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纣为虐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那天看书,看到了下面的这段文字,让我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德国的《明镜》首页报导是这一则:从医生到歌剧演员,从老师到逃学的学生,都曾经是二战时屠杀欧洲犹太人的帮手。约有二十万各行各业的“普通人”参与其中。一个进行多年的研究快要出炉,明确指出,现代社会的国民可以在一个邪恶的政权领导下做出可怕的事。

马特纳,一个维也纳来的警察,1941年在白俄罗斯执行勤务,就参与了枪毙2273名犹太人的任务。他当时给他的妻子写信:“执行第一车的人时,我的手还发抖。到第十车,我就瞄得很准了,很镇定,把枪对准很多很多的女人和小孩,还有很多婴儿。我自己有两个小宝宝在家,可是我想,我的小宝宝要是落到眼前这批人手里,可能会更惨。”

每每读到这样杀人不眨眼的故事,我常常是一边痛苦得心如刀绞,一边也在不断的自我疗伤。一些善恶不辨、是非不分的人,他们听什么信什么,教什么学什么。真正罪恶之源是纳粹党,是纳粹散布的仇恨和歧视,把一些德国平民变成了冷血动物、杀人工具,以至于作恶时没有任何犹豫不决,没有丝毫负罪感。我希望这都是一去不复返的过去,人们不再去仇恨和杀戮。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就在今天,就在我身边的一些人身上,仍然可见野蛮的行为、令人发指的罪恶。

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的佛家修炼大法。然而,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制造谣言,栽赃陷害法轮功,中国成为了欺骗的国度。昔日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在全国范围展开了一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国又坠入了罪恶的深渊。在这个没有真正法治的国度,中共的封杀就会造成普通人的虐杀。十多年持续的迫害,已造成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已经核实的至少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上百种刑具,不明的毒药,还有带着逝者体温的手术刀都在被使用着。

中国的每日每时,都有人因信仰“真、善、忍”而被监控、被恐吓、被折磨,而且手段是极其卑鄙可耻的。有用塑料管毒打的,有用竹签插指的,有逼坐塑料小凳导致臀部糜烂的。二零零四年一月,河北永年县法轮功学员程凤祥被永年刑警中队队长杨庆社竹签插指,被一中队副队长刘伯英用木棒沾上水毒打。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盖新中被永年县看守所所长郝玉明指使宗爱兰等人灌食中窒息身亡。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暗地里发生,被中共竭力掩盖着。

华夏是礼仪之邦,文明古国。几千年来人们一直都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有报,如影相随。中国人普遍重德向善,有真诚、善良、谦逊、忍让的美德。但是,这些所谓的“公检法司”,这群本来应该承继中华美德的普通中国人,为何变得如此的面目狰狞,凶残恶毒地对待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呢?

我们要探求,我们要追问,我们要解答,是谁把这些人变成了心狠手辣的魔鬼呢?是中共,是中共几十年来谎言、仇恨和斗争的宣传,强制洗脑和思想改造。把“仁者爱人”的人性改造成了“党让干啥就干啥”的党性。一次次的整风、镇压和接连不断的运动,中共都是在发动群众斗群众,泯灭了对生命的尊重,让父子相残、夫妻反目、母女告发和师生互斗,最后的赢家都是中共自己,输的是全体国人。在中国,一些人恐惧于中共的淫威,屈服于它的暴政,感恩戴德于它的小惠。

我们不能选择出生地和父母,也无法选择上司,但是我们可以选择是“兼听则明”还是“偏听则暗”,我们可以选择是“尊重别人”还是“残害他人”,我们可以选择是“心存良知”还是“帮中共杀人”!选择就是未来。现在我们可以选择突破网络封锁,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会让你看到,信仰是生命的尊严。文明就是理解、尊重和善待,野蛮就是歧视、辱骂、鞭挞。

欧洲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中国是古老的礼仪之邦。当年日耳曼人对犹太人的歧视是由于纳粹的欺骗,今天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是因为中共的诬陷抹黑。中共邪恶政权的栽赃陷害的宣传、蛊惑人心的诱骗,使得一些人助纣为虐迫害修炼人,犯下了罪恶。

现在,我们不能再做中共邪党的思想奴才,我们要用道德去评判,以善良去践行,才对得起未来法律的评判和内心良知的拷问。

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