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转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六日】谁知道人间哪里还有净土?法轮功这里是净土,我愿把我二十年的相关感受,展示给大家,希望对有缘人有个参照。

纯净少年的迷失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学习轻松的拔尖了,所以虚荣心、争强心一天天强大起来。因为数学成绩突出,从十五岁起竟然由数学几何而爱好起哲学来。因为从小就爱看古文,古贤的高风亮节很使我钦佩,所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少年时就成了我内心的高山与权衡。少年时,我就极为钦佩诸葛亮,他的“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为我所爱,我也一直想修身。大约十二岁时我写过一首诗,至今不忘:南山麻姑何献寿?待为天间何居人?凉原荒草立灿志,今生为世已修程。

十七岁时,我就对气功感起兴趣来,辟谷、搬运功等,让我大开眼界。我将家中一年的《中国气功》杂志看的相当仔细,几乎快背下来,杂志还刊载了《道德经》,所以从十九岁,我又把《道德经》这部书总带在身边阅读。可是,因为人世间处处都教人出人头地、争名争利、不择手段,所以我也逐渐的远离了纯真,一边是为名利汲汲争先,一边是圣贤的古训,我在这矛盾中一步步向前。向前的过程就是堕落的过程,圣贤为天下牺牲自己的情怀虽然依旧感动着我,但为名利而拼命的心,加上从小就在滋生着的争强心、虚荣心,竟发展成妒忌心、显示心,心从此难以沉静了。

一个在十五岁起就立志为天下人的幸福牺牲自己的纯净的少年,在二十岁出头,就堕落了。但那时还自以为好,从不害人,从无害人之心,我那时不懂得,在心里对他人的妒嫉、埋怨、说谎,其实就是在害人。好在我一直读着中外古籍,公平正义的心还在,不过随着世间的洪流,我也在越来越远离无私,私的比重越来越大,堕落与青年的狂妄污浊着自己的心灵。虽如此,我当时还自以为清醒,竟然自谓思想者,还与喜欢思想的青年惺惺相惜。可以预见,即使我如此获得了世间的大财富、大权力,那又与俗人有何不同呢?再有学习圣贤的心,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眼见一个个如我的青年磨去了棱角,随波逐流,我不甘心,可是我不知自己已在急速的堕落中——有多强的争名争利的心,就在以多快的速度的堕落。

人生的转机

我人生的转机是在二十五岁。当姐姐把《转法轮》递到我手里时,我说:姐姐,你不要这样痴迷!说完把书摔在了床上,还在看我的欧洲哲学。晚上,听着师父济南的讲法录音,我竟然半道睡着了。从此,我喜欢起师尊的话,为什么每句话都那么感人,打到我心深处,看东方老子的《道德经》,看西方柏拉图的《理想国》,看过的一切,都没有过如此感受。

用师父讲的法对照,竟然使我发现了自己原来是如此的丑陋,原来离无私正走向背离。从此,师父的书、每一篇经文,我都是迫不及待、翻来覆去的看,真是宝书啊,师父说:“我什么也不求。我就是来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能够提高上去。”[1]读到这句,我一次次的流泪,在人世间的所谓自强坚强虚荣,已几乎不会流泪了,可我一次次流下滚烫的泪。

净化与提升

我很快改掉了撒谎的毛病,我心里对师尊说:师父,弟子知错了,再不撒谎了,那样太没意思了。我起初放不下世间的名,我对利看的还很淡,总在打着为天下大众的幸福而求名。我最初想,就这个我还要努力,可是修炼是无条件的,哪里能还保留块地不去耕耘呢。当我如饥似渴的读到“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2],我再一次洒下热泪,与反复读师父的法:“有的人在世没修成,也没发愿下世再修,下世很可能转成常人,没机会再修了。那么前一世修来的东西就会变成福份,有很多大官都是和尚转世。因为他修的很苦,积了一些福份,没有修成,就当个大官或皇上吧。”[3]我已忘了在哪一时,突然觉得世间的一切如梦如幻,所求亦是掺杂着多少私心,那再谈为天下舍身,其实是自欺欺人。放不下的世间的一切,象缆绳一样拴缚着我,我要斩断它。

我抛弃了名利,可以说,世间从此少了一个求名利的人,多了一个誓愿为众生而舍身并真正去实践的人。从此,我是如此快乐,因为世间的名利及一切诱惑,都在远离我,洗去了身上的污浊,真是身轻体透啊!在这里我可以告诉有缘人,在屋瓦下闲坐瓢水的我,快乐无比,因为我拥有了一颗干净的心。

从那时起,我认识到这才是真正的佛法,是最可贵的能使一切净化的真理,我要让名利苦海中的世人都来认识这部天法,我时时佩戴法轮章,走到哪里,就把法洪扬到哪里。我所在的炼功点,毗邻世界级景点,游人如织,盘腿打坐在闹市中,心静如止水。夏天的蚊子有没有我不知道,雨下起来了我不在意,黑夜秋风卷落叶我恍如在室内,天空就象我的屋顶,大地就象我的地板,我忘了是内是外。大雪后炼功点同修都争着第一个去炼功点打扫,谁有困难了同修都主动或默默的帮助,谁放不下世间的名利同修在一起切磋看法共同精進,谁来学功法我们热心义务教功,把我们自己买的《转法轮》郑重的赠给世人。谁有了私心,我们都相互提醒那是不精進的表现。

早上我常常不到五点就去炼功点打坐,总是有有缘人大早就路过向我询问大法。我把法的可贵,是有史以来最可贵的佛法告诉他,时常赠送《转法轮》。在工作中,我不计较个人得失,不计他人怨谤,善待宽容他人,赢得了同事的尊敬。大法弟子的纯净,在道德日倾的乱世,是如此的耀眼与不同。因为世风,不修炼的人已没有了做好人的勇气,就更别说在无神论弥漫的中国,把佛法的福音告诉世人。

法轮功是唯一的净土

可能许多人都知道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事件,我身在北京,亲历其中。天津警察抓捕了去报社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在天津当地解决不了的情况下,北京、天津及邻近省份的法轮功学员,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因为法轮功修炼者的文明素质,万人的上访,无一句口号标语,无任何喧哗,走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这一细节立即通过国外媒体的报道,法轮功自此扬名于世界。事后很多人问我,你们为什么都去中南海要地,那不是示威是什么?我告诉他:我通过修炼,由一个势必追求大名大利的人,变成了真正视名利若浮云的修炼者,由一个妒嫉心、争强心、虚荣心在急速增长的人,变成了一个去除这些妄念的人。我只是修炼者中最普通的一员,请问身在红尘、念在方外的修炼者怎么会危及什么政权?我们不过知道了法轮佛法是真正的佛法,正是千百年来有缘人所等待的真法,我们不愿人们去亵渎诽谤他,我们用自身的感受,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什么,至于抓捕我们同修,这些人可是修真向善的修炼人,事实上迫害正法修炼者,是有罪的,因为人们不懂得,不信神,在无知中造业,我们要告诉人们真相。至于政客怎么想,那是他用狭隘的心在猜度修炼人。

可是中国的政客尤为特殊,几十年的一党专政及党文化洗脑,完全丧失了人的理性,公平正义、人的基本权利(简称人权)、自己的角色完全认不清,他们以为中共说什么就是什么,忘记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一人或一个特殊群体的天下,更不是一个流氓集团的天下,踩着六四学生鲜血掌权的江泽民,更是中共流氓本性的集大成者,他发现法轮功修炼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开始了对修炼人血腥的迫害。他用远离人性的党性与利益拉拢一批不顾人性的人,实施迫害,薄熙来正是急先锋之一。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些人是名利的俘虏,是私心大的了不得披着画皮而丑陋的人,他们说的做的冠冕堂皇,实质是演戏与野心在作怪。民众的基本权利、生命,在他们眼里不过如草芥,所以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竟然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抓捕各行各业的法轮功修炼者,教授专家,学生市民,古稀老人,各个阶层无所不包,动用酷刑与系统的迫害(肉体摧残与精神洗脑),至今已持续了十三年。

这期间我也被非法关押多次,还判刑很长时间。我被判刑,起于一市民所“举报”。我向他讲真相多次,为了他能认识到佛法已来到世间,他因不相信而误信了邪党的一言堂的宣传。可是我要向大家讲述的是,我的内心活动。我从没有怨恨过他,却为他惋惜,因为他不但没认识到佛法,还迫害修道人,真是有害于他啊。我也为自己没有给他讲明真相而自责。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已不懂得怨恨。很多人读过雨果的《悲惨世界》,冉阿让就是用善和宽容对待一切的人,最后连恶法的忠实执行者沙威也在他善的举动中低下了头。我告诉大家,法轮功修炼者的善已远远超出冉阿让,他们舍身不怕坐牢牺牲,为的不是自己,而正是芸芸众生。

佛法已来世间,世人你可一定要审慎的静心瞅一瞅啊,也不枉我们修炼者这无畏的付出。我用我从少年而来成长的经历,心灵的变迁,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法轮功虽然叫做气功,可是真正的佛法真道大道啊!道可道,非常道。你生在大法洪传之时,真是你的福份,可千万别误此千载良机。

这里是人间真正的唯一的净土,是去除私心的宝地,是获得大智大慧的妙处,是不畏艰险走出正道的大法。如果你需要心灵的栖息地、纯净地,请你来这里静心看一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