,头正好摔在石头上,当时脑浆崩裂死亡,死时五十三岁。

七十二、张贵州,男,现年六十六岁,南阳市社旗县人。自一九九七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听信邪党的造谣宣传,多次协同恶人,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又不听法轮功学员对他的劝告。二零零七年三月,突发心肌梗塞而死。

七十三、葛存,女,六十六岁,博爱县寨豁乡白坡村人。她贪图钱财,接受村邪党支部雇用,监视、跟踪、汇报同村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赵荣华。零六年底的一天夜里,葛存暴死家中。有人说她是烧木炭取暖时煤气中毒而死,但知情人都说,木炭煤气中毒的可能性极小,是她跟随邪党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遭了恶报。

七、自己作恶殃及家人

一、高国防,杞县公安局国保科长,迫害法轮功群众十分卖力,亲自上大法学员家中抓人,残酷虐待迫害法轮功学员、敲诈法轮功学员巨额钱财。高国防作恶太多,殃及家人,其女儿因肚子痛在床上翻来覆去,高和其妻心痛地哭,后送开封和郑州医院检查不出病因。没办法只好去求那些所谓的“迷信”,看后“迷信”就问他女儿她爸是干什么工作的?让她爸以后别干这个工作了,对他们家不好。以后他不敢骂法轮功了,但还是很邪恶,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高身上的白癜风越来越厉害。

二、窦彦怀,周口市拘留所所长,利用职务之便,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次他非法送法轮功学员去郑州十八里河劳教,因两位法轮功学员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窦彦怀便丧心病狂地将这两位法轮功学员硬塞进后备箱里,途中窦彦怀停车吃饭,法轮功学员要解手,他大吼:“憋死你们!”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窦彦怀在北京政法学院读书的独生子,因北京网吧失火被烧死。

三、何锋,淮阳县临蔡镇大何村村长,横行乡里,多次伙同乡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其父何明静曾是屠夫,一次大骂大法后,突发心脏病,险些伤命。其弟何向阳游手好闲,二零零一年八月从看守所出来后半个多月暴病身亡。其子何小伟十三四岁,先天弱智,数九寒天丢失,何锋本不想寻找,在家人及外界舆论的压力下,才迫不得已张贴寻人启事,找到时已奄奄一息,全身多处冻烂。

四、阎震业•任高强,阎震业,河南第三劳教所所长,作恶多端,殃及家人,其父亲于二零零二年夏天患癌症死亡;任高强,第三劳教所三大队教导员,作恶多端,患肝硬化,其母患肝癌二零零二年春天死亡。

五、朱海兵,新乡市新乡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不法官员,他将散发传单的医院护士赵巧敏绑架送入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不久,朱海兵的妻子患了直肠癌,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遭的恶报。

六、卫安国,三门峡市开发区南关村大队支书,经常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监视在家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在街上贴诬蔑法轮功的标语。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告诉他要善待大法和善恶有报的道理,他说他不信,结果累及他的家人,今年二月四日他的二儿子在麻将场上遭到报应,全身不会动,眼看不见,不会说话,送医院抢救,生命垂危。

七、张清胜,南阳社旗县城关镇尚营村委副主任,紧跟江氏,迫害大法。今年正月初一,张正在打牌,听说他的“责任区”内出现了“法轮大法好”等标语,急忙放下牌,提一桶漆就去抹。抹完回来就说:“我浑身难受,胳膊疼得抬不起来。”不久,他儿子住进南阳医院,岳母(在他家里住)从床上掉下来瘫痪,母亲病死。不出正月,灾难迭至。家人遭受的苦难想必是因为他对家人诽谤大法,造成家人仇恨大法所致。

八、付开一,男,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曾任漯河国保支队政委,是当地迫害法轮功的指挥和直接参与者,在一次次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中,犯下了滔天罪恶,最终殃及家人。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间,他老婆因子宫肌瘤在省城郑州做手术后大出血不止,一星期内被三次打开腹腔查找原因,光输血就花了一万多元。子宫肌瘤现在是一个外科小手术,当时请的又是专家主刀,咋会这样呢?当时有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九、刘庆森,中共淮阳县委书记,在淮阳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一,作恶太大,殃及儿子,车祸身亡。

十、赵松伟(音),漯河国保支队警察,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前夕,报应再次降临到赵松伟头上。二零零五年腊月二十几,漯河刚下过一场大雪,到处是冰天雪地。赵的老婆因单位农历新年办福利,在骑车途中,从车上面朝天摔倒在地,送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天要灭中共,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如果再一意孤行的走下去,这不幸的一切,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十一、高峰,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邪恶成性,自七二零以来,一直充当迫害大法的黑爪牙。他经常象一个幽灵一样,白天黑夜在周口大街小巷游荡,时刻觊觎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盯梢、跟踪纳入他视野的法轮功学员。每一次对大法学员的非法骚扰、抄家、劫持,都是他亲自带队。高曾同其他恶警一起,多次侮辱、毒打依法赴京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被打的终生残疾,女法轮功学员杨秀勤被用皮鞋踢成脑内伤,血压高达二百六十,两年后含冤离世。高十分狡诈、阴毒,有多副面孔,在一般人面前满脸堆笑,而在不屈服的大法学员面前则如凶神恶煞,用天底下最下流、最狠毒的语言侮辱、诅咒法轮功学员,他多次在看守所里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恶毒的咆哮:“你知道这是哪里?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我就是阎王爷。我不叫你死你死不了,我不叫你活你活不成!”在迫害中,高更不忘受贿、勒索。六年多来,周口法轮功学员有五百人次以上被非法劫持,在此期间,高除了大量收受法轮功学员家属送来的钱物外,还厚颜无耻的硬向经济条件略好的一些家属勒索现金,每次都在千元以上。高多次肆无忌惮的扬言:“你们炼法轮功的把我上了恶人榜,我不还是我吗?你们发正念想叫现世现报,我不是还好好的吗?”这话说后不到半年,高峰才六十多岁、身体一直健康的父亲突然患绝症而死。

十二、高岗顶,男,现年六十岁,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任西华县东夏镇政法书记期间,积极按照江罗流氓集团的指使,配合县六一零绑架东夏法轮功学员十一人(其中劳教二人),非法拘禁、非法劳教,非法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四万五千元,三人被迫流离失所。与此同时高岗顶又亲自主持举办四十多人的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在三书上签名。其门婿赵小伟书写大量诽谤大法,攻击和诬蔑大法的标语和会标,播放攻击诬蔑大法的录音,非常邪恶。几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给他讲真相,送《九评》、大法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让他看,始终不醒悟。二零零九年一月,有一个人到高岗顶的文具店买学生作业本,因找给这个人五十元假币而发生矛盾,高岗顶妻子与女儿又打人家耳光,受害者忍不下这口气,买壶汽油,于一月十七日烧了其文具店。高岗顶和妻子逃出,其上大学的儿子和十二岁的外孙(赵小伟的儿子)不幸被烧死。

十三、朱海兵,新乡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邪党书记,二零零零年初将散发真相传单的新乡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护士赵巧敏绑架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不久,朱海兵妻患直肠癌。

十四、文秀江,新乡市北站区化纤厂干部,配合中共积极迫害法轮功,强迫走出来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交罚款,每人三万元,他把灾祸带给儿子,于二零零三年底,过大年前遭恶报死亡。

十五、计泽田,卫辉市李源屯镇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计泽田的女儿在漯河上大学,这一天计泽田和妻子,还有他女儿的男朋友一起送他女儿去上学,四个人坐在一辆汽车上。到许昌的地段,把车停了下来,当天雾很大,看不清前面的路。计泽田下车看前面能不能过去,过来一辆汽车撞到了他的车,计泽田的妻子、女儿、他女儿的男朋友三人都在车上被撞死。计泽田痛苦得生不如死。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前,计泽田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看到桌子上有一本《转法轮》的书,就非法拘留法轮功学员,罚款五千元,才让法轮功学员回家了。

十六、任占荣,济源市五龙口镇逯村二组人,在二零零九年六月,曾几次打电话恶意诬告法轮功学员。而后,没过多长时间,其子在树上掏鸟窝时,摔下,腿骨折。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其丈夫张根苗在济源搞创卫涂白墙时,从脚手架上摔下,在济源人民医院一个多月一直昏迷不醒,后拉回家中,于七月二十四日(农历六月十三)结束了短暂的生命。几个诬告电话,殃及家人一死一伤。

十七、徐昌德,原光山县教育局局长,男,五十七岁。任职期间,正是邪党迫害法轮功疯狂之时,徐积极参与、配合当地“六一零”对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严管”迫害,几十人进洗脑班,绑架教师三人。其中青年教师简学富被单位开除,先后遭五次绑架,两次冤狱共十年,现仍在狱中遭迫害。徐的恶行殃及他二十七岁的儿子。二零零六年底,其子酒后驾车,撞上路边一辆停放待修的大货车上,其子当场死亡,儿媳花几十万元才捡回一条命。

十八、李刚,光山县法院某庭长,四十多岁。专管非法审理法轮功案件,几年来,他经手错审、冤判法轮功学员十多人。零八年九月,李的妻子从自家二楼楼梯上摔下来;当时摔成粉碎性骨折,住院数月,才能坐轮椅。妻子这一跤摔醒了李刚,才听进了法轮功学员讲大法屡遭中共迫害的真相,自此他再也不管这一类案子了。

十九、周茂盛,新乡市保温瓶厂厂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自己作恶殃及家人,儿子结婚不久,出差到外地突然死亡。

二十、卫安国,三门峡市开发区南关村大队支书,经常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监视在家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在街上贴诬蔑法轮功的标语。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告诉他要善待大法和善恶有报的道理,他说他不信,结果累及他的家人,某年二月四日他的二儿子在麻将场上遭到报应,全身不会动,眼看不见,不会说话,送医院抢救,生命垂危。

二十一、周玉兰,新乡市利民公司家属院居委会负责人。某年正月十五日晚,法轮功学员在新乡市利民公司家属院内贴了几十张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可到天亮,居委会负责人吩咐有关人员把大法标语全部撕掉。第二天正月十六早上,她老伴老吴突然从机动三轮车上摔下,当时不省人事,赶快送医院抢救,至今住院未愈。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之流诬陷迫害法轮功以来,周玉兰身为居委会负责人,不顾本公司家属身心受益于法轮大法的事实,为自己一己私利协助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经常辱骂大法与师父,骂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送派出所,带领邪恶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骚扰,逼法轮功学员交罚金等。

二十二、田勤,淮阳县北关派出所所长,跟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其恶行已祸及其子。其儿子得了一种怪病,检查不出是什么病。

二十三、丁某某,荥阳县某村组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夕,他在一位法轮功学员面前说:“我敢骂你师父。”这位学员劝他说:“你骂对你自己没有好处。”他说:“我看你的师父会对我怎么样?”那几日,他一看到法轮功学员就骂大法。他看了中央电视台报导四二五的造谣后,他说:“法轮功的人老多,怎么不用机枪把这些人都打死,看他们还去不去中南海。”没多久,他的女儿在去学校的路上被一辆摩托车给撞死了。二零零零年七月,当地干部怕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丁某和村干部一起监视法轮功学员,并每天汇报,最后乡派出所把八名法轮功学员诱骗关押在拘留所里十五天。同年八月,他的妻子的阑尾炎做了手术,之后他本人又得阑尾炎也做了手术。后来他养狗想发财,财没发成,却赔了万元左右。二零零一年他因土地纠纷,他的一块地至今还荒着。二零零一年七月,又因选村支书被人持刀恐吓,告状也没人管。

二十四、毛广才,郑州市管城区城东路派出所原指导员,四十五岁,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带领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和拘留,并因此而“立功”,被提升到管城区“六一零办公室”工作。法轮功学员多次劝说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但他依旧执迷不悟。“一人作恶,全家遭报”,其父亲在二零零零年得病成为植物人,已死亡。

二十五、秦金铸,原周口市交通局副局长,充当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工具,暗中指使人举报监视,纵容儿子秦卫东(周口市隆达发电有限公司热工部职工)监视打骂法轮功学员。秦氏父子为了保住官职地位,勾结公安不法人员,重判法轮功学员三年劳教,并毒害年幼的孩子,灌输仇恨,剥夺正常的探望权。秦卫东因此遭到报应,得怪病,头发、眉毛成块脱落,眉毛至今未长出。秦金铸之妻纵子行恶,并造谣诬陷,事后不久,哮喘病发作,又差点遭车祸。

二十六、杨元涛,周口市交通局长,曾多次配合邪恶,助纣为虐,对本单位及下属机构的法轮功学员非法监控、抓捕、关押、劳教、停薪、停职。特别对从劳教所回来的法轮功学员暗中指使恶人监视,不让上班,不发工资,并提出不写保证不让上班的无理要求,使法轮功学员一直处于经济困境,杨元涛还曾说过把师父的法像放在让人上车的地方。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晚杨元涛的儿子杨××的二十三岁生日,在宴请宾客的喜庆中,酒后驾一摩托车外出送朋友,在回来的路上,撞在别人停在路边的汽车上,当场身亡。这是老子行恶,儿子遭殃。

八、天灾人祸

(一)蝗灾与剧毒污染

二零零一年夏天,河南省八个市三十五个县出现严重蝗灾,发现大规模蝗群二百三十个,各地全力以赴治蝗减灾。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十一吨剧毒品氰化钠流入河南洛河,洛河河水氰化钠含量立即超过标准三百倍,受污染的河水以每秒钟三千立方公尺的流量顺流而下,严重威胁洛河沿岸数百万民众安全。氰化纳毒性极大,常人误食零点三克即可致命。十一吨氰化纳流入河水,非同小可。事故发生后,据新华网报导,中共洛阳市委和市府紧急动员,出动数千人赶赴现场,在洛河宜阳县甘棠村段和洛宁长水乡长水大桥,建了两道临时堤坝,向河中撒石灰、漂白粉,以防被污染的河水进入市区。但已有家畜中毒死亡、村民中毒,只是据称没有发现人员中毒死亡。

事出有因,绝非偶然。二零零零年圣诞节洛阳大火惨案发生后,河南省委、省政府不思己过,却企图以陷害法轮功向江泽民献媚来立功补过。不久就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天安门自焚事件”早已被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各国际组织认定是一起嫁祸于法轮功的伪案,而主角是来自河南开封的王进东、刘云芳、刘春玲等。此事河南省委省政府决对脱不了干系。

(二)荥阳市不法之徒招致连连恶报与灾祸

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至二零零二年元旦,河南荥阳市因破坏大法及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报应的就有三十八人,有政府官员、商人、警察。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荥阳市高村乡法轮功学员进京依法上访,七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在北京被非法抓捕,荥阳市公安局接到驻六一零办传真后,急匆匆进京接法轮功学员。有个恶警行车到黄河桥南头看到一辆轿车误认为是抓回高村法轮功学员的车,疯狂的大叫:我要撞死你们!并急速向轿车撞去。结果自己车毁人亡,暴死在黄河桥头上。而满载高村法轮功学员的车与该恶警的车是在三分钟之前相遇。后来荥阳市各派出所接到暴死通知,秘密在市局开了追悼会。这个恶警把自己送进了地狱,做了江氏的陪葬品。

二零零一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荥阳市供销社土产商场发生火灾。在这场大火中有四十八人丧生。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大概是九点多钟,位于万山路北中段路东电缆厂着火,经济损失上百万元,据内部透露,此电缆厂是政法委书记冯松茂等人的私营企业。

二零零二年元旦,荥阳市政府官员以出差为名用公款开轿车游玩途中发生车祸,有三人当场死亡,其余重伤。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荥阳市公安局四名警察开车到刘河乡鞭炮厂搜集鞭炮,在返回途中,鞭炮突然起火,司机伤势严重,送医院抢救,医药费十六万元人民币。据透露四人中一人残、三人亡。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郑州市区及周边突降冰雹,荥阳也同样遭受冰雹之灾,峡窝、小官、王村受损严重;巩义市米河与荥阳交界处多人死亡,农作物几乎全毁。

(三)周口市警察集体中毒、洗胃

二零零二年九月七日,周口市七县二市一区的各公安局负责人及各县市区派出所所长,在周口市川汇区大酒店召开为期两天的全区治安工作会议。会议结束的最后一顿饭分别在川汇、天运两个大酒店就餐,就餐后,参加会议的警察(除几个人之外)在回家的归途中均出现了头晕、上吐下泻“食物中毒”的症状,纷纷下车买治拉肚子的药吃,到家后就急忙到医院洗胃、挂吊针输液。周口电视上报道了此事。这次中毒人数达七十二人之多。据说是因为食物不新鲜所致。

究竟是食物中毒还是思想中毒?是倒霉还是集体遭报应?近几年这些警察的头头脑脑们追随其主子迫害真善忍信仰,动不动就打骂炼法轮功学员。镣铐、警绳、电棒、插胃管……所有的酷刑全用在炼功人身上,这不遭报了吧,先让他们尝尝胃管的滋味。

结语

在整理这份遭报案例资料中,笔者的心情一直很沉重。生命是珍贵的,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更是尤其珍贵。看到如此众多或因为无知受骗作恶而遭报,或为一己之利、一己之偏见、一己之麻木而遭报,或故意为恶而遭报,确实触目惊心。虽说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遭报都是自己作恶的必然结果。可依然为这些生命的沉沦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惋惜。《西游记》中讲到人生三大难:人身难得,中土难生,佛法难闻。这不是小说家的戏谈,而是有深刻的寓意在里边。就今天而言,我们是如此幸运,我们真的都遇上了:得到了人身,生在了中土,而且适逢法轮佛法洪传于世。可是,万幸中的大不幸却是,在真的遇到自己生命中最重要最珍贵最美好的东西时,自己却错过了,而且不只是错过了,反而在邪党的欺骗宣传和利益诱惑下犯下了迫害正信、迫害佛法修炼者的弥天大罪,有的因此而堕入地狱,将承受永无止息的天惩。悲哉!恶报,并不是我们修炼者所愿意看到的,整理出来不是为了宣泄仇恨。一个个用生命、健康、幸福为代价,告诉给我们的善恶有报的天理,人们没有理由不去正视;上苍赐给我们及家人生命,我们应倍加珍惜。古往今来,迫害正信的哪有一个落得好下场?我们为这些生命的悲剧而叹息,同时希望还有机会赎罪悔过的人,抓住所剩不多的机会,尽力弥补自己的罪错,为自己有个好的未来创造理由。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珍惜他人的生命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被无神论障碍了你的双眼,不要被眼前的一时利益影响了你的是非判断,面对善与恶、正与邪,以自己的理性和良知,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份美好的未来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