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全家人敬仰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刚开始看《转法轮》的时候,因不知这本书的珍贵,我就躺着看,看着看着不知看到第几讲的时候,我呼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下把这本书抱在了胸口,当时的感觉就象:我是一个在外飘零很久的孩子终于见到了母亲,莫名其妙的痛哭了起来,心里在喊着:“我可找到您了!为什么不让我早看到这本书呢?”(不知为什么,至今想起当时的情景,眼泪还止不住的流)从此以后,我就踏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苦难的童年

一九五六年,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我出生了,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就经历了三年红祸“闹饥荒”,还算侥幸,因父母都是部队转业回来的医生,有些微薄的工资,我们兄妹四人没被饿死,然而就因这场灾祸,父亲因饥饿和劳累,年纪轻轻身体就垮了,不到四十岁就病退了。

一九六六年我十一岁,又一场红祸“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依稀记得母亲在某个乡镇的中学里干校医,因是学校里的支部成员,就被打成“保皇派”经常陪着校支书挨批斗,母亲因无法承受这种打击和屈辱,一咬牙丢下一家老幼病弱的我们,在外流离失所了。

隐约记得那一年的冬天,不知是凌晨还是傍晚,外面飘着雪花,天阴沉沉的,我和九岁的弟弟还有奶奶,正在坑上似睡非睡,一阵急暴的敲门声,把我们和另一间休息的父亲吓醒了,奶奶小声说是红卫兵又来了,抄家找我妈妈准备开批斗会,父亲忍无可忍了,暴怒之下揪着一个红卫兵头头就走了,谁知这一走,再也没回来,后来听说,父亲得了胃癌住了医院,没有几个月,就撒手人寰了。

长大后,听二哥说,红卫兵找不到我妈妈,就逮着正在上小学的他撒气,早晨跑早操,他们就让二哥跪在操场的中心,让全校的师生围着他跑,边跑边羞辱他…因二哥在学校和妈妈一起住,我们和爸爸在乡下住。二哥遭的罪更大,现在说起来还气的直颤颤。

当时我们兄妹四个,大哥才十五岁,小的只有十岁,母亲靠微薄的工资养活这四个不成年的孩子,还有两家的老人,生活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

人家都说童年是天真烂漫的,而我的童年却伴随着苦难、恐惧、仇恨与迷茫。而那个年代,中共邪党制造了多少个象我们家这样的人间悲剧,有的甚至更惨。

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我喜得大法

听母亲说,我小时候身体就不好,二尖瓣狭窄还伴有贫血,那个扭曲了的年代,不但造成了我苦难的童年,也扭曲了我幼小的心灵,生长在这个单亲的家庭,又面临着这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国度里,本来善良正直的我,为了自我保护,变得也越来越冷漠、偏执、争强好胜,为了追逐名利,成天吃不好睡不好,所以不到四十岁就落了一身病:浅表性胃炎、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胆囊炎、顽固性神经衰弱、更要命的是九四年又得了强直性脊柱炎,此病在国际医学上被列为五大顽症之一,又被称为“不死的癌症”,无药根治,而且我的家庭也处于即将破裂的状态。就在我万念俱灰、生死之间的时候,一九九六年我万分荣幸的喜得了这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

九六年九月的一天,我到楼下同事家串门,她给我介绍法轮功,说这个功法治病有奇效,而且还修心养性,当时我根本就不相信气功能治病,因为常年疾病缠身,各种医疗方法都用遍了,比如:针灸、按摩、中药、西药、喝药酒、拔火罐、烤神灯、贴膏药、治疗仪过电等。

回想起那些年,我终日里以药为食,每日西药一大把,中药一大碗,直喝得我身体虚弱、面色蜡黄、吃饭不香、觉睡不着,由于病痛的折磨,脾气也变的特别暴躁,和丈夫一天一小仗,三天一大仗的吵架,还经常打骂孩子,家里几无宁日,日久天长,丈夫和孩子都忍受不了,家庭到了难以维系的地步,我感到生命好象到了尽头,我的精神几乎处于崩溃边缘,精神病医院大夫给我检查说,我患了“歇斯底里症”。没办法,只好休病假。休病假期间,我不能下地,即使下地什么家务也不能干,扫地弯不下腰,洗衣服蹲不下,还不能用凉水,而且稍微用凉水手关节就钻心的疼痛。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二十个月,整日里以泪洗面。那种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绝望,至今回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为了治病,真是什么办法都用了,我就象《转法轮》里边师父说的那样:“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他很不情愿的来了。”[1]那个时候,我练了很多其它气功,那真是废寝忘食的学啊、炼啊。可是其结果不但没治好病,反而雪上加霜,又得了慢性胆囊炎,一气之下我再也不练气功了,谁要说气功能治病,恨得我牙根都痒痒。所以楼下同事一说法轮功治病有奇效,我压根儿就不相信,但她说修心养性,我听進去了,抱着“看看书改改脾气”的想法,我把《转法轮》捧回了家。

刚开始看《转法轮》的时候,因不知这本书的珍贵,我就躺着看,看着看着不知看到第几讲的时候,我呼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下把这本书抱在了胸口,当时的感觉就象:我是一个在外飘零很久的孩子终于见到了母亲,莫名其妙的痛哭了起来,心里在喊着“我可找到您了!为什么不让我早看到这本书呢?”从此以后我就踏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第一天炼功时,我弯腰往下蹲都有些吃力,第二天就轻快多了。没用几天工夫,我就行动自如了,不到三个月时间,我身上的所有疾病不知不觉奇迹般的消失了。

那年冬天,寒冬腊月我们家在顶楼靠边住,水管子经常冻的得用火烤才能化开,做饭洗菜我老伴都得加入温水洗菜,我说:“到楼下打水怪费事的,我来用凉水洗吧。”说着就用凉水洗了起来,因为我两年都不敢用凉水了,老伴惊奇的看着我的手问:“你敢用凉水洗菜,我都冻的受不了了,你的手不疼吗?”我赶紧让他看看我的手,一点也没有变化。在有病期间,手一着凉水就肿起来了。老伴也服了,嘴里嘟噜着“这个功确实厉害”。

从此以后,我精力充沛,行走轻快,家中的活我一个人全包了。在单位上班兢兢业业,一天工作下来从不觉得累,身体好了,心情也愉快了,整天乐得合不拢嘴,觉得活得有滋有味。跟过去的我比起来,真是判若两人。

通过修炼,我的整个世界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思想境界不断的在升华,脾气也变好了。由于身心的变化也给家庭带来了祥瑞,婆婆的脸笑开了花,丈夫的脸阴转晴了,孩子也在健康的成长,全家人都其乐融融。每天沉浸在大法中,我感觉生命充满了活力,生活也很充实,太幸福了。

凡是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人年轻了、精神了、脸色也好看了、皮肤也细腻了。那时我都四十多岁了,人家说我象二十几岁的人。我明白这都是修大法的结果,所以我要说,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家庭的幸福。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此我感谢我的师父和大法。

修大法在我和亲属身上发生的奇迹

二零零四年的三月份,我才买了一辆摩托车,第二天骑着去考证,由于驾驶技术不熟练,对车况又不熟悉,一个不小心就一头撞到电线杆上去了。当时被撞的从车子上飞了出去,一下子摔在路边石头上,头被撞开了一个口子流了不少血,到医院缝了五针。医生动员我作CT和拍X片子,我没答应,心想我修大法,有师父保护,不会出问题。医生怕出现脑震荡,嘱咐老伴昼夜守着我,并给了好多药,老伴知道我炼功这么多年从来不吃药也没事,就把一大包药扔到柜子里,没让我吃,然后把我七十多岁的婆婆叫来,俩人轮番看护我,当天晚上,腿也摔的不能下地走路,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就能下地炼功了。婆婆看我摔的很严重,非常担心,一直催我到医院拍了片子。当时手腕钻心的痛,但我心里很坦然,为了安慰老人,七天后,我到医院里把手腕拍了个片子,医生问我:“手腕没做夹板固定吗?”我说:“没有。”又问:“吃药了吗?”回答:“没有。”医生看了看片子,很诧异的说:“这么些天没做固定,也没吃药,还长的这么好,没变形。你这是粉碎性骨折啊!”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而我这个粉碎性骨折的左手第十二天就能拿起炒瓢做菜啦,你说这不是奇迹吗?

婆婆看着我这么几天就好起来了,真的心服口服了,直夸法轮功好。后来我给她两个护身符,教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她记住了,就经常念叨,并将另一个护身符给了她大弟弟,就是我的舅公公(因他也常年有病)。

零六年的正月初三那天,因头几天下了一场大雪,地上象镜子一样滑溜,婆婆骑着车子到城南去赶集,走到集头,连人带车摔在地上,老太太爬起来扑了扑身上的雪,看看哪也没摔坏赶完集回家了。到吃完晚饭要出去遛弯,走到胡同口一下坡,一个四腿朝天“啪”的一下又重重的摔在地上,就听后脑勺“嘣”的一声摔的山响,当时婆婆吓坏了,心想:我这么大岁数了,一天摔了两跤,这次比早上那一次更狠,还不得摔出毛病来?前两天刚听说宾馆有个经理还不到四十岁,刚从楼上下来,一出门脚下一滑摔在地上,不大会儿就没气了。

越想越害怕,躺在地上过了一会儿,觉得身子还能动,试着起来吧,等她慢慢从地上爬起之后,先摸了摸后脑勺,连个包也没有,再活动一下腿、胳膊咋也没咋地,老太太高兴的了不得,第二天等我回家,一见面就激动而神秘的给我说了这一天发生的奇迹,并问我是不是大法护身符起的作用?我也很高兴的对她说:“这就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你。”老人从此更相信大法了。

过了些日子,婆婆又给我说了一件事。她在乡下的他大弟弟成天装着大法护身符。有一天骑自行车到五里以外的镇上赶集,因路面窄,被迎面来的汽车连人带自行车挤到路旁的大沟里去了,舅公公也是年近七旬的老人了,当时连皮都没摔破,好不容易把车子拽上来了,又骑上车子赶集去了。

我的亲戚陆续走入了大法中

我这个舅公公在零四、五年到医院检查病时,我给他讲过大法真相,他知道我炼功炼的好,但在邪党一言堂媒体谎言的迷惑下,他很害怕不敢听。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就主动来找我,跟我学炼法轮功,并回家又教他二弟也来炼。过了两个月,我婆婆说:“你大舅炼功才两个月胃病就好了,人也胖了,气色也好多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江氏集团发动的这场灭绝人性的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多年中,我和全国绝大多数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残酷迫害,被强迫洗脑、被抓、被打、被非法拘留和劳教等。但我始终坚信大法;坚信我们的师父是最伟大的,他将我从污泥浊水中捞了起来,又教会我怎样做个好人;更高尚的人;领我走上了一条生命永恒的光明大道。所以再艰难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跟着师父走,我坚信我们这条路会越走越光明!

自从修大法后,我的亲人们从我身上看到了巨大的变化: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日子过的越来越红火。尤其在这十多年的魔难中,疯狂的邪恶迫害不但没把我打垮,反而在大法中锤炼的越来越坚强、硬朗、沉稳、豁达、明智和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道德品质,以及我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他们从内心敬佩大法,敬佩师父。

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大嫂、二嫂、堂叔弟媳、我的姑爷都陆续看了《转法轮》,不同程度的走進了大法中,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我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亲人和世人走進大法中来!这就是我们师父在《转法轮》里边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