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真修是一个生命最大的悲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父亲曾经表现得修炼很精進的样子,被中共多次迫害后,意志被酷刑和高压摧残崩溃,出狱后逐渐疏离大法,后期甚至不再修炼,还时常被另外空间不好的东西干扰说些不好的话,做些不敬师、不敬法的事情,有时对母亲大发雷霆,干扰母亲修炼。看着父亲的状态大家都很为他难过着急,大家都未曾想到有一天父亲会变成这样的情况。

夜里我梦见母亲起床盘腿发正念,她前面有个女鬼一直在旁边发脾气,坐在母亲前面背对着她不走,干扰她。我立刻飞过去冲向那个生命,手上五指瞬间变成五把利剑,五把剑又无限分体化为无数的宝剑铺天盖地,那个女鬼发现我后遁入土中。当我追上她后,正想施展神通把她化为乌有,突然我意识到她居然能在母亲发正念的时候不被清除,还长期在她身边干扰她,难道是和母亲有因缘关系的生命。我用功能看见了她和母亲的渊源,我平和地劝告她放下仇恨,不要再干扰母亲了,这样是在干扰正法。她还是强压不住内心的积怨。于是我拿着两个瓶子走向她对她说:“这两个瓶子,一个瓶子里装着你们俩的众生,另外一个瓶子里装着善。你们是斯里兰卡两个族群的主,你们的仇恨不化解,你们对应的众生就一直处于战争和冲突中,得不到幸福和安宁。他们的争斗心被你们放大着,不但族群间彼此仇恨,甚至对同族的生命也不能友好相处,主尊不能放下仇恨,众生得不到解脱,没有幸福。”那个生命看着瓶子里众生的状态心疼了,没有了先前强烈仇恨的气焰。我对她说:“善解吧!让你们的众生得到解脱吧!把善倾注给众生吧”,那个生命点头同意了。于是我把另外一个瓶子里装着的善倒向装着众生的瓶子,另外空间众生瞬间沐浴在善的光芒中,顿感幸福和解脱,人与人之间也平和相处了,甚至街头巷尾有不公的事发生,众人也会投向正义的目光,不正的事情就会归正。接着我看见师父带着很多生命在一个纯净巨大的透明的天体里,我知道那就是更新后的宇宙,我欢喜的飞向师父,师父用意念慈爱平和的对我说,暂时还不能过去,让我保持人身在人间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情。于是我睁开了双眼,回到现在的空间。梦见师父让我很兴奋,但是我的状态我清楚,每次梦见师父都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前,师父是在鼓励我,让我坚定正念。

清早接到母亲的信息,昨夜父亲在酗酒中离开人世了。利用父亲来长期干扰母亲的那个生命走了,父亲也离世了。得悉消息我十分悲哀。父亲一生吃了无数的苦,在中共的暴政下度过了极度艰难困苦的一生。父亲的家族曾经显赫富足,可是在他儿时就因为时局而败落,爷爷奶奶先后在饥荒中饿死。儿时的父亲吃苦挨饿干着不符合他年纪的苦工,从小就见证了土改中中共怎么残忍杀害无辜百姓,各种血淋淋的场面铭记他幼小的心灵一生挥之不去。

父亲在还清醒的时候,一直对我说一定要揭露中共的暴政,中共的邪恶是令人发指的。父亲少年时就参军接受了大量党文化的毒害,使其后来得法后也不能清醒的认识大法。幸遇大法父亲激动万分,比任何人都能吃苦,炼功、背书,洪法都比众人努力积极。大法蒙冤被迫害后他進京上访,讲真相、发资料、也非常积极。可是父亲一直未能在法上提高上来,一直停留在对大法的感恩戴德,由于一开始修炼天目就开了,能接触很多另外空间的东西,父亲一直执著功能,走不出这个状态。父亲多次被中共劳教迫害,不能接触大法,他一直用人的毅力抵挡着长期的酷刑迫害,最终意志崩溃,精神失常。

父亲出狱后我发现,有时候大声和他说话都能把他吓住,他会跑到床边惊恐的坐着,向我摆手,叫我不要去告他。父亲清醒的时候对我说,当他進入劳教所后有个东西就飞進脑子,长期和他说话,让他去做这样那样,都是破坏大法的事情,每每走到危险边缘的时候,父亲才意识到这个应该不是师父点化我去做的,这样做是在破坏大法名誉,我不能去做啊。后来父亲总是把另外空间的各种干扰认为是师父点化,于是被干扰得不行。父亲的根本执著不能放下,被旧势力长期干扰着不能真正得法。

我后来悟到,积极不等于精進。各种积极的表现,不等于是精進的状态。对师父法中自己不理解的地方,父亲不能做到放下自我的去信,符合自己观念的就照着做,不符合个人观念的就不去做。时间长了被邪恶无限放大,最终背离大法。父亲发正念一直不清理自己空间场,前面五分钟清理自己,从来不做,认为清理自身就是清掉自己了。明慧网通知改字,把旧的不好的神用“它”,父亲十分不理解,我知道是后面干扰他的乱神在作祟。后期父亲甚至拿笔在书上按自己意愿修改大法书。我和母亲给他发正念,我伤心的给他读《凤凰法王的故事》,可是他被干扰的严重,表现得不以为然。

安葬父亲那天晚上,我梦见父亲来了,父亲说自己在下面过得很苦,我叹气着说当初都叫你别谤师谤法了,叫你别做不好的事情,你都不听。我问父亲,是否神还能允许你学大法,父亲捧着大法书无比悔恨的长声叹气。我知道一个生命错失大法后的懊悔是难以形容的。父亲带我去看他住的地方,那是几排小平房,每个房间门上写着这个人做错过什么事情,叫什么名字,门上的字是多种文字滚动播放着,很多空间的生命都来参观这个地方,大家都以此为戒,警示众生。我悲哀的看着父亲,父亲对我说:“你别为我担心了,我毕竟是学过大法的人,他们不会难为我的”。

父亲当初从劳教所出狱时我已经被迫害流离失所,很难有机会在父亲身边陪伴他和他交流,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后期看见父亲越来越不理智的举动,我也动了人心,想放弃他,很少为他好好发正念,虽然我清楚的知道每次清理都是有用的,父亲离世后我也很后悔自己没能全力帮助他,任由旧势力把他拖走。

一个月后,我梦见父亲来找我,对我说这次是神允许他用这世的身体来最后看望我。他马上要去转生了,下世的母亲现年二十八岁很快要临盆。人间的一个月啊,另外空间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岁月,父亲在另外空间偿还了自己无数的业债。父亲和我告别后从窗户飞走,我人的情出来了,按捺不住心中的悲伤,呼喊着他,恋恋不舍。父亲打开窗户双手握着我的手哭了,我也哭了,我对父亲说:“你别去转生了,留在我们身边好吗?”父亲握着我的手握得更紧了,紧紧的颤抖着。那一秒钟,我看到感受到了父亲一生所发生的一切,看到了父亲这个生命为了得法层层的下走,生生世世转生经历的所有苦难,看到我和父亲多世结缘为了此生能一同得法,感受到父亲为自己今生没能好好修炼的深深的懊悔,同时我看到父亲转世后下生的情况,下世疼爱他的母亲。短短的一秒钟我感受到了强大的复杂的信息,心里深处为父亲这个生命而悲哀和痛惜。我的人情干扰到了父亲,此时我空间场的一个女神提醒我说:“你别留他了,让他去转生吧,转生或许对他是件好事。”我突然意识到我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干扰他呢,下世他还能有机会同化大法,我松开了拉住父亲的手,默默的祝福他离开。

不能放下自我真修大法,是一个生命最大的悲哀,得法后又失去大法,是生命抱憾永世的事情。何止是父亲,我自己不也一样,陷入执著中的时候,自以为是的时候都是在旧势力的摆布中耗费修炼的机缘。平日我对父亲的嫌弃,也是中了旧势力的圈套。我知道有的同修有时候也和我一样看别人表现的精進心中就想赞许接近,看见表现不怎么样的就心生厌恶,不喜欢往来,也很少全力去帮助。可是师父和我们不一样,师父看一个生命是看待这个生命的全过程,不会因为一个生命一世没做好就全部否定他,都在给众生机会。作为修炼者,我不是裁判不应该去给别人下定义,用表象来判定一个生命是不对的,是在旧势力的重重假相中被戏弄,是作为修炼者应该放下的执著。我深深的懊悔对父亲曾经心中的放弃,对我看不惯的同修的疏远和心中随便下的定义,都是我的人心在作怪,其实作为修炼者遇到任何问题唯有修自己,看到遇到什么其实都不是别人的问题,都是与自己修炼提高有关,都与自己助师护法、救度众生有关。狭隘的思维不能真正认识到修炼的伟大和殊胜,没有意识到大法弟子称号的意义!唯有放下一切人心,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才是真修。

前几天的梦境中:我看到另外空间一棵大树上包拯被铁链子长期捆绑着,树的周围都是各种妖魔鬼怪在戏弄他。突然有一天,铁链子断了,包拯从那个空间消失了,捆绑他的那棵树开出了许多美丽的各式各样的鲜花。一个声音从高空传来:“包拯转生了!”那些树周围多年来长期欺辱戏弄他的各种妖魔鬼怪找不到他了,还不肯放弃,在那个空间到处寻找着喊着:“包拯啊,你到哪里去了,我们还在找你呢!”我意识到有的生命今生不能摆脱旧势力的安排和束缚,师父安排他来世去摆脱束缚。旧势力有它们毁灭性的安排,师父智慧和能力的洪大远远超出它们的安排。同时我看见自己魔性的一面居然和那些妖魔鬼怪混在一起同流合污。我意识到自己不精進的时候对正法对同修起到的就是负面的作用。表面我为父亲不好的状态而叹息,其实深层我不能放下的人心和观念也在被邪恶利用干扰着他,该实修的不止是他,还有我!而我却把自己看成比他高,还在嫌弃他。

不真修是一个生命最大的悲哀,在还能弥补的时候,还能有修炼机缘,还能拯救众生的时候一定不要迷失!写出来是曝光另外空间隐藏的邪恶,也是想和同修们互勉,层次有限,看到的不一定是宇宙真相,看到什么都是给我个人悟和提高的,有的东西也许仅仅是点化而已。另外空间所见,只是我所在层次所见。

由于悟性有限,体悟浅显,愿与大家切磋,望指出不足,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