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吴家堡和马三家劳教所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和同修想到北京天安门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没达到目的,就被北京恶警绑架,当天被邪恶关在北京一个派出所。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地政府和县公安局的人从北京将我带回,关押进县拘留所迫害,当时,恶警所长任某恶狠狠地说:“我要是江某某,一棒子一个,一棒子一个,全打倒。”

被非法关押的第一天,我就绝食反迫害,在那里共被关押二十二天,每天被强制灌食两次。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恶警将我送至辽宁省抚顺吴家堡教养院,一起被劫持的共有八、九个大法弟子。

抚顺吴家堡残忍电击、关小号迫害

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约三百多人,我们天天被无辜审问,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长春大法弟子利用电视插播告诉世人真相事件后,恶警天天放诬蔑大法的录像,让大家看后写“体会”,我不配合写,恶警队长吴伟指使暂时放弃修炼的学员逼迫我,不写就让我说。我说:“虽然有人不理解,但我知道我们是救众生,是做最伟大的事。”

我这样说被汇报后,第二天,恶警队长吴伟用拳头疯狂打击我前胸,用电棍电击我浑身多处,只觉五脏六腑全疼,呼吸都很难了,之后,把我关进小号半个多月。

从小号出来后没几天,又被关进小号,吴伟和女恶警史青云(音)一起对我拳打脚踢,只觉得额头、眼眶、鼻梁都肿胀,不知在小号里熬过几天才出来,这时,满脸青紫色。过几天,又被关进小号,无论怎样,我始终坚定法轮大法是最正的,信师信法。

又一次,恶警张伟对我说,两条路,一是死,另一个是放弃修炼。我说:“哪条我也不走,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他听后,顺手用他们上厕所后洗手的一盆脏水猛地泼在我的头上。水顺着头往下流,全身湿透,鞋里也灌满了水。当时,心里没有怕,只有师父和大法,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最正的。

然后,他让恶警孟岩(音)下楼拿来电棍,吴伟看着,张伟借助酒劲用拳头猛击我头部数次,用电棍电击头部,当时额头、下颌大面积焦糊,头发发出一股股焦糊的气味。我高喊:“师父救我!”他们被震慑,停止了邪恶的行为,把我又关进小号。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过后,同修告诉我,你象大头人似的。自己一摸,头皮象面包一样,整个脸部都胀乎乎的,被电击焦糊的地方往外流着粘乎乎的黄水,脖子肿的与脸平了,流下的黄水顺着脖子淌。

马三家劳教所野蛮

两年后,我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那里不让睡觉,大冬天起树(树比人高)、扒苞米,当时雪没脚面深。我不去,恶警指使放弃修炼的人把我强制抬上车。他们喊:你怎么不去?你怎么特殊?我说:我不是犯人。

一天,我看到一位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女弟子约七十多岁,被放弃修炼的人从三楼拽着她的两脚往楼下拖,整个身子在楼梯上,她的头在楼梯上磕得咚咚直响,我是从二楼三角间里从缝看到的,我忍不住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第二天,恶警用公示版写出给我加期三个月。还有一次我绝食抵制迫害,恶警石雨(音)告诉邪恶人员给我加料,说我缺营养。他们捣蒜泥加盐,用大针管给我往食道里灌食。幸有师尊的慈悲呵护,他们费尽心机也没灌进去。

我所遭受的种种迫害在大法弟子中只是冰山一角,中共的罪恶罄竹难书。我们只有信师信法,做好师父要的,我们才能不负师父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