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没见过师父,可师父就在我身边,神奇伴我一路行。

一、师父帮我上台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到街里讲真相,去时天气较暖,还下起了丝丝细雨,不一会就停了。等我回来时,小北风一刮,天气变冷,地面上的水全结成冰,非常滑。我从立交桥下上台阶时,中间有一个台阶比别的高,还不平,怎么也上不去,地面滑得出奇,上不去也下不来,打滑,怎么也不敢使劲,当时是前腿弓,后腿直,就这样在那里动弹不得,心想:只有等来人帮忙了。不一会就招架不住了,腿酸,胳膊更酸,一手扶车把,一手提车架,一旦支持不住,滑下去,那就会摔下人行道,滚向机动车道,后果不堪设想。在这危急时刻,就觉的车身轻轻上行,我随着车子上走,不敢回头。

等上了中间的缓步台,我长出一口气,准备对帮我的人说谢谢,可回头一看,一个人都没有,就我自己站在立交桥的缓步台上,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在修炼的路上,神奇的事情太多了,今讲几例,以证实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去吃的执着

在吃的问题上,我自以为没有什么太大的执著。为了节省时间,我平时长年不做面食。没有客人,也不做鸡鸭鱼肉。即使过年,也不作费事的菜。平时我自己在家,很少做熟菜,一糊弄,吃饱就行。有的同修见了就说:“多少也得注意点营养。”我笑着说:“我们是炼功人,还讲什么常人的营养啊?师父不是讲过这方面的法吗?”

可是呢,我在吃水果上却有一些执著。比如:冬天爱吃砂糖桔,夏天爱吃香瓜、西瓜等。因为也不太费事,所以就经常买一些。二零一二年春天,香瓜一上市,早市上,一方面讲真相,用真相币,顺便就买点香瓜,经常换着摊位买,家里几乎没断过香瓜。时间长了,形成了执著,却不自知。六月十五日早上,我又买了几个香瓜。夜晚在梦中,我拿起一个香瓜洗净,刚要吃,就见香瓜上有一个豆粒那么大的黑点儿,我刚想抠去,黑点儿迅速扩大,眼看着整个香瓜瞬间变成个黑球,就象一个大毒药丸。醒后我悟到:我在吃香瓜的问题上已经形成了执著,任何一个执著都是一付毒药。我必须去掉这个执著。

第二天早饭后,看到还有两个香瓜,心想:以后不买了,这两个已经买来了就吃了吧。我拿起一个香瓜,洗完后就咬了一口,一股浓浓的农药味(乐果粉味),使我本能的吐了出来,感到恶心。本来买香瓜的时候,闻着可香了,可今天吃起来却是农药味。我扔了香瓜,心里想起师父的法:“人在吃的问题上还不只是吃肉,对什么食物执著都不行,其它东西也是一样。有人说我就爱吃这个,这也是欲望,修炼的人到一定成度之后,没有这个心。”“说你就想吃那个东西,真正修炼到应该去那个心的时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说不定啥味了。”[1]谢谢师父对我的慈悲点化。我明白:对吃香瓜的执著必须彻底放下了。从此以后,再也没买过香瓜。

转眼秋天到了,又有秋香瓜上市了。九月一日那天早市上,看到卖香瓜的,香瓜味扑鼻而来,心想:秋天的香瓜不知有没有药?不过,这与我没有关系,不想再吃了。我淡淡的看了香瓜一眼,走过去了。

就这一思一念,师父都看在眼里。晚上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公路边有一大堆香瓜,象小山似的。当时,我在公路边站着,就见师父弯腰掸了一下香瓜。之后,来到香瓜堆的另一头,又掸了一个香瓜,然后,回身拿起第一次掸过的香瓜递给我。我双手接过香瓜,激动的说:“师父给的我要。”醒后,我悟到:师父看到我在这个空间彻底放下了吃香瓜的执著心,在另外空间里,师父亲自给我挑了一个最好的香瓜。从中我还悟到:不光是吃的执著心要去,所有人的东西,人的执著都得去。在这个空间放下人的执著—最不好的东西,在另外空间,师父会给我们最好的东西。放下多少,师父会给我们多少。真是这样啊!

感恩师父的慈悲点化,我会永远记住师父的法:“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1]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切,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