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沂水县李富江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沂水县沙沟镇西院村村民李富江,一九九七年他在辛店打工时,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法轮功简介,知道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使道德回升,不收学费。当时他身体有骨头痛、肩周炎、腰疼等病,所以他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学了,没想到学了一个多月他的病就全好了。从那以后他就坚信了大法,他身心健康,全家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从此李富江全家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北京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李富江为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到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天,罚款二百元。后又被转到沙沟镇委,办洗脑班七天进行迫害,强迫写所谓保证书。李富江向他们讲真相,恶警不但不听,反而折磨他。派出所所长段宝亮、综治办徐茂伟,指使恶人肖京刚强迫他坐在水泥地上,胳膊手伸直平举着,若伸不直,恶人就用脚踢,又把手铐着抱在脖子后边,挺直身体,挺不直恶人就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若打盹,就用水泼在头上脸上。段宝亮还用脚踢李富江。

段宝亮等恶人没有人性,把李富江拖到屋外,反手铐在树上,用凉水泼在头上。放回家后,段宝亮经常领一帮人半夜三更到家里骚扰,进门非打即骂。把家里的录音机、大法书等物品抢走。

李富江所住的乡镇,对法轮功学员采用诱捕手段:有一次恶人陆尽河冒充法轮功学员写了很多封信,悄悄送到法轮功学员家门中说“快快传,都到上峪河桥集合” 等谎言。其实,没有一个人上他的当。后来,恶人陆尽河恼羞成怒,就以谁若不把信交给他们,就以“不举报”等理由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此他们还强行给李富江录像,一边教着他说一边录,妄图攻击大法,毒害众生,挑起众生对大法的仇恨。恶徒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多么的卑鄙。

看守所的邪恶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李富江为讲真相救众生,早起去沙沟集发真相资料,被徐茂伟跟踪绑架到沙沟派出所。把他铐在排椅上,派出所所长打李富江的脸,打他的头。然后将李富江带回家,由村书记程培军,会计李克富,带领派出所人员将李富江家的门用铁锤打开,到处乱翻,抄了个底朝天。把放像机、小喇叭等抢走,后被送到沂水看守所。

在看守所关在禁闭室内,几乎不给饭吃(每天只给几个很小的馒头)不给水喝,七八天后饿的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后又转到一个大房子里,恶警指使二十多个犯人对李富江进行群殴毒打,让他站着用脚踹膝盖,用膝盖顶大腿,用拳头捅胸口,用脚跺脚面,用鞋底左右开弓打脸。李富江脸被打肿了,头变形了,耳朵出血。恶警们哈哈大笑,在大冬天叫犯人用冰冷的水从头顶上往下浇,然后再用扇子扇,冻的浑身麻木。李富江被折磨得走不动路瘫在地上。在恶警的指使下,犯人随时都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李富江。就这样他被折磨关押了二十五天,又送山东省章丘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遭严重迫害

李富江在章丘劳教所七大队,又遭到大队长罗光荣、副队长王新江、教导员李公明、警察宋男等恶警的残酷迫害。因李富江不“转化”,第三天恶警李公明把李富江吊挂在厕所间一晚上。第二天放下后,李公明醉醺醺气势汹汹地问:还炼不炼?写不写三书? 李说:还炼,不写!李公明为此恼羞成怒,脱下皮鞋左右开弓打他的脸,把脸打肿了,眼睛也睁不开了,整个脸变了形。

邪悟者熊宪永,整人有毒计,他在恶警的纵容下,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李富江坐硬板凳、蹲着、面壁站、坐在泼上水的水泥地上,熊宪永抠李富江的肋骨,抠得李富江都昏过去。李公明在寒冬扒掉他的棉衣,打开后窗把他吊铐在厕所间水管上四天。第四天李公明问李富江还炼不炼?李坚定地说;你就是把我吊死我也炼!你就死了这条心把!李公明听后掉头走了,回去后叫俩个警察把李富江放下。李被铐的手脚全肿了,并失去了知觉,行走困难,迫害成这样,恶警宋男还指使熊宪永不给李富江吃饱饭,每天只给一点点,饿了半个月。就这样他们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了李富江52天。后强迫劳动,劳教期满后又拖延一天放人。

为救众生,全家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下午三点左右,李富江和妻子王新花及同村的马清臻(女),为了救被中共邪党蒙蔽的村民,能明白法轮功真相,顶着酷暑,到沙沟镇霹雳石村发放真相资料,谁知该村村民受毒害太深,刚发了一道街,就有人打恶意举报电话,把正在发材料的李富江、王新花、马清臻围了起来,当李富江用摩托车带着另两位同修走时,被村主任拉倒,三人重重地摔在地上。随后沙沟派出所去了两辆车,所长祝超带了五六个人,把李富江摔倒,用脚在地上踩头,双手反铐起来强行绑架到沙沟派出所审讯。在沙沟派出所,叫李富江坐审讯椅,李不配合又遭到恶警们的毒打迫害,警察审问李富江材料哪来的,李说:我既没犯法也没犯罪,做的是救度世人的事,学的是真善忍做好人,你所问的事无可奉告。为此又遭到恶警们的毒打。当天下午四点多钟,在西院村书记李运国,和沙沟派出所姓靳的所长带领下,沂水公安局国保就抄了李富江的家。

抄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恶警们觉得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于是连他没学大法的儿子家都抄了,抄走了他儿子的电脑,恶警们还不死心,怀疑他儿子把做资料的机器转移了,便把他儿子也抓到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后又送临沂洗脑班关押半月,勒索5000元钱(回家后儿子将电脑要回)。

李富江的妻子王新花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28天,后又转临沂洗脑班21天,家人去探望也不叫见,衣物也送不进去,只要钱。

在洗脑班李富江被强行灌食

李富江被非法送往临沂洗脑班。在送他去洗脑班的路途中恶警隋旺征,申文峰用污言秽语骂李富江。李富江叫他们讲点道德别再说了。他们恼羞成怒,用拳打李富江的软肋,把李富江的双臂背铐,隋旺征、申文峰在李富江的两边,用他们的手臂伸入背铐的手内搭在肩上猛掀,头倒立在地上。就这样反复多次,疼得他喘不过气来昏了过去。李富江被非法关押临沂邪恶洗脑班。他坚信真善忍,不配合洗脑班恶人苏伟、陈军的洗脑迫害,并绝食反迫害。

绝食的第五天,李富江被苏伟、陈军拉到兰山人民医院野蛮插管灌食。管子插进了气管里几乎休克,李富江被拉回洗脑班后,以预防李富江拔管子为借口,把他呈大字型把手脚绑在床腿上,都绑的很紧,手脚腕都没有活动余地,迫害三天三夜,小便也在床上。放下后胳膊腿都蜷不起来,脚被绑的没知觉至今还麻木。从床上放下后又绑在铁椅子上四天,手脚肿的象球。行走困难,身体虚弱。恶徒们丧心病狂失去了人性,李富江虽被折磨的整个人脱了形,可还是一直被强行灌食到8月31号,共灌食二十多天。后被非法劳教。劳教期满后又拖延二十三天才放人。

二次被劳教,遭熬夜迫害

李富江在洗脑班被迫害得站不起来,行走困难,到劳教所时是被抬进去的。就是这样,恶警教导员李公明、大队长孙丰俊又关他的禁闭熬他的夜,直熬到早上四点,五点起床。李富江找到大队长李公明说:我坚决信仰真善忍,死也不变。你有什么招你就用吧,你们每天只让我睡一个小时,能行吗?但我什么也不怕,既然来了我也没想到回去。后来,白天劳动晚上熬夜(到晚上三点),整整四个半月才停止熬夜。寒冬腊月晚上不让在屋里睡觉,住走廊的厕所边。

李富江遭到的残酷迫害还很多,让人触目惊心,江氏流氓集团,对学真善忍的好人残酷的折磨,惹得天怒人怨、人神共愤,天灾人祸频频示人,天灭中共在即。奉劝那些还在助江为虐的恶警坏人们,不要再为邪党卖命,成为邪党的殉葬品。

相关责任人:区号0539
县委邪党书记 刘贤军13705393493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富杰13953982818
“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 刘焕德13969982765
“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 辛 欣 15963937751
赵庆艳 15864981949
公安局长 张大农 13969905668
高仲平 新闻和网络管理办主任13954459888
国保大队长宋伟 13705493366
国保大队副队长解富贵13792984968
国保大队副队长申文峰(邪恶)13705493381
国保大队副队长葛秀献 13605491997
国保大队高莉丽 13562967345
国保大队黄光明 2288481
国保大队副队长宋克祥13605491960、宅0539-2251347
沙沟镇委书记 秦照强 13608907721 宅电2254469
镇长 王新伟 13869968039
沙沟综治办 徐茂伟 13791519548
派出所所长 祝超 手机 13969955234
沙沟镇党委 2761108
党委书记办公室 2761639 2761877
教委 2761115
计生办 2761110
司法所 2761148
派出所 2761117
农电所 2761183
国土资源所 2765625
工商所 2761315
交通站 2761122
地税所 2761119
法庭 276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