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当地警察各种迫害,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张凤珍老人,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居委会、林业公安局、伊尔施地方派出所、阿尔山市公安局,经常去她家骚扰,对她的儿女施加很大的精神压力和伤害。

有一次,派出所警察四人闯去她家,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张凤珍老人说“炼”,警察就罚她一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前,警察去她家骚扰的次数无法统计。二零零零年以后,警察就变换方式迫害,他们穿上便装开始使用特务手段跟踪、蹲坑、监视张凤珍老人。一次伊尔施地方派出所警察监视老人,偷摸溜到邻居家,把邻居吓一跳,大声喊:“进屋为什么不吱声?”

二零零六年春,张凤珍老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出去贴大法的真相,希望民众不要被中共谎言蒙蔽。结果遭到警察疯狂搜捕,老人被迫流离失所五个月左右,家中很多东西警察抢走。警察没找到老人,就去了老人的两个女儿家抄家,两次去大女儿家,一次警察看见菜刀挺好要拿走,被大女儿严厉的说:“放下,不许动!”警察勒索她儿子两百元人民币。

二零零八年七月中旬,张凤珍老人被阿尔山市国保大队“610”头子陈国东绑架,非法关押国保大队两天两夜,大法书和影碟机被抢走,儿子被勒索四千元人民币,才在半夜把老人接回家中。

二零一一年九月,张凤珍老人被不明真相人举报,国保大队头目陈国东又领着警察去骚扰他。

◇宋福清,阿尔山地区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几次受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阿尔山林业公安局马福清领着两个警察把宋福清绑架到林业公安局,马福清审讯她到半夜,马对她很凶、有时要打她还骂咧咧的,宋福清一直在给他讲真相。马罚她站几个小时后,还让她炼功,炼第二套功法时,不让她把手拿下来,半夜把她送到林业公安局看守所,关押迫害半个月放回家中。

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一天:陈国东、冯力涛和伊尔施地方派出所两人早七点左右跟踪她,宋福清去车站接父亲,他们追到车站,宋福清接父亲回家后,他们又跟到家中,进屋拿出证件,问宋,你炼法轮功吗?宋说:“炼!”他们就开始抄家,翻出一张有字的纸,就把宋绑架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给照相,他们吃完饭后,把宋绑架到阿尔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直接关押阿尔山市看守所几次遭到非法审讯,非法拘留一个月,敲诈、勒索四千元人民币,才放宋福清回家。

二零零八年八月奥运前,陈国东、冯力涛又到宋福清家中骚扰,她没在家,他们不死心,走时丢下一句话,明天还来,给她丈夫造成极大的压力,他们还说宋回来给他们打电话,宋回来后,很严厉的给回了电话问:“我犯了什么罪了?我真要犯罪你们就把我抓走”。此后他们再也没找过她。

◇相广平、梁作娟夫妇,阿尔山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都遭受到了严重的迫害,7.20后阿尔山市伊尔施地方派出所,去他们家问炼不炼,并逼迫他们不许炼。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警察把梁作娟叫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非法审讯三个钟头。第二天日,阿尔山市警察又非法审讯她一天,强迫写保证书,勒索两百元人民币。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下午十点多,阿尔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国东、冯力涛让街道人员孙志红骗开相广平的家门,陈国东、冯力涛闯进乱翻一通,然后把相广平绑架到阿尔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一夜,市公安局政委董纪秀亲自审讯,相广平不配合,陈国东用拳头打他下巴,把牙齿打松动不能吃饭,后来被迫拔掉。冯力涛用刑具打他的脸、往他嘴里塞烟头让他抽烟,恶警冯力涛还说:“我跟你三年了。”相广平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被勒索、罚款五千元人民币,没有任何手续。(每年的所谓的敏感日警察就跟踪、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恶警冯力涛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他都毫无悔改之意,于二零零八年遭恶报死亡。)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多,当地警察对伊尔地区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四个警察敲梁作娟家的门,从早七点到十点不停的砸门,相广平、梁作娟夫妇没给开门。警察杨彬松等四人不死心,于第二天早七点强行闯入他们家中,非法抄查一个小时,把他们家的床都弄坏了。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梁作娟的姐姐梁作霞被绑架,梁作娟去公安局要人。十月九日早六点多,阿尔山市国保大队陈国东领着十一个警察,闯入梁作娟家非法抄家,后把他们夫妻二人绑架上警车,到阿尔山市公安局,相广平被关押半天下午放回家。梁作娟则被劫持到乌兰浩特市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非法审讯。她家人为梁作娟请正义律师辩护,公安局政委董继秀不准律师见她,陈国东还叫嚣要把律师抓起来。梁作娟在乌兰浩特市看守所被关押二十天后,被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陈长开,女,近八十岁,阿尔山地区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因修大法经常遭受警察骚扰。一次陈长开在市场里卖菜籽,两个警察把她绑架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逼她说出都和谁在一起,并对她进行勒索,陈长开说:“我这把年龄了哪有钱?”警察让她去借,还威胁说没有钱就送劳教,陈长开全盘否定。下午警察逼她摁手印时使劲砸她的手。

有一次,两个穿便衣的警察又在市场将卖菜籽的陈长开老人拽上警车,拉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了一个多小时,毫无结果只好把她放回家了。

警察多次对陈长开老人非法抄家,曾抄走影碟机一台、录音机一台、两个MP3、P4一个、十多张影碟、还有师父法像。

◇孙凤伟,女,阿尔山地区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下午,以陈国东、冯力涛为首的、还有伊尔施地方派出所的许多人,象土匪一样闯到孙凤伟家非法抄家,翻走周刊、光盘、两本转法轮、MP3一个、价值三千多元的影碟机。然后把孙凤伟绑架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非法审讯,陈国东问她都认识谁,孙凤伟说谁都不认识,陈国东一拳头打在她鼻梁上,打的她眼睛直冒金星,晚间她被劫持到阿尔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早晨她又被带到阿尔山市警察国保大队审问,孙凤伟一直不配合,晚上恶警把她的手在后背铐上,不让她睡觉,在床边站着,大约到后半夜把她关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勒索四千元人民币,才把她放出去。

◇王春玲,孙凤伟的母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阿尔山市警察国保大队冯力涛、陈国东等人绑架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勒索三千元才放回。那时王春玲已是七十六岁的高龄。

◇张永霞,女,阿尔山地区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张永霞等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交流,准备去北京上访、鸣冤,被人告到当伊尔施地方派出所出所,警察把他们全部绑架,张永霞在阿尔山林业公安局看守被关押迫害三十天放回,以后经常受监视,失去人身自由。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张永霞被绑架到科右前旗察尔森水库洗脑班强迫一周。回来后一直被冯立涛跟踪监视。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张永霞被伊尔施地方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往阿尔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受到陈国东、冯力涛的多次非法审讯。八月十六日被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黄亚菊,女,阿尔山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黄亚菊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出去粘贴真相标语,两天后黄亚菊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阿尔山林业局看守所,受到非法审讯一个月,参与的警察马福清等人,后她被劫持到阿尔山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两个月。

黄亚菊的生活很艰难,因丈夫前些年去世,两个孩子未成年,都得靠她去打工维持生活,由于母亲的信仰多次受迫害,两个孩子没有完成最终的学业,早早出外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黄亚菊被中共人员绑架到阿尔山市宾馆洗脑班迫害二十天。那次法轮功学员普遍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黄亚菊又被绑架到乌兰浩特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遭到了几次非法审讯,被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因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拒收,才得以回家。参与迫害的李明等人。

二零零五年八月,黄亚菊去看在地里干活的同修时,两人均被冯力涛、陈国东绑架,拉到阿尔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关押一夜,恶警们拳打脚踢,往黄亚菊的脖子里灌凉水、用毛巾抽她的脸、脸被打肿、还不让上厕所,两个善良的妇女被折磨一天一夜。二零零八年七月,黄亚菊在阿尔山林业局南沟林场侄女家干活,冯力涛、陈国东去侄女家,又一次把她绑架到阿尔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关押四天四夜不让睡觉,所谓的审讯折磨,没吃一口饭。然后送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放回。

◇李艳霞,女,阿尔山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迫害后,警察经常到她单位看着她,让她写“转化书”,她不写,警察就让常人替写,还经常到她丈夫单位骚扰,因她丈夫不修炼,在局机关上班,给她丈夫造成了极大压力的和伤害。

二零零五年八月,李艳霞向世人讲法轮大法好,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阿尔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国东、冯力涛等四人到她家抄家后,把李艳霞绑架到伊尔施镇林海街道办公室,受到非法审讯,从下午三点至夜间十二点,迫害手段,大吵大叫、拍桌子、不让上厕所等卑鄙手段。

由于长期受迫害,她丈夫在工作中也长期受到骚扰,二零零七年,李艳霞的丈夫不让她在家,她只好去外地打工,打工期间严重摔伤,昏迷七天醒后不认识人、不会说话,至今说话不流利,都是邪党迫害造成的。

◇庄玉霞,女,阿尔山地区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警察把她带到派出所,问这问那,她始终证实大法好,他被关押迫害九天,在阿尔山市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庄玉霞家来了四、五个警察,抄家,抄走大法书,并把她绑架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后被送往阿尔山市看守所关押迫害受到非法审讯,关押十天后,勒索她四千五百元人民币,所谓的所外执行,其实就是敲诈勒索钱。

二零零七年五月庄玉霞被冯力涛、陈国东绑架到科右前旗察尔森水库洗脑班受迫害,洗脑“转化”被迫害二十天放回,庄玉霞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马秀琴、马秀平姐妹,阿尔山地区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马秀琴、马秀平、弟媳及她们的女儿、马艳、孙娇、马银雪她们六人二十四日去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鸣冤。到乌兰浩特被警察劫持,在乌市看守所关押一天一夜,后被阿尔山市警察接回关进阿尔山看守所五天,受到非法审讯,被放回。

有一次马秀琴去上服装(做服装生意),警察抄家拿走大法书,三条金项链、一副金耳环、一个金戒指,至今未还参与人员阿尔山市警察,阿尔山市烟草公司王淑华跟着去的,安排她做证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马秀琴与妹妹和同修们准备再一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鸣冤。马秀琴的弟弟马庭贵劝说姐姐未果,怕姐妹到北京受到更大的迫害,因他知道共产党的邪恶,就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说出此事,想让警察阻拦她们一下。马庭贵没想到派出所警察竟把他姐姐、妹妹和同修们一起抓起来关押,把姐姐非法劳教三年,马庭贵后悔莫及,看到姐姐受迫害无法挽回,每日喝酒折磨自己,把自己的家也砸了,他长期遭受精神折磨,慢慢得病去世,才四十多岁,去世时姐姐还在劳教所承受迫害。邪党迫害法轮功,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也遭受迫害,邪党就是狠、就是恶、就是毒。

二零零一年七月,马秀琴、马秀平一起被警察绑架到阿尔山市宾馆被强制洗脑迫害七天。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马秀平陪孩子到乌市上学,一天下午四点左右,两个警察闯到马秀平的住处,问还炼不炼,马秀平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走后,七、八点钟,来了两辆警车,三、四个警察,进屋就翻东西,然后把马秀平绑架到乌市公安局,说等开完邪党十六大再放人。那次马秀平在看守所里被关押四十天,被勒索三千元人民币,后通过律师要回。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一天晚十点半左右,马秀琴家没有电,屋里很热正敞着门,伊尔施地方派出所警察费永祥领着两个象土匪似的警察闯到屋里,马秀琴感到屋里进人了,回头一看三个黑影,她们正换睡衣要睡觉,一看是警察,撵他们出去,警察赖着不走,反而还打电话。过一会儿阿尔山市公安局张连顺领着一伙警察来到马秀琴的住处不走,马秀琴他们把警察推了出去。警察还赖在门外不走,蹲了一夜,第二天早七点他们就土匪般的砸门砸窗户,形象非常丑陋。然后跑到邻居家跳墙进到马秀琴的院子里,又跳窗户进到屋里抄家,乱翻一通,最后什么也没找到,就灰溜溜地逃走了。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的一天,马秀琴去外地上货,她的女儿打电话告诉她,警察来抄家先别回来。晚九点多冯力涛和伊尔施地方派出所费永祥等人拿着搜捕证闯到马秀琴的妹妹马秀平家,马秀平正念走脱了。从此姐妹俩被迫流离失所,漂流在外,后来到河北吴桥。警察把她们所有的亲戚都找遍了,电话全部监控。

马秀平的公公有病她挂念着,就打电话问一下情况,就被监控到,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警察查出她们所在地。冯力涛、陈国东、费永祥等四人去吴桥把她们绑架。在吴桥公安局警察对马秀平又打又骂很凶恶,有一警察把马秀平的头发拽掉一绺,她的头皮肿起来,骨头和肉分离,马秀平拿着被拽掉的头发说:“这就是你们迫害我的证据。”警察凶相毕露,一把夺回说:“证据在哪里?”

警察将两人劫持到乌兰浩特市科右前旗看守所,给她们戴上死刑犯的脚镣。后将她们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图牧吉劳教所拒收马秀琴,冯力涛、陈国东不死心,把马秀琴转到呼和浩特市劳教所迫害三年。姐妹俩在劳教所期间受尽了非人折磨,马秀琴坚持信仰,几次被打的昏死过去,受尽了各种刑罚折磨。

◇李国霞,阿尔山市伊尔施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国大陆黑云压顶,邪恶势力铺天盖地、天昏地暗,每个修大法的学员都受到威胁,李国霞也未免遭此劫难。电视、广播全天播放,弥天大谎、欺世的谎言毒害着众生,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都跟着提心吊胆、坐立不安、彻夜难眠。在邪恶的恐怖下她也被迫交了一本《转法轮》、一套讲法带、一个法轮章。

李国霞在外地做买卖。二零零零年九月份去乌兰浩特市妹妹家,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见过几次面,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乌兰浩特市公安局把她们都抓起来,关押、劳教。由于当时李国霞走脱,公安局警察把她丈夫抓了起来,关押迫害一个月,所谓取保候审,勒索五千元,至今未还。警察对她丈夫的追捕也一直不放过,并几次跨省找李国霞。阿尔山林业公安局、伊尔施地方派出所、阿尔山市公安局、乌兰浩特市公安局十一年来多次联合抓人,始终都没得逞。

这十一年当中,李国霞一家三口人一直漂流在外,艰难度日,中共一直不给她丈夫和儿子办身份证。直到二零零八年,才托人给她儿子办了身份证,被勒索了三千元人民币。他们一家三口在经济上、精神上、身体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生活一直很艰难。

李国霞到了退休年龄,自己不能亲自去办理退休手续,亲戚给办了。到了二零一一年,退休手续要求退休人员亲自回去办理。所以到了二月份,李国霞的退休金被停发,李国霞就在三月二十五日去退休科办理手续,被警察绑架到伊尔施地方派出所,强行照相,非法关押五个小时左右,到了晚八点多阿尔山市警察国保大队队长陈国东开车过来,一进屋就气势汹汹地问李国霞:“你知道我是谁吗?”然后又说:“我是陈国东,都说我狠,我就是狠……”然后把李国霞推上警车。陈国东问李国霞在谁家住,李国霞不答,他们就直奔她侄女家,进屋就翻箱倒柜。她侄女婿正在家吃饭,警察就象土匪一样把家抄了一遍,李国霞说别翻了,我没在这儿住,他们根本就不听。陈国东一看什么也没翻着,就叫嚣地说:“把伊尔施每户都翻遍了,也要找到东西。”就把李国霞侄女叫出去问住哪里,然后带着她侄女拿到东西,就把李国霞带到阿尔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到了公安局,开始陈国东假善表演问长问短,一看李国霞不配合,陈国东就凶相毕露,又喊又威胁说,法轮功到我手里没有不服的,法轮功我见得多了,哪有不服的?李国霞仍不配合,他就动手打人。李国霞已经是五十六岁的人了,陈国东才四十多岁,他毫无人性、无道德,哪有一点警察的形象,李国霞劝善说:“你不要对法轮功学员凶,你要善待法轮功学员得福报、法轮功是好人,利用你的职权保护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积德。”他却说:“别劝我,我愿意下地狱。”他还是疯狂地打了李国霞十几个耳光,陈国东看还是不配合,就扭她左胳膊。又用脚踢,又给她头上套塑料袋,用手使劲捂着头,李国霞差点窒息。她把塑料袋拽破,才缓过来。陈国东把李国霞给讲大法的美好真相录音下来,当迫害证据。夜间十二点多,李国霞要上厕所,一直不让去,早晨李国霞坚持要去,走到门那儿,陈国东一把把她推回去,差点摔倒,并大声喊:“这是公安局不是你家,你现在是罪人。”七点多,才让去男厕所。陈国东在李国霞兜里翻出十元真相币作为所谓的证据。他认为迫害李国霞的证据充份,能达到迫害的目的,让李国霞写简历、签字,李国霞不写不签,陈国东就大打出手,拿起李国霞的牙具缸往她脸上打去,当时牙具缸打坏,鼻梁肿起来,又多次扭她胳膊。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早晨,陈国东对李国霞说:“你配合我,我就不给你上报,自行处理,劳教二年就完事。”李国霞没配合,陈国东暴跳如雷说:“你不知好歹,我对你够好的,如果你不顺从,就判刑五年。”他又说:“有的法轮功学员配合我,我给处理得挺好,劳教回来后,我给他找工作,处处照顾他。现在给你判刑,脚上泡是你走的,不怨我。”就强行让摁手印,李国霞不摁,他们两个警察强行拽着摁,然后让签字,不签,陈国东就歇斯底里地叫嚣:“不签也好使、也生效。”然后给乌兰浩特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打电话,乌兰浩特市公安局国保邢广忠(他迫害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他毫无悔改之意)说李国霞的问题“相当严重”,两家一拍即合。

陈国东打完电话露出狰狞的面目说:“李国霞,从此以后你失去了自由,你的命运是可悲的,你要在监狱里呆五年,我让你雪上加霜,退休工资给你取消。”然后,把李国霞带到阿尔山职工医院做体检。李国霞的鼻梁肿起来了,左手背全青了,医生问手怎么了?李国霞说:“是外边那个警察打的,就因我修法轮大法,就抓我、打我。”体检完下楼时,陈国东威胁说:“你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李国霞说:“再动我一下,我就叫公安局都听到。”陈国东一声没吱,就蔫蔫下楼了,回到国保大队已经四点多钟了,陈国东幸灾乐祸地说:“一会儿吃喜。”他想迫害法轮功学员立功得奖,可怜的他不知道是在犯罪。然后就把她送到阿尔山市看守所关押,到了第二天(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四点多,乌兰浩特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开车来了四人把李国霞接到乌兰浩特市看守所关押。接她的人有乌市公安局迫害法轮功的,白雪鹏、吴广山、白满都拉、一个女警察。从伊尔施到乌市一路上,邪恶之徒邢广忠(当年迫害李国霞的就是他干的。)多次给司机打电话,嘱咐一定要慢慢开车,千万别出问题。可看出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心虚的,是怕遭报应的,到了乌兰浩特市看守所,已是晚十点左右,李国霞的脸浮肿起来,鼻梁、手背一个多月后还疼呢。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邢广忠开始非法审讯李国霞,表现很邪恶的样子,又威胁又拍桌的李国霞全盘否定一点不配合,做记录的警察还威胁说,你什么也不说把你锁在铁椅子上关起来。李国霞丝毫没有怕的感觉。过二十多天后,恶警邢广忠又一次非法审讯李国霞同样不配合,邢广忠软硬兼施仍一无所得,就又威胁说,你要在监狱里呆五年,五年后我们再见。后来她的家人和同修为她请了正义律师,她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一百一十一天,才被所谓所外执行放回,被勒索六千人民币,无任何手续,至今未还。

综上所述,可以看到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随心所欲、想抓就抓、想打就打,恶警的行为就是流氓、地痞、无赖,邪党对大法、法轮功学员犯的罪罄竹难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