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三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我今年六十九岁了,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十三年来在修炼路上风风雨雨、跌倒爬起,凭着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下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现得到同修帮助写出自己十几年的修炼经历,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绝望之时喜得大法

从幼年时代我身体就不好,二十五岁时得了一场大病,自那以后身体就没好过。得法前我已是满身疾病,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数不完的病,全身浮肿,不能用手按,一按连肉带骨头都疼,肚子特别大,鼓鼓的,腿沉的走不了路,上厕所都困难,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吃饭都端不起饭碗,晚上也睡不着觉,是村子里人人都知道的老病号。家庭本身就不富裕,还要到处求医看病,结果徒劳往返,钱花了不少可身体却一点也不见好转,使我们的家庭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身心的煎熬使我对生活几乎已失去了希望。就在这时,女儿经人介绍给我拿回了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

二、重获新生

受母亲和外祖母的影响,我从小就相信世上有神、佛,相信善恶有报,有想要出家修炼的愿望。自得法那天起我就知道我找到了我这一世要找的师父,内心激动不已;也是从那时起,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就一刻都没有动摇过。

开始学法后,师父的讲法一遍还没听完,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上有了力气,晚上也能睡着觉了。接着我开始学炼功,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一会儿比一会儿好,也就七、八天的工夫我就能下地给家人做饭了,儿子看到后真是又惊讶又高兴,半个月的工夫我就什么活都能干了,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身体的病全都不翼而飞了,身体的浮肿也消了,肚子也变小了,吃饭特别香,走路一身轻,干活也不累,能到十里路以外的地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了。正如师父讲的:“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

我们的家族在村子里是个大家族,我的身体好了以后,我们村、就连附近邻村的人都知道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对师父的感激更是用尽语言也无法表达。一天中午我去打醋,老远一个人指着我,张着嘴说:“是你啊!我以为是个十、七八的小姑娘呢,你们师父是不是把你身上的零件给换了。”我知道他是惊讶于我身体的变化,微笑着对他说:“没换,质变了。”他点点头“哦,哦”走了。

三、進京正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就在我刚得法不到半年的时间,中共便开始了对大法的血腥迫害。看到大法被迫害,师父蒙受不白之冤,我心如刀割,我再也坐不住了,决心一定要進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鸣冤,讨回公道!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我只身一人踏上了進京的列车,我虽从未去过北京,但我心中没有一丝害怕,一路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到达了北京。到了北京因为我哪都找不到,就给在京打工的儿子打电话,儿子惊喜万分,因为以前我连家门口都出不去,现在却一个人来到了北京。在儿子那住了一晚,说明了来意,儿子明白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拿了些钱给我带在身上做路费(后来都被邪恶给抢走了),把我送到目地地,一路上一再叮嘱:“娘,千万要小心啊。”当时我已放下了生死,心中没有丝毫的怕。

后来与我们本地的两位同修会面,我们一同走上天安门广场,一个便衣拦住了我们的去路,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一位同修目光笃定的看着他说:“炼又怎么样?!”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们师父清白!”瞬间一群便衣围了上来,把我们强行往车上推,这时周围的同修也越来越多,恶警们蜂拥而上连推带打把同修们强行推上车,大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师父清白!我们师父是最伟大最慈悲的,我们的师父走的是最正的!”不一会儿的工夫,车上就挤满了同修和警察,同修们开开车窗高喊口号,恶警就上来制止,车上都挂着窗帘,我们被强行拉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大概是在一个过道,两面是高高的水泥墙,中间同修们被分成两面,男同修一面,女同修一面,我们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们师父清白!”响亮的口号声冲出高墙,响彻云霄,恶警制止也制止不住。我身边有一位女同修,抱着一个不到一周的小孩,我说:“你把这么小的孩子都抱来了,这么冷的天。”同修坚定的说:“他也是大法弟子,他也是来证实法的!”我从兜子里拿出一件衣服给孩子围上。之后我们又被拉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天已经黑了,在一个办公室里恶警们轮番审讯大法弟子。我一進门就听到一个警察伪善的问一个小男孩:“小弟弟你从哪来的?”小男孩干脆的回答:“宇宙!”“你叫什么名字?”“大法弟子!”“你多大了?”“十二岁”“你爸呢?”“蹲监!”“你妈呢?”“和我一样!”我打心底里佩服小同修的坚定正念和巨大勇气。

接着我又被拉到另一间办公室,两个警察审问我,问我叫什么,哪里来的,我不回答他们的问题,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我身体以前多么体弱多病,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巨大变化,讲师父的慈悲,讲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最后恶警说:“你讲吧,我给你记。”我讲完后他让我在他写的东西上签字,我说:“我不识字!”他就让我按手印,我说:“我得先看看你写的是什么。”他不让我看,我就不给他按手印,然后两个恶警强行拉着我的手往纸上按手印。然后又把我们拉到一个院子里检查身体,我拒绝检查身体,我说:“我是修大法的,我没有病,我不做检查!”两个恶警一边骂一边把我拽起来强行拉到一个屋子里给我量血压,接着又把我拉出去,又让我按手印,我问他:“是什么?”恶警不说,还骂我,我拒绝给他们按,他们又强行拽着我的手往纸上按,按完后说:“你被拘留了。”接着就把我们拉到一个监狱里,三十位同修被关到一个监室,挤得满满的,我们在监室里集体学法,各地的大法弟子都有,我们集体读法,背师父的《洪吟》。我旁边有一个小女孩,她悄悄的告诉我们,她是和爸爸、妹妹一块進京证实大法的,她十五岁了,妹妹十二岁,在广场上他们被打散,她亲眼看到爸爸被恶警打倒在地,用皮靴往她爸爸的头上跺,妹妹被一位同修阿姨领走了,她被抓了。同修们都默默的安慰她、鼓励她。大家都在讲着修炼大法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神奇事。

后来同修们陆陆续续都被接回到本地,我们也被接回到本地派出所,恶人让我写保证不炼功,我不写,就给他们讲真相,遇到的人我都讲,恶人骂我,什么难听话都骂,用火钩子用扫帚打我,打掉了我的门牙,关了我十多天。恶人用各种办法对我威逼利诱,让我在他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上签字,我当时由于学法少,法理不清,不懂得不配合邪恶,出于不想再与他们耗下去的心,就给邪恶签了字,签完后我就后悔的落泪了,心里觉的对不起师父,但我坚修大法的心没有动,我心里想:我给你签了,回家我还要修,我还要炼。邪恶又罚了我儿子五千元钱,才让我回家了。

回家后通过学法,我知道这将成为我修炼路上永远都抹不去的污点,内心痛悔不已,我用真名给让我签字那个人写了封信,声明我所写的全部作废,并向明慧网发表了声明:所签所写全部作废,要坚修大法到底。

回家后邪恶经常派人监视我,变相跟踪我,到家里骚扰我,经常在家待的好好的,几个人就破门而入,把家里乱翻一通,有时大半夜就把我叫到村委会监视我。有一次邪恶威胁我儿子说:“如果你娘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下午就罚你五百元钱。”儿子回家跟我说了,我说:“凭啥给他写,咱就不给他写,你别管了。”我就给他发正念,叫他哪里来的哪里走,不叫邪恶靠近我,结果邪恶真的就哪里来的哪里走了,没再让我写。

还有一次在街上遇见村委会书记,他正要去找我,我就对他说:“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听我师父的,不听你们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把握。”他说:“那我就不管了”就走了。还有一次,村委会书记到我家找我儿子给他填什么表(他知道找我也不给他填),我听见了,就跟了过去,我跟儿子说:“你们什么也别给他填。”返回头我跟书记说:“你填你负责,我可不承认这些!”儿子说:“娘别管了,我知道。”我出了屋,在屋外听到儿子跟他讲:“炼功不犯法,炼功是锻炼身体。”我瞬间热烈盈眶,我为儿子能明白真相、维护大法感到高兴。从那以后,邪恶再没找过我。

四、闯病业关

有一次在街上买东西,突然眼前一黑,感到头晕目眩,浑身发软,特别难受,差点要摔到地上,我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在迫害我,心想我不能让世人误解大法,不能给大法造成损失。赶紧在心里喊:师父,邪恶在迫害我,师父救我。不一会儿身体便恢复了正常。

二零零八年正月初的一天,感觉身体有些不适,第二天早上起来气短、胸闷、胸痛,咳嗽,吐出来的都是脓和血,吃不下饭喝不了水,浑身发软,站不起来躺不下,我对儿子说:“你们不要害怕,娘这不是病,过几天就好了。”又给大女儿打了电话(她也修炼大法),大女儿把我接到她家帮助我清除病魔干扰,我每天只能吃很少的东西,整宿整宿睡不了觉,但是我坚信我没有病,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过的去。女儿正念也很强,陪我学法,每当听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我的眼泪就唰唰地往下流,我在心里说:一定要坚定正念,把坏事当成好事。女儿同修整点喊我起来发正念,早上三点五十喊我起来炼功,每一次的炼功几乎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浑身哆嗦的站都站不住,不住的咳嗽,吐的都是脓和血,胸脯和肚子剧烈的疼痛。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女儿同修的帮助下最艰难的时候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也没有误过。大概七、八天的时间身体渐渐有所好转,能吃东西了,一天比一天吃的多,睡觉的时间也渐渐增长了,身体一天比一天轻松,半个月的时间身体基本恢复了正常,吃饭也香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女儿同修的帮助下,我闯过了这一次生死关。在我修炼之前病重的时候,家人就为我算过卦,说我的命见不到孙子,我出现严重病业干扰时正是孙子快要出生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我现在的生命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延续来的。

二零零九年阴历六月份,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在家里坐着,一个人从背后把我的两个胳膊掐住,我问:“谁?放开我!”他说是某某,我扭头一看还不是他说的那个人,我问他:“你从哪進来的?”他说是从窗户(大概是,记不太清了),我正要跟他说话,外面有人敲门,他表现的特别害怕,我就跟他讲:“你只要不做坏事,我不会伤你的命。”然后就醒来了,我赶快喊师父,接着就发正念清除邪恶。第二天身上就起了满身的疙瘩,奇痒无比,抓都抓不过来,晚上痒的睡不着觉,直到全都抓破不再痒了才能睡一会儿。

我清楚的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迫害,就发正念清除它,又让儿子帮我去找同修甲,结果儿子没有找到,正在我着急的时候,同修甲突然来到了我家,我真高兴,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同修领来了,心中特别感激师父,我跟同修说明了情况,请同修帮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同修甲回去后又找了同修乙到我家看我,两位同修平时都骑自行车没骑过电动车,但同修正念坚定,说:“咱们是干什么的?”“走!”于是两位同修借了电动车骑上就来了我家,与我切磋后两位同修回家帮我发正念了,四、五天的功夫满身的疙瘩全退了。

五、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时时刻刻记着自己是大法弟子,把讲真相救度众生溶入到自己的生活中,能接触到的人我都给他们讲真相。我会剪裁衣服,村里好多人都找我给他们裁衣服,我就在给他们裁衣服的过程中给他们讲真相,大多数都能明白真相三退;买东西的时候给卖东西的讲真相;给收破烂的讲真相;中午趁人们干完农活回家做饭、吃饭的功夫给他们讲真相;发真相资料、面对面发神韵光盘。

在我们村子及周边的邻村,认识我的不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修炼大法后的变化,都听说过我们家发生的一些神奇事。街头巷尾人们也在议论着:“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说法轮功不好,你看人家某某炼法轮功炼的多精神啊!”“是啊!我看比年轻的时候还年轻还精神呢!”“共产党尽欺负老百姓,迫害好人!”人们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大法是救人的。

十几年来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以法为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经历了风雨的磨难与酷刑的考验,在助师正法、反迫害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坚定的走到现在。我知道我现在做的与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一定更加精進,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对曾经帮助过我的同修道一声谢谢。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