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史春来炼功健身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满城县要庄乡两渔村农民法轮功学员史春来,男,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功后身轻体健。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向人们讲述大法真相,受到当地的市县610、警察、派出所、乡政府、村干部等人员的非法抄家、绑架、勒索、监视等迫害。

1、修法轮大法身轻体健

史春来三十多岁时就经常头晕目眩、无精打采,一发作起来浑身特别难受,到几家医院检查都没查出什么病。他觉得年纪轻轻就患上这些毛病,又查不出原因,从此对生活心灰意冷,有一种无望的心态。

一九九九年春天,法轮功学员到两渔村去弘法,史春来看到弘法图片上法轮大法在中国和世界弘传的场面,觉得好奇,就上前询问:“这是什么功法?”学员们告诉他:是佛家法轮修炼大法,也叫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慈悲众生,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对家庭、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一听说祛病有效,史春来就跟着学起来,并请来《转法轮》。

从此,他天天坚持学法、炼功,知道了怎样做好人,并按大法的标准去做,摆正了与他人的关系,遇事多为别人着想,多找自己的不对,绝不干伤害别人的事,逐渐去掉为私为我的不好的心,使家庭、社会矛盾都得到很好的解决。

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他头晕目眩的病就好了。人也精神起来了,浑身轻松,干活儿有劲。他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史春来亲身验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

2、遭抢劫、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妒嫉,非法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利用全国媒体造谣、抹黑法轮功,并导演了“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妻”等伪案栽赃、嫁祸法轮功,欺骗中国人民,挑起不明真相的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在上访无门的恶劣环境下,法轮功学员本着善念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然而,横行无忌的狂妄小人江泽民是不许老百姓发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绑架、关押、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在全国大量发生,史春来也未能幸免。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中午,满城县要庄乡派出所所长马占营在市、县两级610人员指使下,带领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史春来家。一个警察对史春来说:“配合一下”,随后拿出所谓的“搜查证”在史春来眼前晃了晃,那些人就开始到处乱翻,家里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抢走了史春来儿媳陪嫁的电脑、空光盘一箱、刻录机一台、大法书和所有的真相资料,并把史春来绑架到要庄乡派出所非法审讯,逼问大法资料的来源,都与谁联系等。还强制他按手印、非法照相。史春来没有配合。

当天晚上,马占营和四个警察把史春来送往满城县南韩村拘留所非法关押途中,马占营对史春来说:“今天算你倒霉!”史春来正告他“倒霉的是你们,你们做了坏事还得意?”一个警察说:“抓一个法轮功奖金一千元。”史春来内心充满了对警察的怜悯,他们是被中共利益诱惑执法犯法。迫害修炼佛法的人是最大的作恶,将来都要如数偿还的。到了拘留所一下车,史春来径直向大门外走,警察们气急败坏的对史春来拳打脚踢一顿猛打,把他推向大门里非法关押。

在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史春来隔着铁栏杆和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了两句话,被副所长要占国看见,就对史春来非法罚站一小时。县检察院来人追查大法真相资料的来源。史春来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被冤枉的,信仰合法。他被非法拘留期间,每天要交30元的生活费,可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一碗菜汤。

史春来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马占营仍不肯放人,又把他转移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天到当地医院体检时,发现史春来心脏病很严重。医生告诉马占营:这个人病情很重。马占营威胁医生说:“隐瞒病情你要负全部责任!”马占营把史春来带到县看守所大门说:“你拿一万元钱,就放你回家。”史春来说:“我没犯罪,凭什么拿钱!”到看守所办理非法关押“手续”时,狱医对马占营说:“这样的病人我们不收,不敢办理关押手续。”马占营就硬把史春来扔进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县看守所不给毛巾、牙刷、被褥等生活必需品,晚上让睡水泥地,天天强制做奴工,每天让干十五个小时的活儿,从早上六点干到晚饭后,除吃饭时间外不停的干活。完不成额定任务还要受罚。每顿只给限定的两个小馒头,一份菜汤或玉米稀粥。那些不了解大法真相的犯人经常对史春来进行谩骂和各种不择手段的人身攻击,他就对那些无知又可怜的众生讲述大法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无辜被迫害的。《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是江泽民制造的这场血腥镇压运动,是党性的邪恶使中国人走向败坏。明白真相后,有人就说:“中共是头号大流氓!”

3、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史春来突然被绑架、非法关押,给他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他那年过半百的老伴和七十多岁的老娘焦急地盼他早日回家,整日以泪洗面;两个儿子和儿媳被要庄乡派出所人员的不断骚扰和恐吓,无法形容的恐惧、焦虑和不安,无心管理果园,造成大量梨果脱落,损失梨果十多万斤。那段时间正是果树管理的关键时期,病虫害高发期,他家承包的二十亩果园损失惨重。

要庄乡派出所所长马占营多次到史春来家进行敲诈,以对史春来非法“劳教”相要挟,向家人勒索钱财。家属实在不堪忍受精神重负,只好拿出一万元血汗钱。马占营收了钱,以“取保候审”放史春来回家。

回家后,马占营还不甘心,责令史春来三天一次到乡派出所报到。史春来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去上班。

4、被非法监视、骚扰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上旬,马占营多次到史春来家非法骚扰,并对家属进行施压,让史春来到满城县检察院签字,妄图再次对他关押迫害,迫使他流落他乡一个多月。

每到邪党的“敏感日”,乡政府、派出所、村委会人员就对史春来非法监视、上门骚扰或电话恐吓。二零一一年邪党两会期间,要庄乡书记和两渔村书记高春清到史春来家骚扰,史春来上班没在家,他们设法找到史春来的手机号,给他打电话说:“限你下午四点到史志远家见面。”史春来说:“我正在上班没时间……”下班后,史春来直接到高春清家,告诉他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二零一二年五月下旬的一天晚上,马占营等来到两渔村,问村治保主任史俊红:“史春来现在干什么?我们马上就到他家去!”说完,让史俊红领着来到史春来家。正好史春来不在。马占营对家人恐吓一番就离开了。马占营不死心,当晚后半夜两点左右,又到本村史春来妹妹家敲门骚扰,被拒绝开门。

史春来家里还经常接到恐吓电话,恶警胡说:“你已是刑事犯,到检察院认罪!……”史春来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

5、信仰合法,迫害犯罪

法轮功是佛家法轮修炼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史春来通过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道德的升华及家庭、邻里关系的和睦融洽,使他由自私变得无私为他。这本来是大好事,可是骄横无忌的小人江泽民却无视国法,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无辜的善良百姓,使得史春来多少次家无宁日,居无定所,蒙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集会、结社、言论等自由。史春来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和向当地百姓讲清法轮功被诬陷的事实真相,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他向人们赠送真相资料和光盘,都是善意之举,是在挽救被中共谎言毒害了的老百姓,没有伤害任何人。而对他的骚扰、监视、绑架和关押等迫害才是违法的,是真正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