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悉尼大学延长黄洁夫荣衔 媒体聚焦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明慧记者穆文清报道)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简称澳广)在其黄金时段节目“七点半报导”(7.30 reports)播出了题为“活摘器官牵连令悉尼大学面临压力”(Organ harvesting links pressure Australian university)的报导,节目报导了悉尼大学医学院教授玛利亚•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公开呼吁悉尼大学取消授予中共器官移植“掌门人”、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荣誉教授头衔的运动。

报导在澳洲社会引起强烈关注和反响,医学界、法律界、学术界和其他人士立即加入呼吁行列。次日(四月三十日),澳洲主流媒体包括电视网络七频道(7 News)、时代报(The Age)、悉尼晨锋报(Sydney Morning Herald)、西澳人报(The West Australian)、天空新闻(Sky News)等悉数刊发或转载相关报导。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四月二十九日在其黄金时段播出了题为“活摘器官牵连令悉尼大学面临压力”的报导,在澳洲社会引起强烈反响。(网络截图)'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四月二十九日在其黄金时段播出了题为“活摘器官牵连令悉尼大学面临压力”的报导,在澳洲社会引起强烈反响。(网络截图)

《英国广播公司》(BBC)也在四月三十日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节目连线采访了悉尼大学医学院教授玛利亚•辛格,并邀请《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到播音室做访谈。对黄洁夫涉足的中国活摘器官的黑幕做了进一步的曝光。

澳媒聚焦:中国器官移植在全球激起抗议

澳广的报导说,中国器官移植项目已经在全球激起抗议,因为许多用来拯救病人生命的肾脏、肺和肝脏来自于死囚。多年来,全世界的器官接受者从中共当局那里购买的器官,至少百分之九十来自于囚犯。澳广报导的片头是法轮功学员呼吁停止活摘器官的横幅。

玛利亚•辛格教授表示,中共官员为了保存好器官,通过注射死刑的方式“完善”其对死刑的利用。她说:“(被执行死刑的)人被麻醉,他们不会立即死去,给外科医生时间取出尽可能多的器官,死刑注射才最后完成。”“这与尽可能快速和人道的杀死一个人截然不同,这种方式事实上允许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组合的存在:就是说执行死刑和医学治疗由同一组医生完成(同一组医生先杀死犯人,然后取走犯人的器官去医治另外的人)。”辛格教授感叹,“这实在太可怕了。”

报导还指出,中共活摘器官的做法同样受到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国际医学团体的谴责。

黄洁夫公开承认自己每周移植两例肝脏

报导还说,曾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长达十二年(直至二零一二年底)的黄洁夫是活摘器官项目背后的关键人物之一。辛格说:“黄洁夫本人是肝脏移植外科医生。”“最近的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黄曾公开说他每周做两例肝脏移植手术,那么每年就是一百多例,而按照他自己提供的数字,这些器官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来自于死刑犯。”

“从人性的层面来看,很难理解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怎么还敢自称是医生。”辛格认为黄的行为违背了(澳洲)所有医生都遵从的“首先不作恶”的医训。

黄洁夫被悉尼大学授予荣誉教授的头衔,最近又再延期三年。此举遭到诸多学者、医生、律师和议员的反对,签名支持辛格教授的专家学者来自各地。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联合作者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也支持辛格的呼吁。他说:“我的立场是,黄洁夫应该为这一不道德的系统(指中共活摘器官系统)负责,他亲自参与了器官移植,从事不道德的行为,基于这个原因应该取消他的荣誉教授头衔。”

时代报:中共仍在按需杀人

辛格四月三十日接受墨尔本《时代报》采访时表示,黄洁夫和中共当局宣称的将会停止摘取囚犯器官,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他们基本上仍然在按照(器官的)需求杀人(Killing on Demand)。”

“按需杀人”并非辛格第一次提出的对中共当局的指控,早在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曾被评为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知名专家、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学(Bioethics)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就在美国费城医学院(The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Philadelphia)发表了“使用囚犯遗体做器官来源的道德伦理问题(The Ethics of Using Prisoners as Sources of Cadaver Organs)”的学术演讲,他在演讲中就重点谈到了中国境内非法使用囚犯器官,以及“按需求而杀人”的活摘器官罪行的普遍存在。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血腥的活摘器官》的另一名作者大卫•乔高在BBC的语音节目中举例说,二零零五年九月,黄洁夫去做肝脏移植的尝试试验,他不仅做了手术,还叫了另外两个备用肝脏。怎么叫的呢?他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很清楚地表明,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放在那里等着备用。乔高说,大家可以判断,这样一个人是否值得获取西方大学的任何荣誉。

BBC:很多被中共活摘器官的人是法轮功修炼

英国广播公司四月三十日在题为“中国的活摘器官”的语音报导中,邀请到《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作者——大卫•乔高在播音室做访谈。

乔高说他签署了玛利亚•辛格教授的呼吁信,他表示任何地方的顶尖学府给一个积极从事反人类罪行的人授予荣誉是极其不合适的。

乔高还指出说,媒体披露中国移植器官来自被处决的死刑犯,但鲜少有人提及,很多因为器官需要而被杀害的人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没有犯任何罪行。

乔高披露,警察只凭一纸签字就将这些修炼人送进劳教所三到四年。在劳教所,他们每天被迫工作十五个小时,而被关押的人中只有法轮功修炼者每三个月就被体检一次,并进行实验室的化验,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体检。而事实上他们被体检是因为当局要查看他们的器官如何(是否健康),当有人从伦敦或加拿大来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器官配得上型的、被选中的修炼者就会被杀害,然后他们的器官就会被空运到上海,供给来移植的人。

乔高表示,大卫•麦塔斯和他做了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截至二零零五年的五年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中有四万一千五百例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才能解释”。其他也有人说截至二零零八年的十年间有六万五千例移植案例也归于此类。人们忘记了一个事实,就是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无辜的人。

黄洁夫声称中国未来三到五年内会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乔高则表示,(活摘器官)中共已经做了十三年了,数万人被杀害。这个生意如此有利可图,一个人的各种器官值五十万英镑,象黄洁夫这样的医生,早已赚得钵盆碗满。他还举例说,有一个医生,摘了二千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眼角膜,赚了数十万美元,后来竟来到了加拿大。

乔高说,黄洁夫这种反人类的做法,应该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